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December, 2012

安氏幽默:我胡汉三又回来了!(Why I’m Coming Back to US 的翻译)

Monday, December 31st, 2012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正像我之前无数的海归一样,我两个月前决定,是该海归的时候了。但是回到中国两月,我就决定还是归海吧!
嗨,我知道你们想什么:那不就是刚刚办了告别宴会的那小子吗?我靠,我看他怎么再回去工作?他不是刚把书架卖给我了吗?
我现在没时间和你们解释,只是,谁买了我的书架,我现在要要回来。
回来后,很多人问我,“我以为你烦透美国了呢?什么风把你吹回来了?”
先说清楚,我可从来没说过烦透美国了。
再着说,我是烦透了中国。
那么为什么我还有回国?为什么我那么高调的海归后又要归海?
听起来不可思议,但是我实在思念没有假钱的日子。买一盒口香糖,妈的,找了我三张假钞,尼玛逼疯了?而且,这帮孙子让我显得像个傻逼似的。
再有一个原因,我在国内找不到能利用我丰富经验的工作。大部分雇人的土鳖老板看都不看我的美国经验一眼,还有一些土鳖装逼惊讶:我在纽约五年怎么不会讲皇家英语。就好像外国鸟语他母亲的那么好学!最后,我在中国连个教英文的工作都找不到,因为现在你没点关系,哪里也找不到工作。
说实话,我回到家,我以为我会有种“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的狗窝好”的感觉,但是让我告你实话:家可不一定就是“吾心安处即我家”。实际上,当你父母整天唠叨你,回家的感觉真的是彻底地“受不了”——你什么时候能找到个工作?你什么时候能发大财?你是不是又和隔壁的那个傻妞的借了200块钱?
如果让我开诚布公,我十分怀念在美国时因为我是个老外没人烦我的感觉,别说了,回到国内,我就不再是一个外国人了。
我真的没有预期海归后这个“反向文化休克”这么厉害!在路口,开车的傻逼从来不让人,差点把我撞飞了,也好,这让我清醒了。我忘了这是在中国,我用中文骂这帮傻逼,他们都听得懂了。我去秀水街买东西,不会讨价还价,也看不出来假货,这帮孙子不担心里嘲笑我,还看不起我。再看看这物价,星巴克一倍卡普奇诺38块钱,一条李维斯牛仔裤要5000块钱,去汉堡王,要个双层加奶酪的汉堡包,70块钱,他们竟然还没有健怡可乐!我快穷到短裤都没有了。
那天,我妈让我和什么一个傻逼大款高官的女儿去相亲。我陷入了沉思,好好问问自己:确实!健怡可乐哪里都有,但是如果你没有自己的生活,不能做自己,有了又如何?
所以,我和我英语幼儿园的院长说:去你妈的!从我妈那里拿了500块钱,买了一张单程机票,飞回了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一个能容下我这种混世魔王的地方。
我还能说什么?回来真好!真他妈好,给这帮服务生5块钱小费,这帮傻逼围着我吹牛逼,去餐厅吃饭,说是过生日,服务生领班还送了一个小蛋糕!真他妈好,我整天下载法国爱情动作片,还有苍老师的裸照,根本不用担心警察找上门来。真他妈好,再也不用担心假钞了!
乐意叫我“回国就傻逼!”随便了您了。知道不,“回国就傻逼”在餐馆打工一天300美刀!国内的什么盗版软件,5块钱街边的美国大片,我和不想换了。
这次回国教育了我,你住在哪个国家,这就像你老婆,有的时候,你在一个地方住久了,你开始想其他地方如何啊?然后你就开始向调戏小妞一样想别的国家,真上了,你却认识到,我靠!原来他们是这么个昂贵的傻逼!
我只是想说:美国,其他那些国家根本不是个东西,显然我们仍然互相需要。我不再扯鸡巴蛋了,我保证,不了,老大,这次,我准备扎根山村干革命了!

安氏幽默:Why I’m Coming Back to US (根据George Ding的原文改编,博大家一笑)

Sunday, December 30th, 2012

前几天@丁三白 写的一篇《我什么又回中国了》火了,这篇是根据他的文章反向改编的,中国倒过来,看看是啥反应?
Why I’m Coming Back to US
我为什么又回到美国
An Puruo modified from the original article by George Ding on Dec 5, 2012
Two months ago I decided, like countless Chinese in US before me, that it was time to leave US. Well, after spending two months home in China, I’ve decided to come right back.
Now I know wha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