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系列连载 >> 信不信由你系列 >> 信不信由你系列: 北京浪漫之行<十>

信不信由你系列: 北京浪漫之行<十>

2006-09-08 18:37:47  作者:  来源:  浏览次数:486  文字大小:【】【】【








    缘与份的追逐

    蝶对花的爱恋

    这飘荡在绿色田野里的梦幻

    在我生命的记事本里终于成为永远











本文可能虚构, 信不信由你, 但请勿对号入座.


北京浪漫之行<十>


高中毕业后, 我考进了北京的一所重点大学. 那时小荷姐姐早已经毕业, 分配在省城的一家医院里当护士.


离开省城那天, 姐姐送给我一双棕色的棉毛手套. 她对我说, 这是她第一次学着织的东西. 这双手套后来伴随我度过了大学四年里无数次在寒冬里的晨跑.


我的大学生活是我一生中过得最有序和最勤奋的一段日子. 即使我后来在国外留学和刚开始工作期间的紧张繁忙都是不能和它相比的. 为了让我能专心致志地学习, 姐姐给我 “约法三章”, 规定我们之间每个月只能通一次信, 每封信只能用一页纸. 记得为了表示我的 “不满”, 我就把一页信纸的正反两面都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字.


姐姐是我青春期成长过程中对我影响最大的女人. 是她激起了我对女性的好奇心, 让我懂得怎样去体会, 理解, 和欣赏女人. 多年以后, 在我喜欢的女人身上, 也常常能看到她的影子.


大学这几年里, 我和小荷姐姐之间的关系渐渐发生着变化. 在我后来多次回家探亲的日子里, 我逐渐感到我已经不是那个和姐姐俩小无猜, 可以毫无拘束地钻进她被窝里和她捣乱的小男孩了. 在我眼里, 姐姐已经渐渐地变成了一个女人. 准确的说, 一个漂亮的女人. 而我和姐姐之间偶尔不经意的碰撞, 都会让我面红心跳. 当面对姐姐时, 我内心常常泛起阵阵的骚动. 这是一种青春期的骚动, 一种男人对女人的骚动. 这样的骚动越来越强烈, 越来越让我不知所措.


因为我家离省城较远, 所以姐姐在省城的住处自然成了我回家的中转站. 每当这个时候, 姐姐都会把自己的房间让出来给我住, 而她自己就到同事那里借宿一晚. 对当时正处在青春时期, 对女性充满好奇的我来说, 睡在一个女人的闺房里, 看着她整洁的房间, 浴室里各式各样的化装品, 衣柜里五颜六色的内衣, 地面上排列整齐的漂亮鞋子, 以及被子里飘着的淡淡的女人特有的清香, 这一切的一切, 无疑是一种让我心跳, 让我无法入眠的诱惑和挑战. 虽然大学期间我因此在姐姐的房间里住过的次数屈指可数, 可是这样的经历还是让我难以忘怀的.


记得大二那年寒假回家, 小荷姐姐照例到火车站接我回她的住处. 快到的时候, 我突然发现她用手捂着下腹, 脸色苍白, 一副痛苦的表情. 我紧张地问她怎么啦, 她说她肚子好疼. 我赶紧一只手提着行李, 一只手扶着姐姐回到她的房间, 让她躺在床上休息.

看着姐姐仍然疼痛的样子, 我提出送她去医院. 姐姐坚持不去, 她说这样的疼痛经常发生, 她已经习惯了. 我仍然执意要送她去医院检查一下病因. 她突然羞红着脸, 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问我是不是生理卫生课没学好呀. 看着我仍然不解的样子, 她才吞吞吐吐地告诉我, 说这种疼痛很多女孩子来月经前都会有的. 这就是人们所说的 “疼经”. 在姐姐的指点下, 我给她泡了一杯红糖水, 姐姐说这是她对付 “疼经” 常用的办法. 为了让姐姐减轻疼痛, 我又去灌了个热水袋, 放在姐姐的腹部上.

看着姐姐柔弱的样子, 我第一次感觉到了男女之间存在的一种不公平和做女人的艰辛. 我问姐姐这种疼有没有办法治疗. 她告诉我, 听别人说很多女人在结婚生子后, 这种疼痛就会消失或减轻很多. 我问她为什么, 她只是红着脸没回答我. 我虽然不明白其中的道理, 但也没再继续追问下去. 我当时只是在心里盼望自己快快大学毕业, 成为姐姐曾经期待的那种 “有出息” 的人.

那一晚, 不知为什么, 我和姐姐都没有一丝睡意. 我就这样靠在姐姐的床边, 和她一直开心地聊到天明.


在我和小荷姐姐的相互通信里, 还可以看出我和她之间的另外一种变化. 那个在我童年的记忆中曾经是无事不知的姐姐也渐渐开始跟我谈起人生的无奈和不惑, 诉说她工作中的烦恼和委屈. 而每当这时我总会耐心地开导她, 好像她是我妹妹一样. 我还经常给她讲起北京城市的多彩美丽以及很多从老师和同学们那里听来的各种各样的故事. 这些都让姐姐感到新鲜和渴望.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 姐姐也开始把一页信纸的正反两面都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字.


我记忆中最深刻的, 是大学第三年的那个暑假结束后, 姐姐到火车站给我送行的那一幕. 记得那天她特意化了淡妆, 耳朵上戴着一对我从来没有见过的白色珍珠耳环. 她穿着白色的衬衫, 浅绿色的短裙, 白晰的脚上踩着一双紫色的细带高跟凉鞋. 夕阳下, 夏日的阵阵微风吹起她丝丝长发, 我们相对无语.

“晓来谁染霜林醉, 总是离人泪.” 此时此刻, 此情此景, 无法不让人黯然惆怅. 我突然扑向姐姐, 紧紧地拥抱着她. 隔着那薄薄的衣衫, 我好像也感觉到了她急促的心跳声. 姐姐紧紧地把脸贴在我脸上, 在我耳边轻轻地说道: “好好照顾自己. 姐姐会想你的.” 我们的身体都在轻轻地颤抖着.

随着一声火车汽笛的轰鸣声, 姐姐不断挥手的身影在我眼前越来越小, 越来越模糊. 一股酸楚的感觉渐渐涌上我的心间. 但我万万没想到, 这次的分离, 竟成了我们最后的永别!


为了准备留美出国研究生考试, 我大学第四年的寒假没有回家探亲. 几个月后, 当我刚考完最后一门科目的那天, 我接到了我父亲的电话. 他告诉我说, 小荷姐姐在几个星期前过人行道时, 被一辆汽车撞到, 不幸去逝了. 因为怕影响我的考试, 所以拖到现在才告诉我. 父亲传来的这个噩耗, 如晴天霹雳, 地陷天倾, 让我伤心欲绝, 难以置信.

玉殒香消魂已逝,
红颜薄命断寸肠.
今世情缘水中月,
花落成泥泪成行.

站在姐姐坟前, 我绝望地默念着这浸透着我内心伤痛的诗句. 我在心里千万遍地问姐姐, 问她为何就这样匆匆地离我而去? 问她为何忘了我们在那个繁星满天的夜晚所作的一生永伴的不悔誓言?

站在姐姐坟前, 我心已碎, 泪已干. 我终于明白了,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原来就是生与死的距离. 我把满筐的黄角兰花一朵又一朵地撒在她的坟前, 让它们陪伴姐姐开始她漫长的天国之行. 这香味馥郁的黄角兰花啊, 是我童年的梦, 是我今生对姐姐爱的最后见证.


姐姐就这样悄悄地走了, 她带走了我心中的那片最美丽的彩虹.


有谁能告诉我, 生命可有轮回, 缘分能否再生?

[img]uploadfiles/200521523462422868.jpg[/img]

我终于停了下来, 讲完了这段伤心往事.

房间里寂静无声. 我低下头, 看见始终都躺在我肩上的她, 此刻泪水正从她眼睛里悄悄地流了下来, 一直流到了我的胸口上.


To be continued....

作者联系地址: Forevertouch@gmail.com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更多

· 信不信由你系列: 北京浪漫之...
· 信不信由你系列: 北京浪漫之...
· 信不信由你系列: 北京浪漫之...
· 信不信由你系列: 北京浪漫之...
· 信不信由你系列: 北京浪漫之...
· 信不信由你系列: 北京浪漫之...
· 信不信由你系列: 北京浪漫之...
· 信不信由你系列: 北京浪漫之...
· 信不信由你系列: 北京浪漫之...
· 信不信由你系列: 北京浪漫之...

推荐文章

更多

· 信不信由你系列: 北京浪漫之...
· 信不信由你系列: 北京浪漫之...
· 信不信由你系列: 北京浪漫之...
· 信不信由你系列: 北京浪漫之...
· 信不信由你系列: 北京浪漫之...
· 信不信由你系列: 北京浪漫之...
· 信不信由你系列: 北京浪漫之...
· 信不信由你系列: 北京浪漫之...
· 信不信由你系列: 北京浪漫之...
· 信不信由你系列: 北京浪漫之...

热点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