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系列连载 >> 人在上海 >> 上海,上海(5) - 人在上海之一

上海,上海(5) - 人在上海之一

2006-12-18 03:17:32  作者:  来源:  浏览次数:1886  文字大小:【】【】【
生命就是抗争,因抗争而美丽;生活就是痛苦,因痛苦而辉煌。 - 题记一

“朝露昙花,咫尺天涯,人道是黄河十曲,毕竟东流去。八千年玉老,一夜枯荣,问苍天此生何必?昨夜风吹处,落英听谁细数。九万里苍穹,御风弄影,谁人与共?千秋北斗,瑶宫寒苦,不若神仙眷侣,百年江湖。” – 题记二,树下野狐《搜神记》刹那芳华曲


终于在沮丧、失意、焦虑和期待中等来了2003年。当新年零时的钟声敲响时,我正站在福州军区总院的大楼顶上看女友放焰火,五颜六色的焰火呼啸着冲向黑暗的天空,到达最高点后开始飘然地在黑暗中四散湮灭,看着欢呼雀跃的女友,我心中对新年的来临却没有丝毫的喜悦之情。按照旧有的年龄划分标准,我已经是快人到中年的人了,但却仍在上海这个陌生的城市为了一席之地而奔波劳碌,人生至此,我仿佛又看到了那个当年刚走出大巴山区的对大山外面的世界怀着一颗疑惧、新奇和期望的农家子弟,看到了那个大学毕业时为了留在南京工作而四处求职茫然踯躅在异乡街头的青春少年,不同的是,“已无豪情似旧时,花开花落任由之” - 人生如今,残存的激情和希望已经不多,更多的是身心的疲惫和对现实的无奈。生命犹如今晚这绚烂美丽但却短暂飘逝的焰火,来去都是如此匆匆,只是,我不明白,我人生的最高点是已经过去了呢,还是仍在未来某一个地方静静地等候我?

新年回上海后上班的第一天,老大一脸严肃地找我去谈话,吞吞吐吐了半天他终于说出了他的想法 – 我因为生病请假了一周,所以已经不可能完成月度任务指标,而目前单位要从老大他们六个主任中提升一个区域经理,其中一个重要的参考指标就是每个组平均业绩量;老大毫不掩饰他对这个职位的渴望,所以希望我能主动辞职以免妨碍他的晋升。我略一思索便爽快地答应了,我实在是厌恶了这种靠出卖自尊而谋生的工作,厌恶了和老大这样俗不可耐的人一起共事,也厌恶了这个单位从上到下从头到尾弥漫的一股轻狂冷漠的工作氛围。在整理办公室抽屉时,老大殷勤地站在一边监视,甚至连单位发的一个小订书机和一盒回型针都一丝不苟地收了回去,我实在是佩服他的细心和敬业。

于是,在2003年的第一个工作日,我失业了,兜里还揣着剩下的40元钱,如果算上我的负债,我的净资产是负的五万多元,而面试,却依然遥遥无期。

不过新年过后,大概由于各单位人员流动频繁,机会却意外地多了起来。短短的一个星期以内,我就参加了九个面试,印象最深刻的就是目前我所在的公司的面试,也就是我在前文中提到的那个民营的咨询公司。

这是我参加的最盛大的面试之一,里面整整坐了七个面试考官。正中的一个是个面色沉稳、高大威猛的中年人,引人注目的是考官中唯一一位打扮休闲、花信年纪的女性,她并不好看但却很耐看,恍然一眼似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 那一瞬间我想起了三个人:那英、三毛和席慕容。的确,她长有一副质朴的北方女性的面孔,而且五官轮廓酷似那英,同时也具有三毛那种吉普赛流浪者和席慕容那种内秀典丽的气质,在看多了俗不可耐的上海女性后,这第一印象使我对她产生了一种天然的好感和亲切感。后来我才想起,这种眼熟的印象来自于在第一轮面试时,她曾经静悄悄地参加过,但一直坐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当时紧张的我也只是扫了她一眼,没有留下特别的印象。

我一直以为正中的那位主考官是真正的老板,所以一直把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但当那位女主考官问我第一个问题时,旁边马上有人恭敬地介绍:“这是我们李总。” 我意识到了这位我有好感的女士可能也是一个重要人物,至少应该是一个常务副总裁。李总似乎对我的写作能力很感兴趣,问了大量文笔文风方面的问题,我正诧异间,她话锋一转,
“你知道《南风窗》吗?”
我如实相告:“那是我最喜欢的政经杂志之一,办得非常成功,能够引起普通百姓的共鸣。”
“为什么能引起共鸣?”她毫不放松,追问了一句。
“因为正义和良知。”这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很明显的,大家都因为这句话沉默了,可能大家会嘲笑我的理想主义色彩和书生意气吧,我想。在这个人欲横流的世界,大家都为金钱和情欲而奔波,谁还相信什么正义,什么良知?
李总也沉默了一会,然后笑了笑,饶有兴趣的注视着我,“你知道《南风窗》的主编秦朔吗?”
“知道。”
“你认识他?”
“哪里哪里,只是闻名而已。”
她又笑了笑,“你知道吗?你很象秦朔。”
... ... ... ...

第二轮面试就这么稀里糊涂地结束了,我昏头涨脑的出了门,还是没搞清楚秦朔究竟长得什么样子,但我却知道这轮面试是不成功的,因为对于业务所需要的金融工具和财务知识,我一窍不通或者早就丢光了。后来我上了《南风窗》的网页,看到了秦朔的照片,那是一个有着灿烂爽朗笑容的年轻人,也只比我大四岁,但他是成功人士 - 曾经被《中国青年》杂志评选为“可能影响21世纪中国的100位青年人物”(2001),被湖南卫视评选为“2002年中国十大新锐人物”之“最具责任感的青年新锐”,而我却是一个为生活而四处奔波心情灰暗的小人物。

第二天就意外地接到了人事部总经理的电话,“我们李总对你非常赏识,虽然你在这批项目经理里是唯一一个没有专业背景和相关工作经历的,但认为你是这批项目经理里最有潜质的一个。你已经被录取了... ...。”

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在那一刹那,我基本就决定放弃其他面试而去这家公司任职。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更多

· 上海,上海(1) - 人在上海之一...
· 上海,上海(2) - 人在上海之一...
· 上海,上海(3) - 人在上海之一...
· 上海,上海(4) - 人在上海之一...
· 上海,上海(5) - 人在上海之一...
· 上海,上海(6) - 人在上海之一...
· 上海,上海(7) - 人在上海之一...

推荐文章

更多

· 上海,上海(1) - 人在上海之一...
· 上海,上海(2) - 人在上海之一...
· 上海,上海(3) - 人在上海之一...
· 上海,上海(4) - 人在上海之一...
· 上海,上海(5) - 人在上海之一...
· 上海,上海(6) - 人在上海之一...
· 上海,上海(7) - 人在上海之一...

热点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