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系列连载 >> 漫漫长路 >> [原创]漫漫长路 之五

[原创]漫漫长路 之五

2006-09-14 10:20:53  作者:  来源:  浏览次数:38  文字大小:【】【】【


中午,到达樟木镇,这是一个山上的镇子,几乎来不及细看它。它在陡峭的山上,依着道路盘山而建,到海关填单,出示护照,揣着一叠在墙角兑换的尼币。几个遇到的人合作租车前往加都,先到友谊桥。路正在维修,泥泞不堪,山道弯弯。走过桥,到尼泊尔那边,一个超级帅气的士兵木然地坐在屋子里,我们在他的眼皮下从一道小门挤过。

村庄是山路边仅有的一排破旧的房屋,面着山,背着河流。沿着路走,一面是高山,山上山下长满了树木,一面是山谷,山谷里是湍急的河流。远方山的高处,飞瀑众多,是完全不同于西藏高原的景象。空气瞬间湿润,住在棚屋里面的人们,他们的街道就是车行的道路。各色的水果和菜蔬在卖,形状却小很多,似乎过于早熟,营养不良发育不好。许多的小孩跑来跑去闯过唯一的路面,背小孩的妇女,用头顶着东西,自如地走在路旁。屋子边的芭蕉和山上山下各种翠绿的植物,使整个路途变得极富有生气。鸟鸣山涧,整个热带景象。

经过村庄,我们租坐的吉普车把一只过路的狗压死了,狗的主人在路一旁坐着,他看见自己的狗如何葬身在车轮的底下,司机停车看了看,并没有下车去,狗的主人和司机争论了一通,司机没有歉意和要赔偿的意思,狗的主人表示不满意,大约是责备司机不小心。车子继续走,我为死去的可怜的小生命感到一点难过,又替狗的主人感到难过,这里的生命,仿佛格外对哦卑贱些,连偿还都不必。

一直在峡谷边的半山上穿越,司机是一个圆脸的中年男子,很困倦,一路不断停车,用溪水洗脸来提神。坐在后排的一个人看样子是司机的朋友,搭车顺路回家,他撕开了一包黑黑的像中国南方那种腌菜(切细的)一般的东西给大家尝,传到我手里的时候,我以为是开胃腌菜,拿了一撮放进嘴里,顿时一种香皂一般的味道浓烈扑鼻,我忽然觉到了自己是多么冒失,思维还停留在中国,即使在中国,陌生人的东西,也不是轻易可以放进嘴里的。车子后面,搭车的人自顾地咀嚼着那种烟丝一样的东西,满面笑容。

弯弯曲曲的道路,狭窄的路面,不时地经过拥挤不堪的村庄集市。正赶上尼泊尔的达善节,外国的游客不少,每辆公共汽车上都挤满了当地的人,门窗上吊着的,车顶上坐着的,看得人目瞪口呆,不知道人还可以象货物那样被随意承载。每次经过电线,那些车顶上的人就低头,弯腰,并没有让我们眼见发生人摔落的事故,一辆日常乘坐五人的小车和我们错车而过,里面竟然挤了十个人。

很多年以前,很小的时候,那时车子格外稀奇一些,似乎也和父亲坐过很拥挤的车子,那是多么遥远的事情了喔。

空气闷热,充满尘埃,经过几个有点规模的城市后,加都就要到了。一路上依然是着纱丽的妇女,她们的脸一律黝黑,红色的纱丽在四周萧然的景色里,鲜艳无比。街道旁竟然有持枪荷弹的士兵,在城头围墙上,守着用口袋堆垒的暗堡,景象犹如过去电影上看到的战争镜头。忽然有一种不安全的感觉,仿佛随时都可能发生枪击和战斗。

建筑,人们的皮肤和面孔,不同的市井生活,让我知道,自己是到了另外一个国度了,没有人懂得你的语言,从此,你得说另外的语言,不管这语言是多么古怪,没有人懂得你心里的话,他们或者会格外专心地看你的动作,语气或者手势。

车子在一个叫做长城饭店的地方停下,我们决定先住下,熟悉环境再说。
房间的价格并不贵,标准间10美金,至少我们可以洗热水澡了。总台的伙计懂得一点点中文,人民币似乎很受欢迎。

洗完澡,才发现自己带的衣服根本就是不适宜的,这里是完全的夏季。走上街头,整个泰米尔区都是购物的,各种东西:尼泊尔的手工织物,来自喀什米尔的各类羊毛制品,披肩,挎包,装饰品,手工纸张的笔记本,纸灯笼、围巾皮件、各色手工布袋子、衣衫、首饰、、、、、、买了一件土布衣服穿上,知道这个地区,就是外国人的居住区了:吃住加购物。店主们热情得让人不能拒绝,看见我们走过,就用中文招呼说:进来、看一看啦、、、、、经由了整个地方,还是难于弄清我们自己所在的方位,好在地方那么小,转来转去,总可以回去的。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更多

· [原创]漫漫长路之六
· 漫漫长路(3)
· [原创]漫漫长路
· [原创漫漫长路(2)
· [原创]漫漫长路(之四)...
· [原创]漫漫长路 之五...
· 漫漫长路之七

推荐文章

更多

· [原创]漫漫长路之六
· 漫漫长路(3)
· [原创]漫漫长路
· [原创漫漫长路(2)
· [原创]漫漫长路(之四)...
· [原创]漫漫长路 之五...
· 漫漫长路之七

热点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