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ne, 2006

东拉西扯系列:足球解说员发神经,搞的全国人民特高兴

Thursday, June 29th, 2006

东拉西扯系列:足球解说员发神经,搞的全国人民特高兴
  我回国就看了这么一场球:意大利对澳大利亚,就遇到了这么好玩的一件事情——有个足球解说员叫黄健翔,意大利进球后,他发神经喊了几嗓子疯话。
  我因为N多年没有在中国看足球了,所以根本不知道黄健翔是谁。那天看球,只觉得他冒傻气,像个小愤青似的。
  黄健翔这么一嘶吼,一下子娱乐了全国人民。可是他给自己惹得麻烦可不小。后来闹得他又是道歉,又是引咎辞职,搞得天塌了似的。
  现在这几句台词已经搞出来了N多个版本:搞笑版,方言版,手机彩铃。。。真好,又有人能挣钱了。
  据说这哥们最近离婚了,和张靓颖好了。又有人说黄健翔离婚是受到要挟,张黄暧昧只是表面现象。反正是乱七八糟的,谁也弄不明白。
  这时我才发现,离开中国太久了,对中国的娱乐已经生疏了,真的不太容易容入了。
以下为黄健翔终场前解说词实录(请用哑嗓子歇斯底里地喊)
  ——亚昆塔,唉!点球!点球!点球!格罗索立功了,格罗索立功了!不要给澳大利亚人任何的机会。
  ——伟大的意大利的左后卫!他继承了意大利的光荣的传统。法切蒂、卡布里尼、马尔蒂尼在这一刻灵魂附体!格罗索一个人他代表了意大利足球悠久的历史和传统,在这一刻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不是一个人!
  ——托蒂,托蒂面对这个点球。他面对的是全世界意大利球迷的目光和期待。
  ——施瓦泽曾经在世界杯预选赛的附加赛中扑出过两个点球,托蒂肯定深知这一点,他还能够微笑着面对他面前的这个人吗?10秒钟以后他会是怎样的表情?
  ——球进啦!比赛结束了!意大利队获得了胜利,淘汰了澳大利亚队。他们没有再一次倒在希丁克的球队面前,伟大的意大利!伟大的意大利的左后卫!马尔蒂尼今天生日快乐!意大利万岁!

边走边唱系列:北京雷雨了,飞机不飞了,你说这可咋整啊?(牢骚贴)

Thursday, June 29th, 2006

边走边唱系列:北京雷雨了,飞机不飞了,你说这可咋整啊?
  昨天晚上阿基要从上海飞回北京,可是据说因为雷雨飞机晚点了8个小时,搞得阿基最后没办法只能住上海不回来了。阿基发短线提醒我,说:千万不要坐晚上的航班去上海。
  可是我有什么办法呢?今天白天北京有事情,明天上海有事情,我只能今天晚上飞了。因为我知道如果昨天国航的航班一乱,今天他们肯定继续乱,于是我订了海航下午5点的机票。
  可是今天下午3点半我从崇文门办完事情出来,去昆仑取行李,然后直接去机场,到机场正好是4点半。海航的航班close了,说什么也不让我上。最后他们和我说了实话:因为天气预报说一会儿有雷阵雨,飞行想赶紧关机门,快快逃离北京,否则一会儿走不了了。
  海航是小航空公司,飞上海的航班5点的是最后一班,后面没有飞机了。我只好去再买了一张国航7点半的全价票。可是一换登机牌才发现,这个飞机已经晚点了,晚多少没人知道。他们只知道发晚餐。
  我现在坐在休息室里,听着外面的雷声雨声正郁闷呢。服务员也郁闷了,据说他们昨天晚上一直到夜里3点所有航班才全部结束,今天晚上也早不了。
  我估计一会儿航空公司要发睡袋了,我就住北京机场的休息室了。好在这里能上网,所以上来发发牢骚。

【求助】寻求在美国有After Market Support(“托市”)经验的朋友

Tuesday, June 27th, 2006

【求助】寻求在美国有After Market Support(“托市”)经验的朋友
陆陆续续有几家国内的公司靠反向并购上市了,但是上市不是革命的目的,这只是万里长征刚刚开始。
为了Creating Stockholder Value,必须做“After Market Support”,这个词组国内好像翻译成“托市”。不管叫什么了,反正就是要做这么一些事情:
Develop company’s financial brand identity
Guide independent research (就是能让别人按照咱们意愿给咱们写点Research)
Manage media relations(就是没事能上上报,登登杂志,电视里露露脸)
Promote stock online and offline(广告也好,Internet也好,反正是到处宣传了)
Develop Investor kits(这个要懂的人写,写得漂亮)
Broad shareholder base by attracting individual investors
Make stock more active in trading(一天弄个几百万的交易量)
Raising money from instituional investors (arrange roadshow, talk to institutional investors) (这个是真本事)
Do secoundary offering or PIPE (做过就知道了)
Listing Update(国内叫“转板”,进Nasdaq或是Amex,其实大部分是律师的事情)
Manage investor relationship
如果哪位朋友,有以上这些方面的经验(一个方面或是多个方面),愿意加入我们一起参与做这些事情,请您给我发email。最好能把您的简历和做过的case给我(上市的case也好,炒股的case也好,托市的case更好)。(我应该还是很有信誉的,不会暴露任何个人隐私信息。)
您可以是part-time参与我们,按consultant算,也可以full-time加入我们,compensation(base+bonus)咱们另行讨论。
我的email是:anpuruo [at] yahoo.com

边走边唱系列:北京看球

Tuesday, June 27th, 2006

边走边唱系列:北京看球
  我昨天下午2:40刚下飞机,手机就开始响起来了,从机场到酒店的一路上就已经把两天的时间都订出去了。去酒店住下,先见一个朋友聊了聊天,晚上6:30和另外一帮朋友去吃饭。
  吃过晚饭被朋友拉去兆龙饭店对面的豪豹酒吧看球。大家就坐在马路边上边看电视边喝啤酒,真的是很好玩,唯一缺点就是北京太热了,我一身大汉。当然了,酒吧的啤酒都涨价了,40元一瓶,翻了一倍。
  这个豪豹酒吧就是2004年2月吴若甫被绑架的那个酒吧,从那次以后我就没有再取过那个酒吧。
  现在国内人看“世界杯”真的是近似疯狂,关键还有赌球。昨天澳大利亚对意大利,一注1000元,如果赌意大利,两个球算赢。如果平球,算赌澳大利亚的赢。如果1:0(意大利赢一个球)算不赢不输。开球前用手机短信下注。所以昨天赌那一家的都没有赢。
  当然还有更大的赌注,我一个朋友赌100万。他几乎疯了,这些日子天天就是足球,生意也不做了。
  赌了球,大家看球的情绪就十分激昂,所以昨天嗓子都喊哑了。
  如果你是球迷,还是回国吧,国内真是球迷的天堂。

东拉西扯系列:“疯狂驾驶”的市长和英雄救美的总统:面对女士昏倒,王岐山和普京的不同表现,让我们看出了差距

Friday, June 16th, 2006

东拉西扯系列:“疯狂驾驶”的市长和英雄救美的总统:面对女士昏倒,王岐山和普京的不同表现,让我们看出了差距

  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6月14日报道,6月13日,在圣彼得堡举行的“俄罗斯经济论坛”会议上,当会议进行到颁发“全球能源奖”时,普京给一位院士及其两名助手颁奖,没想到礼仪小姐给获奖者献花时不知为什么突然昏倒了。普京见状,一个跨步向前,托住姑娘,急呼保卫人员。保卫人员连忙把姑娘送到幕后进行紧急抢救。
  过了一会儿,普京在继续颁奖的过程中还专门抽空把大会礼宾负责人叫到跟前,让他到后台看看那位姑娘怎么样了。礼宾负责人到后台去了一会,回来向普京报告说,姑娘现在已经醒过来了,没什么大事,并解释说她是因为离总统这么近太激动而昏倒的。
  咱们总书记大力提倡“以人为本”,我估计普京肯定好好学习了,否则的话他怎么做的那么好?
  无独有偶,前几天(6月初)王岐山在洛杉矶演讲。当他正在讲“China must now start ‘putting people first.’(中国必须‘以人为本’)”的时候。他自己的女翻译(北京外办二处的处长张谦)因为太疲劳了,加上没休息好,血糖低,在会议上当场昏倒了。
  别人把那个可怜的女翻译搭走了。The show must go on(演出还要照常进行),王市长开了个玩笑,就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西雅图时报》的专栏作家Tom Plate就王市长的讲话和这个事情以《北京疯狂驾驶的市长(Beijing’’s pedal-to-the-metal mayor)》为题写了一篇“编辑观点”,发表在了2006年6月6日星期二的《西雅图时报》上的专栏里。
  Pedal-to-the-metal是指王市长的高节奏,高效率,当然也语带双关。
  Tom Plate在最后写到:One had to wonder about China’’s new mantra of "putting people first" if the mayor himself wouldn’’t even slow down for his own translator.(如果市长自己都不会为他的翻译哪怕慢一下,人们不禁要对中国“以人为本”的新口号产生疑问。)
  If I were a citizen of China, I’’d be afraid to fall. I don’’t think anyone would […]

中国的INTERNET我永远的PAIN之二十八:「铜须事件」警示网络暴力(转贴)

Sunday, June 11th, 2006

「铜须事件」警示网络暴力
东方早报/4月13日,一位悲情丈夫在网上声称自己的妻子幽月儿有了外遇,并且公布了妻子和情人长达五千字的QQ对话,慷慨激昂地痛斥与妻子有染的小人物「铜须」,随后,数百人在未经事实验证的前提下,轻率地加入网络攻击的战团。
 就在短短数天之内,这支「哄客游击队」发展到了数万人之多。人们搜出「铜须」的真实身份和地址,用各种方式羞辱其尊严,把他逼出大学校园,甚至迫使其家人不敢出门和接听电话,令当事人身心受到严重伤害。
严重侵犯人权
 央视对这一事件作出了反应,批评网民的行为是「网络暴力」,但避免就第三者事件本身做出道德评价。而网民则在「天涯」组织起了新一轮的反击运动,批评央视「支持骗奸人家老婆」,「如此贯彻八荣八耻教育,央视颜面何存」等,为其在「铜须」事件中所采用的围猎方式辩护。
 「铜须事件」引发海外媒体的严重关切。《纽约时报》、《国际先驱论坛报》和《南德意志报》等欧美报纸,相继刊发报道,质疑中国网民的做法是对个人权利(隐私权、情感和生活方式选择权等)的严重侵犯。《国际先驱论坛报》以《以键盘为武器的中国暴民》为题,激烈抨击中国网民的「暴民现象」。
传统道德审判
 中国拥有悠久的道德民兵传统。只要查一下历史就不难发现,将所谓通奸男女游街示众,甚至动用私刑加以杀害,乃是中国道德审判的基本样式,它散发出「多数人暴政」的狂热气息。
 本次「铜须事件」的主角并非愚昧的旧式乡农,而是大批受过现代化教育的城市哄客,他们以「无名氏」的方式,躲藏在黑暗的数码丛林里,高举话语暴力的武器,狙击那些被设定为「有罪」的道德猎物。
蒙面网络民兵
 哄客社会没有发育出健康的公民团体,为捍卫民权和推进宪政提供理性支持,反而滋养了蒙面的网络民兵,在针对「小人物」的话语围猎中,不倦地探求道德和游戏的双重狂欢。这是互联网民主的歧路,也是中国哄客自我反省的沉重起点。

安氏大俗商业学:主题公园·互联网·高端顾客·低端顾客

Friday, June 9th, 2006

安氏大俗商业学:主题公园·互联网·高端顾客·低端顾客
  现在中国最火热的两个生意:一个是主题公园,一个是互联网。互联网已经热了火多年了,估计下面还会火N+X年。主题公园其实也已经热了许多年了,主要是在决策圈内,一般老百姓不太关心。去年香港的迪士尼开幕,带动了大陆的主题公园概念更加火爆!
  主题公园和互联网的商业模型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要吸引人流,靠流量赚钱。
  主题公园的帐很好算,比如一年来1000万游客,一张门票是200元。那么门票收入就是20个亿。假设公园运行成本是一个人100元,所以一年的总成本为10个亿,那么一年的税前净利润就是10个亿。
  假设如果我们把门票提高400元,这样来的游客就少了,假设来得客人少了一半,一年只有500万的游客了。尽管客人少了一半,但是门票的总收入还是20个亿。因为客人少了,那么公园运行成本也少了,还假设成本是100元一个人,那么一年的总成本就只有5个亿了。这样一来,税前净利润反倒增加了,为一年15个亿了。
  成本降低多挣钱了还不算。更主要的是顾客到主题公园游玩的体验质量也上升了。以前排队一个小时可以玩的过山车,现在排半个小时队就可以了。公园服务质量也提高了,吃饭也不用人山人海地买盒饭了,公园里也不是到处人挤人了。
  很显然,你宁可走400元高端服务这条路,而不想搞“大帮哄”。你用抬高门票价格的方式,把低端顾客过滤掉了。
  如果为主题公园做一个数学模型。在这个模型中,随着门票价格的上升,游客人数在减少(这两者不是线性关系),运行成本也在减少,门票乘以游客人数减去成本,就是税前净利润。显然,这个税前净利润有一个最大值。主题公园的门票价格就定在税前净利润最大值这一点上。这就是主题公园门票定价的数学模型(据说迪士尼,六旗山的等主题公园游乐公园都是靠这个模型定票价的)。
  网站也有这个问题。一个网站高端顾客永远是最值钱的,你不需要太多的低端顾客。低端顾客只会消耗你的资源,与高端顾客争夺你的服务(对不起,这里只讨论商业问题,没有对贫富人群歧视的意思)。
  所以单纯说一个网站的流量是没有意义的,要看这个流量的质量。
  比如说海归网的流量的质量就比较高,用海归网和其他网站比流量是没有太大意义的。海归网靠自己的品牌定位和文化氛围成功地集中了一个高端顾客群。这是国内网站中少见的。如果说和海归网有相似之处的就是Donews。Donews是一个IT精英荟萃之地。

求助:【漂亮照片】谁知道这个四合院豪宅是谁的?

Wednesday, June 7th, 2006

求助:【漂亮照片】谁知道这个四合院豪宅是谁的?

  国子监街33号是一个翻新的四合院。门前插着国旗,在門柱上還嵌了一小塊銅牌,刻着「閒逸居」,銅牌上方還裝設監視攝影機!当街还有新式车库。
  据说这里的主人是个香港人,平日里很少住这里,有位管家看家。
  谁知道这个四合院豪宅是谁的?谢谢指教!

案例分析:【Web 2.0的讨论】谁是海归网的竞争手?谁和海归网的风格和技术最接近?谁是海归网业务的互补者?

Friday, June 2nd, 2006

案例分析:【Web 2.0的讨论】谁是海归网的竞争手?谁和海归网的风格和技术最接近?谁是海归网业务的互补者?
  这两天学习了学习被炒得热热闹闹得web 2.0的东西。
  按照Web 2.0现行的说法,我怎么觉得海归网弄来弄去一不小心把自己弄成了Web 2.0的网站了,还真时髦!我自己还不知道呢,就已经在享受Web 2.0的先进服务了。
  我最近因为特别忙,所以国内国外的网基本都不上了,这就让我有点孤陋寡闻。所以,我想以海归网为例子,讨论讨论这么几个问题:
第一、谁是海归网的竞争手?
  我觉得以前是“文学城”。因为这两个网的用户群重叠很大。但是自从海归网改版并搬家到国内以来,好像二者的区别开始出现了。现在海归网上国内的用户开始增多了。再有,海归网集BLOG,论坛,相册为一体的功能好像明显优于“文学城”。文学城还是在走web 1.0时代的大而全的portal的路线,又是新闻,又是论坛,也有blog,但是都是独立的。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文学城”并不是海归网的竞争对手。
  那么谁是海归网的竞争对手呢?大家帮我提提。
第二、谁和海归网的风格和技术最接近?
  海归网集BLOG,论坛,相册为一体的功能还有哪家网站有?
  我孤陋寡闻,好像只看到了泡泡俱乐部(http://pop.pcpop.com/)是有这样的功能。如果谁还知道其他的网站也是这么设计的,告知我一哈。我想看看。
  再有,有没有哪家(中文或是英文的)网站这方面的设计或是技术更好?
第三、谁是海归网的业务的互补者?
  假设老狼今天买彩券中了10亿美元,想收购谁就收购谁。于是老狼决定服务于海归网的网友。他问大家:如果把哪家网站收购了,把他们的业务并入海归网,大家觉得最好?
  换句话说,你除了用海归网,还有其他什么网站你用得最多?哪家网站的业务对海归网有最大的互补性?
  你别告诉我是Yahoo,Yahoo的Market Cap是45B,老狼买不起,也别告诉我是Google,Google的Market Cap更高,1000多个亿,老狼的10个亿只能买1%不到。
  我想讨论讨论这几个问题,也帮海归网探讨一下发展的方向。谢谢大家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