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ly, 2003

《九哥谈电影剧本之现状》

Tuesday, July 22nd, 2003

《九哥谈电影剧本之现状》
“一个好的剧本可能拍出坏电影。但一个坏的剧本绝对拍不出好电影。”这是Sandi Berg, 一位为好莱钨工作了25年的剧作家给我们上课时的口头禅。在美国南加洲大学电影学院读了一段电影剧本写作后,我发现这句话并非Sandi Berg的发明,而是好莱钨电影界的名言。
无独有偶,近来沉醉于英文剧本写作中的九哥,偶尔在中文网上看到一篇文章《中国电影四大难》。其中头一条就是“剧本荒闹了多年,无米炊苦了导演……电影剧本数量不多质量差。”为了证实他讲话的真实度,我在网上收寻了“中国电影剧本”。给我的回答是“为您找到相关网页8篇”,而从那8篇中我只找到一个剧本。凄惨!即使打入“九哥”两个字,都会“为您找到相关网页约10,800篇”。(如果有网友搜寻到更多的电影剧本资料,请赐教本人,不胜感激。)
《中国电影四大难》文章接着提到“美国拥有庞大的编剧产业军,每年从高等院校编剧专业毕业的学生成千上万,导演在报纸上一登广告,剧本就会寄送上门,有些导演甚至雇人看成摞成摞的剧本,不怕海里捞针,沙里淘金。”
美国编剧专业毕业生每年是不是“成千上万”,我无法证实。但根据我目前在好莱钨所闻,“花钱雇人读剧本”肯定是事实。但是,问题是为什么美国的各经理公司各代理人要花50美金一本“雇人看成摞成摞的剧本,不怕海里捞针,沙里淘金”?其原因就是因为金子太少了。换言之,在某种意义上,美国的导演们也有相当程度的“无米炊”之苦。
上周我的一位老师很自豪地告诉我们她是Titanic《泰塔尼克》巨片的制片人之一;另一位老师更牛B,他是现在正在拍摄的《八十天环绕全球》的制片人之一。可他们所拍的剧本,都是出土文物。也正因为好剧本太少,一但好莱钨出了个卖座的电影,就肯定会“之二”,“之三”地拍下去,一直拍到亏本为止。
美国缺剧本吗?No,剧本多如牛毛。但是,真正能派用场的却寥寥无几。Robert Makee 在他的“STORY”《故事》一书里说:“如今的世界,天天有成千上万的故事产品,但质量在腐烂。偶尔我们找到好的作品,但是更多的时间我们困乏在报纸的广告、录像带店或者电视排行版上找出有品质的素材……如今,故事的艺术在衰退。
每年,好莱坞要出产400到500部电影,其中会有几部不错的,但大部分平庸甚至更糟。某摄影棚说每年他们要收到成千上万个脚本,但他们每年只能拍12部。好莱坞已经找不到更好的素材,令人难以相信的是,我们每年能在银幕上看到的平庸凡俗的电影,已经来自早几年最好的脚本。尽管现状如此的糟糕,好莱坞不但幸存了下来,而且还挺兴旺。那是因为它没有竞争的对手,尤其是在过去的25间,欧洲的电影质量走下坡路的状况下。(意译、九哥注)
David Trottier 在他的“The Sreenwriter’s Bible”《剧作家的圣经》里告诫我们:“一个剧作家要打入电影圈子是很艰难的。但是,如果你剧本中的主人翁有一个清楚特殊的目标或任务(开头);有一个强大的反面力量阻止他/她达到其目标或完成其任务,这种反面力量与主人翁的争斗逐步升级到高潮(展开);经过斗争和奋斗主人翁战胜种种困难达到目标完成任务,从情绪得到极大的满足。(结尾)你的剧本就会自动进入了到前百分之5。因为当今的剧作人,真正懂得哪怕是最基本的剧本写作法的实在为数甚少。因此,绝大多数的剧本从一开写就已经注定是失败。(意译、九哥注)
下面拿我所了解的情况说说。南加洲大学电影学院号称是世界上最好的电影学院。学院里有许多专业,如:制作、导演、音乐片、数码技术、编辑等等。在我们这一期三百多学生中,学剧本写作专业的只能算是少数民族。我所在的专业编剧班有十个同学。(就我一个中国人,其他一色美国鬼)就连这十个同学中,真正想当剧作家的恐怕不到半数。而就是这半数中,到目前为止,还只有老九写出了一部完整的电影剧本。我这样说,除了为自己做点小广告外,也让大家对美国内部的真实状况窥见一斑。
记得学院有一次开座谈会,电影专业的学生约 50人在坐,老师一问学生所学专业,结果学制片的一大片,学导演的一大堆,而学编剧的稀稀拉拉几个人中,想认真专门写作的只有3个,除老九外的两名女士中,还有一位不喜欢复写(re-writing)。
学编剧为何如此不人气?我懒得去作全面调查,但原因之一肯定是利益问题。制片人弄到个电影拍就是桩实实在在的活。导演接部片子其经费预算中已经包括了他那一份。而剧作人,卖不出本子收入就是0,就得去加油站打工或到大学教书。(或者卖提琴)以本人的理解,人们可以说某某人是好制片人好导演,或者坏制片人坏导演,而对于搞编剧的,要不你是个剧作家,要不你什么也不是。
是啊,正如《中国电影四大难》一文中所指出:“真正懂得电影剧本写作的基本语法、章法的人少而又少,现状悲哀。”那么,懂专业的剧作家们都干嘛去了呢?《中国电影四大难》的回答是:“都自己当导演去了”。美国却不同,真正懂剧本写作法的专家写个本子,或者改个本子就是几十万、几百万美金。他们去山顶海边享受与世隔绝的桃园生活去了。 也难怪他们天天纳闷生活的源泉都跑哪里去了!
我刚完成的剧本名叫“CHRISTIAN’S VIOLIN”,由本人的小说《提琴夫人》改编。(该书2002年由台湾优秀出版社出版)这是部纯粹用洋文写的洋戏。老实说,我写这个剧本,总觉得自己是在用我那土手掌功同人家的洋拳头打斗。尽管如此,“剧本基本完成”的消息一漏风,我就被制片导演围住。我的经理人立刻把本子拿到好莱钨注册版权。
“我还没定稿,那个介词是‘at’还是‘on’我还没弄清楚啦。”我说。
你猜那美国佬怎么回应:“How cares! 谁会在意!”
看着我一本正经的样子,他补充说:“会帮你改过来的,美国懂英语的人很多。对了,你接下来准备写些什么,能不能列个单子出来。”
虽然没拿到钱什么都不算,但至少从美国人对九哥的态度,证实了Robert Makee的另一段话:“近年来亚洲人走遍了北美洲和全世界,成为国际电影的一线曙光。其唯一简单的理由就是亚洲的电影制作人讲述着超凡的故事。所以,非好莱坞的电影制作人应该把眼光投向东方,那里有着把故事叙说得激情高超美丽的艺术家们。”
我是中国人。中国人选择用洋文写作,从某种意义上,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但我不敢把心中的苦衷吐出来,怕弄得满地臭铜钱味。然而,我毕竟是中国人,我那Made in China 的心里的程序是很难改变的。因此,九哥用中文写剧本的日子可能就是明天。
“干嘛要等到明天呢”?
听说中国国家广电总局电影剧本中心新制定了“基本稿酬+优秀剧本追加稿酬”的付酬方式。不知道这个方式对外籍华人是否同样生效?少就少点,人民币也是钱啦!
成丹九哥于好莱钨
九哥版权声明:仅此文可自由下载转贴转载,但必须全文原文并以本作者的名义。
日本九歌网 http://www.danielviolins.com/jg 与九哥联系jg@danielvioli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