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系列连载 >> 海归欲望躁动系列之:折腾 >> [原创]海归欲望躁动系列之:折腾(5)

[原创]海归欲望躁动系列之:折腾(5)

2006-08-14 00:11:16  作者:  来源:  浏览次数:878  文字大小:【】【】【


于大寨看看一句话又把肖亦飞招得梨花带泪,我见犹怜,心里也着实害怕了,这个小姑娘也真是太敏感,挺聪明一人,怎么在感情问题上跟个中学生似的。他不敢多言,生怕再弄个洪水泛滥,自个儿浑身湿透不说,搞不好,心一软再淹死在这眼泪里。静静看她哭了一会儿,咬咬牙啥也没说,就甩了个背影给他,走掉了。回到家,已经过了午夜时分。上楼,拉开灯,先进到儿子的房间,看着儿子蹶着个腚,身子弓得跟个虾米似的趴在那里,被子早就踢到一边儿去了,睡得香甜,一嘴口水流到床单上,亮晶晶的一片,不禁心里温暖又好笑。这浑小子,白天皮猴儿一个,真睡着了,看着乖巧得跟个天使似的,随手他给儿子盖上了被单,就蹑手蹑脚走回自己的卧室,爬上了床,杜琳还是被惊醒了,模模糊糊咕噜一句,“回来啦?怎么搞这么晚。”

于大寨正想说话,杜琳却并没有想听的意思,只是这么随嘴一问,翻个身,不再有响动,于大寨也不多言,这又困又惊又吓,人也的确累了,没几秒钟就进了另外一个世界。一夜无梦。

第二天一早,于大寨就被儿子一阵乱捶捶醒,旁边只听着杜琳的呵斥,让儿子不要骚扰老爸,然后是电视里迪斯尼频道的一堆狗熊唱歌,接着是儿子的FIRE TRUCK玩具尖利的鸣叫。乱七八糟倒是充满生机。罢了罢了,这没有祖宗的时候,于大寨和杜琳就没见过周末早上9点前的太阳。有了祖宗后,于大寨就没睡过超过7个小时的完整觉。起来吧。于大寨爬起来,拿了份报纸走进卫生间,一屁股坐到马桶上。电话铃响了起来。过了一会儿,看见儿子举着话筒冲了进来,“爸爸爸爸,找你的。”

“噢。” 于大寨顺手接过来。

儿子把电话交给于大寨,做了个‘好臭’ 的鬼脸。于大寨一挥手,把他赶走。

“嗨,是我,辛苦了,昨儿咋样啊。” 江平的声音在那头响起来。

“KAO,他妈是你啊,你可欠我一大人情,今儿差点儿没让你去局子里赎我去?”

“嗯?什么意思?你‘饥不择食’ ,被人女的反擒拿了?”

“去,想什么呢?你这客户可是够难缠的,你去搞定去吧。” 于大寨简要介绍了一下昨夜的接机过程,并告诉了江平肖亦飞的住处,就站起身,提上裤子,按下了冲水马桶。

“呵,还惊险重重嘛?听上去这女的有点儿意思,俺今天去会会。嗨!你小子干嘛呢?我怎么听着声儿不对?”

“嘿嘿,干什么?每天早晨的例行公事呗。跟你这厮还用在什么好地方说话,就这都待你不薄了。”

“KAO,真够损的,算你狠,看你昨天接驾的份儿上,不跟你计较了。对了,一定替我保密啊。”

挂了江平的电话,于大寨开始了标准的美国式周末生活。每周,每年,甚至每个家庭都是大同小异,千篇一律。在美国这么多年,跟原本在国内想象的美国式丰富多彩,充满了警匪般刺激的海外生活完全背道而驰。去商场SHOPPING,教会崇拜,美国人大部分的交流竟然都来自教会里。然后去GYM锻炼,有孩子的再去图书馆泡上一天,或者带孩子去学这学那,再上上中文学校。所有的家庭都是沿着这么一个模式在行走。没有任何波澜和绚丽。在他看来,美国生活就象一个高度精密规划的大模板,所有可以设想到的场景都已经构建出来。只要把模板里的人名和家庭成员换一下就可以了。毫无新意可言。难怪人家都说幸福的家庭都是一个模式的。也难怪美国人牛逼哄哄地觉得自个儿国家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国家了。

忙了一圈儿,载着老婆孩子买够了一周所需的物质食粮,在开车回家的路上,江平又一个电话打了过来,“大寨,你有工夫吗?说话方不方便?那女的是不是有点儿毛病啊?我想跟你唠唠。”

于大寨快速瞥了杜琳一眼,“我开车呢,一会儿到家给你打过去。”

杜琳在一边儿问,“谁啊?”

“嗨,江平呗。” 于大寨把手机扔到一边,把正方向盘。

“他追得够紧的,一天好几个电话,什么事儿啊?” 杜琳狐疑着。
“啊,还不是昨天那个客户,他找不到地方了。这不才俩儿电话嘛,哪儿象你跟于清似的,一抱起电话,都能讲到一部电影放完了。”

“我们不是女的吗?这也吃醋。” 杜琳撇撇嘴,不再理他。到了家,把孩子,老婆安顿好,于大寨借故要到门口一汽车修理站去给车子换机油,就单独跑了出来,接通了江平的手机,“嗨,是我,怎么了?遇到什么麻烦了。”

“我的妈呀,我今天可是见到什么叫自作多情,拿腔拿调了。我说你昨天跟人家胡说什么了?是不是把我描绘成了一网络大色狼,自己有家有室还四处勾搭未成年少女?”

“就那还用我描述?只要是个人,不弱智都能看出来。”

“去你丫的,跟你说嗨,这种女的还真少见,本来在网上以为她这纯情都是装出来的,没想到还真真的,真够‘蠢’ 的。不过,我估计她也是着急着的。年龄那么大了,还单着身,这一出国,又名校PHD,看着旁边出双入对,这心里不更得搔痒,得着一个稍微有好感的就想贴上去。”

于大寨听到江平不分青红皂白地埋汰人家肖亦飞,皱了皱眉,觉得有点儿过,打断话头问他,“究竟怎么了?少扯没用的。”

“今天早上,我按照你给的地址,打电话找了她,她电话里情绪就不高。我到她住的旅馆下面接她,半天她才下来。侉着个脸,也没意思请我楼上坐坐。得,不坐就不坐吧,我就请她出去吃顿饭,再到城里遛哒遛哒。好,这顿饭吃的,比对着个机器人还闷。她什么也不说,我有心挑点儿话题,她不是YES就是NO的给结束了。你说我就来气,她自个儿也不照照镜子,一不是七仙女下凡,二又不是财神奶奶转世。来什么劲啊?我江平跟你吃饭也不是欠你的,我又没有任何承诺给过你什么。你说大家都是成人,两个人相处,尤其网上结交,本就是图个轻松。见了面,有感觉的,吃顿饭,找个地方,释放一下彼此好感,能继续的再继续。没感觉的,客客气气吃顿饭,拍拍屁股各走各的路。你又不是我包养的小蜜,耍什么态度?!吃完饭,我付好账,出来在DOWNTOWN沿着河边儿走了一会儿,我都记不得我说了什么,丫就开始哭,还没完没了的,我说你哭什么,说清楚了,她还什么也不说,就闷着哭。我也急了。一天到晚忙得要死,哪儿有那工夫跟她耗。我说你这样挺没劲的哈,大家都是聪明人,把话说明白了不好吗?嗨,她还来劲了,说是我约她出来吃饭的,明不明白的其实我心里早明白着呢。我就讨厌这女的闷起肚子里来让男人猜,如果是自己喜欢的,也心甘情愿了。没什么的,只能算作装骚。她说完还转身子离开我,KAO,我江平什么人,能吃你这套。以为我会巴巴儿追过去?二话没说,我也扭头就走,从此拜拜了您哪。。。。”

“KAO,你就这么把她一个人扔城里了?” 大寨觉得江平这小子不能善始善终,实在不是绅士所为。

“她又不是我那不会英文的老妈,有脑子有腿,还会丢了不成?你说,我是招她惹她了,是她一个人莽莽撞撞跑上门来,还没经过我同意,我答应去见她,已经是给足了面子。弄得好象我拐带妇女一样。就这样的,10个8个倒贴,我都不能要。”

“活该!让你丫网上乱放电。” 于大寨幸灾乐祸地合不上嘴。

“嗨,不是这么说,你说网上本来就是放松,弄点儿骚诗,整点儿暧昧,玩儿点儿感觉就行了。她那么认真,一根筋的,哪儿是上网找乐啊,整个儿一网上网下拎不清的傻妞儿。”

“知道,知道,你小子就是想扯点儿骚,没想惹上一身骚。”

“怎么说话呢,别以为你正人君子,坐怀不乱。我就不信你这辈子就对着杜琳忠心耿耿,没点儿别的春心。”

于大寨笑笑不再继续跟他抬杠。他一直不觉得自己能坐怀不乱,只是一直不曾有机会靠近过诱惑。也许是懒,也许是麻木,诱惑擦肩而过,自己也没注意过,不过既然注意不到,对他而言也就称不上是诱惑了。但是有一点,于大寨知道,即使真的诱惑来了,自己至少会负责的把屁股擦得干干净净,使其看上去很美。

江平就这么一杆子把肖亦飞给捅开了,这让于大寨对他的做法表示了一点儿不屑。更何况在跟肖亦飞相处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里,这个姑娘除了比较敏感,爱哭以外,没有什么别的缺点。一个女孩子,独自来到单调枯燥的美国社会里打拼,本就不容易了,情感上脆弱一点儿,好象也情有可原。但这毕竟是别人的事情,江平的冷酷和绝情把她天真的梦想打破也未必不是什么好事。想到这里,于大寨也就释然,不去多虑。

周日的中午,让儿子阳阳匆匆吃了点儿中饭。于大寨便拎着儿子去了中文学校学中文。杜琳晚上想给爷俩儿包饺子吃,自己在家里鼓捣着。

这中文学校在北美也是一大景观,孩子们在教室里开始学中文,家长们也一堆堆地围开,在走廊,过道处练上了中文。大家平时都很忙,再加上一到美国,入乡随俗,学着老美保护着自己的隐私权,平时甚少来往,都指着这每周一次的狂练。这操练到最后也就成了牛皮大会,总之一个中心就是我特牛逼,顺带着我家孩子也特牛逼,不是这个活动冠军,就是那个活动的领将。几个基本点就是各自的家眷也牛逼,住在一个牛逼的房子里。唯一没什么可吹的就是趴车场上一水儿的各种样式的TOYOTA。于大寨不喜欢这种气氛,他一直觉得,真正牛逼的人是没工夫吹的。他总是觉得这个时候学校圣地被灌得个乌烟瘴气。更何况这种乌烟瘴气里还混合着韭菜盒子的臭,大肉包子的腻。那是一些家长顺带捎儿地搞起了第三产业,弄了几个大锅,塑料盒子地卖起了自己家居作坊生产的面食,小吃。把背景换换,整个一国内夜市的小吃据点儿。杜琳曾经跟大寨说过,我们也弄点儿大肉丸子卖卖吧,我的手艺也不错呢,反正你在外面等儿子闲着也是闲着。大寨吓得眼珠子差点儿变成大肉丸子掉出来。“你要卖你自己去,光卖几个中国人有什么便宜好占?你真感兴趣,我们把工作辞了,办个执照,专门开个肉丸子店,把鬼子们一并拿下,那才有好戏。”

“算了吧,指着你,黄花菜都凉了。你呀,就是小钱看不上,大钱又挣不了的人。还是从农村出来的呢?还没我能上能下。心态摆不平,以为自己多能耐,你看人江平多能折腾?”

江平?于大寨走出中文学校的大门,江平的确是能折腾的人,跟他一同在南方的一个州立大学念同门PHD,那小子脑子好使,在学校期间就折腾了个国家利益豁免把绿卡拿到了手,毕业出来,正赶上美国经济一片大好,这小子一边在一家公司里打工,一边琢磨着在国内注册了一个公司,做一些视频器材的配套工程。在美国股市跳到最高点的时候,突然完全辞了这里所有的工作,专心在国内做着他的公司。江平这个人足够灵活,只是有些眼高手低,人比较浮躁和不踏实,这么长时间了,公司运营的成绩也很平平,不过刚刚能维持生计。否则这厮也没那么多闲工夫跟人家在网上打情骂俏。于大寨又一次想起了肖亦飞。他看了看不远处那个旅馆,不知道这个女孩子到底怎么样了。是否还是那么存有天真和幻想。边想着,脚下边不由自主向那里走去。来到旅馆门口,于大寨犹豫了,来这里干嘛?也许只是想知道这个女孩子是否无恙就行。毕竟自己经手把她接了回来。于大寨知道自己的弱点,过于负责任的下场就是心太软。他奔到前台,打听住在217那个女士是否还在。前台查了一下,笑容满面又客气地告诉他,那位女士今天一大早就退了房,如今已经人去楼空了。。。。。。。。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更多

· [原创]海归欲望躁动系列之:...
· [原创]海归欲望躁动系列之:...
· [原创]海归欲望躁动系列之:...
· [原创]海归欲望躁动系列之:...
· [原创]海归欲望躁动系列之:...
· [原创]海归欲望躁动系列之:...
· [原创]海归欲望躁动系列之:...
· [原创]海归欲望躁动系列之:...
· [原创]海归欲望躁动系列之:...
· [原创]海归欲望躁动系列之:...

推荐文章

更多

· [原创]海归欲望躁动系列之:...
· [原创]海归欲望躁动系列之:...
· [原创]海归欲望躁动系列之:...
· [原创]海归欲望躁动系列之:...
· [原创]海归欲望躁动系列之:...
· [原创]海归欲望躁动系列之:...
· [原创]海归欲望躁动系列之:...
· [原创]海归欲望躁动系列之:...
· [原创]海归欲望躁动系列之:...
· [原创]海归欲望躁动系列之:...

热点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