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系列连载 >> 信不信由你系列 >> 信不信由你系列: 北京浪漫之行<九>

信不信由你系列: 北京浪漫之行<九>

2006-11-08 19:58:56  作者:  来源:  浏览次数:601  文字大小:【】【】【


    郎骑竹马来,

    绕床弄青梅.

    同居长干里,

    两小无嫌猜.


























    本文可能虚构, 信不信由你, 但请勿对号入座.


    北京浪漫之行<九>


    我抚摸着她的头发, 默默地安慰着她. 等她稍微安静下来以后, 我轻轻地问道, “你今晚为什么会去哪个地方呢, 一定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吧?”


    “你呢? 你又是为什么呢?” 她一边用手指在我胸口上漫不经心地画着圆圈, 一边反问我道.


    男人和女人之间有了肌肤之亲以后, 心理上的距离就会缩短很多.


    我看着像小猫似地趴在我肩上的她, 似乎找到了一个可以倾诉自己内心的对象. 我握着她的手, 慢慢地讲起来我的故事. 当她听完我被朋友欺骗的经过以后, 她说我真傻, 末了还加上一句, “Welcome to China!”.


    她告诉我说, 她在外国语大学念书的时候, 也接触过一些美国人. 印象中都觉得他们很单纯, 不知是不是美国的水土能让人变得很善良的缘故. 我说, 这有可能是因为美国还没有经历过像 “文化大革命” 这样的浩劫. 那场运动卷走了很多人的善良和纯真.


    她好奇地问我说, 这些年来, 我在美国是不是吃过很多苦. 我告诉她, 其实我是一个经历非常简单的人. 大学一毕业, 就被中国政府选派到美国去读研究生. 因为成绩优秀, 一直都有全奖学金. 现在在美国从事的是一个自己非常喜欢和热爱的工作. 事业上比较顺利, 没遭遇过什么大的挫折. 她说看来上天对我是恩赐有加的, 因为男人最大的幸运就是找到了自己最喜欢的事业.


    可是男人有了自己喜欢的事业后, 真的就算幸运了吗? 在我的心里, 答案是否定的.


    我问她, 女人最大的幸运又是什么呢?


    她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 却给我讲起来她的故事. 她说她现在的丈夫是她大学的同班同学. 他学习好, 又长的高大英俊, 所以很招女孩子们的喜欢. 在他的频频追求之下, 她把自己的初恋交给了他. 他们成了班里最让人羡慕的一对情侣. 但在后来慢慢的交往中, 她逐渐发现了他的一个缺点. 他是个在感情上非常自私的人. 他不容许她和别的男生交往. 自己课外的时间也完全属于了他. 当时她没有太在意. 因为她觉得这是他爱她的表现.

    毕业后, 他们很快就结了婚. 可是, 婚后他对她精神上的限制却越来越变本加厉, 让她快到了窒息的地步. 有时侯因为工作上的原因稍微回来晚一点, 他就会对她大发脾气. 有时侯他还会专门跟踪她. 后来, 他性格上的疯狂已经从在家里摔东西, 开始发展到对她动起粗来. 半年前, 她终于忍受不了他的精神虐待, 自己搬了出来.


    她说, 女人最大的不幸就是嫁错了男人.


    看着满脸忧郁的她, 我说, 像你丈夫这样的男人是属于在精神上有病态的. 婚姻应该是有底限的, 其中一条就是如果丈夫开始对妻子动粗了的话, 那这样的婚姻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她点点头, 仰面对我说, “我想听听你的爱情经历, 好吗?”


    面对这个并不知道我真实姓名的女人, 我终于鼓起了勇气, 翻开了多年来一直深藏在我心底的一个 “秘密”.


    那是一段奇特的, 让我刻骨铭心的初恋.


    在我小时候, 隔壁邻居家住着一位小姐姐. 大人们都叫她荷儿. 荷儿比我大五岁, 我称呼她为小荷姐姐, 她叫我小弟. 记得小荷姐姐梳着一条长辫子, 笑起来的时候, 脸上总会露出一对漂亮的小酒涡. 因为我们两家父母之间的关系很好, 所以我和小荷姐姐就像亲姐弟一样, 青梅竹马,俩小无猜.


    我的童年是幸福和难忘的. 因为在我的生活中, 有一个非常疼爱我的姐姐.


    我和小荷姐姐之间发生的故事, 很多我至今仍然记忆犹新, 历历在目.
    姐姐对我的疼爱是永远道不尽, 讲不完的.


    幼年时的我, 是一个淘气的男孩. 记得有一段时间, 我非常喜欢玩打弹弓. 有一次, 在玩耍的时候, 我把一个小男孩的额头打起了一个好大的青包. 我父亲是一个很严厉的人. 当他知道这件事情以后, 非常生气, 罚我跪下并要我张开双手, 说是要鞭抽我的手掌十次. 当我的左右手掌各挨了一鞭之后, 只见一直站在旁边的小荷姐姐突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只见她 “扑嗵”一身地跪在我父亲面前, 大声地哀求起来, “叔叔, 求求你, 求求你别再打小弟了.” 说完后, 小荷姐姐就用她那单薄的身体, 挡在了我和我父亲之间. 面对眼前泪流满面的小荷姐姐, 父亲那支举着藤条的手, 终于慢慢地放了下来.

    那年她才十三岁. 后来听大人们说, 这是他们看到荷儿最伤心的一次. 我从那以后就再以没玩过弹弓了, 因为我不想看到我的小荷姐姐再次为我伤心落泪.


    小荷姐姐对我的爱有时也是偏心的. 还记得有一年夏天的一个晚上, 姐姐带着我们一群小朋友去郊外捉荧火虫. 我们争先恐后地忙着把荧火虫装在玻璃瓶里, 想比比看谁捉的最多. 我发现小荷姐姐几次把她捉到的虫子, 偷偷地放在我的玻璃瓶里.

    回家以后, 我傻呆呆地看着瓶子里的荧火虫, 不断地惊叹它们的美丽. 姐姐告诉我说, “荧火虫的美丽是很短暂的.”


    但当时的我却不明白, 为什么美丽的东西往往不能持续到永远呢?


    我虽然很爱小荷姐姐, 但童年时的我能为她做的事却非常有限. 可是有一件事, 我却记得非常清楚.

    在我们南方, 有一种很特别的花叫黄角兰. 黄角兰的香味甘甜馥郁, 浪漫怡神, 沁人心扉. 一到夏天, 家乡的很多人, 尤其是女孩子们, 都会买上几串儿, 品味它别具风味的香气. 在我爷爷房子的后院里, 就有这么一棵叶茂枝繁的黄角兰树. 有一次, 我偷偷地爬上这颗黄角兰树, 非常费劲地摘下了好几朵黄角兰花来. 我兴冲冲地跑到小荷姐姐面前, 双手捧上那几朵飘满香气的黄角兰. 当姐姐知道这几朵花的来历后, 看着我被树枝划破了好几处的小手, 她流泪了. 姐姐把我紧紧地楼在怀里, 用充满颤抖的声音对我说, “谢谢你, 小弟. 答应姐姐以后不要再去干这种危险的傻事儿了, 好吗?”

    后来姐姐用一根白线把这几朵黄角兰穿起来, 戴在自己的胸前. 那几天, 我很开心, 因为我觉得我可以为姐姐做点事了.


    小荷姐姐是我童年时崇拜的偶像. 她的很多习惯言行对我后来性格的形成影响很大. 记得当时她非常喜欢呆在床上看书. 我刚开始时,总喜欢躲进她的被窝里, 在她旁边捣乱, 或者缠着她给我讲故事. 后来慢慢地, 我也开始找到了阅读的乐趣.


    有一次, 小荷姐姐偶然发现我正捧着一本从她书架上找来的 “红楼梦” 在专心地阅读. 她看见后就立刻哈哈大笑起来. 她对我说, “小弟, 你可千万别吓姐姐呀. 你这么小小年纪就看 ‘红楼梦’, 长大了不变成个 ‘宝哥哥’ 才怪呢.”

    “做个 ‘宝哥哥’ 有什么不好呢?” 我不解地问她.
    她不回答我, 只是一个劲儿地捂着嘴不停地笑着.


    记得在一个繁星满天的夜晚, 小荷姐姐给我讲起了牛郎织女的故事. 我听完后好奇地问她, “结婚” 到底是什么意思呀? 她说, 结婚就是两个互相喜欢的人在一起生活, 永不分离. 我听完后, 眨了眨小眼睛, 然后天真地对她说, “我想要和小荷姐姐结婚.”

    姐姐笑着回答我说, “小弟现在要好好学习. 姐姐知道你很聪明, 相信你将来一定能考上大学的. 等你将来大学毕业后, 有出息了, 姐姐就跟你结婚, 好吗?”

    我想了一下以后, 就伸出小手指, 和她拉钩为誓, 永不反悔.

    小荷姐姐没想到的是, 她这句原本只是为了鼓励我的一句话, 却深深地铭刻在我幼小的心灵里. 我告诉自己, 我要上大学, 我要做个有出息的人.


    春去秋来, 我美好童年的时光在我身边悄悄地流逝着. 在我刚上初中那年, 小荷姐姐考上了一所护理中等专科学校, 离开我去了省城上学.


    那一年我感觉过得好漫长, 好漫长.


    上完初中一年级以后, 我跳级并以出色的成绩考进了全省最好的重点高中. 我当时非常兴奋, 因为我知道我又可以见到小荷姐姐了.


    我家离在省城的高中很远, 所以我只能在寒暑假期间才能回家看望父母. 这样独立的生活对于当时仍然年幼的我来说, 的确是个考验. 庆幸的是小荷姐姐在周末的时候, 常常来学校看望我, 帮我洗洗衣服, 陪我聊聊天. 当时男同学们都羡慕我有个很疼爱我的漂亮姐姐.


    记得我高中第二年的一个星期天, 小荷姐姐照例来看望我. 那天她身着一件淡蓝色的短袖连衣裙, 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的凉鞋. 看着她水灵的眼睛和红润的双唇, 我好像第一次从她身上感受到了女人的味道.

    “小荷姐姐, 你今天看起来好漂亮.” 我对她突口而出地说到.
    “你瞎说什么呀.” 她突然脸红起来, 低下头来.


    就在那个晚上, 我做了一个梦. 我梦见自己在一个漆黑的夜晚, 到处寻找小荷姐姐. 我拼命地想叫她, 可是就是喊不出声来. 正在我特别着急的时候, 后面有一个人轻轻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我回头一看, 小荷姐姐正站在我的身后. 这时候, 天空中突然升起了一轮好圆好圆的明月. 在银色的月光下, 我看见了正对着我微笑的姐姐和她脸上露出的那对漂亮的小酒涡. 我立刻不顾一切地扑到她的怀里, 疯狂的亲吻她, 好想立刻和她融化成一体. 感觉中, 我和姐姐正慢慢地飘向天空. 我抱她越紧, 我们也升的越高.....

    忽然间, 这一切都从我眼前消失了, 四周又恢复了平静. 当我正在懊悔梦被惊醒了的时候, 我突然感觉到了下面有种异样的粘呼呼的东西. 我好害怕, 一动也不敢动. 不知过了多久, 我才明白过来, 我第一次有了书本上讲的那种所谓的梦遗.

    我开始自责起来, 觉得自己对不起小荷姐姐, 因为我亵渎她的纯洁.

    一个星期后, 当我再次看到姐姐的时候, 我好长时间都羞红着脸, 不敢正面看她. 记得当时姐姐还笑话我, 说我怎么突然像个大姑娘似的害羞.


    多年以后, 当我再次回忆起这件事的时候, 我却有截然不同的感觉. 我在心里真诚地感谢上苍, 感谢它让小荷姐姐带着我, 迈出从男孩到男人这一大步.


    To be continued....


    作者联系地址: Forevertouch@gmail.com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更多

    · 信不信由你系列: 北京浪漫之...
    · 信不信由你系列: 北京浪漫之...
    · 信不信由你系列: 北京浪漫之...
    · 信不信由你系列: 北京浪漫之...
    · 信不信由你系列: 北京浪漫之...
    · 信不信由你系列: 北京浪漫之...
    · 信不信由你系列: 北京浪漫之...
    · 信不信由你系列: 北京浪漫之...
    · 信不信由你系列: 北京浪漫之...
    · 信不信由你系列: 北京浪漫之...

    推荐文章

    更多

    · 信不信由你系列: 北京浪漫之...
    · 信不信由你系列: 北京浪漫之...
    · 信不信由你系列: 北京浪漫之...
    · 信不信由你系列: 北京浪漫之...
    · 信不信由你系列: 北京浪漫之...
    · 信不信由你系列: 北京浪漫之...
    · 信不信由你系列: 北京浪漫之...
    · 信不信由你系列: 北京浪漫之...
    · 信不信由你系列: 北京浪漫之...
    · 信不信由你系列: 北京浪漫之...

    热点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