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系列连载 >> 在美国的小日子 >> [原创] 在美国的小日子(1) - 初来乍到

[原创] 在美国的小日子(1) - 初来乍到

2006-08-10 04:50:29  作者:  来源:  浏览次数:1549  文字大小:【】【】【
(因为这个贴被误删,重贴。但跟贴无法恢复了,附在后面。)

话说我离家去国,已是九十年代后期,当时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不流行打工刷盘子了。读研究院的很多学生都有经济资助,在学校做教学助理或科研助理,学校不但给免了学费,还有工资拿,也算是小小工薪阶层。更牛的是有全额奖学金,不用干活,也有钱拿。咦,美国人这么慷慨呀?是个中国学生就给资助?

才不是呢!没有经济资助的,想拿到赴美签证就象登天一样难。就是有经济资助的,还不一定拿到签证。美国领事馆签证处的门坎可高了,每年夏天来临时,都有一大堆学生在门口转悠,手里攥着录取通知,和或多或少的经济资助。大家研究着每个签证官的个性,希望他们对自己青眼有加,不要找碴。这些签证官们大概不知道,他们的婚姻状况,对配偶的满意程度,儿时可能受到的精神刺激,目前的精神状况,都已经被门外焦急的中国学生们分析得有鼻子有眼。弗洛伊德如果在世,一定会很高兴地将这些精神分析报告收录在他的案例中。

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情形呢?其实也很容易理解,每天都有数以万记的人们在世界各地想着挤进美国,他们能不横挑鼻子竖挑眼吗?谁叫人家胳膊粗,有实力,就是拽嘛。没有实力,什么酸葡萄的讽刺话,什么吹牛皮的豪言壮语,都甭提。风水轮流转,咱慢慢走着瞧。

当时我到了美国,一个同学开车去接,那天刚好阴天,高速公路两边不时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仓库,还有纸片,塑料袋什么的。我很惊讶,也很失望,说道,

“美国不是说很干净的吗?”
“哦,高速上脏一些,城里还是挺干净的。”

我们学校是在市中心的边缘,当我看到马路上一眼望过去,一溜红绿灯,惊讶道,“这么多红绿灯呀!”同学很宽容地笑了,刚到一个新环境嘛,样样觉得新鲜。美国的街道,尤其是比较新的城市,都规划得很整齐,街道横平竖直,城区被划分成一格一格,称为街区(block)。每个街区的十字路口都有红绿灯,所以一路看过去都是红红绿绿的。后来去欧洲,只有巴塞罗那的城市规划是划分成格子一样的街区。那里的街区更绝,格子的大小形状全都一模一样,是四角磨圆的正方形,从地图上看,就是真正的棋盘。而法国人喜欢搞中央集权,往往在城市的某处,选定一个位置,比如说,凯旋门,然后以此为中心,开六七条大道向四周发射。所以街道很少横平竖直,交叉路口的交通状况,也往往非常复杂。据说,他们这么干,就是要让外来侵略者迷路,找不着北。嘿黑,看来并不成功,德国人就不吃这套。我却吃这套,常常迷路。

美国的道路就很简单明了。给街道起名字,美国人也很没有想象力。划分街区的道路,一个方向,用名字,比如,百老汇街(Broadway),主街(Main Street)。以前只知道纽约有百老汇,其实很多美国城市的中心地带都有一条路,叫做百老汇街。另一个方向用数字命名,比如,第五大道(5th Avenue),第十一大道(11th Avenue)。后来我从法国开车到意大利,高速公路上有大大小小100多条隧道,每条隧道都有一个名字。要是在美国,大概编个号就完了。其实编号也是很方便的,看街区的名字,就不会迷路。美国高速公路上的出口也编号,号码跟里程数一致,看出口编号,就知道大概走多远了。美国人很实用主义。

美国人也很固执。全世界的度量衡都用公制了,他们还坚持己见。距离用英里(mile),英尺(foot),英寸(inch),重量用磅(pound),加油站买汽油也不用升,用加仑(gallon),电压用110伏,而不是220,害得我从中国带到美国的电器不能用,从美国带到法国的也不能用,真头疼。可是从中国带到法国的电器就可以,真方便。

所以当时我去美国时,就只带了些衣服,少量日常用品,总共两个箱子的东西。现在看看自己家里,天哪,怎么这么多瓶瓶罐罐,大东小西,有用的,没用的,塞满了每个房间,每个储藏柜,全都是不断地从各种各样的商店里搬回来的。现在还在继续搬。可是当时在学生宿舍住,什么也没有,连家具都是学校的,也过得挺高兴。

我一开始住的学生公寓,每间都独立,两间房间中间夹一个共用的厨房和卫生间。厨房里有一只小冰箱,一只电炉灶,一些小柜子,卫生间里有马桶,淋浴,房间里有床,桌椅,书架。一个人现代人的基本生活所要求的,也不过就是这些。我的隔壁室友,是一个大学新生,本州人,从一个小城市来上大学。小伙子人很瘦,开始来的时候,还没有朋友,常常自己在屋里放贝多芬的交响乐。他告诉我说,中学的时候去德国做交换学生,带回来一些德国音乐。他倒是长得象德国人,金发碧眼,可惜并不英俊。后来他朋友多了,再也不放交响乐,却常常喝得大醉,躺在卫生间里,害得我没法上厕所。我想委婉地劝他戒酒,逮着一个机会,吓唬他说,你再这样喝下去,会有啤酒肚的。小伙子哈哈大笑,掀起他的T恤,拍着自己的肚子,说,你看,哪里会有啤酒肚!我必须承认,他那时还是很瘦的。可是我很怀疑他现在还是那样。我说这话是很有根据的。后来工作以后,有一个同事,200磅的体重,从四楼下到三楼开会,都要坐电梯, 因为下楼梯时,膝盖承受不了他的体重。据他自己说,大学的时候就是很瘦的。

有一个黑人学生,跟老婆孩子住在同一层楼里的另一间宿舍。他常到隔壁的小伙子那儿串门,有时看到我在厨房里,就伸头进来看看。有一次,我在做包子,他闻见了,进来找我要一个吃。只见他伸着头,瞪着眼,很认真地把包子嚼完了,说,很好吃。但是并没有再要一个。美国人在这方面的礼貌和中国人有点不同,他们不管觉得好不好,都会说,好吃。但如果真的觉得好,他们往往会再要一个。唉,我那次做的包子,的确不太成功。但那也不能怪我,用的原料和方法,跟在国内是一样的,可就不是那个味儿。

后来我搬到另一个较好的学生公寓,但是房间里没有家具,所以要开始拣东西了。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更多

· [原创] 在美国的小日子(4) -...
· [原创] 在美国的小日子(1) -...
· [原创]在美国的小日子(2)- 置办...
· 在美国的小日子(3) - 餐馆轶...

推荐文章

更多

· [原创] 在美国的小日子(4) -...
· [原创] 在美国的小日子(1) -...
· [原创]在美国的小日子(2)- 置办...
· 在美国的小日子(3) - 餐馆轶...

热点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