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系列连载 >> 最寒冷的冬天是旧金山的夏季 >> 最寒冷的冬天是旧金山的夏季(八-九)

最寒冷的冬天是旧金山的夏季(八-九)

2006-11-19 04:44:31  作者:  来源:  浏览次数:1211  文字大小:【】【】【




虽然我已经有一定的心理准备,但还是吃了一惊,“就你们两个人?”



她扬起眉毛点点头。



“他居然去了?”



“对啊,男人是很难拒绝女孩子的邀请的 -- 特别是像我这样漂亮的女孩子。”



“你找的什么理由约他呢?”



“我就跟他说我打算将来转学到伯克利加大,想先找他问问情况。结果你猜怎么着,他自己乖乖的把从前搜集的有关伯克利的资料还有他的那些申请材料统统都复印了一份给我作参考。”



“你不会是认真的吧?伯克利加大可不是你想去就能去的,别忘了,你的 GRE 比我还低30分呢。”



“废话,当然不会。这只不过是借口罢了。”



我问她,“他喜欢你吗?”



她看看我,充满自信的说,“正在开始,以后一定会越来越喜欢。”



我还是觉得她有点像寓言故事里那个看见天上一只大雁飞过就琢磨着是该清蒸还是该红烧的人,“以后你去了新墨西哥,他在加州,隔得这么远,还有什么希望呢?”



“这你还不明白?距离产生美啊。大不了,到时候我转学过去好了啊。很多人都说,一旦到了美国,学上个一两个学期,找几个美国教授写写推荐信,转学就很方便了,GRE 分数根本没有那么重要。”



“就为了他?”



“还不够?找个好男朋友可比找个好学校要难多了。他长得不错,念书也好,还是学计算机的,将来肯定很有前途。奇怪,以前在学校怎么就没注意到他?”



“可是,你这不是在夺人所爱吗?”



“爱就是爱,有什么夺不夺的,他又不是死人,噢,我力气大一点就抢过来了?也是要凭技巧的。老实说,我要让他爱上我,也得花一番功夫呢。”郑滢振振有辞。一会儿,又说,“关璐,给我一块卫生巾。”



月经周期和我一样给郑滢带来了好处,她已经习惯于伸手跟我拿卫生巾。算一算四年以来她揩油我卫生巾的钱,应该早就足够买一条“佐丹奴” 的牛仔裤了。



我从包里掏出一块卫生巾递给她。她居然还挑剔,“怎么这么厚?护舒宝都出丝薄的了,你怎么不去买?”



“你怎么不去买?” 我觉得好气,把“你” 字说得重重的。



“唉,刚才我看见许文磊箱子里的卫生巾竟然还都是“安乐”的呢。我什么也没说,已经够给她面子了。”郑滢显然已经把女才子当成了情敌。



我忍不住问她,“假如哪一天你看上了我的男朋友,也会这样来抢吗?”



她很爽快的说,“不会。你看男人的眼光太差,你以为我会看上你的男朋友?”



我气结。



“你们两个累不累,一天到晚讲来讲去就是男人。” 张其馨一边在烘干机上烘手一边说。



我和郑滢不约而同的反问,“除了男人,还有什么好讲的呢?”









杜政平通过他一个亲戚开的旅行社帮我们买了飞机票,价钱确实比较便宜,可是要在东京转机,然后飞旧金山。张其馨的男朋友会到旧金山去接她,我、郑滢和杜政平然后从旧金山飞到达拉斯,在那里,他去奥斯丁,我们去拉斯克鲁斯。用他爸爸的话说,“合算啊,一张票,可以看四个城市。”



很“凑巧” 的,我的位子和他的排在一起。



上了飞机,我觉得自己应该不再有“对他好一点”的责任,放好手提行李包坐下以后,马上拿出一盘张信哲的“爱如潮水” 放进随身听。



他看见了,兴奋的说,“原来你也喜欢张信哲啊!”



我觉得他没话找话,那几年,张信哲的歌在校园里泛滥成灾,几乎没有哪个女孩子不喜欢他的。



“我也很喜欢他啊!”他摆出一副遇到了知音一样的表情,“这次我带了好多张信哲的CD,可惜都放在托运行李箱里,否则就借给你好了。”然后想起什么,又画蛇添足的说,“张信哲的声线真的很好,不过,我并不是很喜欢他这个人。”



“为什么?”

“因为他缺乏阳刚气啊。真的,我第一次听‘有一点动心’的时候,整整听了十几秒钟才分辨出哪个是张信哲,哪个是刘嘉玲。”



我不由笑了出来。



“对了,不如你把你学校地址告诉我,我把我带的那些CD翻录在磁带上寄给你好了。”亏他想得出这个理由来要我学校的地址。



我们交换地址。然后,他拿出两片药就着矿泉水喝下去,“晕车药,听说晕车的人容易晕机。”



“你晕车?”



他点点头。



“那你还说要开车?”



“其实,自己开车的时候,精神集中,是不会晕的。再说,来了美国,学会开车是生存需要,一定要学会。就象某些女孩子,的确不容易追,可是,难道就因为不容易追,就不去追吗?”



郑滢隔着走道笑了起来。我都替他觉得不好意思。



不知是因为刚才在机场和我妈应酬时眉来眼去太起劲了,还是那两片晕车药的效力,在东京转机以后没多久,杜政平睡着了。



我松了口气,继续听我的“爱如潮水”。可是,一只歌还没放完,他居然把一个大脑袋靠在了我的肩膀上。剃的短短的平头像刷子一样刮着我的脸。



郑滢说过他故意让我们两个的位子排在一起,是因为他希望在途中我睡着可以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万万没有想到,现在,是我反过来做了他的靠枕。



我转过头看看他,他睡得很熟。我抖了几抖肩膀,想把他摇醒,他朦胧着眼靠回自己的椅背上去,可是,不一会儿,又理直气壮的靠了过来。如此几次,我干脆放弃。



两个多小时以后,杜政平的脑袋越来越沉,我已经不堪重负。这时,正好程明浩走过,我立刻向他示意。他看看杜政平,笑笑,说,“我跟你换好了。”

------------------

欢迎大家提意见。

作者:吴越
电子邮件地址 gbtianya@yahoo.com 将作为原创依据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更多

· 最寒冷的冬天是旧金山的夏季...
· 最寒冷的冬天是旧金山的夏季...
· 最寒冷的冬天是旧金山的夏季...
· 最寒冷的冬天是旧金山的夏季...
· 最寒冷的冬天是旧金山的夏季...
· 最寒冷的冬天是旧金山的夏季...
· 最寒冷的冬天是旧金山的夏季...
· 最寒冷的冬天是旧金山的夏季...
· 最寒冷的冬天是旧金山的夏季...
· 最寒冷的冬天是旧金山的夏季...

推荐文章

更多

· 最寒冷的冬天是旧金山的夏季...
· 最寒冷的冬天是旧金山的夏季...
· 最寒冷的冬天是旧金山的夏季...
· 最寒冷的冬天是旧金山的夏季...
· 最寒冷的冬天是旧金山的夏季...
· 最寒冷的冬天是旧金山的夏季...
· 最寒冷的冬天是旧金山的夏季...
· 最寒冷的冬天是旧金山的夏季...
· 最寒冷的冬天是旧金山的夏季...
· 最寒冷的冬天是旧金山的夏季...

热点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