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系列连载 >> 回国训火记 >> 回国训火记(十七)出境受限、计划生变(上)

回国训火记(十七)出境受限、计划生变(上)

2008-02-22 17:13:56  作者:  来源:互联网  浏览次数:649  文字大小:【】【】【

北京机场 ——《回国驯火记》小说插图,作者:安普若 http://an.haiguinet.com/

 

早晨的首都机场人山人海,全是赶第一班飞机出行的旅客。每个柜台前都排了长长的人龙,拥挤、混乱、吵杂、焦躁。这么长的等候队伍,估计每天早晨都有许多旅客赶不上飞机。包博一看这蚂蚁搬家似的人龙阵,知道如果排队的话肯定要误机。于是他拉着张建安到了首都机场值机大厅最右边F通道的背面,这里是国航的金卡会员柜台,这里基本没人。机场的地勤小姐看他拿的是美国护照,也没询问他是否有国航的金卡,很快就帮他办了登机手续。估计她们假设所有拿美国护照的都有金卡,或是都应该享受金卡待遇。

上了国航早晨7点40飞深圳的第一班飞机,包博就在机舱前面第二排找了一个位子坐下了。张小姐问:“不对号入座行吗?”包博冲她诡秘地笑笑,也不说话,按她坐下。原来国内的航班,飞机前面的三排座位一般都是给领导或是关系户或是金卡会员预留的,经常是不放号的,除非航班满员。包博常坐飞机,上次一个漂亮的空姐告诉了他这个秘密,所以他每次都坐在前面两排。知道这个秘密的,而且又大摇大摆地敢坐前面的旅客,不是领导,就是有关系的人,空姐不但不管而且还十分客气。

坐下后飞机还没起飞,包博就已经进入了梦乡,估计昨天晚上太累了。张建安看着身边的包博,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佩服他,心疼他。她觉得包博整天就像一台高速运转的机器,男人也真是可怜!她轻轻地把包博的领带拉松一些,又给包博盖上了一条毯子,然后帮把包博的两部手机都关了。飞机起飞后,空姐来送早点。空姐刚要叫醒包博,被张小姐拦住了,冲她们嘟囔了一句:“谢谢,他不吃。”一来张小姐想让包博多睡一会儿,二来她知道包博几乎很少吃飞机上的饭菜的。她只是替包博要了一听Diet Coke(健怡可乐)放在了小桌板上,自己要了一份中式早餐。她也是只把稀饭吃了,为了减肥其他的也都没吃。

当空姐把早餐收拾了,开始发国航常客“知音卡”申请表的时候。包博醒了,从包里拿出了计算机就开始工作。张建安说:“老板,你再睡会吧。要快11点才能到深圳呢。”

包博说:“我要把给香港的公关公司的活动策划方案写了。咱们明天在香港要把这个事情谈妥,然后好让银倩找他们收费了。我已经约好了一家香港的公关公司了。”

张建安接过包博的计算机,说:“你说吧,我来帮你打,中文还是英文?”

于是包博头枕着手,边想边说:“1月6日,也就是第一天,是德国纳高的中国艺术品拍卖会,这个拍卖之后要准备一个新闻通稿,中英文的。这个稿子咱们写,把艺术品的背景啊、故事啊……,都先写好,具体的拍卖成交价等到时再填上去。稿子让公关公司替咱们发,他们需要给咱们提供一份新闻媒体的名单,咱们也好知道都发了哪些媒体。第二天,1月7日下午1点开始,省领导接见重要客人。3点是省政府在香港的招商推介会,一个半小时,休息半个小时。5点钟是省领导的记者招待会,并回答记者提问,也要准备中英文的新闻通稿,这个稿子让他们省外办写。还有,让他们准备好一些记者提问的问题,提前把答案写好交给领导,问题交给新华社的记者,让他们提问。让公关公司给咱们一份那天准备邀请出席的媒体名单。哦,对了,别忘了,让丹雨男朋友帮忙邀请一些国外的媒体。那天晚上7点是省领导宴请,地点就在酒店里的中餐厅,餐厅全包下来,菜单咱们定,咱们要和公关公司一起拟定一个200人的被邀请客人名单。排座次最麻烦,最容易闹矛盾,这个事情别掉以轻心。那天晚上还有省歌舞团的歌舞演出,这个他们不用管了,到时间咱们把节目单给他们,让他们帮着参谋一下就行了。接送演员的大巴咱们自己找港中旅给安排就是了。第三天,1月8日上午是招商代表团的小型项目展览,把酒店的小舞厅包下来,布置成展厅,设10个展位,让他们参展单位提前布展。下午4点,在半岛酒店举行重点项目演示会,晚上是鸡尾酒会,同样也要拟定一个被邀请客人的名单,注明主要请房地产和投资界的人。哦,对了,别忘了把银倩上次email给我的那份公司名单给他们,让他们把这些公司的老板也请来。这三天可能要租两个酒店的大会议厅、多功能厅、小会议室等。节目单、请柬,还有礼品包的设计让他们做,印刷我们拿到深圳去做。模特和礼仪小姐咱们全部从国内运来,送什么礼物让他们提个建议,我们在国内采购。录像我们让省电视台全程拍摄。安全保卫在香港当地解决,看看要多少保镖,别忘了至少要请两个黑人保镖。如果香港雇不到,我就从美国雇两个过来。再有就是交通工具,可能需要一架直升机,包一辆劳斯莱斯,三到四辆奔驰……咱们最后要大概算一下需要多少预算。”

张建安打字的速度很快。飞机到了深圳,包博的活动策划方案也差不多写好了。下了飞机,打开手机,老高的短信就到了:“深圳科技发展投资集团的副总贾仁平已经联系好了。他这几天都在深圳恭候你。你到了深圳给我短信。”包博把手机递给张小姐说:“你帮我给高总回一个短信,就说咱们刚到深圳,定下来什么时候去见贾总,再通知他。”

张小姐拿着包博的手机回短信,包博从传送带上拿行李。张小姐的短信刚发完,这时丹雨的短信就进来了:“我打听过了,赵是四海帮的大哥级人物,一清专案时曾住过绿岛。你去菲律宾要多小心。”张建安把手机递给包博,包博看了一眼说:“你帮我回吧,就说‘知道了,谢谢’,然后把这个短信删了。”然后继续把行李箱往小车上放。

取了行李,一出来,董厚明已经等在机场大厅里了,他的飞机也是刚刚才到的。他和包博和张小姐握手寒暄。董厚明身后的司机跑过来把包博他们的行李车接了过去。董厚明情绪高昂:“我找了一辆车,粤港双牌的,咱们就直接去香港。今天晚上住香港,明天办事。”包博也十分高兴:“好!”

他们走到深圳机场外的停车场,一辆奔驰S500在南方刺眼的阳光下发着打过蜡的光泽。奔驰车后挂着一个蜡黄色的香港牌照。黄牌子下面是一个黑颜色的广东牌照。黑牌子的两边分别写了“粤”、“港”两字,中间是有好几个8的号码。

车子上了当年胡应湘投资兴建的广深高速公路,很快到了深圳特区管理线上的同乐检查站,俗称“二线关”。几个月前,实施了20年之久的深圳“二线”刚刚放宽了限制,边防武警看他们是挂粤港双牌的车,就挥了一下手,车子直接开了过去。

包博问董厚明:“怎么样?全弄好了吧?合同什么的都带了吧?”董厚明从皮包里把文件都拿了出来,递给包博。包博翻了翻,有新成立的合资公司“中美合资蓬海航道工程有限公司”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上面是红彤彤的泛着金光的国徽,中间两行用大写人民币写着:“注册资本:人民币贰仟万元”;还有蓬海港务局和新合资的港航道工程公司签署的未来五年的工程独家承包合同,这是包博让律师起草的,拿去让董厚明找局里签字盖章的,但是日期还都没有填上去。还有一张三个月的承兑信用证,是港务局开给中美合资蓬海航道工程有限公司的。这是明年第一季度港务局预付给合资的港航道工程公司的工程款,总计1,250万人民币。最后,董厚明连合资公司的公章都给办好了,转一个塑料饭盒里,也带来了。

包博看了这些东西,也笑了,连声说:“好,好!太棒了,这下全齐。”

董厚明十分得意地说:“局里和港航道清理公司以前的工程款都是直接银行结账的,没开过信用证。这次我和他们说:咱们现在合资了,我们港航道公司现在是外资控股公司了,所以要按国际惯例办事,必须要把明年第一季度的工程款给我开个信用证,好让外商放心。我本来是想让局里给我开一个远期信用证的,但是财务处长说,如果开远期信用证局里还要付利息,这事要和上面打个招呼才行,他自己不敢做主。他说,我的权限只能给你开承兑信用证。这小子也太胆小了,我本来还想让他开即期信用证呢。”

包博一听,吓了一大跳,说:“兄弟啊,承兑信用证对咱们来说已经good enough(足够好)了,绰绰有余了,没必要开远期信用证或即期信用证,否则企图心太明显了。”包博一着急,英文单词又蹦出来了。

董厚明是个明白人,包博一说,他“哦哟”了一声,马上明白了:“我操,差点弄巧成拙!还好,还好!好在财务处长是咱们自己人。”

张小姐坐在前面的座位上,她回过身来想帮包博把文件拿过去收好。包博说:“这套文件我自己拿着吧。”说着包博把这些文件还有那个装大红疙瘩的公章的塑料盒都放进了他的Papworth的公文包里,自己拎着。

董厚明笑着说:“这些文件可费了我不少劲啊。这些日子我天天跑合资公司的事儿,可把我给忙坏了。今天请工商的吃饭,明天请外管局的唱歌,后天请经贸委的发改委的洗澡,天天陪这帮小子玩,完事了还要送礼,连吃带拿。在中国要想办成点事儿,你说多难!你看咱们那个离岸公司,找个律师就注册了,也不用注册资金,你看人家国外,效率就是高。”

包博连声称赞道:“董总,你劳苦功高了。这些东西也就是你,换了其他人,谁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办下来。咱们明天在香港办完事儿,晚上就去澳门好好庆祝一下。坐飞艇一个小时,坐直升飞机20分钟,很方便的。也让你好好轻松一下。”

董厚明舒舒服服地倚在奔驰车后座的奶白色的皮椅子上,他说:“澳门就是赌钱呗。反正咱们也玩不大,玩大了说不定让国安局的给录了像,回去被查出来就麻烦了。沈阳的那个副市长,在澳门赌钱的时候被国安局给拍了录像,回去交给中纪委,马上就被‘双规’了。那小子胆子也真大,竟然带着沈阳市的财政局长和建委主任一起去赌,真以为澳门是自由世界了。人家安全部的一听,三个满嘴大碴子味儿的领导干部,竟然出手这么大。不查他查谁啊?最后把他们市长慕绥新也给拉了进去,老慕也是倒霉。你知道我们一个系统的,广州航道局的一个副局长,就是上次请我在广州吃禾花雀的那个沈副局长,在澳门欠了600万的赌债,后来‘大耳窿’追债都追到他家来了,出事了。他一个人一出事,一端就是一窝。广州航道局这次一窝好几个副局长都判刑了,有好几个我都认识,有的关系还不错呢。我们局里前些日子刚传达的文件。”

包博笑着说:“也是。现在澳门的赌场太乱。澳门的KTV和桑拿按摩也没什么意思,全是大陆妹跑过去的,比东莞的贵不少,还不如东莞好玩。要不,你和我去菲律宾吧?我过几天要去一趟菲律宾,咱们一起过去玩几天?”

董厚明问:“菲律宾有什么玩头?一天到晚政变,你去那儿干什么啊?雇女佣去?”

包博被他逗笑了,说:“不雇女佣,我是去见一个人。菲律宾还是很好玩的,尤其是现在冬天这个季节,你没去过吧?那你一定和我去玩玩。那里不只有女佣,还有别的啊。”

张小姐从前排的座位上回过头来,以探寻的眼光看包博,董厚明看到了,就说:“你不带小张去?”

包博犹豫了一下说:“她没有护照,这次她只办了一个港澳通行证。所以她还去不了,早知道应该让她办一个护照了。”

张建安得意地从她身前的小包里拎出一本护照,说:“我早就有护照了啊,都有N多年了,只要到香港办一个菲律宾的签证就行了。”

包博知道张建安肯定是看了刚才那条短信了,所以对他去菲律宾有些担心,想陪他去。他感激地看了看她,说:“算了吧。你还是把招商活动的事情给落实落实,富余的时间就在香港shopping shopping(购物),或是追追星什么的。”张建安噘了一下嘴没说话。

离皇岗口岸不远了,司机拿出蓝色的《边防检查出境登记卡》,还有《健康申明卡》和《香港入境事务处旅客抵港申请表》让他们填。下午一点多,他们到了皇岗口岸。车子在“访港旅客”那条线上开始排队,车队里是各式各样的挂着中港两地牌照的高档小车,时不时有奔驰或是宝马车插队加塞儿引来别人按他们喇叭。岗亭前还有一个蓝色的告示牌,上面写着:“从9月24日起,乘坐小汽车的旅客(7人以下)可以出入境载客通道行(填写《健康申明卡》)。8人以上请走边检大厅。皇岗边检示。”

董厚明说:“这中港两地车牌还真方便,过关都不用下车了,看一下护照就过去了。怪不得我这个朋友花25万买了这么一个牌子呢。”

张小姐说:“这么贵啊!几乎是一辆车钱。”

司机用广东口音很重的普通话说:“是哑,是哑。要想申请两地牌必须在广东投资100万美元以上,广东才批给你一个两地牌,要不就是当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的香港人了,才可以的。现在香港的私家车申请两地牌也有配额了,全香港只有不到三万辆私家车有两地牌。一般申请至少也要等半年以上。所以呀,只能买喽。在广东,只要出钱,什么都买得到喽。”

董厚明说:“我这朋友今天晚上订好了号称世界上最大的海上餐厅‘珍宝海鲜舫’给咱们接风。他在香港还有一辆劳斯莱斯,晚上他让劳斯莱斯到酒店接咱们,酒店他也订好了。”

包博问:“哦,你这个朋友在香港啊?香港人?干什么的?”

董厚明说:“不是。内地人,前几年钱多了,就移民香港了。炒股票的。”包博想了起来,上次董厚明和他不经意地提起过他们港务局下属有一个A股上市公司,有一个“庄家”替他们做庄,很秘密,很低调,没人知道,一直是董厚明和他单线联系。

皇岗口岸 ——《回国驯火记》小说插图,作者:安普若 http://an.haiguinet.com/

 

等了大概半个多小时,车子缓缓地进入了边检通道,来到岗亭的窗口前。这台奔驰车是香港配置,方向盘在右边,所以坐在司机左边的张建安探出头去,把一本港澳通行证、一本带着香港签证的中国护照、一本美国护照,还有司机的香港身份证以及驾驶执照和车子证件全部递给了窗口的边防女警察。

女警察肩上扛着一杠一花,是个三级警司。她逐个查看着证件,然后对照片。司机把左边带太阳膜的车窗全部降了下来以便她能看清车里的人。当女警察查到董厚明的护照时,探出头来拿护照核对了两次,然后看着计算机屏幕好长时间。最后她叫来了一个年龄稍大,肩上扛着一杠三花的一级警司,指着屏幕给那个人看。看了一下,一级警司拿起了所有证件走出了岗亭,对司机示意让他把车停到边检大楼那边的停车场去。司机探出头,用广东话嘟嘟囔囔地嚷嚷着什么,好像是问他为什么要让我们停车。那个一杠三花的警司根本不理他。司机无奈,只好停了车。警察走过来,对车里人说:“请你们把行李拿好,跟我来。”

包博他们面面相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只好下车拿行李,跟着警察进了楼。警察把他们带到了一个单独的小房间,说:“请你们在这里等一下。”然后对董厚明说:“请你跟我来。”

董厚明被带进了里面的房间,关上了门。包博和张小姐还有司机等在外面的房间里,包博本能地拿出手机看了一下,发现这里手机信号全都屏蔽了,想打电话也不能打。张小姐也有点紧张,看着包博。她想问什么,但是没敢说话。

董厚明进去后,警察先例行公事地问他是哪个单位的,什么职务。然后说:“请你把行李打开。”

董厚明的行李很简单,除了几件衬衫还有洗涮用具,其他什么也没有,他连笔记本电脑也不带,换洗的衣服也没有几件,估计这几天他就准备穿一套衣服逛香港了。警察简单翻看了一下,行李里什么可疑的东西也没有。董厚明在边上庆幸自己刚才在路上把所有的文件包括公章都交给了包博,否则还不定要解释多半天呢?!

警察让董厚明坐下,开始询问董厚明:“请问你去香港干什么?”

董厚明很沉着地说:“去香港拜会我们公司的合作伙伴。”

警察不紧不慢地问:“你们合作伙伴都是哪些家公司?”

“我也不知道,是外面那个美国投资公司的孙先生联系好的,我只是陪他一起去参加会谈。”

警察在纸上边记边问:“另一个女的是你们局的吗?”

董厚明态度很合作:“不是。她是美国投资公司的人。”

警察问:“为什么你们公司只派你一个人去香港?”

“其他领导都去过了,就我还没去过。所以这次轮到我去了。”董厚明这句过于实在的话把警察也逗乐了。

警察收住笑容,继续问:“准备去多长时间?”

董厚明想也没想地回答:“两、三天吧”

警察又问:“你去香港得到你们局里批准了吗?”

董厚明还是很轻松地答道:“当然了。局里早就知道的,你可以给我们局打个电话核实一下。”

警察说了一句“我要核实也不找你们局啊”,说着就从后面的小门出去了。也不知道他是找谁核实去了。过了一会儿他回来了,对董厚明说:“我们这里的文件显示,你必须获得你们市一级主管部门批准后才能出境,只是你们局同意还不行。所以今天你暂时不能出境。”

董厚明一听急了,说:“这什么意思?我是受限制出境了?为什么?我不是有香港签证吗?”

警察说:“这个吗……你回去到市里主管部门了解一下就清楚了,有香港签证也没用。”

警察不再搭理他了,把他带出了房间,然后把证件还给大家。他对包博说:“如果你们几位要过境的话,可以走了。董先生不行。”说完把大家带回停车场。

上了车,包博问董厚明:“怎么了?”于是董厚明把刚才在房子里和警察的对话原原本本地给包博讲了一边,然后还加了一句:“亏了文件在你那里,也多亏你是美国人,人家不查你。否则的话可能真出麻烦了,人家还以为我要携款潜逃呢。”

包博笑着说:“才1000多万的一张信用证,不至于的。”

司机回过头来问:“董总,我这辆车登记通关的口岸还有蛇口,要不咱们去蛇口试一下?”

包博想也没想地说:“算了吧,估计咱们走别的口岸董总也还是过不去,都是计算机联网的。而且人家都有记录。如果一天闯两次关,说不定还真引起人家怀疑了呢。这样把,咱们改变行程,先回深圳再说!”

于是他们一行回到了深圳,住进了罗湖的香格里拉大酒店。司机把他们送到酒店后就回香港了。

在酒店住下后,董厚明马上开始给他们局里和市里的朋友打电话了解情况,一会儿功夫就都打听到了。就是因为他们局那个加拿大回来的杨立云上次在市纪委举报了董厚明,给董厚明整了一大堆黑材料,但是纪委也查不出任何有实质性的东西来,后来这个事情被邢书记“冷处理”给压了下来,但是纪检部门并没有做任何结论。2003年8月2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紧急发了一个《关于党政机关、司法公安部门人员出境、出国通行证、护照管理措施》的通知文件,于是市里的组织部门就把还在接受审查的处级以上的干部都放在了限制出境的名单上了,让他们把护照都上交。但是不知道是工作疏忽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根本也没人通知董厚明,所以他始终不知道这个情况。

董厚明这次真的气坏了!在宾馆的房间里他大声地嚷嚷着:“我操!姓杨的这小子,我让他不得好死。我他妈的要让他知道知道马王爷三只眼!你他妈的不是限制我出境吗?我明天就找国安局的那帮哥们,我让他们天天监视这个孙子,他每次出入境就使劲查你个王八蛋。惹急了,我让他们找个借口把这孙子驱逐出境,实在不行给这孙子弄两块毒品掖行李里,我就不信不能把他送监狱去。我操,看他妈的谁厉害!”

包博坐在那里,心里在想:上次董厚明提到这个人的时候,他就知道这小子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上次包博就安抚着董厚明,让他别去主动报复这个小子。如果这个项目要继续进展下去,看样子这个小子还会继续使坏。这次包博也在想,是不是要想个什么办法,让这个小子收敛一点,但是这个分寸很难拿捏,万一董厚明的那帮人毛毛糙糙把事情搞大了,捅出什么案子来,这个项目可就会受到影响。于是包博说:“董总,这个姓杨的咱们早晚要收拾,但现在咱们还是项目要紧。我也赞成需要吓唬他一下,让他收敛一点,但是最好别把事情搞大,只要他不再影响咱们的项目就行了,你看呢?”

董厚明一肚子气,恶狠狠地运着气说:“可是,你不把那小子整趴下,他他妈的不知道锅是铁打的。不信你看着,他后面说不定还弄出什么妖蛾子来恶心你呢!我他妈的一次把他彻底整服,让他这辈子都记着这个教训。”

包博知道董厚明在边检那里窝了一肚子气,到现在还没有消呢。估计这个时候劝他也没用,就说:“你先别想那么多了!现在咱们要做的是:第一,你要保密,限制出境的事情你千万别和港务局的任何人讲,否则传出去不好;第二,保理的事情我去香港谈就是了,实在不行,我把香港那边的人请到深圳来,咱们在深圳谈。但是,现在最不好办的事情就是咱们的BVI公司在香港银行开户的事情。你是70%的大股东,董事长,银行开户必须你去。如果银行账户开不了,咱们的钱也打不进来。”

包博这么一说,董厚明也就先放下了“收拾”杨立云的想法,开始考虑要紧的事情了。他问包博:“要不然这样吧?让律师把离岸公司的注册文件改一改,改成你是董事长,全权处理不就行了吗?银行开户的事情也你去办就是了。”

包博说:“改文件倒是很容易,但是文件一个往返,怎么也要一个星期。再者说了,这样改了以后,咱们以后还是要改回来的,到时你也还是要去香港的银行补办手续的。”

董厚明又想出一招:“要不,我写一个委托函,全权委托你办理银行开户的事情。咱们明天找个律师公正一下不就行了吗?”

包博点点头:“这倒也是一个办法,我只是不知道银行是否肯接受。因为银行需要你的签字留底,这个东西他们必须要你当面签字给他们,911以后香港的银行也管的很严了,不像以前了。”

董厚明还在想着如何能不去香港而把使事情办了。

包博想了想,说:“你这样被限制出境也不是一个事儿啊!你也不能永远被限制出境啊。如果下次需要你去香港或是出国去其他地方,你怎么办?你不还是要让市委组织部批准吗?反正这个事情早晚要解决,不如这次你就把它解决了,也顺便把杨立云整你的那些材料从纪委拿出来,让组织部门给你一个结论。咱们一切走正规渠道,你估计难度大吗?”

董厚明一副不在乎的样子,说:“这不成问题。现在市委组织部长和邢书记关系很铁。这次我并不知道最近中央有这么一个文,否则我早就去市里请假了。这次也奇怪了,中央发文后,让处级以上干部把出国护照都交组织部门统一管理,但是却没有人通知我啊?”

包博说:“如果这样,我看你这次干脆回去,然后打报告给市委组织部,让他们批你出国,名正言顺!”

董厚明说:“组织部那边没问题。我刚才打电话时他们告诉我,现在在限制出国名单上的干部要出国,都要主管副市长亲自批。副市长那里也没问题,我也可以让邢书记给打个招呼,但是人家市长什么时候批你就没谱了。这种出国报告在市长桌子上一压一个星期也是常有的事儿。你总不能天天催着市长批吧,除非是急事。再有,如果是正式出国谈判和考察,按照外事纪律规定不能一个人去,必须要组团,一般要三个人。”

包博不以为然:“咳!这还不简单,你从你那帮兄弟里拉两个人,不就行了吗?”

董厚明还是很谨慎的:“可是,人多嘴杂。这次合资公司具体是如何操作的,资金是怎么走的,只有你知道,我知道,刑书记也只知道个大概。如果有别人知道了,说不定谁嘴不严,说出去了,还不定惹来多少麻烦呢。杨立云和王局长他们不整天盯着咱们呢!”

这下包博也有点难住了,嘴里哼哼着:“确实是个难题啊!”

包博看了看表,都快下午五点了,折腾了一天还没吃饭呢,就站起来说:“都快到吃晚饭时间了,咱们中午还没吃饭呢,这样吧,咱们先去吃饭,一边吃一边慢慢想办法。你们想吃什么?”他问董厚明和张小姐。张小姐始终坐那里安安静静地听着,问到她,她才说:“听董总的。”

董厚明摇摇手,说:“我他妈的没心情吃饭,让他们这帮孙子气也气饱了。随便吃点,什么都行。”

包博说:“要不咱们就去这里顶层的‘中国之窗’餐厅吃自助餐吧。那个餐厅可以俯瞰深圳河对面香港的景色。董总今天去不了香港了,只能远远地眺望一眼东方之珠的身影,看看她的风采是否浪漫依然。”

香港新界——《回国驯火记》小说插图,作者:安普若 http://an.haiguinet.com/

 

深圳香格里拉大酒店的顶楼31楼是“中国之窗”餐厅。餐厅高大的落地窗可以俯瞰深圳市全景和香港新界的景色。绿色的大理石装饰与窗外的蓝天白云、青山绿水相映成辉,构成一幅岭南风格的山水画卷。自1992年2月深圳香格里拉酒店开业以来,这里一直是深圳一个景色迷人的餐厅。

包博、董厚明和张小姐进了餐厅,董厚明随便找了个地方就要坐。包博说:“咱们坐到南面去,好欣赏一下香港的景色。”

董厚明说:“哦,这个餐厅不是旋转的。早知道我带你们去国贸上面那个旋转餐厅了,就在前面嘉宾路上。92年邓小平南巡谈话就在那里。”董厚明看样子对深圳很熟悉。

穿着旗袍的带位小姐把他们三个人带到了一个面对香港的桌子坐下。董厚明只是不停地抽烟,看样子真没心思吃饭。张小姐想逗他开心,就说:“董总,138块钱一个人呢,不吃浪费了。董总,你不是最爱吃自助餐呢吗?”张小姐还记得董厚明第一次来北京的时候包博请他在凯宾斯基吃自助餐,他吃了好多啊!

包博冲张小姐使了个眼色,意思是你别逗他了。然后说:“张小姐,麻烦你帮董总去拿点菜吧。”

一会儿,张小姐给董厚明端来了满满两大盘子各色美食。包博要了啤酒,和董厚明一边喝着啤酒一边剥着腿粗肉满、膏满脂丰的潮汕膏蟹吃。

董厚明看着深圳河对岸的香港,说:“就近在咫尺啊,可是说不让你过去还是不让你过去。妈的,别忘了对面也是咱们中国的领土啊。”

包博安抚着董厚明说:“知足吧!至少比改革开放前好多了。我80年代初来深圳的时候,公路两旁都是防坦克的水泥三角柱子,到深圳还要办《边境通行证》,而且都是解放军背着枪上车来检查的。再早,60年代、70年代那会儿,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了追求资本主义美好的生活死在了深圳河和深圳湾里喂鱼了。”

董厚明说:“我听说那会儿好多广州的知青都偷渡去了香港。据说跳下海去向着灯光亮的地方使劲游,也就几千米就到了。逼急了我也抱两个篮球从深圳河游过去。”

董厚明的话把张建安逗乐了,她指着左手那边的一大片白色的高层居民楼说:“董总,你看那边那片白房子了吗?那就是香港了。你拿个雨伞,从这个楼上跑几步,然后一跳,你就到香港了。”女孩子的想象力十分丰富。

包博也笑了,说:“你可别害董总了,他从这里一跳,正好赶上一阵逆风,吧唧,掉在了罗湖桥这边,那可就惨了。”

一开玩笑,董厚明的情绪好多了,他笑着说:“就算落到那片白房子那儿,离香港也还远着呢吧?说不定被风一吹,撞这边山上了。”董厚明指着右手边的山。

包博说:“那片白房子的地方是新界的上水,再过去是粉岭,离香港还要坐半个小时的火车呢。租给英国人99年的就是新界,所以理论上新界那里一直是中国的领土。当年那些游到新界的人理论上不应该算偷渡。香港岛和九龙半岛南部一大半是割让的,算英国人的,不过现在割让的也都收回来了。”

张建安说:“我听人家说,英国人只发展香港岛和九龙半岛,就是因为他们觉得那里是他们的。不发展新界,就是认为99年以后新界要还给中国。所以新界还和农村似的。”

董厚明感慨地说:“不发展就对了。那叫保护生态环境。你看看人家香港那边,山清水秀的,哪儿像咱们这边的深圳,乱哄哄的。”

包博指给张建安:“这一带确实是香港的环境保护区,右手边的小山是麒麟山,后面是大罗天,再后面是鸡公岭了。再往西的那一大片湿地是米埔,米埔过去就是深圳河的出海口了,叫后海湾。米埔以前是一个养虾米的地方,那些水塘就是养虾的基围,你吃的基围虾就是这些基围虾塘里养出来的。”

董厚明还在“愤青”,他说:“你看看,这几年深圳湾边上的蛇口工业区对生态环境破坏的多厉害!听说这些以前基围虾塘没剩下多少个,根本养不了虾了。就算能养,这里产的基围虾估计没人敢吃。不过深圳湾这里因为自然景观好,所以它边上的房价长都得很高了。我前两年差点在这里买了一套房子,现在是买不起了。”

包博给董厚明灌迷魂汤,打气说:“等咱们合资企业办好了,想办法给你办一个香港身份证,或是外国护照,彻底解决出国受限制的问题。到时你就去香港买套房子吧!”

董厚明点点头说:“是啊。做中国人真的太麻烦!”说来说去,话题又回到了董厚明出境受限的事情上来了。

张建安小声问包博:“老板,你说,能不能让董总跟N省的招商团一起去香港呢?”

董厚明说:“我估计让市里批准我参加跨省的招商团出国,理由不充分,没戏!”

说到这里,他忽然想起了什么,说:“哦,对了。我前两天在市里开会,我正好和市外办的一个副主任坐一起。她这些日子正忙着给市长请外国顾问呢。市长给他们的任务是必须在今年年底请到20个世界知名人士当蓬海市的市长顾问。她哪里认识这么多国际名人啊?她们已经欧洲跑一圈了,好像也没请到几个有头有脸的。这两天正说要去香港和美国呢。她问我认识不认识香港或美国的名人,给她介绍介绍。这事可把她急坏了。要不,我推荐你来当我们的市长顾问。你的学识和经验肯定行。如果我帮她解决了这个问题,我就混到她那个去香港和美国的团里,美其名曰帮她们请顾问去。”

包博笑着说:“你们市长需要的不是学识和经验,他需要的是名人装点门面,所以我不行。我倒是可以帮她请一大堆美国那些光说不练的花架子名人。比如老布什他哥,尼克松他弟;要不请退役的国务卿也行,什么基辛格啊,黑格啊;诺贝尔得主也有,什么‘欧元之父’啊,新凯恩斯主义之类的。不过关键是钱,市政府准备出多少钱。如果有钱,克林顿也请得来。”

董厚明一听乐了:“这几个你只要是给请来一个就行。不过这是公益性质的事儿,恐怕市政府也就给点车马费之类的,太多钱是拿不出来。”

包博说:“我估计请来一、两个是不成问题的。这些人里有几个是给钱就来。实在不行,你们局出点钱赞助一下。”

董厚明马上明白了:“没问题!咱们‘小金库’里还有不少钱呢。咱那个钱不就是干这个用的吗?我马上给外办的副主任打电话,告诉她人我们给她请,钱我们替她出,让她给我办一本公务护照。她可是市长的红人,每次市长出国都带着她。让她去找市长给我请假。我再让刑书记在组织部那边替我打个招呼,这就全齐了。”说着董厚明就开始给外办主任打电话。

董厚明和外办主任一通忽悠,一会儿功夫,董厚明笑逐颜开地放下电话,对着包博说:“全解决了。我和她一说,她别提多高兴了。让我马上回去办公务护照。这样吧,我明天一早飞回蓬海。”

包博问:“你估计大概几天能办好?”

“估计一个星期吧。公务护照他们外办直接就给办了,快的话就三天。然后写个报告交给市长签个字就行了,我拿了护照马上就回来。”

包博想了想,“嗯”了一声说:“你别回深圳了。如果你办好了护照,直接从你们蓬海买机票飞香港。在你们蓬海市出关。让市外办提前和机场的边检打好招呼,我在香港等你。”董厚明点头说:“好!”

正说着,董厚明的手机响了,是他的朋友打来了,问他在哪里。一会儿功夫,一个身材不高,大腹便便的30多岁的人进来了。他穿一件浅黄色的恤衫,胸前绣着一个背高尔夫球筒小人的,一看就知道是雅狮威(Ashworth)牌的高尔夫恤衫,敞开的领口处露出一个小拇指粗的金链条,闪闪发光。下身穿了一条米黄色的Lacoste(鳄鱼)牌卡其布休闲裤,脚上是一双棕色的Cole Haan休闲双色软皮鞋。他身后跟着今天上午来接包博他们去香港的那个司机。

他进来就冲董厚明嚷嚷:“我都听司机说了,册呐,这是哪个垃圾小人想整你啊?看样子你今年是命犯小人,你哪能搞的?”包博一听,原来是上海人,口气有点上海小菜场卖黄鱼出身的。

董厚明过去和他握手,并给包博介绍说:“这是郑斯荣,郑总,中国股市上的隐形超级大庄。如果不是隐藏的好,现在早上中国富豪榜了。”

郑总忙摆手说:“哦哟,我哪能是什么超级大庄啊?!比德隆老唐他们差远了,我只是小白相啊。至少没像他们那样被深度套牢。也多亏了没上富豪榜。你看看那个富豪榜,册呐,简直就是一个杀人榜,血淋嗒滴的,一个一个全进去了。”

包博和他握手,客气地说:“郑总,今天多谢你派车来接我们。”

郑总说话声音很大,和中国所有的大款一样,在公共场合一副旁若无人的样子:“毛毛雨,毛毛雨。我本打算今天夜里在香港最好的饭店给你们接风洗尘的,房间都订好了。左等你们不来,右等还是不来。后来司机一个人跑回来了,册呐,说董总被扣了。所以,我怎么也要从香港过来看看,给董总压压惊啊,册呐。”他一嘴一个“册呐”。

说着,他看看桌子上董厚明和包博吃剩下的两大盘子自助餐,说:“不要吃了,不要吃了。这破东西有什么好吃的。我们找个地方,弄点好的。先弄碗鱼翅漱漱口,再弄点鲍鱼海参可口点的……,册呐。”

董厚明说:“算了,算了。郑总,我们都吃饱了。真的,今天就算了。我过两天到香港了你再带我们丰盛一下。”

郑斯荣看他们确实吃饱了,就说:“也好。不过,董总,今天你是交了华盖运了。我就是不给你压惊,你也要破破华盖,转转运吧!”

董厚明苦笑着说:“确实。今天他妈的真有点不顺。看样子是有点‘运交华盖’。”他转过头来对着包博说:“‘运交华盖欲何求,未敢翻身已碰头。破帽遮颜过闹市,漏船载酒泛中流。’看样子,咱们刚一翻身就碰头了,以后还真是要多多提防。”董厚明果然是笔杆子出身,出口就是名诗。

包博也笑着说:“是啊,所以咱们要‘破帽遮颜过闹市,漏船载酒泛中流’!就听鲁迅的,咱们也和郑总学,隐蔽,隐蔽,再隐蔽!低调,低调,再低调!”

郑斯荣被他们这么一说,十分得意。“哈,哈,哈”地直笑。他说:“按香港人的说法,交了华盖运,可要破一破。最好的转运方法是——开苞见血,一炮走红。册呐,我今天晚上一定要给你找个地方让你‘枪’上见红、驱邪避鬼!”

张建安在边上听他们开始讨论这种问题了,就小声地和包博说:“我到楼下商务中心给董总买明天的飞机票去,我怕一会儿关门了。”然后对董厚明和郑斯荣笑笑说:“几位老总,你们玩好,我先去办事情去了。”就起身告辞了。

包博冲张小姐的背影吩咐了一句:“你最好是网上订,然后让董总机场取票。晚上别等我们了。订好机票给我发短信,明天早晨董总就直接去机场了。”

郑斯荣回头直看张小姐,回头看包博,一副不加遮掩的赞许加羡慕的神情。郑斯荣开始给他认识的妈咪挨个打电话,联系今天晚上“破处”的地方。一边打电话,还一边说:“东莞这地方,云集了800万打工妹,全国各地哪儿来的都有。姿色好点的,脑子灵活点的,第一年是站着挣钱,第二年跪着挣钱,第三年就是躺着挣钱了。要‘破处’的有的是,董总啊,你也算扶贫救苦,拉动内需啊。所以啊,咱们今天要给董总找一个漂亮的,先找两个按摸妹,把董总弄到火候了,然后在旁边再帮董总一把,你就跃马扬鞭,开鸾劈凤,龙凤呈祥吧!好好享受一下当皇帝的待遇。册呐!”郑斯荣说的都是一套一套的。

董厚明指着郑斯荣说:“你这两年,全他妈的跟香港人学坏了!香港人没几个好东西,坑蒙拐骗包二奶,信神弄鬼最迷信。深圳东莞这一带的风气全是香港人给带坏的。你也快成‘扶贫办主任’了,还特迷信。”

一会儿功夫,郑斯荣已经联系好地方了。他“嘿、嘿”地坏笑着,拿董厚明的笑骂当夸奖。他对着服务员大声地吆喝着:“小姐,过来,埋单!”说着就要替包博他们结账,包博忙把账单抢了过来,把饭钱签到了自己房间里,这方面他从来不丢面子。

郑斯荣把刚抽了几口的软蓝芙蓉王掐灭,就往饭桌上随便一扔,对司机说:“走,去东莞,老地方!”

东莞夜景——《回国驯火记》小说插图,作者:安普若 http://an.haiguinet.com/

责任编辑:may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更多

· 回国训火记(十八)芬村盘游、艺...
· 回国训火记(十七)出境受限、计...
· 回国训火记(十七)出境受限、计...
· 回国训火记(十七)出境受限、计...
· 回国训火记(十六)艺术纵横、风...
· 回国训火记(十六)艺术纵横、风...
· 回国训火记(十六)艺术纵横、风...
· 回国训火记(十五)地产文化、概...
· 回国训火记(十四)千头万绪、红...
· 回国训火记(十四)千头万绪、红...

推荐文章

更多

· 回国训火记(十八)芬村盘游、艺...
· 回国训火记(十七)出境受限、计...
· 回国训火记(十七)出境受限、计...
· 回国训火记(十七)出境受限、计...
· 回国训火记(十六)艺术纵横、风...
· 回国训火记(十六)艺术纵横、风...
· 回国训火记(十六)艺术纵横、风...
· 回国训火记(十五)地产文化、概...
· 回国训火记(十四)千头万绪、红...
· 回国训火记(十四)千头万绪、红...

热点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