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系列连载 >> 回国训火记 >> 回国训火记(十七)出境受限、计划生变(中)

回国训火记(十七)出境受限、计划生变(中)

2008-02-22 17:17:53  作者:  来源:互联网  浏览次数:1150  文字大小:【】【】【

欢迎来临东莞市 ——《回国驯火记》小说插图,作者:安普若 http://an.haiguinet.com/

 

东莞,位于广州和深圳之间,是一个由32个乡镇组成的地级市,面积2400多平方公里,比深圳的总面积还大400多平方公里。1985年以前东莞只是广东的一片普通农村。80年代开始珠江三角洲崛起,广东的中小城市中南海、顺德、东莞、中山的经济发展最为迅猛,号称“四小虎”,成为了广东改革开放先行一步的象征。东莞的农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大片大片的厂房。东莞很快成了广东的外向型加工制造业基地,乃至成为了全世界的“电子加工厂”。世界上95%的电子产品都可以在这里找到制造商。“东莞塞车、世界缺货”是对东莞在世界经济中重要地位的最好注解。20年的改革开放使得东莞的经济实力跃居全国前十名。

随着经济的发展,原来只有一百五十多万户籍人口的东莞吸引来了六百多万外来打工者,其中大部分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年轻打工妹,她们为当地一万四千多家外资、港资、台资企业提供了优秀而廉价的劳动力,也为东莞的娱乐业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生力军和后备军。在东莞开店设厂的港澳台同胞和外商有近百万人。香港人一般每星期回港一次,但是由于海峡两岸交通的人为阻断,台湾人一般只能一个月甚至几个月才回台湾一次。这些港商、台商、外商白天辛苦工作一天之后,晚上和节假日总要有些娱乐活动,同时他们长期独在他乡为异客,寂寞无聊,也需要“心理上的温暖”和“生理上的安慰”,于是巨大的市场需求产生了,再加上这里宽松和谐的投资软环境,东莞自然而然的成了珠江三角洲地区乃至两岸三地的娱乐天堂,名声早已飞扬海内外。每年中秋“双十”假期,台湾人都组织号称全球最大的华人“救国团”以打球为名,高唱着“没有Go中国,就没有性生活”来东莞买春。两岸三地的同胞们、日本人、韩国人,以及从北京、上海等内地来的各级官员和商人给东莞的娱乐场所提供了坚实而又充裕的客源。

于是东莞的星级高档酒店如雨后春笋般地冒了出来,四、五星级酒店加起来有20多家,密度大,收费低,数量在全国的地级市中名列第一,甚至超过了内陆大部分大城市的星级宾馆数量。你在这里可以看到世界著名的酒店品牌,比如凯悦、假日、万怡、喜来登,更多的则是乡镇企业家们自创的民族品牌,东莞酒店业的异常繁荣在中国酒店业发展历史上创造了一个奇迹。东莞的所有酒店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每个酒店都开辟了多层楼面作为娱乐设施,从餐厅、茶楼到迪厅、KTV、夜总会、桑拿、按摩、SPA……,应有尽有。有的酒店里光“小姐”就有上千人,小姐的宿舍就建了十几栋,这在广州深圳都十分罕见,更不要说中国的内陆省份。

从深圳到东莞90多公里,郑斯荣的大奔驰沿着广深高速公路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过了去虎门和广州的高速公路分岔口不远,他们就来到了东莞的厚街镇,下了高速公路,沿着厚街大道进了镇里,左转上了107国道。包博是第一次来东莞,他被眼前厚街镇的景色惊呆了。厚街镇是东莞最繁华和最著名的夜生活区,大街小巷食肆林立,“厚街腊肠”、“厚街烧鹅濑粉”的招牌随处可见;各大酒店灯火辉煌,灯光下是“贵宾房198元”、“五折酬宾”的巨幅广告;台湾人开的店铺琳琅满目、霓虹璀璨;挂着广州或是深圳牌照的奔驰宝马把不宽的街道堵得水泄不通;一辆辆载客摩托穿梭期间,“摩的”司机穿着“义务治安员”的交通马甲,坐在“摩的”后座上年轻女子浓妆艳抹,她们正挺胸奔赴大大小小五光十色的夜总会和歌舞厅,“陪大款,挣小费,不给国家添累赘”。厚街整个就是一个满目繁华“一片笙歌醉里归”的超级娱乐不夜城,俗话说:“不到厚街,不知道什么叫灯红酒绿。”

包博看着大街上到处是台湾糯米团、台湾肉粽、台湾铁板烧,以及大肠面线、五更肠旺、万峦猪脚、卤肉饭、可丽饼、乃至珍珠奶茶、“青蛙包二奶”的招牌,感叹到:“真没想到。这里看上去很像台北的士林夜市,但是好像更热闹。”

郑斯荣说:“厚街的外号就叫‘小台北’,这里号称有十万台商,二十万奶,是台商的‘二奶鎮’。香港人大部分都在樟木头那边买房子,那边都是香港人梦寐以求的半山别墅,所以那边叫‘小香港’,也是香港人的‘二奶村’。”

包博一时没明白,问:“有那么多‘二奶’,二十万?”董厚明笑着说:“养一个是人物,养两个是动物,养三个是植物,一个不养是废物。所以‘呆胞’们平均一人养一个,十万‘呆胞’可不就是二十万个奶子呗。”

包博被他们这种脑筋急转弯式的算法逗笑了,说:“东莞真好!成了港澳台同胞的温柔乡了!所以别着急,小姐们就把台湾给统一了。”

董厚明以前来过东莞,他不以为然:“东莞就是‘晚上灯火辉煌,白天破破烂烂’。除了小姐便宜,二奶好包,其他方面比台湾和香港还差得远呢!”

车子上了康乐南路,转了一个弯,停在了厚街镇一家著名的星级酒店门前。包博他们下了车,往里走,郑斯荣给妈咪打手机:“我们到了。”

不一会儿,一个身材瘦高,长得十分漂亮的妈咪跑了出来,到酒店的大堂来迎接他们。高个妈咪一身名牌,一脸艳笑,一张嘴大连海蛎子味儿飘散在广东潮湿的空气中:“哎哟,我的郑大哥,你们也太快了,刚才打电话还在罗湖呢,一眨摸眼儿的功夫说到就到咧。”,郑斯荣一只手搂着妈咪的细腰,另一手肆无忌惮地放在妈咪高耸的乳房上,连摸带揉。他斜着眼对妈咪说:“废话!我们是‘炮团’,机械化部队,能不快吗?你给我找的人呢?”

妈咪一脸赔笑着说:“我这就让人去叫,那女孩就住我们这儿嘎瘩不远,是我手下一个小姐的表妹,刚来东莞一个月。长得挺漂亮的,就是打扮还有点土。”

郑斯荣挥挥手:“那没关系,反正脱了都一样,只求开苞转运、红星高照。不过,咱们可说好了,不见红不给钱啊。”

妈咪笑着说:“郑哥,你放心吧。有假保换,保证让你一炮打出一个‘万紫千红’来。”

郑斯荣学着妈咪的口音说:“你当是放焰火呢?”

不一会儿功夫,大门口一辆“摩的”一停,摩托车的后座上竟然下来两个年轻女孩。一个花枝招展小姐模样的女孩带了另一个清纯可人学生模样的女孩。这个女孩见了生人就羞涩惊恐地低了头,站在那里直往妈咪身后躲,一句话不讲。郑斯荣一看,嚷嚷着:“这个长得太一般了吧!我让你给找一个漂亮的,开苞咱们也要开个漂亮点的啊。”

实际上这个女孩并不难看,只是脸上没有化任何妆,再加上羞涩,所以看上去很一般。包博出来解围说:“这全怨妈咪,妈咪长得太漂亮了,所以和妈咪一比,多漂亮的女孩也不显得漂亮了。”然后指着妈咪说:“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就不应该当妈咪。”

郑斯荣也说:“就是!妈咪一漂亮了,都想着上妈咪了。你手下的小姐怎么办?”然后还转过头来对包博一脸认真地说:“这妈咪‘活儿’可好啊,我干过两次,印象深刻!”说完了还咂咂嘴,咽了一口唾沫。手还在妈咪的乳房上使劲捏了一下。

妈咪被他们一会儿夸奖漂亮一会儿夸奖“活儿”好,笑得花枝乱颤。她拉着那个女孩对董厚明讨好地说:“大哥,你看这长相多清纯啊!要开苞就要开这样的。如果像我这样的,一看就是老‘处女’了,被男人处理过好多次的了,弄不好大哥还以为是我强奸你呢。”妈咪说话永远是挑逗加放肆。

董厚明坐在酒店大堂的沙发上,一脸疲倦地冲郑斯荣挥挥手,说:“我说算了吧,哥们。别弄这些‘港怂’的玩意儿了吧。咱们今天就按摩按摩,放松放松,睡个好觉就行了。我今天让他妈的边检的这帮孙子这么一折腾,实在有点累了,动都不想动了。”董厚明对今天在皇岗口岸被边检扣留的事情还在耿耿于怀,乐不起来。

郑斯荣笑着说:“这就是东莞的好处了。在这里不需要你动,一会儿你只管闭上眼睛,尽情地享受一下青春玉体带给你的无限刺激和感受。我敢保证在家你老婆都不会这么伺候你。你说咱男人容易吗?为了扒几张分,在外面受尽了窝囊气,回家还要受老婆气。多亏还有一个东莞,男人的天堂啊!册呐。”估计郑斯荣在家是一个标准的“上海新好男人”,“气管炎”严重,回到家里是模范丈夫。

郑斯荣扭过头来,对着那个妈咪说:“你一会儿再帮找两个‘A级’的、服务好的,定一个大点的房间,否则今天晚上董总就开培训课了。”

妈咪说:“哥儿,您就放心吧。妹妹再给您们二位也找两个飞一飞。都是‘A级’的,保证什么‘活儿’都好。”说完冲郑斯荣和包博使劲飞媚眼。东莞这里连按摩女都按质量分级,论质定价。包博说:“我们今天是给董总转运来的,飞就不飞了。”

妈咪还在推销:“要不就给哥找个模特,保证身材一级棒,成不?”包博笑着摇摇手,指了指在沙发上都要睡着了的董厚明,意思是说:你别管我了,那个都要睡着了。

董厚明被妈咪和另一个小姐连搀带抱地扶上了电梯。也不知道这妈咪施了什么魔法,董厚明被她和另一个小姐搂着没走几步路,马上兴致就来了,笔杆子的底子又发作了,顺嘴来了一句歪诗:“花影乱,莺声碎,血染花红催人醉。”包博知道董厚明只要一见女色兴致高涨时就诗兴大发,不喝酒也醉。郑斯荣显然也知道董厚明这个毛病,于是接过话头说:“我看行了!咱们董总进入状态了,已经开始酒不醉人人自醉了。董总,你今天可一定要——‘炮’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大泛滥,能不忆东莞。”

包博笑着接郑斯荣的歪诗:“江东莞,最忆是厚街。双飞燕中寻菊香,头枕玉峰听箫飏。何日更重游?”郑斯荣一听包博和他接龙,更加来劲儿了:“东莞忆,其次忆……”还没等他说完,董厚明就打断了他的话说:“你们两个这是要把白居易活活气死啊!我也真服了你们了,谁的诗都能让你们改成淫诗。”

郑斯荣争辩着说:“老白他是没来过东莞,让他来一次,保证他不写《忆江南》而写《忆东莞》了。不信,你让这帮漂亮小妞们好好招待他一次?”郑斯荣指着妈咪她们坏笑。妈咪果然上套了:“没问题,郑哥,下次白哥来,让他给我打手机。保证把他弄舒服了。”包博和董厚明看着她们抿嘴微笑,旁边的小姐也陪着一起傻笑。

到了楼上,电梯门一开,顿时眼前一亮。这里是一个桑拿的前台,有一个供客人休息的大厅,全部是明式仿古红木家具。休息厅迎面的墙上挂着红木雕刻的四联条幅,上书“镜殿青春秘戏多,玉肌相照影相摩,六郎酣战明空笑,队队鸳鸯浴饰波。”条幅的中间是一副巨大的古代春宫图,昏黄的画面上左手边是一个条案。条案上除了一只红烛高照还有一套茶具和一套奇异的药具,明朝的时候还没有“伟哥”,药具里估计煮的是淫羊藿之类的春药。在画的醒目位置上是一张艳红色的巨大架子床,床前是凌乱的绫罗衣衫,透明的纱帐后一对古代男女正在……正可谓:

春风萦绕素帐,
红烛透照兰床,
花颜伏卧沙场,
金戈云雨衷肠。

图的右下角是一个暗红色的葫芦章,落款处写着鼎鼎大名的“仇英”两个大字。

包博也很喜欢明式家具,他北京的家中也都是从“龙顺成”买来的明式黄花梨的硬木家具,于是不由地称赞道:“从诗到画,到家私,全套的明朝玩意儿,不错!”

郑斯荣说:“淫诗淫画有压邪避灾的作用,据说《红楼梦》里就有记载,所以广东这里许多桑拿房都开始把春宫画贴门上或挂在迎面墙上,鬼就不敢进来了!”看样子郑斯荣对信神弄鬼封建迷信这套东西懂得还真多。

董厚明调侃地说:“鬼是不敢进了,赶明儿再把警察招来。”

郑斯荣一挥手说:“不会。这家店是东莞四大巨头之一的陈公子开的。后台很硬,没事的!”

包博来到服务台,等着妈咪给分派房间。只见服务台后面的墙上挂了一个告示牌。牌子的背景是一福“酥胸白似银,玉体浑如雪”的女人半裸图,上面红色大字写着《上钟程序》:

一、进房后同客人聊天沟通感情,帮客人点饮品,请吸烟,主动给客人换鞋,更衣。

二、调好水温帮客人冲凉:

1.鸳鸯戏水、帝王之浴......2.柔情蜜意、水中啸

三、送客人回卧室做服务,起钟:

3.十指弹琴......4.波底漫游......5.樱桃世界......
6.刮痧......7.冰漫游,火漫游......8.高山流水......
9.独龙钻(材料5钟,三种姿势:爬,侧,躺)......
10.海底捞月......11.回龙吐珠......12.翻江倒海.....
13.吹啸(料5钟,三种姿势:爬,侧,躺)。

注:另有两种最新服务供君选择“108度”、“玩转地球”。

四、服务结束,帮客人冲凉按摩。报下钟。以上程序有服务不周到,偷工减料的行为,欢迎投诉。

董厚明看了后大为感慨,点头称赞道:“看看,看看!这可是服务行业的ISO 9000标准化品质管理啊!而且还是2000版——理解顾客心理,满足顾客需求,超越顾客期待,员工充分参与,程序优化,方法标准化……你看看,太厉害了。”

妈咪一听,知道董厚明肯定是个企业领导,就说:“哎哟,我的大领导,欢迎你监督我们的工作,我们把所有的服务项目都列在上面了,如果小姐做得不到位,你和我说,我们奖罚分明。”

郑斯荣坏笑着说:“一会儿你也去咱们‘领导’那个房间,亲自指导你手下的小姐给领导汇报汇报‘工作’,示范一下你们的标准化程序。”妈咪笑着说:“没问题!如果领导同意,我亲自上去给领导‘汇报工作’。”说完了还对董厚明飞了一个大大的媚眼。

包博看了半天这个告示牌的服务项目,迷惑地说:“我怎么好像每个词都看得懂,但是每个词我都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呢?好像就‘高山流水’我知道。”

董厚明知道包博指的是什么,就笑着说:“此‘高山流水’非彼‘高山流水’!东莞这里的‘高山流水’是用爆炸糖的,而且是在你身上……”董厚明一说,包博更摸不着头脑了,一脸的问号。

郑斯荣于是一副为东莞骄傲地说:“东莞桑拿三大奇:水床、飞人、电动椅。其中最最好玩的就是‘空中飞人’了。如果没有‘空中飞人’,倒挂金钩、金鸡独立、天女散花、荡秋千、……就全都没办法玩了。今天主要是想给董总冲冲喜,否则咱们不来这家店了。孙总,你下次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给你搞一个‘满汉全席’,如果体力好,让你全都尝一遍。”

妈咪笑着拉着郑斯荣的胳膊说:“郑哥,你不用去别处了。我们过几天就全装上架子和红带子,你来我们这里玩‘空中飞人’吧,包你满意。”

说着妈咪带他们进了各自的房间,那天晚上包博他们桑拿完了就住在东莞的那家酒店了。

穿浴衣的女孩 ——《回国驯火记》小说插图,作者:安普若 http://an.haiguinet.com/

 

第二天一大早,包博和郑斯荣直接从东莞送董厚明去了深圳的宝安机场,董厚明行李也没拿,只身飞回了蓬海市。郑斯荣一路把包博送回了罗湖的香格里拉酒店自己急着赶在香港股市开盘前回香港炒股去了。嘴里还念叨着:“这两天上海股市跌得厉害,都1300多点了,还跌呢。都是许小年‘千点论’闹的。亏我跑得快,国内的股票我基本都平仓出来了,挪到香港来做了。否则的话,册呐,还不全被他们套在里面了。”

回到酒店,包博肚子饿了。他没回房间就直接到酒店一层的“咖啡园”去吃早点。早晨酒店的餐厅里人不多,进去后包博看到张建安一个人在一边看报纸,一边在吃早点。他走过去说:“Morning(早安),这么早就起来了。”

张建安一抬头,笑了,说:“我以为又是找我搭讪的呢。这一早晨,走马灯似的,就没停地有人过来搭讪,想看会儿报纸都看不好。”一个漂亮女孩住在五星级宾馆,如果早晨一个人去吃早饭,肯定会引来一些想法多多的男人的搭讪。包博笑着说:“人一长得漂亮了就是麻烦多,比如我吧……”张小姐屏住呼吸,瞪大了眼睛,等着听包博如何夸奖自己。包博从她盘子里拿了一块Bacon(培根又名烟肉)放嘴里嚼了嚼,然后慢慢地说:“……就从来没有这些烦恼。”张建安被包博的“大喘气”外加急转弯逗得差点没笑出声来,她说:“估计你是给别人制造烦恼的吧?”

服务员过来问包博的荷包蛋如何煎。包博顺嘴说:“Sunny side up and the sausage on the side(单面煎,旁边要香肠)。”张小姐忙拉住包博,笑着说:“你还是over easy(两面煎)吧!在广东还是尽量别吃生的东西,‘非典’刚过。”包博装出一脸的无奈,说:“O—K—,就听你的。Over easy, please。你怎么又成我老板了?”服务员不以为然地用白眼球斜了张小姐一眼走了,估计是对她话中流露出对广东的偏见表示极大的不满。

张小姐问:“董总回去了?……咱们今天怎么安排?”

包博把嘴里最后一块Blueberry Muffin(蓝莓松饼)咽了,说:“咱们上午去深圳科技发展投资集团,10点半见他们贾总。下午咱们去大芬油画村看看油画,见丹雨的一个朋友。然后丹雨这个朋友请咱们去海边吃海鲜。昨天晚上我都约好了。”原来昨天晚上包博进了房间,就给老高和丹雨打电话,安排好了今天的事情,让人家小姐干等了半个钟。

包博的早餐刚刚吃完,正在喝咖啡。这时包博的手机响了,包博一看是银倩,拿起了电话,银倩的女高音传了过来:“在哪儿呢?和谁睡觉呢?我没打扰你吧?”

包博喝了一口咖啡,然后说:“在深圳呢,正吃早点呢,一会儿正准备去谈网游和短信的项目呢。”估计张小姐在旁边已经猜到了电话是谁打来的了,所以她起身去卫生间了。张建安最烦银倩,只要包博和银倩一通电话,她就走开。

银倩在电话那边说:“我找你是要告诉你一件事情。昨天沙总给我来电话,说当地乡政府通知他,让他把土地抵押金补交齐。他问我们怎么办?”

包博觉得奇怪,问:“沙总不是把土地抵押金已经全交齐了吗?”

银倩说:“哪儿啊?这块土地的转让金一共是3个多亿,按照合同规定,他需要交人家10%的押金。也就是3000多万。他只交了500万,还有2500万没交。所以对方说,如果这2500万他一个月内还不交,对方就按违约处理,对方有权利把土地转让给其他人。”

包博一听,脑子“嗡”地一声就大了,这些民营企业家嘴里怎么永远没有实话呢?他也开始骂脏话了:“Fxxk,他为什么早不和咱们说?原来土地他并没有搞定啊!还欠着人家那么多的土地抵押金啊!如果咱们这边把网游项目都拿下来了,融资也到位了,他拿不下土地,那不是耍咱们呢吗?”包博气得把咖啡都打翻了。

银倩一听包博火了,马上解释说:“我也是这么和他说的,我说咱们可还没签协议呢,如果你要是忽悠我们,咱们可是鱼死网破。我们无所谓。大不了项目我们不做了就是了,你可是前期的费用都白扔了。而且省里那边我也不管了,随便你怎么办吧!”这些话都是包博在上次天津回北京火车上讲给银倩的。现在银倩活学活用、添油加醋地讲给了沙总。包博听了觉得银倩说的不错,说:“就是!就要这么告诉他!他怎么说?”

“他说,如果项目黄了,你们网游的项目不也就砸手里了吗?我说:我们网游的项目如果不转给你、装到你的上市公司里,我们可以拿它单独在海外上市,挣更多的钱。并不是我们网游的项目没人要了,硬要塞给你。”银倩复述着她和沙富贵的对话。

包博一听,觉得银倩发挥的很有水平,就说:“对!你说得对!就要这么吓唬吓唬他,让他认清当前的形势。不过,这事儿也蹊跷。他不是和当地乡政府关系特别好吗?怎么那帮人会忽然逼他交那么多钱呢?”

银倩说:“沙总和我解释说,他和乡政府那帮人特铁。当初如果是他自己开发这个项目,他根本不需要交3000万的土地押金。尽管合同里还是写了3000万,他只要交个500万意思意思就行了。正是因为现在乡政府那帮人听到了风声,说他要把项目转让给别人开发,所以才说要他履行合同,把土地抵押金交齐。他们听说是一个美国大投资公司接手这个项目,所以想‘吃大户’,宰美国人一刀,他们让沙总找咱们要那2500万的土地押金。”

包博脑子飞快地在想,嘴里在念叨:“这些消息都是谁告诉当地政府的呢?难道是沙总自己说的?难道当地乡政府这帮人是想借机要挟咱们?”然后他对银倩说:“不管谁漏出去的风声,估计肯定是沙总在搞鬼。你就和沙总讲,既然是美国公司咱们就按美国公司规矩办事。在项目没有转让之前,合同是他签的,那么必须由他履行合同,这2500万的余款必须由他交,我们只有在保证土地转让协议实际有效、没有任何法律问题的情况下才会接手这个项目。否则的话,我们不和他签协议。他们要挟咱们,咱们就要挟他。”

银倩说:“行!反正我就告诉他,这2500万必须他出,咱们不出。如果让咱们出,咱们就不玩儿了!”

包博“嗯——”了一声,想了想,说:“先别这么说!咱们现在还不知道沙总到底想要干什么?我们现在的情况可也不太一样了,我这里已经把所有人都发动起来了,一场大戏的前期工作已经开始了,我这里已经是箭在弦上了。如果他这个时候耍咱们,咱们金钱上的损失倒是小事儿,咱们这个人可丢不起。所以这个项目,他不干,咱们也要干。他不干,咱们只能从省里想法把这个项目直接拿过来干,把他甩了。这可就不能说是咱们不仁不义了。你就这样和他说:就说如果他把土地抵押金交齐了,土地没问题了,咱们就和他签约。我们在把网络和短信项目转让给他的时候还可以考虑按现在他所交的土地款多给他10%的溢价。如果他让咱们交这笔钱,那么也可以。那就相当于他从这个项目退了出去,因为这就相当于他当初与乡政府签的土地协议根本就没有履行,土地他并没有拿到。所以,咱们让乡政府把他已经交的500万抵押金还给他,咱们直接和乡政府签约。他花的前期费用咱们也就不管了。他自己要退出这个项目,那是他自己的事情。两条路,他随便怎么走。”

银倩说:“好,我就这么说。不过,我估计他不会真的交这2500万。这个项目他肯定是干不了了,他怕万一咱们网游那个项目是忽悠他,他这2500万不是白交吗?”

包博说:“那咱们就要做最坏的准备。你在省里找人,咱们直接和乡政府签协议,把土地拿下来。”

“我觉得现在关键是网游的项目,如果咱们把一个不错的网游项目给沙总看了,让他觉得他手里那个上市公司可以有很好的故事往里装了,我估计他也有可能交这2500万。现在他最急的倒不是这个项目了,反正这个项目早晚是咱们的了。他现在最急的是他手里的那个上市公司,这都11月份了,如果今年年底还报不出利润,明年年初就摘牌了。不过,据我了解,沙总这个人可不是一个省油的灯,他是不见兔子不撒鹰,不见棺材不落泪。”

包博说:“我会尽快把网游的项目搞定的,让他既看到兔子;但我们也要做好最坏的准备,让他也看到棺材。哦,对了,省里到香港的招商活动时间已经定了。正式活动是1月7日和1月8日两天。土地的事情一定要在这个之前搞定,否则的话,咱们就把自己套里面了。我写了一个香港招商活动的方案,一会儿让张小姐给你email过去,你看一下。这次动作很大,还要把省歌舞团、省电视台什么的都请来。这么高调的活动,肯定会刺激沙总和乡政府,所以在这之前咱们一定把所有的事情搞定。再有,你赶紧和省里签协议,让他们把钱打给咱们。没钱,咱们这里也没办法和香港的公关公司签约。”

银倩说了声“好”,两个人就挂了电话。包博心里还在想:沙总演这出戏到底是为什么呢?难道他是想要挟更大的利益?还是在试探他们?

张小姐看包博打过电话了,就回到座位上了。她发现包博这个电话打完了,闷闷不乐地在想事情,而且桌子上的咖啡也全洒了,一片狼藉,就问:“老板,你还要咖啡吗?”

包博看了一下表,答非所问地说:“咱们走吧!深圳这鬼地方也总堵车,和北京差不多。咱们赶紧去投资大厦。你先去帮董总把房间退了,把他的行李都放我房间。我上楼回房间换件衬衫和领带就下来。五分钟之后咱们大堂见。”张小姐看包博穿着昨天同样的衬衫,就知道他昨天晚上肯定没有回来睡觉,她只是笑了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香格里拉酒店的大堂 ——《回国驯火记》小说插图,作者:安普若 http://an.haiguinet.com/

责任编辑:may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更多

· 回国训火记(十八)芬村盘游、艺...
· 回国训火记(十七)出境受限、计...
· 回国训火记(十七)出境受限、计...
· 回国训火记(十七)出境受限、计...
· 回国训火记(十六)艺术纵横、风...
· 回国训火记(十六)艺术纵横、风...
· 回国训火记(十六)艺术纵横、风...
· 回国训火记(十五)地产文化、概...
· 回国训火记(十四)千头万绪、红...
· 回国训火记(十四)千头万绪、红...

推荐文章

更多

· 回国训火记(十八)芬村盘游、艺...
· 回国训火记(十七)出境受限、计...
· 回国训火记(十七)出境受限、计...
· 回国训火记(十七)出境受限、计...
· 回国训火记(十六)艺术纵横、风...
· 回国训火记(十六)艺术纵横、风...
· 回国训火记(十六)艺术纵横、风...
· 回国训火记(十五)地产文化、概...
· 回国训火记(十四)千头万绪、红...
· 回国训火记(十四)千头万绪、红...

热点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