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系列连载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13)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13)

2006-09-14 19:14:49  作者:  来源:  浏览次数:464  文字大小:【】【】【
[size=18:863e039087][color=blue:863e039087]13.这群兄弟们[/color:863e039087][/size:863e039087]

当我想记录这几位“喜于同朝入职”同事时,脑中闪现的就是此标题,虽倍觉“称兄道弟”江湖习气太重,有失淑女风范,欲改为“我的同事们”,但又有失我们之间真实的戏称。

我于2005年12月入职,很快与A、B、H、J相熟。A湘北人氏,好以大哥自居,戏言中我们均尊称其为兄。身材高大的A搭配的却是眯眯小眼,长得富有喜剧色彩,加上其特别好玩笑,一点都不似家有娇妻和小儿的稳重之人。不知从何日起A对我的称呼从lily到小妹妹,虽有不适但也乐于接受。B最是年幼,英伦留学归来,西北的遗传基因使其虽长于鹏城但健壮高大,英气逼人,颇有书生卷气挥斥方遒的架势,且具满腹经纶的博学者风范。H来自宁夏,给人的第一感觉是特别瘦,曾就读于芙蓉国里的长沙,于是我们的共同语言一直居多。其颇具葛优式的幽默天赋,轻描淡写面不改色地道来,却令人捧腹大笑。经常还冒出几句,我需琢磨体会半天方可领悟其深意的话语,尔后自是让我回味无穷。J看似东北人氏其实来自湖北,绝对是个不可多见的帅哥,对于重色相的女生极具杀伤力,回头率想必极高。据大家戏言其女友居多,如果买钻石,还得购置三颗方可一碗水端平不至闹后院起火的纷争。最初入职时,曾与J共用一张办公桌,电脑的疑难杂症基本都是依赖他解决。

记得刚开始,我有点听不懂他们之间嘻笑的暗喻,许多次错会意,总是被弄得云里雾里不知哪句是真哪句是假,幸亏适应能力还强,不久也就混迹其中了。那时的我们都踌躇满志,非常好学,时刻都不忘讨论业务知识和各种考题,当然也会及时地互相交流传达一些小道消息。印象最深的是,一日下班同行回宿舍的路上,J说据可靠消息,不久的考试中会有道难题,题目是我司的Logo代表的意义,给出ABCD四个花名菜名之类答案供选择,听罢我还真就开始琢磨哪个该是正确答案,且还煞有介事地与之讨论,后方知纯属J杜撰愚弄大家。

我还在新员工培训期间,A、J、H先后分别被派驻欧洲、中东和非洲,后我被派驻尼日利亚,直到归期将至,B还在总部留守待命。这半年来,我们一直经常发邮件保持联系,常互相求助一起解决工作的难题,当然工作繁忙之余也不忘互相调侃,有好消息也会在第一时间群发给大家共同分享。我们驻外的仨常羡慕B留守总部,B却一直艳羡我们全世界地飞。我们仨偶尔发泄一下驻外的艰辛,最经典的就是每逢大家讲述各自的近况时,J就会用他的体重来说明问题,说他身高180cm从最初的80KG瘦至65KG,简直就是免费减肥训练营。A常说起要做饭和不见美女的苦闷,显然是被太太宠坏了的孩子。H那张在别墅和香车前的照片,弄得大家误以为他在安哥拉享清福。而我则是对Lagos极尽美化之能事,尤以盛产象牙诱惑大家。

7月22日(周六),在办公室加班,百般疲惫匆忙之余,意外看到一张废纸,是H的辞职申请,震惊之余更多的是担忧,因为辞职的理由竟然是身体不适。旋即给H发邮件询问其身体近况核实辞职是否属实。22日不见回复,23日收到同样派驻安哥拉的一同学的邮件,说是要回国了且与H同行。由此H辞职的事情得到证实,再发邮件问询仍不见H回复。24日(周一),上午从Chief那获悉,H现在比刚到安哥拉的时候更瘦了,我都无法想象那将瘦成什么样了,他原本就是一根豆芽菜。临近午餐时,一个大约20分钟的短会回到座位上,收到20多封新邮件,主题和发件人几乎都类似,疑是系统出了问题,细看方知是兄弟们互相问候群发的邮件,一是核实H辞职的消息,二是关心问询我生病的近况,三是商量着回深圳聚会。正回总部培训的A许诺等我归时陪我去shopping,B说在深圳盼着给我们洗尘,H承诺辞职后还将定居深圳,J欢迎我回国途经Dubai时去打搅他一番。

H辞职已是不可挽回,身体不好是主因,另人各有志,同样的平台不见得适合所有人,每个人的抱负和所追寻的成就感以及最佳施展空间也不尽相同。我也不知还将会在我司呆多久,只是我真的非常留恋我们刚入职公司那意义风发时期所结下的友谊。我想我怎么都会记得和H一起回忆中南工大周末的露天电影和2舍前的荷花池,还有13舍后面满山遍野的橘园,红色的橘子在盛夏过后点缀着岳麓山坡是怎样地美丽,更会记得在总部晚上加班后H带我去吃夜宵。也难以忘怀可爱的B那天神秘兮兮地说要给我表演一个魔术,将一片泡腾片丢在水杯里,然后得意地望着我,可我对那一杯吱吱作响沸腾的水不以为然地说:这不是泡腾片嘛,增补维生素的。留英的他哑然失笑方知泡腾片原来源自Germany。当然更会记得那天在H的宿舍,A在J的笔记本包里找笔却意外地摸出一Condom,由此可见J那“Play Boy”的称呼空穴来风,事必有因。

我们相约8月初相聚鹏城,8月4日H告别非洲的岁月,如期从安哥拉归国,可我却临时受命奔赴加蓬,待我顺利归时,想必A已是再度驻外,H亦已离职淹没在深圳的茫茫人海之中。人生的变数乃如此之多!
问谁又能知晓,再聚首将会是何时?












  埋头吃早餐的斑马









  刚起床的大象一家









  对不起,打搅你们早餐了









  大象妈妈









  争食的秃鹫









  饱食早餐后的秃鹫









  角马满山坡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更多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14)...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13)...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9)...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11)...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12)...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15)...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16)...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17)...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18)...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19)...

推荐文章

更多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14)...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13)...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9)...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11)...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12)...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15)...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16)...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17)...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18)...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19)...

热点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