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系列连载 >> 从非洲重返欧洲 >> 从非洲重返欧洲(6)-漫长的岁月开始了

从非洲重返欧洲(6)-漫长的岁月开始了

2006-09-17 01:48:22  作者:  来源:  浏览次数:560  文字大小:【】【】【
[size=18:cc7c8ea020][color=blue:cc7c8ea020]6.漫长的岁月开始了......[/color:cc7c8ea020][/size:cc7c8ea020]

“漫长的岁月开始了,但并不悠悠……”当我清醒过来可以正常呼吸,这是我真实的第一念头。
若对前文尚存记忆,是否可忆起我在非洲散记的14小节,那段关于好友P和L的文字?在我们最近三方的E-mail中P对L说:真的如你所言,漫长的岁月开始了。根据上下文,想必是2005年,L喜得贵子后,基于对人生一切的尘埃落定、现实生活的平淡无奇及对人间世事的波澜不惊,对P发出的感慨之言。P于今年6月底喜得千金,也开始步入完全类似L的生活轨迹(两人皆为高校老师),于是有了如L相同的生活感悟。正可谓:女人乃为人母,方显成熟。

当时阅之误以为,我也需等走到结婚生子那一步时,方能领悟其间的意味深长。然而上帝总是喜欢调皮地跟我开玩笑,不是偶尔对我丢三落四,就是心血来潮格外厚爱。在他还没来得及,赐予我如P和L同样的人生际遇和生活程序,却不忘记赋予我同样的感受。

最近的生活不算如意,几经反反复复,终于还是要告别那段从一开始就危机潜伏的爱情,其实在冥冥之中一直都有不祥的预感(前文已累述),只是我仍心存幻想,这于我似乎是一种习惯。不知其他女同胞是否亦如我这般感性?工作中那份应付自如的自信难免会带到情感中来,以至于我一直都在有意或者无意地忽视,这场形似神不似的爱情,其实心与心的距离相隔千里,且越是靠近离心力就不断在加剧。

也习惯了尽力去将工作任务完成得尽可能完美之理念与现实生活混为一谈,于是我真的就是如此幼稚地自以为是:只要自己真诚以待,那我所追寻的情感之美好也一定能如我所愿。恋爱中女人的智商可能确实超低,这次我就智商低得忽视了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道理:若原本即错误之事而强为之,即便以正确之方式竭力而为,亦改变不了失败的结局。留学时的同学Y这些年来一再批判我:你实在太天真了,你总还是梦在你自己所营造的世界里。爱情从来就不唯美,甚至可能丑陋,这是人性决定的。数年来我好像真的就没有睡醒,仿佛一直都在自我的太空梦游。Y亦言,觉得我太勇敢,很多人都是因为怕分手后的孤单而勉为其难地维系下去。同窗多年的Y怎知?其实我是外强中干的典型,就是因为太懦弱,才会坚持离开。当想到P和L,当年都是挚爱得不顾一切力排万难走到一起的婚姻,也不过如此,我又如何有勇气去面对和接纳业已发现缺陷的爱情?

性格决定命运,我深知我性格的缺陷,但一直都不曾改变,确切地说,我从来就未曾试图去改变,我固执地辩证来看“成败皆为吾之所为”。黑与白的世界,还有中间的灰色地带,对于情感,我总是非黑即白,难以接受那模糊的灰色地带。有时自己也心生疑惑,处理很多的事情,我可以妥协可以将就,可以不精艺求精,可为什么一面对情感之事,我就变得似乎都有点偏执狂?是不是心态不正常?其实我很清楚,容我挑三拣四的时光早就过去了。逢他人问起:怎么还没男友?我就嘻嘻哈哈地嘴硬:我是为了眺望天上明月,所以才错过了无数人间飞鸿呀,相信不久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男朋友也肯定是会不请自来的。形影相吊落寞之时,还不忘自我调侃:若人生是场西式盛宴,那爱情可不可以算是饭后甜点?我反正经常是前菜过后就已是七八分饱,主菜从来都吃不完,然后对免费赠送的甜点自是再也提不起多高的兴致,有当然好,没有也只好耸耸肩罢了。

9月18日那晚,德国初秋的寒夜,我开始持续低烧,连续三天真的感觉就像孙悟空般腾云驾雾,21日(今日,周五)傍晚时分,一天都没有吃主食的我,想借泡个热水澡来驱走体内的寒意。于是我关上洗手间的门,把暖气开到最大,当水满半浴池,我就开始潜伏,任龙头依旧在缓缓地流。闭目养神间,开始播放回忆录纪实电影,意志也在不断地往下沉。或许是命不该绝,恰好忘记铺踩脚的毛巾,随身体微微起伏溢出来的哗啦水声,将在九霄云外神游的我拉了回来。我感到呼吸困难几近窒息,试图站立起来,却怎么都力不从心。或许人在危难之际会有一种求生的本能,当我放弃从水里爬起来时,就立刻意识到要放水,于是我用脚触摸到水塞的链条,挣扎着将之拔出。出水的速度明显是快于进水,当身体开始从水中开始慢慢显露出来,浮力对我的压力也逐渐减小,等到可以站立起来,我就努力扶着墙将洗手间的门打开,当时一阵寒意袭来,带来氧气的同时,也令柔弱的我跌倒失去知觉。醒来,浑身冰凉,但头脑异常清醒。

在别人眼中,我很独立且适应能力很强,其实我是真的并不善于照顾好自己。想来,知女莫若父母,只有他们才一直都担心和牵挂我的生活,总是不厌其烦地交代一些细碎的注意事项,而我还嫌他们罗里罗嗦。若跟他人眉飞色舞地讲述我刚才差点死去的遭遇,人家肯定当是夸张的笑谈。我已经几天没有去办公室了,从今天开始手机关机,又逢周末,若命薄客死寓中,会不会如张爱玲,离开滚滚红尘多日后才被发现,且同样是中秋节前夕。

多少人说过,人生就像是一次旅行,其实不然。旅途当中有详细的地图指导,还可以问询他人且走错路可以回头。而人生路上,即使有所谓的人生指南,却往往不会仿效行之,也从来都不会有人给你指出一条百分百正确的最适合你自己的途径,最残酷的是,从来就没有路可以任你回头。如果时间可以到带,我宁愿从来就不曾遇见R。时间总是会不断地淘洗着过往,不知在日后的岁月长河中,我是否可以依然将R铭记?而此刻我正在试图忘却,甚至想抹杀得不着痕迹。我有详细记载工作日志和生活重大事件的习惯,但眼睁睁望着哀伤的R远去的沉重步伐,我却无力去撰写任何关于他的点滴……

当今天是在重复昨天,明天又将是今天的重复,当缺乏对理想付诸于实际行动的追求,我亦无可奈何地觉得自己开始步入漫长的岁月中来了。尽管并不悠悠,但我的生活经验告诉我,不幸与悲哀永远只是暂时的小插曲,而美好惬意的人和事才是永恒的主旋律。这几个月以来,我的业余时间都没有好好利用,欠下一堆没有下文的游记没有写完,还有那该过的考试也被无限期地搁浅,我突然强烈地想要尽快恢复那种天马行空的日子,不仅是行踪还有思维理念。

每逢周末,我总是分外地想要回家,坚持等到凌晨一点,为的是给家父打个电话:爸,圣诞节我回家,陪您一起回老家,去看看浏阳河上那颤悠悠的老木桥和岸边的吊脚楼上人家。

(2002年6月,中莱因河谷被联合国文教组织指定为世界文化遗产。最近去了两次,请见照片。)

城堡(Burg Gutenfels).

城堡(Burg Katz)

城堡(Burg Reichenstein)

城堡(Burg Rheinstein)

城堡(Ruine Ehrenfels)

城堡(Ruine Fuerstenberg)

城堡(Schoenburg)

莱茵河畔小镇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更多

· 从非洲重返欧洲(1)-写在重返德...
· 从非洲重返欧洲(2)-又见雪飘...
· 从非洲重返欧洲(3)-情字路上好...
· 从非洲重返欧洲(4)-此行到希腊(...
· 从非洲重返欧洲(5)-两个IT民工...
· 从非洲重返欧洲(6)-漫长的岁月...

推荐文章

更多

· 从非洲重返欧洲(1)-写在重返德...
· 从非洲重返欧洲(2)-又见雪飘...
· 从非洲重返欧洲(3)-情字路上好...
· 从非洲重返欧洲(4)-此行到希腊(...
· 从非洲重返欧洲(5)-两个IT民工...
· 从非洲重返欧洲(6)-漫长的岁月...

热点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