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December, 2009

东拉西扯系列:要说keso这个人,即敏锐又幽默,所以能不让人钦佩吗!看看他写的这段围脖!

Thursday, December 24th, 2009

Keso昨天写的:
各位同学,人人网终于发布了终极注销账户方法!只要使用画图工具将头像叠加一个黄丝带,24小时内即可注销帐号!不同于以往的注销方法,该方法简单快捷并且不可逆!快来试试吧
咱们也系它一条黄丝带!

没事找事系列: 海外侨团内耗严重 损华人形象(转帖)

Saturday, December 19th, 2009

海外侨团内耗严重 损华人形象
2009-12-17 21:00 北京青年报
中国国务院侨办近日发布一份报告指出,目前,海外侨团林立,不团结现象严重已成为影响海外侨胞文明形象的主要问题之一。在部分国家,华侨华人文明形象“危机”也正上演。报告称,中国有关涉侨部门应逐步探索海外侨团评估机制,协助加强侨社间团结,为维护海外侨胞文明形象建立重要的机制保障。昨日,本报记者连线意大利、法国、南非等国的著名侨领,针对报告指出的问题探讨解决之道。
■五国华人形象“危机”最严重
这份题为《树立华侨华人文明形象专题调研》的报告指出,除侨社之间内耗加剧外,目前华侨华人文明形象存在的主要问题还包括:经济领域的不规范竞争,文化差异、生活陋习以及融入当地主流社会不够。
该报告是由中国国务院侨办政策法规司撰写发布的。报告说,随着中国的快速发展和国际影响力的不断扩大,华侨华人的地位也迅速提高,一个经济实力更强、文化素质更高的新华侨华人形象正逐渐形成。但在部分国家和地区,华侨华人文明形象“危机”也正上演。
报告指出,目前华侨华人遭受形象“危机”最严重的是在意大利、西班牙、法国、英国及南非等较发达国家,这些国家新华侨华人较多,有关华社负面报道不断,华侨华人生存发展环境恶化。
■一个国家竟有两个统一促进会
报告称,侨社之间内耗加剧,在当地产生负面影响,引起住在国政府的关注。海外侨团林立,不团结现象严重,一直以来是海外侨社和有关涉侨部门关注的焦点。
据不完全统计,仅温州籍侨团就有227个之多。在同一地区、同样的服务人群,众多的侨团之间、侨领之间矛盾冲突不断。有的一个国家和平统一促进会就有两个,和平统一促进会内部就不“和平”、不“统一”,甚至相互打架,被当地台湾省籍侨胞当作笑话。在侨社内部、侨胞与当地其他族群产生的矛盾时,侨团协调能力比较弱,往往不能很快达成一致意见,采取有效行动,多数时候显得力不从心,予人以“中国人”不团结的印象。
部分侨团内部为争权夺利,矛盾甚至达到公开化、白热化的程度,在当地社会造成非常恶劣的影响。前不久法国华侨华人会改选,败选方与胜选方不仅发生肢体冲突,双方还不择手段打击对手,互相到法庭控告对方偷税漏税,目前法国司法机构已介入调查,引起法国政府和主流媒体的关注,已对海外侨胞从事商业经营和进出口贸易构成严重冲击,十分不利于海外侨胞在当地的长期生存发展。
一些侨胞争当侨团负责人,就是为了在国内能享受种种礼遇、光宗耀祖。在海外真心实意为侨胞服务、做事情的侨领有时因为名额限制(大多是各侨团平均分配)请不进来,骗的、虚的、钻空子的,反而请了进来。有的侨团为了与国内涉侨部门搞好关系,甚至不在国外活动,而是专门在国内参加各种活动,请客送礼,被侨胞戏称为开会“专业户”,这样的侨团内外影响反差很大。
■侨社内耗问题出在侨领身上
南非福建同乡会会长李新铸对本报记者估计,华侨社团中至少有20%是“一人会”。“一人会”就是指注册的社团中只有他一个人。他还说,有的人还把社团名头做得很大,动不动就是“全非洲……会”,国内的人不了解情况,觉得他是全非洲华侨的领导。
他建议,中国有关部门应该对侨社制定标准,考核社团是否真为当地华侨履行义务。那些嘴上总喊“祖国万岁”却没有实际行动的,只会走关系却不干实事的社团及侨领都应被排除在外。
法国华侨华人妇女联合会和欧洲华侨华人妇女总会会长邱爱华则对记者表示,法国华侨华人会内部长期争斗的确产生了负面影响。
西班牙中国温州同乡总会主席潘勇昨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侨社内耗问题解决关键就在侨领身上。侨领必须提高素质,端正态度,把华侨利益放在首位,真正为侨社服务,这样的侨领才有号召力,内耗也就会减少。”他建议,使馆作为与侨社打交道的政府部门,可以对当地侨社做逐一筛查,发现名不副实的侨社就将他们剔除出名单。
■应建立海外侨团评估机制
国侨办报告对如何减少侨团内耗也提出建议。报告说,目前,海外侨团林立,矛盾重重,有其自身的原因,也与各涉侨部门各自为战,不能有效协调部门利益和矛盾有关。
报告认为,有必要建立和强化国内涉侨部门之间有效的协调机制,充分发挥侨务部门在涉侨信息方面的主导作用,特别是在涉及侨团邀请、侨领接待、礼遇和授荣等方面有必要强化侨务部门的协调、审核职能。要逐步探索有关社团评估机制,在海外侨社的重要支柱侨团发展问题上,驻外使领馆和国内涉侨部门之间的密切联系和协调配合可以发挥关键性作用。
报告指出,许多侨胞希望国内公安部门对有前科的人员严把出国关,同时在国外加派警务联络人员,震慑不法分子。国内涉侨部门的信息互通、协调配合将有力维护侨社团结互助的良好形象,在海外侨胞和当地主流社会中也必将产生积极影响。
报告还提倡,要进一步在海外侨社中大力倡导“和谐侨社”的理念。在海外侨社中开展“推进和谐侨社建设、树立侨胞文明形象”活动。倡导海外侨胞树立大团结、大联合的观念,增强内部合作,在事关根本利益问题上,发出一个声音。
“形象危机”的其他三个方面
除海外侨社内耗不断的问题外,报告还列举了影响海外华人形象的其他三方面问题:华人经济领域的不规范竞争,文化差异、生活陋习以及融入当地主流社会不够。
一是经济领域的不规范竞争,成为影响海外侨胞文明形象最突出的问题。部分人采取“灰色清关”、贿赂官员、偷税漏税、假冒伪劣、雇用黑工、开设地下钱庄、不讲诚信等不正当竞争手段,对当地同业构成比较严重的冲击,也加剧了华商与住在国政府和民众的矛盾。
二是文化差异、生活陋习成为影响海外侨胞文明形象的重要因素。侨胞反映最多的是语言不通成为影响海外侨胞与当地民众沟通的主要障碍。同时,一些生活小节,比如在公共场所大呼小叫,登机时争先恐后,对马路上的红灯视而不见,开快车,不遵守公共秩序,排队插队、随地吐痰、乱扔垃圾,这些事即使人家不说,也是会让自己脸红的。
三是融入当地主流社会不够。一些侨胞过客心态严重,对住在国发生的事情不闻不问,有的即使为住在国和当地民众做了一些工作和贡献但宣传不够,或者根本不做宣传。对参与和支持中国的活动,例如支持奥运会、抗震救灾等活动十分踊跃,但有时在住在国举办相关活动时遍地都是中国国旗却看不到一面住在国国旗,容易导致住在国和当地民众的反感。英国伦敦华埠商会会长邓柱廷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他在伦敦华埠庆祝中国节日的时候就遇到插国旗的问题。“我们插了很多中国国旗后,地方政府向我们提意见,最后我们改成插中英两国国旗,活动让各方满意。”
四大原因致华人形象受损
一是住在国政府和民众对中国快速崛起,对华人事业迅速发展产生不平衡心态。在这一过程中,海外华人所代表的中国形象将成为住在国政府和民众关注的重点,当地民众和主流媒体对中国人的看法往往较过去更为苛刻,他们经常用放大镜来观察海外侨胞身上的问题,有时甚至不惜歪曲事实。
二是受住在国政治生活的影响。海外侨胞住在国政府大多实行政党政治。一些政党为了转移矛盾或者捞取选票,经常采取针对海外侨胞的打压行动或是给海外侨胞抹黑、涂红的方式以迎合部分民众的“仇华”心态,往往使海外侨胞成为住在国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三是海外侨胞移民模式和构成多元化的客观反映。部分为了出国“淘金”的人,由于自身素质等方面的原因,完全不了解,甚至不顾当地人的感受,把国内生活中的种种陋习都理直气壮地带到了国外。
四是海外侨胞受传统观念的影响或因本身就存在问题,不能主动争取合法权益。宁愿息事宁人、花钱免灾,给人以海外侨胞一盘散沙、软弱可欺的印象。

边走边唱系列:【精彩照片】12月4日上海加中商务百年晚宴欢迎加拿大总理哈珀访华

Saturday, December 5th, 2009

先上一张加拿大总理的照片

接到通知让晚上6点到上海外滩茂悦大酒店,嘱咐别晚了。于是我提前出发,出租司机竟然不认识,好不容易到了,却发现没人民币,拿钱去换,酒店竟然不给换,去银行,等了半个小时。最后是起大早赶晚集。6点半之前到了,拿了请帖,遇到几个熟人,都是中国在加拿大上市公司的老总,还有律师,聊了一会天。
过安检,进去Reception,喝酒。
说句真心话,安检真的很松很乱,如果有不速之客想混进去完全可能,因为安检的这帮人不知道是哪里找来的,都是一帮外行,手忙脚乱的还弄不明白。
酒喝了几杯,还不错的白葡萄。晚宴等到了8点,总理才来。据说是从北京飞出来就完了,7点才落地上海。
遇到了加拿大这次参与组织这次访华的几个哥们,和他们聊天。因为都是自己人,哥们,所以他们大发牢骚,怨声载道。牢骚主要有这么几条:
第一、哈珀大人喜欢用自己党内的人(也就是竞选班子的人),这些人在加拿大国内事务上可能有经验,但是在外交上是外行,所以这次访问安排的是乱七八糟。外交也是一门专业,放着专业的、有N多年经验的外交官不用,用那些加拿大初出茅庐的小赤佬,不出问题才乖呢。
第二、哈珀大人的外交战略是跟着美国跑,他以前在Alberta,在那里主要和美国人deal,所以他学美国人。奥巴马去中国了,他也去。
第三、他不了解中国外交的微妙之处,随心所欲。他几句错话一讲,在第一线的人工作了半年,甚至几年的成果都付之东流了。比如,容姐姐也提到了,今天哈珀中午是要和韩正吃饭的,但是中央来通知,取消了。弄得领事馆这班人哭笑不得,就几句话,就把别人得罪了。
第四、加中关系其实没有本质的障碍,如果处理好了,比中美关系容易许多。但是加拿大政府却不会玩,玩不好。
这次晚宴,最露脸的是大山,总理来演讲,他亦步亦趋地紧陪左右。总理还没讲,他竟然第一个跑上台去讲,英文、法文、中文,轮流开。我特别烦他那口学得不太像的北京话,故意加了许多儿化韵,弄得不伦不类。他不知道该在什么场合说用北京土话,该在什么场合说北京官话,所以学了半天,也还是半拉噶及的。
他现在的头衔是中国2010年上海世博会加拿大总代表,一下弄成了政府官员。吃饭的时候,一大帮中国粉丝跑过去和他照相,把总理晾在一边,挺尴尬的。
这次参会的,大部分都是加拿大的一些企业,除了有几个中国在加拿大的上市公司,大部分是矿业公司,大家开玩笑说,都是作孽(镍)的,倒霉(煤)的,卖淫(银)的,没什么有意思的公司。中国方面也没有任何像样的公司或个人来,不知道是没请,还是没请到。
这种加拿大的欢迎总理的晚宴,邀请出席的人应该说是在中加两国之间最高量级的人物,但是看了看,却发现来的人没有什么heavy hitter。这方面加拿大确实不如美国,美国一个小小大使馆的招待会,都会来一些very interesting people.
其他不说了,看照片吧。

看照片在这里
http://www.flickr.com/photos/anpur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