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系列连载 >> 回国训火记 >> 回国训火记(十四)千头万绪、红尘茧缚(上)

回国训火记(十四)千头万绪、红尘茧缚(上)

2008-02-22 16:49:23  作者:  来源:互联网  浏览次数:576  文字大小:【】【】【

天津北京城际列车乘务员 ——《回国驯火记》小说插图,作者:安普若 http://an.haiguinet.com/

 

京津城际特快是那种上下两层全封闭全空调的火车。车厢内很干净,不让吸烟;小桌上铺着白桌布;座椅背上罩着带有五粮液广告的白色套子 ;列车服务员也穿着和空姐似的套装,头带小白帽,站在车门口迎接旅客。周末乘客不是很多,头等车厢里人更少。包博和银倩本来可以一人占据一个双人的椅子,但是银倩偏要依偎在包博旁边坐。

列车在飞驰,包博随便翻看着一份他刚才在火车站买的《21世纪经济报道》。

这时银倩忽然想起来了,问包博:“昨天你说短信和网游的项目还没怎么来着?”

包博眼睛没有离开报纸,嘴里没好气地说:“我昨天和你讲,你不听,只关心什么燕青啊李师师啊这种破事,你现在又想起来了问了?”

银倩马上拿出嗲功,拉着包博胳膊晃了晃,说:“昨天车子坏了,他们又背后骂我,所以人家昨天特生气!好了,我的大老爷,我现在听还不行吗?”

被银倩这么一拉,包博手里的报纸“哗哗”直响。包博真是拿她没办法,拉长了声音,无可奈何地说:“行——!”

“那你什么时候和沙总签协议啊?”

包博说:“急什么?等咱们把短信和网游的项目拿到手再签啊,否则我现在拿什么签协议。”

“什么?你原来手里没有项目啊?”银倩面带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一脸的惊叹号。

包博还是两眼看着报纸,不紧不慢地说:“是啊。我早要告诉你,你始终不让我说话啊。”

银倩忽然“哈、哈、哈”地大笑起来,搞的车厢里的人扭头都看她。银倩笑着说:“亲爱的,你是我见过最大的‘空手道’。”

包博还是那副不紧不慢的样子,把报纸翻了一页,边看边慢条斯理地说:“不能这么说!现在没有,不等于明天没有。等咱们有了再转手给沙总也不迟啊,他又不急这一两天。我总不能弄一大堆项目在手里存着吧?所以,这不叫‘空手道’。咱们只不过是为他搞了一次made to order(定制)。客户需要什么项目咱们就找什么项目,这是零库存和Just-in-Time Deliver(准时配送)等先进管理理论在投资银行领域的最新应用。”

银倩说:“反正你是常有理。你比那些Top 5(前五名)的MBA还能bullshit(吹牛)。不过,你可不能拖太久了,我就怕沙总知道咱们并没有项目在手里会变卦的。”

“不会的!别看他是农民,但是他一点不傻,充满了中国农民所特有的民间智慧。他用一个死项目换了一个活项目,而且还拿了这个项目的5%的利润分成,It is really a sweet deal for him(对他太合算了)。他不会放弃的。如果他放弃了,我们没有任何损失,最多也就是损失一个Opportunity Cost(机会成本),但是他却意味着在开发区这个项目上的前期投资全打了水漂。”

“哦。我说你为什么后来忽然让步又给了他5%,原来你怕他不上钩啊!”银倩好像明白了。

包博说:“也不是。如果他在这个项目中一点利益也没有,他没有motivation(动力)来帮助咱们。在这方面咱们现在确实什么也没有,还是要靠他的帮助。”银倩点头,她很是佩服包博的商业智慧。

包博把报纸翻到第七版《地方·区域》,报纸上的一则报道跳入了他眼帘。报道说自从今年6月29日温家宝总理在访问香港时正式签署了《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安排》(Closer Economic Partnership Arrangement,英文简称CEPA)以来,内地各省市掀起了一股到香港招商访问的热潮。续10月初广东、北京先后派遣代表团、考察团来港招商并寻找合作后,10月26日至28日上海市长韩正率领市政府代表团访港,与港府举行沪港经贸合作会议。11月上旬,上海黄浦区区长陆晓春又率黄浦区招商团来港。辽宁省长薄熙来也将于11月17日至20日率领辽宁十四市五百多人的庞大代表团来港招商引资等等。

包博问银倩:“你去过香港吗?”

“去过啊。干什么?”银倩探过头来看报纸。

“没什么。我想咱们也组一个去香港的招商团。最好也由省委书记或省长带队,至少是叶副省长带队,你看可行吗?”说着包博把报纸递给银倩,让她看这则报道。

银倩看了报道,说:“肯定行。你知道现在他们省市一级的领导可喜欢互相比了。如果上海、北京、辽宁都去香港招商了,甚至上海的区一级领导都去了,那叶涛他们肯定不能落后。不过我估计他们可能只是苦于没人帮他们安排联络。他们在香港倒是有两家窗口公司,不过这种公司都是省里那些领导的三亲六戚或是有关系的人在那里,基本上都是一群什么也干不了的饭桶,去混一张香港单程证而已。”

包博说:“不用他们的窗口公司,咱们帮他们安排联络就是了。你的公司不就是搞中外文化交流的吗?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

银倩笑了:“哦哟,你说的简单!你要说联络英国我还认识几个人,香港我可谁也不认识啊,怎么帮他们安排联络。”

包博说:“那好,香港这边的联络工作我来做。你负责做省里的工作,告诉他们,什么李嘉诚、李兆基、郭炳湘、胡应湘、郑裕彤,何礼泰、霍英东啊,你都能给他们请来。然后你去和省里签个协议,该赚的钱也得赚。”包博忽然想起银倩在省领导层尽人皆知的“红颜”身份,所以又加了一句:“如果你出面不方便,就用我的公司名义签协议就是了,你看怎么方便就怎么做,本老爷放权!”

银倩马上兴奋起来:“那好!我和省外办主任特别熟。他们以前去英国都是我帮他们联系的,在英国也是我接待的。我去和他谈谈,争取这次让你小小的赚一笔,我的大老爷。”

“那倒不用,只要他们把咱们在香港所有的差旅费和活动费用cover(覆盖)了就行了,靠这点小钱发不了财。咱们后面还是要靠你的戏挣大钱,让你一场戏轰动香港。”

银倩将信将疑,说:“你又忽悠我呢不是?”

包博说:“不忽悠你,保证让你一炮打响。你只要听从导演指挥就是了。”

“看样子只要和导演上床,就能红。我应该早和你上床哈!” 银倩一脸坏笑地逗包博说。

一句话说得包博哭笑不得。包博心里骂:这个银倩有的时候还真是有点疯疯扯扯的十三点。

银倩好像看出了包博脑子里想什么,赶紧说:“好了,我的大导演。你吩咐吧!我回到北京就把这个报道fax(传真)给他们。我今天晚上就给叶涛打电话。他正是分管外经外贸招商引资工作的副省长。你准备什么时候组团去香港?”边说她边把这则报道撕了下来放进她的“巴黎世家”机车包里。

“时间我要安排一下。你先和省里打个招呼,我下个星期可能要先去一趟香港联络一下。不过,在省里的代表团去香港前咱们要把项目的方案先做出来,否则去香港干什么?关于这个项目的事情,你这几天也一同和省里谈一下,就说已经和沙总达成协议,沙总已经同意将这个项目转让给一家美国投资公司了,你现在就是这家美国投资公司的中方合作伙伴。别忘了和沙总统一一下口径,人家如果要问起来,让沙总也这么说。然后你去征求一下省里对这个项目有什么想法或是建议没有。咱们就按省里的意思做,让江秋沫放开胆子搞规划,让老仁写策划方案。方案做出来之后,你先拿省里规划局让他们看看,如果没什么意见。你就找人作一个三维的模拟动画效果图。你再去找省电视台的人,让他们给开发区拍一个专题片,最好能在咱们项目的那块土地上面搞一个航拍,跨过长江一路拍到上海。你就和省台的人说,这是省领导去香港招商用的。如果他们要钱,就让他们找开发区要。电视片你找人翻译,英文要搞得纯正一点,别弄得那么Chinglish(中式英文),我记得省电视台好像有一个美国人当播音员,对吧?让她配音。不行找个英国或美国的留学生也行。把背景音乐也弄得漂亮点。所有这些最好能在一、两个月内完成。”

“亲爱的大导演,这个没问题。拍电视片我最在行。我让省台他们去拍,拍好了我拿北京找人剪辑来。省台那些人水平太凹!背景音乐我找小柯做,保证能赶上《话说长江》的气势。”

包博说:“那好。你负责这些事情,我负责把短信和网游的项目搞定。然后好和沙总把协议签了,这个事情也要在去香港之前搞定。”

包博脑子里在不断盘算着这几件事情。他忽然想起了什么,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昨天晚上他把手机关了。他不想正在情浓意切的时候,有电话打进来。

包博打开手机,“嘟、嘟、嘟”马上就有短信进来了。先是包博在香港的一个朋友的短信:“I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heck it out, and call me back.(我给你送了一个邮件,查一下并给我回电。)”后面是老高的短信:“你从来不关机的,今天怎么了?别告诉我你手机没电了!”后面还有一首歪诗:“尘世喧嚣不胜扰,关掉手机度春宵。待到山花烂漫时,给我来电把春报。高谨”

看了老高的短信,包博忍俊不住。银倩也探过头来看。看了之后,她说:“这个老高简直就是个人精!我发个短信骂他。”

包博赶紧拦住她说:“千万别!那不是不打自招吗?还是我来发吧。”

包博东拼西凑了一首《卜算子》给老高发了回去:“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若到江南遇上春,只能度春宵!”

银倩看了包博的短信,噘着嘴说:“哼!弄得跟你被迫的似的。”

包博不理她。他从名片夹中找到昨天见过的洛杉矶沈氏典藏美术馆馆长吕惠珍的名片,把她的手机号码存进手机。然后又打开PDA(掌上电脑)中Calendar(日历),在星期一早晨写上“Call Jenny Lu(给吕惠珍打电话)”,再写“Make reservation at the Restaurant(在餐馆订座)”。

银倩好奇地探头看包博在写什么,她说:“你又要泡妞了?长那么难看你也要泡啊?”

包博故意逗银倩说:“谁说导演和你上完床,导演就不能泡别的女演员了。”

银倩眼睛一翻,鼻子里重重地“哼”了一声,把包博胳膊往旁边一甩,气乎乎、酸溜溜地说:“真受不了你!”

 

北京火车站,天津北京城际列车 ——《回国驯火记》小说插图,作者:安普若 http://an.haiguinet.com/

 

回到北京,包博没有回家,直接打车去了办公室。他先给老高打了个电话。包博也正好有事情要找老高。电话里老高说:“我找你有事情,其实是找你秘书,想让她帮我一个忙。” 包博说:“咱们是心有灵犀啊,我也正想找你商量点事情呢。”于是老高约包博晚上一起吃饭,让他叫上张建安。并且说韩文革今天也过来。过了一会,老高发来短信说:订好了亮马河的萨拉伯尔吃韩国烤肉,晚上六点半见。

打过电话,包博赶紧查email。香港那边来email说一切安排就绪,让包博他们尽快过去谈。包博马上又给香港的一个律师打电话,问他BVI(英属维尔京群岛)的离岸公司注册好了没有?对方说全好了,可以来香港开银行账户了。

包博给董厚明发了一个短信,让他见信回电。一会儿董厚明的电话来了,包博告诉他香港那边一切准备就绪,问他什么时候能去香港。董厚明说他这边也一切就绪,所有的合同和文件都盖好章了,港澳通行证也办好了,一切就绪,就等他通知呢。包博查了一下他的PDA上的日历和记事本,就和董厚明约定星期三在深圳会合 ,然后星期四一起去香港。

晚上,包博开车进了长城饭店和亮马河大厦之间的停车场,满院子都是黑牌子的车,好像对面长城饭店在搞什么外事活动。停好了车,包博和张建安一起往亮马河大厦走。这时一个三十多岁的女的,远远打量了包博一下,看到包博身边的张小姐,犹豫了一下,但是还是凑了上来,几乎挡住了包博的去路,她大大方方地说:“老板,要小姐吗?”包博略微绕开她,说了一声:“你没看见我带着老婆呢?怎么一点规矩都不懂?”包博这么一说,那个女的冲张建安又看了一眼,不屑地说:“哼!肯定不是你老婆。”那幅样子好像是说,这个你还骗得了我?包博不理她,拉着张建安继续往前走。那个拉皮条的女的在包博身后冲他高喊:“双飞也行。”

长城饭店和亮马河大厦周围到处都是拉客的小姐,拉皮条的妈咪。这里是北京市站街小姐最集中的地方,几乎是三步一岗五布一哨,所以有人开玩笑说这里是北京“小姐”的批发总站。

进了亮马河大厦,上自动扶梯的时候,张建安问包博:“什么是双飞啊?”包博敷衍地说:“别理她。她骂人呢。”

长城饭店和亮马河大厦门前 ——《回国驯火记》小说插图,作者:安普若 http://an.haiguinet.com/

 

上了二楼,餐厅门前穿短衣长裙韩服的带位小姐把包博带到桌前坐下。老高和蓝小姐早已经到了。桌子上已经摆好了四小盘韩国泡菜。老高和蓝小姐正在看菜单。

“萨拉伯尔”在韩语中指古代首都的意思,也就是指韩国古代新罗国的首都庆洲。1981年韩国人申洪雨在汉城江南区开了两座五层楼高的餐厅大厦,取名“韩宇利”,大获成功。韩宇利外食产业株式会社早在1991年就跑到北京的亮马河大厦开了一家韩国餐厅,用“萨拉伯尔”这个音译的名字。随着1992年中韩建交,北京的韩国人越来越多,其后韩国料理在北京城里遍地开花,“萨拉伯尔”也越来越火。

蓝小姐穿了一件吊带连衣裙,腰系粉红丝带,外面是一件超短针织外套,显得恬静而娴淑。包博和蓝小姐握手,又给她介绍张建安。蓝小姐递过名片,上面写的是老高他们公司——美国Elabro(依莱布若)公司的公关经理。蓝小姐肯定听老高提起过张小姐,所以显得很熟悉。包博也听老高说过蓝小姐,知道她通过她母亲的关系帮老高他们公司在广东拿了一笔大单子,于是老高作为回报把蓝小姐拉进自己公司当了公关经理。

正说着话,韩文革也到了。他一见包博和老高就说:“你们韩剧看多了?怎么也哈韩了?想起跑这里吃韩国料理来了?这里有什么好吃的?”

韩文革具有天下所有餐馆老板的通病,那就是菜是自家餐馆的最好,到任何其他餐馆吃饭都要挑挑人家毛病,说人家的菜不好吃 ,或是服务不到位了。包博笑着说:“我哪儿有时间看那种又臭又长的韩剧啊?!我估计是咱们高总让蓝小姐选的地方。女孩子都爱看韩剧,所以就选这儿了。”包博有意把话题往蓝小姐身上引。

老高忙解释:“其实小蓝开始说去俏江南,我说那是你们写字楼小白领们爱去的地方。如果请咱们韩总和孙总吃饭,一定要去有肉吃的地方。两只北方的饿狼,在凄厉的北风中,咬着冷冷的牙,不为别的,只为吃口肉。”老高知道包博故意要把蓝小姐扯进去,就自己出来挡驾了。

韩文革马上明白了包博的用意,就说:“我觉得Bob说的有道理!我估计肯定不是因为我们爱吃肉的原因。你看蓝小姐,今天打扮得多漂亮啊,和《冬季恋歌》里那个开服装店的女二号,叫什么来着?朴素美,对对对,就是那个朴素美不朴素不美的韩国女明星一样漂亮。”不知道故意,还是真不知道,韩文革把姓朴的“朴”字念成“普”的音。

两个女孩子差点笑翻了。包博也笑着小声试探着说:“那个字当姓的时候,好像应该是念‘嫖’?”

韩文革一脸惊讶地说:“我操!还有那么下流的姓啊,韩国人太黄了。我觉得还是朴素美比‘嫖素妹’好听。”

张小姐说:“蓝小姐真的有点像《冬季恋歌》的吴彩琳唉。”说完了她笑着看看蓝小姐,一脸甜甜的,特别欣赏别人的表情。蓝小姐被他们说的有点不好意思,她赶紧去拉了拉张小姐,妩媚地看着她,意思是说你别帮他说话啊。

“看!我没说错吧!你看这大衣。也是韩国名牌,中文叫什么来者?‘二奶二’?” 韩文革指着搭在椅子背上的白色大衣说。那是蓝小姐的大衣,搭在椅背上正好商标露在了外边,商标上写的是ON & ON。

“那是‘安乃安’,韩国名牌。什么‘二奶二’啊?韩总脑子里尽想美事!”张小姐笑着说。她因为和韩文革比较熟,所以她替蓝小姐回敬韩文革。

韩文革“嘿、嘿”地笑着,脱了皮夹克,坐下,先夹了一口泡菜吃,然后自己给自己找台阶地说:“那些破韩剧,我估计你们这些女孩子肯定爱看,而且肯定看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鼻涕眼泪挤咕完了,就开始哈韩。不过,你们要吃韩国料理,那也要去‘寿福城’啊?胡主席和吴仪都去那里吃韩国菜。”

老高也故意逗韩文革:“你是不是非典的时候也去‘寿福城’领过泡菜啊?”非典的时候传说泡菜能治非典,于是“寿福城”就向客人赠送袋装韩国泡菜,一下子搞得名声远扬。

韩文革又夹了一口泡菜放嘴里,然后说:“我才不爱吃他们的Kimchi(韩国泡菜)呢,水不拉吉的,酸不溜球的,任什么味儿也没有!和咱老北京的六必居没法比。”点菜的小姐就站在旁边,看他一边说不爱吃还一边吃得起劲,捂着嘴直乐。

包博说:“你那儿主要是太远,否则我每次都去你那里。你下次也在东三环这边开个店吧。”

韩文革连忙摆手:“算了吧。我干餐饮算是干烦了。我还是以后和你学,忽悠钱吧。这玩意多过瘾。”

老高开始点菜。先点了啤酒,然后点的都是肉:特级牛排骨、特级牛腩肉、特级牛柳、牛舌。还有辣辣尤鱼、野菜卷,又要了荡平菜、豆酱杂锦煲。韩文革还喊:“再加一个火锅面。”

包博连连说:“行了,行了。太多了,吃不了。这东西很饱人的。”

老高开玩笑说:“没关系。今天Harry埋单。”

韩文革一拍胸脯,笑着说:“自从我和老高他们公司签了公关顾问合同,我现在就是高总的带腿的信用卡了。”

一句话说得大家都笑了。

韩文革说:“别笑啊!说正经的,你们CEO到底什么时候来啊?我也不能无功受禄啊。你别忘了,一月底就是春节了,如果他过春节时来谁接待他啊?”

老高说:“是啊!还真让你说着了,他们真的是安排过春节的时候来。我死说活说推迟了一了星期。现在初步定的是他们1月31日星期六晚上到,我查了一下日历是初十。小蓝,你把咱们的日程给韩总一份。”

于是蓝小姐从公文包里拿了一份打印好的日程安排递给韩文革。只见日程安排上面写着:

星期六:下午到达北京,接机,晚餐。

星期日:休息一天,部分人员观光、购物。地点:故宫,秀水街,北京胡同游。

星期一:上午,在八达岭举行新产品发布会。下午,国家领导人接见。晚上宴请。

星期二:上午,拜访中国联通,中午,联通宴请。下午拜访中国移动,晚上中国移动宴请。天桥杂技剧场中国观看杂技表演。

星期三:拜访国家开发银行;下午人民大会堂签字仪式,记者招待会;晚上拜访信息产业部,宴请。晚上逛王府井。

星期四:上午到公司北京总部参观视察,中午与公司员工共进午餐(pizza),公司员工合影。下午购物,晚上离开。

韩文革一看这个日程表就说:“我操,你拿你们老板当驴了。这日程排得这么满啊?”

老高说:“这种活儿最难干!排松了,他骂你,说我是来工作的,不是休假的;排紧了,他嘴上不说,但是累了也照样冲你发脾气。不过,这只是初步方案,我要送过去让他们过目。还要送公司法律部,公关部,市场部,要他们都同意。如果他们批准了,那就怨不得我了。”

“怎么北京这么丰富多彩而有‘特色’的夜生活没有安排呢?” 韩文革就喜欢向别人推荐北京绚丽的夜生活。

老高说:“没法安排。大老板带女朋友了,其他人带老婆了。难道你让我带他们洗桑拿去?让他们逛逛夜市,看场杂技就算了。”

韩文革问:“都谁来啊?”

蓝小姐把一份来访人员名单递给了韩文革。韩文革一看,大喊:“妈呀!这么多人,这是打狼来了,还是组团旅游呢?就差连老妈子、使唤丫鬟、司机、大厨全都带来了。”

只见来访人员名单这么写着:

董事长兼CEO,董事长秘书一人,董事长私人生活助理一人(女),护士兼营养师一人(女),保镖三人

董事长女朋友,女朋友私人助理一人(女),化妆师一人(女),私人健美教练一人(男)。

商业开发副总裁,及夫人

销售副总裁,及夫人

公共关系副总裁,及夫人

公司律师兼法律事务副总裁,及夫人

亚太区总裁

产品经理(女),产品开发总设计师,高级工程师两人

摄影师一人,摄像师一人

专机机组人员四人

一共30人。

包博逗韩文革说:“你出门还带两保镖呢。人家美国500强的董事长,亿万富翁,出门才带30人,应该算比较‘节俭’的了。尼克松访华时代表团三百多人,光飞机就动用了10架。”他故意把“才”拉得特别长。

老高说:“30人我已经快玩不转了,如果300人,我就彻底完蛋了。你不知道,这些人都特别自以为是,喜欢单独行动,美其名曰‘independent(独立)’。所以,我前几天特地派人去买了30部手机,怕到时他们跑丢了或是找不到他们。全买的是摩托罗拉的,怕别的型号他们不会用。又找了北京移动的人帮忙买了30多个神州行的SIM卡,全是连号的,总裁手机的尾号是001号,后面是002、003……然后还要把所有人的电话号码全存进手机的通讯录里,这样他们来了 下了飞机马上就能用。然后又买了30张英文的北京旅游图和旅游手册。这点事情就我们那里两三个人折腾了三天才搞定。过几天还要把每天访问的日程,会见人的名单,背景等全都要打印出来,装订成册。他们来了发他们每人一个文件包,里面电话,地图,日程等等一人一个package(包),包括人民币和美元的汇率都要给他们写上,为了他们太太们买东西好算帐。”

“服务真周到。高总,您活儿细啊!”韩文革夸奖地说。

“咳,别提了!这不,车又不够了。我前几天又派人去首汽国宾车队租了10辆奔驰回来。”

包博说:“我就说你要脱层皮了。果然不假!”

“这还不是最麻烦的呢。你知道,另外那几个大佬他们不和专机一起来,他们另外坐其他航空公司的头等舱来。美其名曰:董事会有规定不允许公司高层同时乘坐一架飞机。这下我接飞机可惨了,我还要在机场专门布置了一个接机组,联系好VIP(贵宾)通道,让我们公司的一个副总负责,给他们留5辆奔驰,还有两辆商务面包车,一辆拉人,一辆拉行李。我带着Rolls-Royce(劳斯莱斯)的车队去专机停机坪接我们CEO。”

韩文革赞许地说:“大公司就是气魄,有专机都不坐!”

老高说:“其实他们是因为烦我们CEO这个新女朋友。尤其是他们的老婆和这个好莱坞三流明星合不来。也是,一帮有钱的老太婆和一个小妖精怎么也弄不到一块!”

韩文革问:“唉,不对啊?你们老大的女朋友不是斯坦福的一个MBA吗?”

老高说:“那是什么时候的皇历了?都换过好几个了。斯坦福的那个MBA早从我们公司给fire(解雇)了。她反手就把我们公司给告了,说 我们公司解雇她的原因是因为她拒绝和我们CEO睡觉。”

韩文革不屑地问:“我操!想和你们CEO睡觉的女人估计都排了队了,还缺她一个啊?肯定是诬告!”

老高笑着说:“贤弟英明,后来发现确实是伪造证据欺骗法庭。”韩文革听了这话,一副很得意的样子。

韩文革看到名单上的化妆师和私人健美教练,又是一声国骂“我——”,大叫地说:“好莱坞的三流明星还这么大谱啊?出门还带着化妆师和健美教练啊,弄得跟到中国拍电影来了似的。”

老高说:“不只这些!他们把健身器材都随飞机运来了。哦,对了,小蓝,别忘了还要找个卡车拉健身器材。那些建设器材可贵啊,你多找几个民工装卸,壳可别给她磕了碰了。”

韩文革又叫:“怎么几个副总把老婆都带来了?都你们公司买单啊?大公司就是有钱!”

老高转向包博和张建安,说:“这就是我找张小姐帮忙的原因。你能不能帮我找五个水平高一点的翻译兼导游啊?”

张建安问:“要那么多啊?”

“是啊,几乎一个太太要给他们安排一个翻译带着她们在北京玩。这几天全是商业活动,她们都不出席,总不能让她们在宾馆里睡觉吧?”

张建安说:“这个没问题,我好几个同学水平都不错。全都给你叫来。”

老高转向包博:“Bob,能不能把张小姐借我几天,让她去陪我们董事长的女朋友?”

包博头也没抬就大方地说:“没问题,领走吧。”张小姐却笑着连连摇手:“她那么大腕儿,我有点怕怕的。你们公司自己就没有合适的翻译了?你们那里那么多海归。”

老高说:“让别人去我真不放心。我最怕就是派公司内部的人去,谁知道他们会胡说八道什么啊?而且一旦让他们拉上关系,以后还不知道还会出什么问题呢。所以这次接待,除了长城上的新产品发布会,以及最后一天视察公司,和公司员工吃饭合影,其他活动我都尽量不让公司内部的人参加。以前已经发生过许多类似问题了 ,搞得我烦透了。”

国内外企公司的一些人非常的aggressive(钻营进取),一旦有机会和美国总部的头头脑脑拉上关系,便利用一切机会削尖脑袋钻营,甚至越过自己的上级干出与自己身份不相符的事情。老高的公司里就曾经有员工因为工作的关系和美国总部那边的管理层认识后,有的想办法拉关系,想调到美国去工作;有的甚至打中国公司的小报告;有的为了达到目的就和美国那边派来的老美睡觉,这些事情弄得老高 应接不暇,不胜其烦,而且十分丢脸。包博明白老高在外企里多年斗争养成的防范心理,所以他也劝张小姐:“没关系了。好莱坞大明星又怎么了?她又不会把你吃了。你就去帮老高几天忙好了,也算是锻炼锻炼。咱们也找老高要劳务费,而且你就往高处出开价就是了,一小时收他500美元。”

老高笑着对张小姐说:“你看看,你跟着这种老板保证吃不了亏。好,500就500,这不是问题。哦,对了,张小姐,还要再帮忙找一个好的商业谈判的翻译,要比较专业的而且比较有经验的。最好是北外的高翻学院毕业的。”

“导游翻译好找。但是商业谈判的翻译就难找了。我们学外语出身的这些人一般都不太懂专业,尤其是商业上的那些词。我老板嘴里的那些词,我都是问过他才知道是什么意思。什么clawback, greenshoe, takedown, drag along……听上去简单, 两个单词着都知道是什么,但是放在一起,就不知道什么意思了。有的知道什么意思,比如mezzanine, circumvent……但却很难翻成中文。所以,这些东西都是我老板自己翻的。” 张小姐说着冲包博抱歉似地笑笑。

张小姐兜了一大圈,最后特温柔地对老高说:“高总,不行您就自己翻译吧。”

包博知道他给老高兜圈呢,就说:“你还是帮老高去找找看,绝对不能让老高自己翻译。老高是大中国区的总裁,你什么时候见过正式场合让驻美大使或是外交部长给总书记当翻译的?”

张小姐做了个鬼脸,说:“那好,我一定尽量去找。不行,把我们北外的口语老师给高总请来。”

老高笑着说:“你要是找不到,就你上!”

张建安“啊?”的一声,直看包博,向包博求助。包博装没听见。

这时服务员开始上菜了,又来给他们放烤肉用的炭火炉子。包博拦住了服务员说:“我们这些小姐细皮嫩肉的,怕油烟熏黑了,你在旁边桌上帮我们烤吧,好吗?谢谢,谢谢。”服务员小姐去旁边的桌子帮他们烤肉去了。

老高扭头问蓝小姐:“其他事情还有什么?”

蓝小姐又拿出了一份厚厚的Microsoft Project(项目管理程序)打印出的各种任务和工作进展情况。彩色打印的,上面各色的横杠代表项目的进展情况。她也递给了韩文革一份。韩文革一看,上面大大小小列着不下三、四十项要做的事情:联系专机的停机位、机场VIP通道、海关边检、预定钓鱼台国宾馆、安排长城产品发布会、联系少年儿童、电视直播、租借国际卫星频道、安排国家领导人接见、确定宴请菜单、预订饭店、聘请翻译、安排记者招待会、准备新闻发言稿、签约仪式、视察公司、买礼物、发请贴、安排观光、太太购物、通讯设备、工作证通行证,司机红包,旅馆服务员小费……每个任务后面都写着项目负责人是谁,什么时候必须完成等等。

韩文革看了一眼项目管理进展表,脑袋都大了,说:“哇,大公司,太专业了!不就是CEO来中国转一圈吗,连项目管理都用上了。比我们管理几十个亿的工程还严格啊。”

这时,韩文革又指着来访人员名单说:“这么多人,至少要20多个房间,一个总统套,四个豪华套。钓鱼台里小一点的楼也就十七,八个房间,一栋楼都不够你们住的。”

“机组的人和产品经理,设计师和工程师他们不住钓鱼台,他们住东三环这边的长城饭店。”老高说。

韩文革说:“如果这样的话,我估计要找一个大点的楼,看样子要把钓鱼台2号楼全都包下来,2号楼还大点,可能能住下。”

老高说:“还有麻烦的呢!公司总部那边提出要住Madame Mao(毛夫人)当年住过的楼。这不就是变着法儿的给我出难题吗?”

韩文革愣住了,问包博:“当年江青住哪个楼?”他知道包博对红色经典了如指掌。

包博想了想,说:“我记得江青的秘书写过一篇文章,好像是说江青先是住钓鱼台的5号楼。但是5号楼靠近北门,离马路太近,太吵,她说晚上睡不着觉,就搬到11号楼去了。后来又怀疑苏联克格勃在她楼里装了窃听器,就又搬到旁边的10号楼去了。后来好像一直住在10号楼。”

韩文革长出了一口气,说:“谢天谢地!如果是10号楼那就简单了。也多亏他们要江青住过的地方,如果他们要尼克松和克林顿住过的18号楼我可就没办法了。18号楼只接待国家元首,不对外出租。”

包博笑着对老高说:“看样子整你的人对中国的事情还是不太了解,以为江青住过的楼肯定最难租了,所以难题出的还不够难。”

老高笑着说:“多亏了他们对中国一知半解。如果遇到你,我就完蛋了。”

韩文革说:“10号楼房间也不多,估计你们还要再租一个楼。你可要早点定下来,我前几天和钓鱼台国宾馆管理局的冯局长打招呼的时候,他说这些日子正为第二轮朝核问题六方会谈做准备,许多楼都不对外开放了,为六方会谈预留的。”

韩文革又想起来什么,说:“老高,如果时间定下来了,赶紧写个报告,我已经找人和邱主任那边打过招呼了。你报告先通过商务部和信息产业部交上去,然后还要和国务院外事再办打个招呼,我再找人去温办那边疏通一下,应该问题不大。”

老高连连感谢,蓝小姐又提醒:“还有小学生的事情。”

老高想起来了,问:“后来,你帮我联系的那200名小学生怎么样了?”

韩文革说:“联系好了。不过人家校长提出来让你们公司捐赠5台计算机,也算支持一下中国的教育事业。”

老高说:“这个没问题。不就5台计算机吗?让他们提一个配置。小蓝,你通知采购部给他们去买。给他们送去,不过咱们要搞一个捐赠仪式,把媒体都请来,再找几个明星,咱们也算一次宣传活动。买计算机的钱就从广告费里走,正好咱们今年的广告预算还没有用完。”

韩文革说:“人家校长还提出要单独给他本人买一台笔记本,要大屏幕,最高配置的。”

老高想了一下,说:“笔记本你就从你的咨询费里出吧,反正是羊毛出在羊身上。”

韩文革明白了“哦”了一声点点头。老高又问两个女孩:“你们看请哪个明星比较好?”

蓝小姐说:“请濮存昕!他特帅、特阳光,肯定吸引人!” 张小姐也附和着说:“对,我也喜欢濮存昕!”

韩文革不以为然地说:“你们女孩子就喜欢濮存昕。要我请我就请范冰冰,多漂亮啊、多妖艳啊!哇,如果再一脱,我操,没治了!”说着自己还做了一个很娘娘腔的脱衣服的动作。

两个女孩子又被他逗乐了。老高问包博:“你和银倩说一下,看她和谁熟,让她帮忙给请一下。该付多少钱出场费,咱们付!”

包博说:“这个肯定没问题。你直接给她打电话就是了。她今天还骂你呢……”包博忽然发现自己说走嘴了,赶紧把话题岔开,说:“你们请这些小学生,里里外外的也要七八万块呢,小学生的出场费也不便宜吧?”

老高看了包博一眼,已经心领神会知道包博昨天晚上和谁在一起了。他当着张小姐的面不便揭穿包博,只是微微笑了笑。其他人根本没有注意到包博脸上掠过的一丝慌乱。

韩文革说:“不只这些,还要给人家孩子准备食品和饮料,还得准备点小礼物,比如书包啊,文具什么的。还有十几个老师的劳务费,外加还要租四辆大客车。我们估计怎么也要10万元的预算。如果再加上搞捐赠仪式,请明星,估计至少20万。我看啊,你最后搞捐赠仪式的费用比那5台计算机还贵。”

老高说:“否则,我这钱怎么从广告费里走啊?”

韩文革接着说:“不过这比请电视台那帮孙子好多了。那帮小子,一张嘴就是一人一天5000的劳务费,还要现金,没票。这帮孙子,我还认识他们呢,还这么宰我呢!如果老高自己去,不要他一万才怪呢!”

老高感叹到:“现在的中国真是病态。人人喊着反腐败,人人得着机会就索要贿赂,海捞一气。大到省部级干部,小到小学校长、电视台记者。中国的劳动力是便宜,但是商业运行的成本却不低。而且还都是hidden cost(隐性成本),没经验的根本不知道这个无底洞有多深。国外的小公司如果想在中国打开市场,难啊!这国家可怎么办啊?”老高又开始忧国忧民了。

几个人边说边吃,老高他们董事长访华的事情基本讨论好了,于是老高问包博:“你不是还说找我有事情呢吗?”

包博笑笑,心想老高还是脑子好,说过的事情都记得。包博说:“是啊。你在telecom(电信)这个行业认识人多,我想找一个短信和网游的项目,不知道你手里有没有?或是看看谁那里有?”

老高说:“以前也有startup(初创)公司的人找过我。因为我们公司的投资专门有一个战略投资部门管,那个部门不归我管,所以基本上都没什么接触。这样吧。你什么时候去深圳?我给你介绍一个朋友。以前是深圳科委的,92年他到U of I(伊利诺大学)进修的时候我们认识的,一直关系不错。他现在是深圳科技发展投资集团的副总裁,专门负责项目投资。你什么时候去深圳我给你介绍,你可以和他谈谈。他们深圳科技发展投资是当地最大的政府背景的风险投资公司,这两年做得相当不错,手里应该有不少项目。”

包博说:“我正好星期三去深圳然后去香港。你如果联系好了,我到深圳时可以去见一下他。”

老高说:“那好,我明天一上班就帮你联络。别看他们号称是风投,但是他们实际上是政府官员,有的时候也要打点的,当然不见得一定是钱了。”这时他又忽然想起了什么,回头看了看张小姐,对包博说:“你让张小姐和你一起去,会有很大帮助的。”

包博看着老高,想听老高解释解释原因,但老高只是诡秘地笑笑,冲包博点点头,意思是说:听我的没错!

包博想想,这次去深圳和香港要办航道清理公司的事情,还要开银行账户等等,有一大堆事情要办,他正需要张建安过去帮忙。于是他就对张小姐说:“你明天去订机票,咱们星期三去深圳。然后你还要和我去一起去一趟香港。这次董厚明也去,买机票前别忘了再和董总协调一下行程,并把深圳和香港的酒店都提前订好。”

张小姐一听老板让她跟着去香港,忙说:“我还没有港澳通行证呢。”

韩文革接过话,说:“办个加急的,明天去办,后天就可以取。我给你找市局的人。明天你打电话给我。公安局那不就是咱家开的吗!”

大家基本都已经吃饱了,老高还在嚷嚷:“这儿还那么多肉呢,别都凉了,接着吃啊!你们两个不是最爱吃肉吗?”

韩文革故意“嗝”的一声,大大地打了一个饱嗝,说:“高总,这东西吃多了上火,我还要找地方败败火去,太伤身体!”

韩国烤肉 ——《回国驯火记》小说插图,作者:安普若 http://an.haiguinet.com/

责任编辑:may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更多

· 回国训火记(十八)芬村盘游、艺...
· 回国训火记(十七)出境受限、计...
· 回国训火记(十七)出境受限、计...
· 回国训火记(十七)出境受限、计...
· 回国训火记(十六)艺术纵横、风...
· 回国训火记(十六)艺术纵横、风...
· 回国训火记(十六)艺术纵横、风...
· 回国训火记(十五)地产文化、概...
· 回国训火记(十四)千头万绪、红...
· 回国训火记(十四)千头万绪、红...

推荐文章

更多

· 回国训火记(十八)芬村盘游、艺...
· 回国训火记(十七)出境受限、计...
· 回国训火记(十七)出境受限、计...
· 回国训火记(十七)出境受限、计...
· 回国训火记(十六)艺术纵横、风...
· 回国训火记(十六)艺术纵横、风...
· 回国训火记(十六)艺术纵横、风...
· 回国训火记(十五)地产文化、概...
· 回国训火记(十四)千头万绪、红...
· 回国训火记(十四)千头万绪、红...

热点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