当前位置:首页 >> 系列连载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14)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14)

2006-07-04 12:59:26  作者:  来源:  浏览次数:330  文字大小:【】【】【
[size=18:e998f18dc9][color=blue:e998f18dc9]14.我的三个好友[/color:e998f18dc9][/size:e998f18dc9]

(注:我是按照时间顺序写的,关于神秘和美丽请见后续!谢谢!)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在不同的年龄阶段和不同的生活环境中,我们都会有某个时期不同的朋友。然能一起分享我们的收获,且能帮助我们恢复自信完善自我,还能深层次沟通的好友知己,我想一定要有共同的追求和志向,相似的生活理念,相近的价值取向,且相互欣赏,从而这份深厚的情谊才能得以长久维系。

S是我的初中同学,秀而柔美且明眸善睐,典型的小家碧玉型美女,其非常富有音乐天赋尤其擅长舞蹈。特招入上戏,她们班不少同学先后成名活跃于荧屏,然S大学毕业后窝在上海那家被东方卫视遮盖下的电视台做了近一年主持人,终究没给观众留下太深的印象,后在我的极力怂恿下继我赴德半年后留学英国。

L是我的高中同窗,天资聪颖,灵气毕现,兰心慧质的她学习成绩极为优异,在我们那所一个班能有三分之一上重点线的中学,她曾是全年级第一。许是因其自幼随军在部队长大,思维方式缜密且好逆向思维,做事风格极为严谨,凡事考虑都甚为周全,P和我一直对其称赞不绝。我们两家居住很近,直线距离不到200米,课余往来频繁,其深得家母喜爱。

P与我高中同届但不曾同堂,娇小玲珑,一张小圆脸精制得无可挑剔,对古代诗词歌赋造诣颇深,是不可多得的棋琴书画兼备之全能型才女加美女。高中时,P与我共同的志向是报考新闻传媒专业,遗憾的是,皆因技不如人遂难成愿,P最终上的是父母本系统的高校学医,而我则是学了完全出乎意料的土木工程。当我倍受三大力学折磨之际,P则乐于与那些拉丁文游戏。6年前P手提一袋常备药匆忙赶来送远去留学的我,挥手告别时她那娇小的身影是我今生最难忘怀的一幕之一。

高中那豆蔻年华时,我们仨曾一致认为,岳麓书社出版的《红楼梦》之前序,是我们所看过的最经典的序言。10余年以后,我在尼日利亚患重病期间,恰偶得此书,重读间思绪将我带回曾经放学路上同行而归家的那段话多似小麻雀的日子。很想问一问,各自在不同地方面对生活已多年的我们,不知而今彼此经历了这么多年不同的道路之后又还有多少共识?何时又能有机会相约同时回到我们的故乡,一起笑着泪眼相对缅怀我们共同走过的年少时光?

大学时,P和我的学校邻近,往来最是频繁,记得因我校男女生比例严重失调,我们俩曾手挽手嘻笑着从校门口数到宿舍楼前,也不见10名女生。周末不回家时,我俩必常挤那单人学生床,窃窃私语分享着情窦初开的心事。当然还不忘结伴常去看望岳麓山脚下的L,直至某天惊闻其有男友后,那小子不知好歹极不欢迎我们常去打搅,才日渐稀少。后L与男友终修得正果,想来也该有P和我的一份功劳。后来我们两也恬不知耻美滋滋地自称:这段姻缘的成全我们两绝对功不可没!因为我们还帮着一起蒙骗过L的父母。

2000年夏天,我忙于出国办理签证之际,一直自觉怀才不遇的S在我的陪同下,辞职前往北京新东方报名补习英语。L未曾禀报父母私自从长沙辞职,为追随她的校园爱情而奔赴福州,导演了一出现代版的私奔,待父母知晓,已是无可挽回。P刚好本科毕业,以全校第二名的高分考上硕士研究生,医学-这个原本她不感兴趣的专业,因其读得如鱼得水而越来越有兴致。

20001年圣诞节回国,S初抵Edinburgh不久正忙于考IELTS。L已是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死心塌地坚守福州,任父母如何叫唤也不肯归乡,且春节不计划回湘。我去探望其父母,其父百思不得其解,为何一向乖巧的女儿怎会有此惊人之举?其父的怒容,弄得我当时都不敢说其实我早已知晓。与P相聚,她第一次跟我大篇幅地提起高中他们班上的某才子,而我只是熟悉其名对其容貌没有丝毫印象,原以为P只是偶然提提罢了,并未太在意,因为感觉其只是擅长文学的纨绔子弟,与P自是不可同日而语。另P有一优秀的留校任教的师兄追她已是多年,我一直误以为那与我亦熟络的师兄才会是P的真命天子。

2004年夏天因家母手术回国,是在P父亲任职的医院。趁家母做高压氧之际,与其父长谈方知,P比L有过之无不及,不顾父母极力反对先斩后奏与那才子成婚,导演了一部私定终身的闹剧。且硕士已毕业任教于伟大领袖家乡的名校。其父对P的行为极为痛心,恰逢两家依习俗筹备操办婚礼,双方家长的分歧已显山露水。在送我去机场的路上,P提到与其父相背离的对于爱情和婚姻的认识,当时的我也和P持同样的观点。那时的我们都还很纯情,以为拥有“爱”就能让我们幸福一生,因为“爱”就可以为追随一个男生和不懂的他的未来,而不惜违抗父母的旨意。探望L的父母,方知L已在福州买房定居嫁做闽南妇,且刚刚供先生读完硕士。翻阅着她的结婚影集,昔日的小女生已是一副小女人的恬静幸福样。一天早上,正准备去医院送早餐,喜接L来自福州的电话,她一句“你回来了”,而我则是“你在他乡还好吗,他对你好吗”?情到深处自然浓,两人开口即眼泪婆娑,弄得当时手持一杯豆浆欲递给我的家父不知所措,疑是我失恋了。电话中,我们皆为疏于联系而自责,L亦感叹生活的不易,以及梦想与现实的距离。

2005年春节回国实习,S已获得两个Master学位,于2004年年底先于我归国且仍选择上海定居。先是回母校任教,终不堪月薪的微薄与生活的平淡,后跳槽到一家影视公司。实习期间,不断被其电话侵扰,全部是对英伦的留恋和那瑞士籍前男友的思念。L正在福州待产,一切安好。因未回湘,新婚才半年的P在电话中开始抱怨先生的不争气和对婚姻的失望,倾吐下嫁的苦楚,弄得我都无从安慰,只能鼓励其出国念博士试图分开一段时日试试。

2005年4月份,我重返德国忙于论文之际,L喜得贵子。获悉此消息时,我清楚地记得,尽管事先已有预感,但还是错愕了半天,心中满是“昔别君未婚,儿女忽成行”惆怅。后忙于毕业考试且已获得一份较理想的工作还琢磨着博士的开题报告时,S一再诉说她归国后的失意,也一再提醒我回国要慎重,还一再建议我把博士读完。P的小日子磨磨蹭蹭如旧,但工作很努力很受器重。临回国前,当我沉浸于那场突如其来的短暂爱情时,S亦再度堕入爱河,漂亮得一塌糊涂的她总是能深情热烈地去爱,即使明明知道伤害在所难免,这似乎是她完整人生的一种方式。我也一直钦佩其在情感方面的心里承受能力,10年来她一直都在不断地演绎着惊天动地的爱情故事,绝对是拿得起也放得下的open型。

2006年春节,我已回到深圳5个月,恰逢大家族聚会,全家回湘过年,得见S和P。L父母终归原谅独女年少的不敬,早已赴福州带外孙。多年未见S,相见依然其乐融融,同床共枕彻夜畅谈。共同的话题主要是关于昔日那段留学岁月、对爱情的感悟、现世的迷惘以及将来的梦想。与P见面多次,夫妻间的一次意外使他们的婚姻成熟了也稳定了,心态有种居家过日子的平实,不再望夫成龙而是立志考博。

2006年6月间,我在尼日利亚患病正茫然之际,就职于联合国某基金会派驻西安的S不惜高额的国际长途费频繁给我电话,细叙工作的烦闷,生活的变故以及对婚姻的渴望,然现任外籍男友却暂无婚意。故欲重返英国读博,邀我同行。P考博失败,但并不气馁仍坚持不懈地努力。L已放下小家庭的束缚,将孩子寄养给湖南的父母,正潜心跨专业考研,这是我意料之中的事情。L的智商远远在P和我之上,当年放弃本科直研,P和我对此都不可理喻,现在想来,无非是想顾及当时学习成绩不十分理想的男友自尊。聪明至此,计划经营得如此完美,真的令一直都随心所欲毫无计划性的我意识到是该好好检讨自己。

从L的路程,我看到自己这些年生活的无序,虽说结婚不是什么特异功能,想结随时可以完成,但找一个两情相悦的人来成就一段姻缘又谈何容易。孩子终究是女人完整人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生孩子有最佳的年龄,而学业和事业则是可以随时成就。在父母眼中最该结婚的年纪我无人可嫁,最适合孕育孩子的年纪我还未婚,而且学业是半途而废,事业亦不见辉煌,足见碌碌无为一事无成。记得刚大学毕业时,现在狱中服刑的年轻有为的领导对我说,女生从大学毕业到30岁那8年过得飞快,从恋爱结婚生子一晃就过去了。现在想来,我虽没有走那三步曲,但依然快得让我措手不及。

从P的选择也深刻领悟门当户对绝对不是父母世俗的看法,而是前人现实的生活经验总结而得。我们的人生就是这样,等明白一些人生哲学或处事道理时,沉重的代价也是已经付出,且回头无岸。

8月5日,还在西安的S用感冒的腔调告诉我,她终于还是递交了辞呈,9月份即回上海办理再度赴英的签证。美丽的东方明珠终究还是留不住她,但愿她重返英伦还能再度遇见,那曾陪她一起走过泰晤士河上蓝色塔桥之人。其实女人,我相信绝大部分的女人,是否决定留下来定居,真的不是取决于国家和城市,而是要有那么个值得她心甘情愿来托付一生的男人将她留住。很多时候女人所谓的好学和能干,其实是逼不得已,因为无人可依,而旁人往往错把这种无奈称作是好强。S亦如此,我又何尝不是?我们也终于明白,在国内光有数据库是远远不够的,还是要有好的搜索引擎。苦于没有手持唯心是从的高效率的搜索引擎,最终我们还是难以遇见某人能牵绊住我们游走的脚步,于是不得不继续飘来荡去。

当S阅人无数后,轻声地诉说最爱之人还是出国前放弃的那个男友时,令我唏嘘不已,陪她一起缅怀曾经最初的爱情。当我终于幡悟,那个曾让我欲生死想随的某人也只不过是我生命过程中的小小过客,当我喃喃地说着a little piece of me, 电话那头的S哑然,陪我一起静默,只有S才明白,那段稍纵即逝的恋情对于一直坚持“慎择于初,善待于后”的我意味着什么。

S和我的经历最是类似,我们总是不安分一直都在不断折腾,还算努力但不够踏实亦不够钻研。人生从某个角度而言是漫长的,但决定人生走向的关键时刻却往往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每一个人都是自己命运的建筑师。我不知道,不久的哪天会不会某件事情触动了我,使我心血来潮辞职又去读书。留学的生活是自由欢快的,但在惬意的同时,有一样东西必将会始终紧紧地拽住着我,那就是学问。为了免遭淘汰,从而不得不抵制各种诱惑坚持不懈地学海无涯苦作舟。尽管在很多同学同事的眼中,我的简单和心态很适合去从事学术研究,但我必须清醒地意识到,目前的我并不象以前一样狂热地热衷于潜心做学问,我对目前的这份工作无论是工作氛围还是工作性质都还算满意,自是难以轻言放弃。

理想欲望总是无边,然光阴能力有限,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生活于谁在哪都不容易,但我一定还是要乐观积极认真努力。最近我总是这样对自己说!












  背着小鸟的犀牛









  斑马角马一起混江湖









  草原上的Hotel









  东非大裂谷









  潜伏的河马









  空旷的草原









  站高望远的秃鹫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更多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14)...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13)...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9)...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11)...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12)...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15)...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16)...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17)...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18)...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19)...

推荐文章

更多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14)...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13)...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9)...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11)...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12)...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15)...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16)...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17)...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18)...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19)...

热点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