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系列连载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16)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16)

2006-10-31 18:26:34  作者:  来源:  浏览次数:262  文字大小:【】【】【
[size=18:2c9d3eda6f][color=blue:2c9d3eda6f]16.加蓬之行(下)[/color:2c9d3eda6f][/size:2c9d3eda6f]

在加蓬共15天早出晚归途径滨海大道前往市区,当汽车在弧形的滨海大道行驶,正是我沉醉于热带海滨风光的良辰。清晨的滨海大道车流是缓慢的偶尔还塞车,但车流有序不似Lagos毫无章程可言。此时的海面是一天当中最清澈的时段,迎着清新的海风望向辽阔的海域,清晰可见远航凯旋的大渔船因岸边太浅不能靠岸,只能停在离滨海大道约2km之遥,出海归来的渔民再坐汽艇靠岸,这也就意味着当天的Libreville有新鲜的鱼儿上市了(根据我在尼日利亚、加蓬、肯尼亚的经历,非洲人基本是不吃海鲜,只吃海鱼)。逢塞车之时,我全然不似被堵在Lagos街头那般烦闷,而是有种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的豁达,眯着双眼欣赏晨曦借渐渐变薄的云朵之间的缝隙,如何成缕倾泻而下让世间一切熠熠生辉。

黄昏途经时,则又是另外一幅美好画卷。绚丽的夕阳努力挣破越来越暗的云层,放射出万丈霞光无限留恋地洒向蓝色海面和白色沙滩,而满池波涛再映斜阳!黄昏时节的沙滩上不仅有不少外国人在跑步,还有被大人领着的孩童在较宽的那段海滩上嬉戏,也还见孑然一身的人儿踟蹰独步暗自思量,其身影被夕阳拉得很细长正好与其做伴。稍晚一些待月上柳梢头,不少情侣就人约黄昏后。清晨总是令人感觉似乎一切都欣欣然,但黄昏的尘埃落定何不也令人向往?一直都甚觉诧异,古今中外怎会有那么多前人泪洒黄昏?印象中好像仅有叶帅“老夫喜作黄昏颂,满目青山夕照明”,这开国元帅之见解就是与众不同!

Libreville弯弯曲曲的城市道路两边开设着不少世界一流品牌的专卖店,超市的物品也是应有尽有,但物价令人瞠目结舌。除了法棒面包相对较之便宜,其他食品贵得令初来乍到之人都难免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看错了(西红柿$4/KG;土豆$5/KG;鸡肉$14/KG;猪肉$18.5/KG)。在不断起伏的丘陵上随处可见漂亮的建筑物,这个城市的建筑风格不拘一格可谓是世界集锦。既可见气派的古典欧洲风格,亦可见外观华丽的阿拉伯民族特色,当然也不乏典型的非洲纯朴古貌和纯现代的高层建筑。其中最为气势恢宏且占地面积最大的是“加蓬国民议会大厦”,此乃我国经援而建,被称作是“加中两国友谊的丰碑”。后做调研方知,我国提供无息贷款或赠款在加蓬援建了很多项目,例如Libreville卫生中心、中加弗朗斯维尔友谊小学等。

我们一行于经商处临时居住22天,与工作人员及其家属相处得十分融洽,这个原本冷清的院子因我们的入住而热闹起来。晚餐后大家一起去海边“遛弯”(我在加蓬方知此乃北京方言,意为“散步”),一波又一波汹涌澎湃的涨潮在逐步淹没沙滩的同时也时而淹没住我们的说笑声;晚上一起打乒乓球或台球,或是举行卡拉OK擂台赛,万利达歌王总是不断涌现;周末就相约一起去超市购物。经商处小小的图书馆对我们随时开放,那一间斗室可不乏好书和最新的精美杂志,且还有很多光碟。每天临睡前,我再累都会草草翻阅几页图书馆借来的书,于书香中入睡。我最好的是听参赞夫人讲述他们驻外的奇闻趣事和70年代她和先生在“一塌糊涂”做工农兵学员时的闹学纪事。其原是人大老师,甚为诙谐健谈,想必与其职业习惯有关。而且对生活有极高的热情,既好吟诗做词更好修剪花花草草,《葬花吟》更是唱得悲悲戚戚令我这等五音不全者叹为听止,其还有一绝招是厨艺高超。8月11日,第一次见参赞夫人下厨,看着她胖乎乎的双手和面揉面剁馅伴馅,既烙饼又扭花卷,这么多在我眼中极为复杂的工序其甚是娴熟。在旁看得眼花缭乱的我,一边和参赞夫人海阔天空地神侃,一边暗自琢磨着这“出得厅堂,下得厨房”的造诣,对于我恐怕是难度太大了,有心学也恐怕是力不足呀!在加蓬的日子里,晚餐基本都是烙饼、卷子、包子、饺子、馒头加稀饭,或是手擀面。这对于来自南方的我刚吃两顿还觉得新鲜味美,可天天如此就有点叫苦。因为原本食堂不提供早餐再加上早上时间紧张,我一般用水果酸奶充饥,白天在外面跑午餐亦只能随便应付。不过对于我那来自山东、辽宁、陕西的同事可是喜不自禁天天晚餐时都赞不绝口(他们离开Libreville时都胖了一圈),而我却是八分之一张馅饼或者几根面条就能将我暂时喂饱,而21点左右我的肚子就开始总动员抗议。

8月16和17日是加蓬的国庆。16日下午从办公室返回住所,途经滨海大道看到很多加蓬人身着艳丽多姿的民族服饰在马路边载歌载舞,喜气洋洋,原来是为第二天的国庆庆典活动彩排。晚餐后去海边“遛弯”归来,横过马路时倍觉诧异,长且直的马路上怎不见一辆车?零星的几个路人也停止不动靠马路边而立。我们一行欲横过马路,却忽见一井然有序的车队声势浩荡地疾驰而来。十几辆车均产自Mercedes-Benz,其中有几辆军用吉普车的车门半敞开,身着迷彩服的保镖像杂技演员一样,一只手抓着车内的手柄身子却在车外斜站在车门边。参赞这才说起,加蓬此次邀请了非洲18国总统聚集Libreville参加国庆庆典,其中有几人是入住总统官邸。尔后我就留心到,如果马路上好几分钟都没有一辆车,那就是总统或关键人物出入时分,整条马路短时间的戒严。

也就是在16日上午,在临海的办公室开会时,海风从落地窗吹进来很宜人,但我却不断地打寒颤,浑身冰凉。因是赤道国家,误以为很炎热,所以没有带外套,又因工作需要带的都是裙子。从下午开始就感觉头晕低烧,唯恐疟疾复发,我甚至于连疟疾患者必带的药物都因走得匆忙忘记随身携带。20点多就晕沉沉地睡觉,一直睡到凌晨5点多醒来,才感觉稍微舒畅一点,但依然感觉很冷。17日上午食堂的大师傅得知后,马上拔了几根种在院子里面的“香毛草”煮水给我喝,据说是可以有效预防疟疾。或许是心里作用,猛喝了好几碗之后就感觉舒缓过来。17日午餐时,在食堂看直播的加蓬国庆庆典,就是在滨海大道举行的阅兵式。相对于我国的国庆庆典,完全就不是一个档次,我们的泱泱大国到底还是气派隆重得多。不过想想,此类庆典似乎也有点劳民伤财,纳税人的钱其实可以做更多更有实际意义的事情。

19日下午16:00去海边跑步,第一次尽情地无人打搅地亲近大海,非常富有生命感染力的海潮真的不得不令我深深赞叹古人的睿智:“潮者,地之喘息也,随月消长,早曰潮,晚曰汐。”海潮这种造物者恩宠的自然现象,恰似大地生命的放肆呼吸,呼之即来,吸之即去。我沿着海滩跑了很远很远,遇到一群法国孩子挖螃蟹,方知沙滩上很多大小不一的洞原是螃蟹洞,也见识到螃蟹原来是与沙子同色的保护色,而在我的印象中一直都误以为是餐桌上的红色。其实我应该在山姆会员店或其它超市见过螃蟹,但由于从不留心卖菜那一排实在没有什么太深的印象。

24日,算是重大任务夜以继日方完成后的犒劳,我们一行坐汽艇横穿海湾抵达对面狭长的半岛游玩。不知是半岛善待开发,还是刻意保持原生态,偌大的半岛,所见不过是几小栋吊脚的木楼和几间临时遮雨用的简陋草棚,所有的门都关着空无一人,或许周末和晚上才会有游人。我们在半岛瞎玩了一天,我算是充分见识到男生们原始的调皮(我们家族虽男孩居多,但似乎都是温文尔雅的类型,也不知是不是在家里假装的)。他们故意往螃蟹洞丢烟头,不堪烟熏的螃蟹跑出来四处逃窜,被他们5个人追着用沙子猛扑,等把螃蟹打晕得都辨不出方向静止不动时,这帮狠毒的小子又小心翼翼地双手捧着,最后还念念有词满脸虔诚地将之放生大海。特别逗人的是,他们也不知那根神经不对劲,这群学工科出身靠技术混迹于世的男生居然用方言对诗,我乃今生有幸居然听到了山东版、辽宁版、还有山西版和浙江版的对海作诗,虽然都听不懂他们究竟在歌颂感叹什么。可惜长沙话不适合吟诗,只适合奇志大兵说相声,当然我也不及他们满腹经纶可信手拈来自成诗章。游泳后他们还光着上身在沙滩上翻筋斗和空翻,怎奈已微微突出的肚子实在不太配合,姿态滑稽之至。他们还时而突然对着大海狂吼歌曲,也不知发泄些什么。这些芦山真面目令我都无法与往日西装革履和勤奋努力工作的他们联想到一块。显然人是有两面性或多面向性的,在不同的场合面对不同的对象时可转换成完全不同的表现形式。我们还非常幸运地看到了小飞鱼,在离海面约3-4米的高度,就像掠浪而过的银灰色的“纸飞机”,倏得一下几秒钟就不见了,这条飞鱼也不知受到什么惊吓或遭到大型的肉食性鱼追赶。小飞鱼飞行了最多也就约七八米左右,离我之前从书上获悉的最高能飞行100米差很远,眼见的事实让我觉得有些失望。

下午男生们则开始咱们中国人与老外在海边迥乎不同的休闲方式――打扑克牌,我对此了无兴趣,于是独自一人沿着沙滩慢慢地踱步走向半岛的尽头。我茫然毫无目的地走在海边,看那潮来潮去,听那海风呼呼海涛声声,心情有种怡然自得的沉静。走在沙滩上总是能看到前面10多米处满沙滩都是成群的爬行得正欢的大小螃蟹,可等我走近,它们就受到惊吓纷纷逃窜,其实我本无意伤害它们。沿着海浪的边沿走着,其时而冲刷掉我留下的脚印,时而打湿我的鞋,我全然不顾。浪花有时太大,我不得不猛地跳起,或者快步向内岸几步,尔后又再度靠近海潮,如此反反复复,与时大时小的海潮不断地嬉戏。我就这样不知不觉走到了半岛尽头的尖角处,此处的沙滩比侧面要宽2倍左右约30多米宽。不仅有好几块巨大的、不断遭到海潮侵蚀的、表面缀满白色小贝壳的黑礁石立在沙滩上,还有约30多根又长又大的断木半掩在沙子中,这些漂木不断地遭到海潮的冲刷已经产生很多沿着树木生长纹路开裂的窟窿,且表面已经成为白色小贝壳的栖身之所。在15节中,跟贴告知,这些漂木是海水侵蚀树木和陆地造成的,那显然年代已是久远。它们的长度从约两米到七八上十米不一,大的直径约近1M,小的至少也有半米,零乱地躺在这地之角蔚然壮观!后回去跟参赞夫人说起,其告知那是加蓬颇具特色的一景,我有幸成为我们一行唯一见识到的人,只可惜当时没有带相机。伫立在荒岛的最尽头,有些累了,很想休憩一会于漂木坐看浪花飞舞来去自由,可我环顾四周,只见一块标出地理位置的牌子可显示出这还算是有人烟的地方,其他的景象都让我觉得这是个被人遗弃的荒岛。加上天色多云且雾气朦胧,我也看不清楚海面上的海轮,视线所及除了小螃蟹都看不到其它有生命的东西。盯着高高的杂草被海风吹得反复低下腰又挺起来,我这才突然意识到有些危险,顿时毛骨悚然,估计约离同事们都好几KM远,于是哪还顾得上感怀大自然,赶紧以我能达到得最快的速度飞奔往回跑,直到转弯看到打牌的同事才复又闲庭信步。17:30夜幕低垂时我们才乘来时的汽艇离开。

26日(周六),一大早先去一滨海Hotel做了一个小会谈,我在Libreville几乎所有的会谈都约在此Hotel,原因是其大堂特别吸引我,因其一面墙是用非洲特色的木雕面具装饰的(可见下面29日拍的照片)。然后就去Libreville市中心一家我多次途径早就瞄准了的咖啡蛋糕店补吃早餐,此店蛋糕品种很多,我已是很久没有见到这么多诱人可口的蛋糕和面包了,于是凡是视觉效果极佳的蛋糕我都贪心地要了一份,一共是6份,我坐在那吃了近两个小时消灭了四份,总算是美美地不慌不忙地享受了一顿早餐,最后还打包了两份。我是在非洲才开始了经常挨饿的生活,这辈子也恐怕只有在非洲才会有此机会体验。来非洲之前,我不仅误认为自己适应能力很强,还误以为自己非常好养,在欧洲时从来都不会特别渴望吃国内的美食,因为随便就能将自己喂饱吃好,所以也一直没有逼出中餐的烹饪水平。但是在非洲,我才发现原来很多东西我都难以下咽,以前只是因为所处的环境物品都足够丰富可供选择的食品太多,所以不用去考虑某物是否好吃也不知何物为我所厌,从而导致给予了自己适应能力强和好养活的错觉。由此方知,原来对自身认识的逐步深刻关键是取决于生存环境的变态(不断变化的状态)。

早餐后去工艺品市场找寻加蓬闻名于世的工艺品――“木制邮票”。其就是将邮票图案印在薄薄的木片上,即木片代替纸片的邮票。这是加蓬独特的纪念品,据说全世界只有加蓬才有,因为用料得采用加蓬年产居世界第一的奥库梅木。遗憾的是苦苦寻觅问询也不见“木制邮票”,后问询方知,市场上是买不到“木制邮票”的,因为每次发行的数量极少且最近都没有发行过,最近一次还是2004年为纪念中加两国人民的友谊,由我国国家邮政局邮票印制局印刷、加蓬共和国特别发行的“中加建交30周年”木质小型张,也是我国邮票印刷厂首次印制木质小型张邮票。在工艺品市场,除了随处可见的非洲特色的木雕,我还见识到加蓬另一著名的工艺品――“鼻骨画”,其是用鼻骨地区生产的一种鼻骨石雕刻而成。先把鼻骨石雕刻成非洲特色的人物头像,然后染上各种匹配的颜色,上色处理得非常自然,让人感觉都是天然形成的石头本身的颜色,然后再把人物头像镶嵌在玻璃相框内作为装饰品或是直接就立在桌子上。巧夺天工的工艺品总是令我爱不释手,真的很想买一幅回家,但是由于实在太重不方便携带,犹豫再三只好作罢。于是我只是购买了几件丁丁游世界印有非洲图案的T桖衫。

26日晚,肚子出奇地疼且感觉很冷,加蓬是热带海洋性气候,一天中除中午明显湿热外,其它时间都较凉爽,8月份又恰好是加蓬气温相对最低的时节,这个被赤道从中横穿的国家真是远远超乎我意料的凉爽,可怜兮兮的我只能披上毛巾毯,把Laptop放在大腿上借此取暖,重温了一遍《燃情岁月》。于是我在刻意诗史化靠唯美画面帮衬的影片中,暂时忘却了身体不适和寒气相袭。首先Brad Pitt的个人魅力极佳地弥补了影片本身情节的空洞简单、颇为费解的跳跃以及极不自然的矫情与匠气,而关键让我沉醉的是影片支支动听的配乐。此片的冗长煽情给予了James Horner这个“奥斯卡最佳配乐宠儿”淋漓尽致施展其才华的时间,他再次充分地证明了其在电影配乐方面暂无人能超越的盖世之才。此片中James Horner精雕细琢地运用了音色独特的日本洞箫,从而让其古老萧瑟和深隧苍茫的音韵与影片唯美的画面以及Brad Pitt的狂野阳刚和悲愤沧桑配合得天衣无缝。这些扣人心弦且令人神思游离的乐章,极为成功地体现了 “Legends”这一影片主题。James Horner的获奖作品中一直惯用民族乐器,如在《勇敢的心》和《泰坦尼克》中亦运用了爱尔兰民间风笛。当我走出国门,就开始为自己不会弹奏我们中华民族的乐器而遗憾,如果再经历一次童年且能自作主张,我更乐意去学古筝或扬琴,可惜人生不能任意倒带,这也只能是想想而已。

8月31日上午10点多,在可望见大西洋的高层办公室里,惊喜地看到海面和天空同色,都是略带灰的白茫茫一片,浓厚的还在不断升腾的白雾弥散于海面将其笼罩,整个海洋虚无飘渺得恰似童话仙境。幸亏对面半岛的海岸线颜色稍深正好将天空和海面区分开来,但也掩盖不住这一奇异景观就似天上人间,且隐隐约约遥见一叶扁舟似从天上来,感觉就像是某一逍遥神仙开小差乘其下凡尘,带来仙气一片!9月1日下午15点多,又再次发现海面那边美如梦幻般的仙境。高高的天空是罕见地蓝,那种带有几缕白色线条写意般地湛蓝,被其映照下的海水也出奇地蓝得与天空同色,海面上还覆盖着一层迷离的令人遐想无限的呈蓝氤氲。我无意间一瞄就被震撼住了,色彩的视觉感染力实在太强,整个世界都似乎充满了无限的诗情画意,我当时都难以置信这是真实的画面,如果不是亲眼所见都难免怀疑是不是电脑合成。大海就像是技艺非凡的魔幻大师,轻而易举地瓦解太阳撒下的热量将海水蒸腾,散发出的绵延不绝的气层,任意在天地间形成多种颜色使我们的视野目眩迷离。我是在加蓬才得以见识到这一自然景观,真的不得不赞叹大自然的神奇与美丽。

当我因工作之需,跑遍Libreville的每一个角落,我对这个城市和加蓬这个国家的看法也发生了极大的改变。虽然市中心滨海大道和几条主干道两旁精心绿化且别墅雅致,一切文明现代洁净。但只要偏离繁华的市中心区,在那些丘陵起伏、弯弯曲曲狭窄的道路边,文明和洁净的场面就变魔术一般突然消失,更多的是破旧低矮的平房或是临时搭建的简易棚子。尤其在郊区,在那塑料垃圾袋满山坡的微丘上,在那沾满厚厚尘土的棕榈树间,散布的是成片成片的贫民窟,面积之大卫生环境之恶劣住房之简陋都令人难以置信这是2005年度人均GDP高达$4500的国家之都。从Libreville的贫民窟即可知,加蓬贫富差距的巨大显然是惊人。加蓬其实是有能力和资源去改善这些贫民的生存现状,毫无疑问是政府对此力度不够,尽管联合国人居署一再强调要重视城市贫民化的加剧。加蓬尚且如此,由此可见其他非洲国家以及全球其他发展中国家的贫民之生存现状与未来更是不堪想象。我始终都不愿用我的镜头去捕捉太多人间疾苦,这不仅仅是因为画面的槽糕让我感觉很不舒服,更重要的是出于对社会底层人的一种尊重,因为他们也同样拥有被许多人所忽视践踏的为人最基本的自尊。当在Lagos第一次见到搭建在内海沿岸的吊脚楼贫民窟时,那一眼望不到的边贫民区域根本引发不了我拍摄记载的兴致,而是杞人忧天地担心他们的健康与生存,因为显然居住卫生条件的恶劣再加上四季高温必然导致恶疾多发流行,于是贫穷再度加剧从而造成恶性循环。

更令我震惊的是,上Google查询关于“利伯维尔、贫民窟”的中文报道,居然没有一例。但若仅输入利伯维尔查询,则可见铺天盖地的赞美这个城市的富裕和美丽的信息。中文媒体对利伯维尔贫民窟报道的集体失声,震惊之余更多的是深深地失望。根据巴莱多的二八定律,80%的财富是掌握在20%的人手中,同理,新闻媒体至少应该有20%是关注80%的大众,可事实上,我国的媒体资源远远超过80%的份额是在为20%强势群体服务,打开日报晚报还有电视新闻,超过80%的篇幅是在报道大好形势或是供吃饱了饭的人民饭后的谈资。近年来,虽说为弱势群体伸张正义的声音逐步增多,但丁子“感悟2005年”那震撼人心让我们羞愧的真实报道得以在网络广为流传,就足以说明我们的新闻媒体为弱势老百姓呐喊的力度还远远不够。

在加蓬的日子虽然忙碌奔波,但过得非常愉快也长了不少见识。其实我从来都不是那种一心只读圣贤书的类型,但两耳闻的窗外事实在太少,之前我仅知“粉丝”意指何物,是在加蓬才知道“凉粉”和“玉米”这两个几乎全国人民尽知的字汇喻意,当时一脸的无知不幸成为所有同行同事不断的笑柄。

9月2日(周六)下午从办公室途径滨海大道前往机场,面向窗外波澜壮阔的大西洋除了祈祷上帝保佑我航行平安,更多的是对加蓬的恋恋不舍,因为深知此别今生难再来。












  木雕面具









  螃蟹









  粉红色的扶桑花









  扶桑又名大红花









  蓝天下扶桑花儿开









  木雕店









  白雾茫茫的童话仙境









  蓝色梦幻仙境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更多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14)...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13)...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9)...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11)...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12)...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15)...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16)...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17)...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18)...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19)...

推荐文章

更多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14)...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13)...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9)...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11)...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12)...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15)...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16)...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17)...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18)...
· 神秘而美丽的非洲,我来了 (19)...

热点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