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系列连载 >> 青涩摇滚 >> 青涩摇滚(九)

青涩摇滚(九)

2008-02-21 16:52:20  作者:  来源:互联网  浏览次数:163  文字大小:【】【】【



“嘉嘉,你怎么考那么糟糕?”自行车轮胎劈里啪拉踩过路边一大片梧桐树叶,鉴成清清喉咙,“人家全是八十几分九十几分,你门门功课都那么低,我说你,你倒是怎么考出来的?”

“不是跟你说了吗,我数学考试假如不漏做那道题目,可以多十分的。”

“怎么无缘无故会漏做题目?”

“不是无缘无故,他们自己把题目印在考卷反面,我没看见。”

“那别的同学怎么都看见了?”

“我不知道。”允嘉一双脚伸到梧桐叶里稀里哗啦拨弄着。

“那还有语文呢?历史呢?地理呢?自然呢?你也都漏做题目了?”

允嘉不说话了。

“你妈问起来,你叫我怎么跟她说?”

“我们趁他们回来之前就睡觉,等到明天,她忘都忘了,根本不会问。”

“想得美,你妈专门关照我要好好听听老师怎么讲的。”

“哼,那她自己不去听。”

经过一家杂货店,允嘉叫他停车,“你等我一下。”


允嘉回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一盒光明牌的三色冰淇淋。她把一个扁扁的小勺子递给鉴成,“鉴成哥哥,我请客。”

“干什么?”

“谢谢你帮我去参加家长会。我知道你也很喜欢吃三色冰淇淋。”

“想买通我?”

“什么叫买通?”

“是不是吃了你的冰淇淋就要帮你说好话?”


“不是,你爱说什么说什么,”允嘉把冰淇淋托到他面前,笑嘻嘻地说,“吃啊吃啊,要化了。”她自己先一勺下去,挑了一大块巧克力冰淇淋送进嘴里,抿着嘴唇,眯起眼睛,“嗯,甜。”

“真的没条件?”

允嘉摇摇头,“你怎么这么罗嗦。”

鉴成拿起勺子,突然又想起什么,“你哪儿来的钱?”



“我自己的零花钱啊,”允嘉的勺子停在嘴里,歪着头瞪他一眼,“你爸给我的。喂,你到底吃不吃?你不吃我一个人吃了。”允嘉速度惊人,一会儿功夫,她已经把三色冰淇淋里巧克力的那一块吃光了,开始向粉红色的草莓冰淇淋进攻。


鉴成这才和允嘉一人一边,把余下的草莓和香草冰淇淋吃光。吃完后,两个人都有点意犹未尽,允嘉把勺子舔得干干净净,随后开始舔嘴唇,看看手里的空盒子,“真好吃,”然后抬头望着鉴成,“就是好像太少了点噢。”她拉开书包夹层,摸出几张皱巴巴的角票,展开来拼在一起数了数,朝鉴成扁扁嘴,“要是多五毛钱,就可以再买一盒了。”


鉴成也扁扁嘴,“对啊,要是多五毛钱,就可以再买一盒了…可是,上哪儿去找那五毛钱呢?”


他到底没有扛住允嘉水汪汪、眼巴巴的目光,从口袋里掏出一块两毛钱给允嘉,“算了算了,再去买一盒。”

允嘉拿了钱,高兴地咧嘴一笑,“这回给你吃两块。”


第二盒三色冰淇淋吃光的时候,他问允嘉,“你们老师有没有跟你说过爸爸妈妈的事?”


允嘉点点头,“烂苹果还问我和你哪个跟爸哪个跟妈,我告诉她我们都是爸爸妈妈生的,你跟爸姓,我跟妈姓。烦死了,关她鸟事。”

“你哪里学来的‘关她鸟事’?”


“乌克兰大白猪说的。”允嘉嘴里的“乌克兰大白猪”指的是汤骥伟。他受伤期间,汤骥伟来家里看过好几次,允嘉见了他总是客客气气,“汤哥哥”长“汤哥哥”短,给他端茶让座盛绿豆汤倒桔子水哄得他开开心心,一转身却叫他“乌克兰大白猪”。仔细想想,汤骥伟皮白肉细、身材高大加上胖嘟嘟的,也确实对得起这个雅号。汤骥伟暑假里在看水浒传,开口“洒家”闭口“嘴里淡出鸟来”,没想到允嘉连这些也学会了。

“以后不许说‘鸟’。”

“那你们不老是说吗?”

“我们可以说,你不可以。”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就是不可以。”

“好,不说就不说。关她屁事。”


鉴成想到允嘉说的“你跟爸姓,我跟妈姓”和他在老师办公室里随便应付的话居然吻合得天衣无缝,不由笑了起来。


到了楼下,家里已经亮着灯。鉴成叫允嘉先上楼,自己把车锁进车库,回头一看,允嘉还站在楼道里黯淡的灯光下。

“怎么不上去?”

“你会不会跟我妈说我考了最后一名?”

“我爱说什么就说什么。”


允嘉低头看着自己的白球鞋,“那样,你爸爸大概又会说‘马莉,我看这个女儿你要好好管管了’,然后我说不定又要吃一记耳光…… ”

鉴成摸摸允嘉的脑袋,“上去吧,我有数的。”


那天正巧有人送了允嘉妈妈一条香港带回来的18K金项链,手工很细,她眉花眼笑,一整晚对着镜子比试来比试去,并没有把允嘉的家长会放在心上,加上鉴成含糊其辞地只是交待了大致分数,隐瞒了名次和老师训话的事,她一听门门都有七十多分,也就没有深究。


那以后,鉴成做完自己的功课也会督促着允嘉做作业。他吓唬她,“你最好用功点,王老师说你要是期末考试还那么差,她就会来家访,到时候谁也帮不了你。”


允嘉吐吐舌头,点点头,也的确发愤图强了一阵子,大部分科目都有了提高,可就是语文总也不见起色,因为她功底太差,别字连篇,句法基本不通,鉴成读过她一篇写清明祭扫革命烈士墓的作文,里面一句“‘革命烈士永垂不朽’八个黑呼呼的大字在太阳里发出刺眼的金光,亮啊亮得我眼精都争不开”,笑得差点肚子疼,心想她真是一点没继承诗人爸爸的文艺血统。


允嘉经常请他帮着修改作文,开始他很乐意,后来逐渐发现这里面的“猫腻”,原来允嘉怕写作文,拿个大纲来让他“修改”
,改着改着,文章就写完了。后来他就逼允嘉自己写,没有个像样的初稿不替她改。


不过,他也破了一回例。那是寒假前最后一篇作文,允嘉写到了那个小学语文老师迟早都会布置的题目
--“我的家庭”。她来找鉴成求援,鉴成想了想,钻到床下,从一个旧纸箱里翻出自己从前的作文薄,在四年级上学期的那一本里找到自己当年写的那篇“我的家庭”。写那篇作文的时候,正值鉴成父母关系跌到冰点,两个人客客气气但形同陌路,见面说不上三句话。为了写那篇作文,他到“小学生作文”上去找来好几篇“我的家庭”
的范文,东拼西凑够了字数交上去算数。

他把作文本放在允嘉面前,“抄吧。”

“哇----- ” 允嘉眼睛一亮,立刻埋头照抄。


允嘉抄完了,鉴成拿过来检查一遍,改掉一些字词和句式,让它看上去更像允嘉写的。文章最后一段里有一句话“在这样一个温馨的家庭里,我感到很幸福。”
不知怎么搞的,允嘉把“温馨” 两个字抄对了,却把“幸福” 写成了“辛福”


鉴成想了想,把“温馨” 划掉。

允嘉问他,“这个温--温什么是什么意思?”

“嗯… 就是和睦。”

“和睦是什么意思?”


“和睦就是…就是…就是一家人很快乐、很高兴的意思。”说到这里,他看着允嘉眼睛里毫无城府的疑惑,突然意识到,对於他们两个人来说,无论“温馨”还是“和睦”,其实都离得很远很远。允嘉就算能够学会用这两个词,也未必能够真正领会当中的涵义;这两个词,不过是方格纸上用来换分数的笔划。

他琢磨了一会儿,在“温馨” 的旁边填上了“温暖”
,觉得很满意,“这样好多了,我们家很温暖,对不对?”

允嘉穿着高领套头毛衣,抱起臂膀,又拉过鉴成的一件毛衣披在身上,看看周围,“你的房间真冷。”

“你的房间本来是我的。”

“噢,”允嘉眼睛转了一下,“那我们换回来好了。”

“你住这里能吃得消?”

“或者你可以到我那里去温习功课。”

“算了,我的参考书都在这儿。”

“那我过来做作业。两个人比一个人要暖和一点,问你问题也方便。”

“随便你。”


他接着想把“辛福”划掉,改成“幸福”,允嘉拦住他,“这个留着吧,我写的作文,没有别字,老师会怀疑的。”他想想也对,就住了笔。


寒假过后,许鉴成开始准备中考,天天都要温书到差不多十二点钟。允嘉通常吃过晚饭后拿着作业到他房间来,做到九点半左右回去睡觉。鉴成的爸爸为了表示支持,买了好几瓶“太阳神”让他天天喝,同时把家里待客用的雀巢咖啡拿出来给他提神用。他并不喜欢喝咖啡,允嘉却喝得津津有味,常常装模做样给他冲上一杯,其实暗渡陈仓都是她自己喝掉了。

允嘉的“温习功课”水分很大,主要成分有发呆、在草稿纸上涂鸦画美女图、咬指甲、偷看漫画书和不时上厕所,轮到正儿八经做作业的时间已经少得可怜了。上学期期末考试,她从最后一名上升到班里的“中下游”,已经是可喜的进步了。班主任在成绩报告单上表扬了她,所以她觉得自己可以松口气了。

有一天,鉴成做完一张英语模拟考卷,抬头一看,允嘉趴在桌上睡着了,翻开一半的数学课本下面隐隐约约露出一本日本美少女漫画书,旁边草稿纸上有几副照着书上主人公画的漫画,再远一点,是一杯喝了一大半的雀巢咖啡。她的睫毛低垂着一动不动,嘴唇碰到书本,鼻子在台灯光下投射出一个小小的、挺秀的影子。

鉴成摇摇头:明天要数学考试,那么多公式还没背,允嘉居然一点不着急。

他看看钟,九点多钟,他想不如索性叫醒允嘉让她睡觉去。眼光转回来的时候,允嘉脸上理所当然、不以为意的神态骤然让他心里的某个角落牵动了一下:自己迟早会离开这个家,到时候,这个空有聪明而不懂得走正道,徒然机灵却不知道往哪里用,明天要考试了今天喝着咖啡看着漫画居然还能睡着了的小丫头,谁来管呢?

真的,到时候,谁来管她呢?

(待续)

这次不贴图了,because I ran out of my free Internet access two days
ahead of time (Please don't laugh... I work at a place where employees
actually pay for legal additive beverages... Smile I'm sending this post from
a machine in the public library nearby, which doesn't allow me to
upload pics from the local drive.

上次简直同学布置的作业(江南水乡水彩画)昨天已经做好,星期一贴上来。(偶通常不喜欢做over
achiever 讨人嫌,一般也不miss deadline :)

----------------------------------------

长篇小说“青涩摇滚”版权属於作者吴越所有,电子邮件gbtianya@yahoo.com和个人网址
http://wuyue.haiguinet.com将作为原创依据。

本文所有人物、情节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下次上贴时间:August 6

鉴于网络写作版权保护的难度,作者保留随时停止在网络上登载的权利。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更多

· 青涩摇滚(一)
· 青涩摇滚(二)
· 青涩摇滚(三)
· 青涩摇滚(四)
· 青涩摇滚(五)
· 青涩摇滚(六)
· 青涩摇滚(七)
· 青涩摇滚(八)
· 青涩摇滚(九)
· 青涩摇滚(十) -- Weekend出...

推荐文章

更多

· 青涩摇滚(一)
· 青涩摇滚(二)
· 青涩摇滚(三)
· 青涩摇滚(四)
· 青涩摇滚(五)
· 青涩摇滚(六)
· 青涩摇滚(七)
· 青涩摇滚(八)
· 青涩摇滚(九)
· 青涩摇滚(十) -- Weekend出...

热点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