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广州' Category

边走边唱系列:【漂亮照片】继续讲广州中国大酒店假夫妻的故事

Thursday, August 17th, 2006

边走边唱系列:【漂亮照片】继续讲广州中国大酒店假夫妻的故事

  话说那天(2006/3/21)在广州,我白天出去要开会。这个时候那个铁姐们打电话来说:不好,我手机快没电了。你有三星的充电器吗?
  我说:有啊。可是我一会儿我马上要出去开会,接我的车子已经在路上了,我没时间等你了。
  姐们大度的说:没事!你走你的。你把钥匙放信封里,写上我名字放在前台。我拿了钥匙,去你房间把手机冲上电就行了。别忘了把充电器放桌上!
  于是我找了个信封,写了名字,放了钥匙,然后再把充电器放在桌上。一会儿车就来了,我急急忙忙上车就去天河那边开会去了。
  我正开着会呢,铁姐们的电话来了,说:你怎么搞的?前台找不到你留的信封。
  我靠(吴越MM语),我才想起来,我走的时候因为他们崔我,竟然忘了把信封交给前台了。现在信封还在我西装上衣口袋呢。
  我赶紧说:NND,忘了。这样吧,你去二楼咖啡厅喝咖啡,全写我房间里,我一会就回去。
  一会儿,短信来了。说:你别急着回来了,我已经在你房间看电视了。用不用我给你打扫打扫房间啊?
  我短信回:你看电视,或是睡觉,饿了叫room service。其他的事情就不用劳驾您管了。
  不过,我纳闷她是怎么进的房间呢?我记得锁门了。
  我下午回来,问她:你是怎么进来的?
  她说:我告诉打扫卫生的阿姨,我是你老婆。她就让我进来了。
  我靠(吴越MM语),我说我是你老公,别人打死都不信。怎么你说你是我老婆,别人问也不问就给你开门呢?
  她说:你长得象坏人,一看就是三妻六妾的那种。谁知道你说是哪个老婆呢?我们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小姐,温柔美丽,心地善良,肯定是好人。
  不行!我要告你们MARRIOTT集团!
  注:这只是演义出来的故事,不是真的。别对号入座。谢谢。

边走边唱系列:广州中国大酒店开房要结婚证的故事

Wednesday, August 16th, 2006

广州中国大酒店开房要结婚证的故事
  上次说到广州的中国大酒店不喜欢MARRIOTT管理集团。有朋友帮我订房,入住时竟然要我的结婚证(这个笑话这里就不讲了,以后有机会再讲吧)。后来不得不把他们销售总监找来才顺利入住(我认识他们销售总监)。
  今天这个故事被蝎MM找出来了,然后被“坏律师”朋友演义成了我公开call in girl的罪证。可见他们这些“瓦宁”一脑子“XXXX”的坏思想。其实这个故事很奇妙,如果让你们一想就能想出来了,我不是辜负了story teller的大名了吗?
  这个故事你们肯定想不出来,故事是这样的:
  因为广州酒店难预定,价格又高。我每次都麻烦中国大酒店销售总监心中有些过意不去。正好,我有一个铁姐们在MARRIOTT集团工作。她有公司的亲友优惠,于是我就让她按照直系亲友的价格给我预定了广州中国大酒店。
  我去那天,他们前台的一个傻小子找到了铁姐们发来的传真。一看是直系亲属,我估计他们不相信。就问我,你和她什么关系?我本想说:我是她爸,但是看看自己比较年轻,不能乱占人家便宜。就说:我是她老公。
  那人还是不信!说:你是她老公,有结婚证吗?
  我说:我们俩孩子都打酱油了,哪里还有结婚证?不信,我给你她的电话,你问问她我是不是她老公?
  那个人更不信了,说:对不起,先生。我们酒店有规定,如果是夫妻,必须有结婚证。
  我一气,把他们销售总监找来了。当然了,问题全解决了。
  可是销售总监好奇地问我:原来你夫人也在MARRIOTT工作啊?!
  我说:我靠(吴越MM语),要是那样就好了。
  注:以前这个故事是不能讲的,因为怕出事。现在一年过去了,许多情况变化了,应该能讲了,但是可能以后也还要删去。
边走边唱系列

边走边唱系列:飞机晚点了,现在坐在广州白云机场的休息室上网。

Friday, March 24th, 2006

  飞机晚点了,现在坐在广州白云机场的休息室上网。
  广州这几天天天下雨,很潮湿。比上海的黄酶天还难受,但是优点是不热。我最怕广州的热。
  今天我们一起的是一个香港的明星(名字不写了),我们几个人走进休息室。正好有一期(2005年11期)《时尚健康》杂志的封面是他。我们指指杂志指指他,空姐马上认出来了。大叫他的名字。很好玩。
  要上飞机了。下次写。

非典型回国游记(2003年4月22日)【精彩照片】—— 广东顺德的GAY BAR(回答小草MM问题的时候想到的故事,提上来了)

Saturday, May 14th, 2005

照片是从广东顺德的万豪酒店的窗口拍摄下去的。
从这条街往右手走,一个BLOCK,就是那个酒吧,叫什么,我忘记了。
——————-
那是2003年“非典”的时候去广东顺德办事情,就在顺德的万豪酒店不远的地方有一个酒吧。
我傍晚的时候,没事情做。忙了一天了,想就跑去喝杯啤酒。
我就去那个酒吧了。进去后,发现气氛不太对。唱歌的都是男孩儿,而且都特别娘娘腔。还有一帮男的在台下给他们叫好。整个酒吧很大,没有女的,没有WAITRESS。我以为时间还早,小姐们还没上工呢。。。
我叫了一杯啤酒。一会老板来了。胖胖的,白白的,人很NICE,穿的衣服很干净很讲究,看样子好象是香港的。他不太会讲国语,我不会广东话。
他一眼就看出来我不是本地人,因为广东人不穿西装的。
他过来和我握手,我操,整整有3分钟不放开。他那个手那个软啊,还时不时地捏我的手一下,同时眼睛给我放电。
我一想,奶奶地,这下坏了。我自己瞎创,创错地方了。让人家误解了。
他先讲了一句广东话,我没听懂。我用英语说:“I speak Mandarin, I don‘t speak Contonese。”
他改用英语问我:“What can I do for you tonight?”说着眼眉还向上挑挑。
我说:“Find me a pretty p*ssy to f**k。”
他一听,马上松开了手,很不自然地嘿嘿地笑了笑。我扔下100元酒钱,赶紧跑了。

边走边唱系列:怎么都关门了? (一)

Thursday, March 4th, 2004

边走边唱系列:怎么都关门了? (一)
  在中国经常发现很好的BUSINESS,今天还很红火,明天就关门了。比如广州中国大酒店下面的HARD ROCK CAFE。非典的时候我们曾经在那里玩得很开心,后来关门了。
  当时是四月份,春季广交会。那次广交会几乎没什么人,中国大酒店下面的HARD ROCK CAFE自然也是没什么人。广交会的最后一天,我们十几个人在那里喝酒唱歌。因为没别人,就象开PRIVATE PARTY一样。印象中我在以前写的《非典型游记》中好象写过这段故事,现在这些《游记》不在网上了,我也不记得我写得什么了。
  后来这个HARD ROCK CAFE也关了,因为据说是因为非典时没生意。它旁边的一个日本的SUSHI BAR也关了。我们当时在那里存了一大瓶SAKE,上次去喝发现关门了。后来居然在中国大酒店的楼上的酒吧找回来了。
  这次我们去中国大酒店二楼的酒吧,听菲律宾的歌手讲上海的HARD ROCK CAFE也要关门了。因为不争钱。不知道现在关没关门?
  拒说现在唯一挣钱的HARD ROCK CAFE是北京的,北京有两个。也不知道哪个挣钱?
  这次到广州,本来想再去B-BOSS去玩。可是后来发现B-BOSS也关门了。B-BOSS没搬家前小小的,挤挤的。但生意很好。就是因为生意太好了,地方显得太小了,于是就搬家到花园酒店楼下以前的BAR CITY的地方了。搬家后生意很好,我上次曾经贴过许多B-BOSS演出的照片。
  这次去,B-BOSS却关了门。怎么好的生意关门了,真不知道为什么?
  去年到北京时,曾经在北京太平洋百货盈科店所在的那栋大楼的二楼(就是有BOEING标志的那个地方,STARBUCKS楼上)吃过一个叫Chicago Joe’’s Restaurant & Bar的餐馆。从装磺到食物都非常正宗非常正宗的CHICAGO,但可能正是因为它是太正宗的美国CHICAGO口味了,反而没有什么顾客。来的大部分是老美,象我这种假洋鬼子都不多。当时我们就说,这个餐馆看样子不可能支撑太久,尽管我们十分喜欢。
  这次去北京,特地在寒风中走了十分钟跑去找那家餐馆去吃。果不其然,它也关门了。
  今天去香港,我们中午去找广东路HARBOR CITY里的SAN FRANCISCO STEAK HOUSE,也关门了。这可是在香港开了36年的老店啊。当时在广东路HARBOR CITY里的三楼,餐馆里可以观看VICTORIA BAY和码头,风景十分的好。它那里的STEAK也是一级的好,顶呱呱地正宗。今天去香港办事,一个目的就是去吃SAN FRANCISCO STEAK HOUSE。因为在中国这些日子,还没吃到过很正宗的牛排。觉得很不过隐!
  终于找到了,却发现关门了。真失望啊!后来看了它门口贴的告示才知道是搬家了,搬到北京路一号去了,就是LANGHAM酒店对面。打电话过去,才知道搬家后还没开门呢。(我们这么忠诚的顾客哪里找去?!)
  于是我们只能跑去另一家芝加哥风味的牛排餐馆去吃饭。叫DAN RYAN’S CHICAGO GRILL(http://www.danryans.com/dans/index.html)。这家店在香港有两家,台湾一家,新加坡一家。
  它在香港的另一家在PACIFIC PLACE,距万豪酒店JW MORRIATE很近。上次住万豪酒店时去过,很好吃。所以这次跑到它在OCEAN TERMINAL里的这家去吃。
  这家小点,但是它的牛排做的和我们“老家”芝加哥的牛排一样好。别误会,这个餐馆是地地道道的香港餐馆,芝加哥并没有这么一家餐馆。但这并不影响它成为一家很正宗的芝加哥口味的餐馆。
  以后有机会了给大家写写中国的芝加哥餐馆。

边走边唱系列:昨天猛然从青岛流窜回了广州,发现广交会之后,广州。。。

Wednesday, November 12th, 2003

1。乞丐多了——抱者孩子的妇女,残疾的,老的,小的(大概只有五、六岁),到处都是。
2。小姐多了——文化假日宾馆前的天桥上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见了老外说:“马杀鸡”,见中国人就说:“小姐要不要?”——多么直接了当。
3。扒手骗子多了——也许是因为我上次在深圳丢了手机后变得“草木皆兵”了,所以特别注意小偷和骗子,发现确实很多很多。
昨天晚上去B-BOSS去玩,发现B-BOSS搬了家,搬去了花园酒店下面以前是“BAR CITY”的地方。重新装修的,一副“INDIANA JONES”的风格,中间是个大舞台,高高的,请了法国的舞女大跳砍砍舞。请了加拿大的乐队唱英文歌。我和他们乐队聊天,他们告诉我B-BOSS要很快在上海开一家,所以他们下个月要到上海去演出,让我们去捧场。
这次来广州也没定酒店,到了广州发现文化假日宾馆、花园酒店、中国大饭店,白天又都是全满,这个会那个会的。最后跑来白云宾馆去住了,地理位置是真好,可惜服务太差,就象县城里的招待所。
明天继续流窜。

边走边唱系列:(在广州)刚刚回到宾馆.

Tuesday, October 28th, 2003

  今天和主任见了面。谈得很好,成了朋友!主任是一个EXTREMELY SUPER NICE GUY。详细具体的情况以后再汇报。还照了许多照片,也以后再贴。这里只讲两个重中之重的事情:
  第一:我和主任介绍了这个网。主任没听说过。我把网址写在我的名片后面给个主任,主任说过两天来看看这个网。
  第二:主任向我了解海归网的情况,这下我卡壳了,因为我也太清楚。所以建议狼兄和其他对海归网比较了解的人写个介绍–介绍介绍海归网的目标是什么,如何达到目标?现在的情况,多少人注册?历史的情况是怎样?什么时候开始的?等等等等,包括外号谁是谁。
  如果可能,请把网站的介绍连在第一页的截面上,以后别人来了便于了解海归网的清苦!
  昨天在西安差一点儿被灌醉了。今天和主任喝酒,没人灌自己也喝了不少。三大杯红酒(相当于差不多一瓶的样子)。主任开车送我回番禺的,到宾馆都2点半了,主任还要开车回家。

非典型回国游记(2003年4月19日)【宽幅图片】—— B-BOSS里的小姐。。。

Saturday, June 28th, 2003

非典型回国游记
2003年4月19日星期六,多云,闷热:
为名忙,为利忙,忙里偷闲,且喝一杯茶去;
劳心苦,劳力苦,苦中作乐,再倒一杯酒来。
在广州的几天,天天是忙忙碌碌。到周末了,同学不上班了。上午
我还是要去交易会,下午就约了几个同学跑出去喝茶吃饭。因为
“非典”,据说要找露天的餐厅吃饭才安全。露天的餐厅风景最秀
丽的当属白云山了。于是一个同学开着他的车带我们上了白云山。
白云山果然是很漂亮,可以俯览大半个广州市。但不知道是污染还
是雾气,山下广州的高楼大厦全是在朦朦胧胧之中。到了傍晚,山
下的霓虹在雾气中带着光润,也是别有一番景色。
据说白云山上九龙泉的水是广州最好的。光绪六年陶陶居初创时,
据说用的就是九龙泉的水泡茶,所以后来陶陶居才能成为广州最著
名的广式茶楼。不知后来鲁迅、巴金他们去陶陶居饮茶时还是不是
用九龙泉的水?我知道至少现在不是了。
到了白云山自然要泡茶了,水靓茶香吗。说实话,喝了半天,我只
喝出来了自来水里律气的味道,并没喝出泉水的味道。白云山有两
道名菜“白云猪手”和“山水豆腐”。但那天的那家餐馆的菜单上
却没有。留待下次再吃吧!
晚上下了白云山,同学开着车去逛珠江边。然后回到文化假日酒后
门的华侨新村的酒吧一条街开始逛酒吧。四月份的广州,“非典”
的阴云还没有散去,大部分酒吧里的菲律宾乐队都已经吓跑了,客
人零零落落,酒吧门可罗鹊。一家一家逛过来没有热闹的酒吧。于
是跑到了对面环市路上国泰宾馆(Cathay Hoel)二楼的B-Boss。
这里好一点,客人还不少,但据经理说,也只是以前的三分之一。
国泰宾馆楼下停的全是好车,奔驰,BMW等等。不知道都是去B-Boss
的还是去上面的卡拉OK的?那天在去考察考察这里的卡拉OK。
天气太热,我们几个人要了两打(买一打送一打)冰镇的墨西哥
的CORONA啤酒。Bar Tender 把通常塞在酒瓶口的柠檬装了一个小
盘给了我们,让我们自己加柠檬。窄窄的吧台上摆了一流二十多
支黄灿灿的啤酒,也是蔚为壮观的。
我们几个人站在那里,边喝边聊天。这时,走过来一个小姐。个头
不高,人挺漂亮的,穿的是廉价的“高级”连衫裙。她问我能不能
请她喝酒,我说:“当然可以。你是要喝啤酒,还是要喝别的酒?”
她说要喝红酒。于是让酒保给她拿了红酒。
拿了酒,她的下一个问题又来了:“我一个朋友在门外,你能不能
给她卖张门票?” B-Boss进门是要50元门票的。我于是给了她50
元。她出去了。过了一会回来了。根本没什么朋友,她原来是给她
自己扑交门票去了。
回来后她开始问我住在哪里?我说就住在对面的文化假日酒店。她
凑近我的耳朵小声对我说:“咱们现在去你那里好吗?”这也太
aggressive了, 太快了点吧!我一来对她确实没什么兴趣,她让我
给她买酒我纯粹是出于礼貌,不想拒绝她让她尴尬。更何况我这里
还好几个同学呢!她也不长长眼睛!
我客气一下,对她说:“我今天陪几个朋友来玩,改天吧!”
过了一会,这个小姐消失了。原来她坐到了酒吧另一面的一个老外
的边上去了。手里拿的还是我给她买的红酒,在和老外故作小鸟依
人状。我看她时,她两眼还看我,好像是说:“你不要,有人要!”
我的同学看到了这一幕,都在笑我,说我不该给她买酒、也不该给
她买门票。我们的说笑被旁边桌的两个MM听到了。她们也一起笑。
我估计她们把刚才的一幕也全看到了。她们开玩笑地说:“人家
小姐工作效率是很高地吗?决不浪费时间,一看不行马上换人”。
这两个女孩,是广东人里不多见的高个头。看得出来,穿的是名
牌的衣服和鞋子。两个人要了整瓶的香宾冰在Champagne Cooler里。
这两年在大陆跑,基本上可以从一个人的衣着穿带判断出一个人的
经济状况或是职业。不是百分之百但也八九不离十。最最容易判断
的根据之一就是手机。如果一个女孩用四五千元的最新款手机,比
如今年最新的三星T508或是S308手机,那不是“二奶”就是小姐,
高级小“白领”都没那么大的经济实力跟着时髦跑。别太在意手
表,名牌手表的假的太多,带中档手表的反而是真的多。
从这两个女孩的衣着和花钱看,我想她们要不就是谁家的“二奶”
(广东的酒吧中“二奶”很多,尤其是深圳),要不就是挣钱不
少的小“白领”。后来她们和我讲一个是做房地产的(可能是售
楼小姐),一个是做保险的。 真真假假不便多问!
我们几个人于是就和这两个MM把桌拼在一起,一起玩了。
整个晚上,大家就拿刚才的小插曲当话题,添油加醋地争论,并得
出好几个结论:第一:这么多男人,这个小姐为什么别人不找单单
找你呢?这说明这个小姐是很有经验的,一眼就看出你这个人肯定
会给她卖酒,肯定会给她买门票,唯一没看准的就是你今天不会和
她“出台”。我的同学都说:“我是绝对不会给她买酒的,更别说
门票了”,所以这小姐可以说是看人的水平不一般。第二:如果今
天没有我们同学在这里,你会不会叫这个小姐“出台”呢?我们同
学的答案是:“肯定会!”,两个女孩的结论是:“不会,因为他
看不上这个小姐!如果这个小姐想让他出台,至少还要花上一个小
时的花工。可是人家小姐时间就是金钱。没时间和你浪费,所以他
今天晚上肯定不会出台”――越说越不象话了,怎么成了我出台了?
两个妹妹可算找到开心的话题了。一边说一边笑,笑得人仰马翻。
最后临走时“房地产小姐”才问:“请问你怎么称呼?”我于是把
名片给了她。她说没带自己的名片,告诉了我个英文名字(当时根
本没记住),并说:“明天给你打电话,咱们一起去玩”,我当时
根本也没当回事,顺嘴说着:“好好,明天请你喝咖啡”。

白云山鸟瞰

非典型回国游记(2003年4月20日)——广州手表市场

Thursday, June 26th, 2003

非典型回国游记(2003年4月20日)——广州手表市场
  【注】:因为两个星期后,还要再次去中国,本想全写完了再贴,看样子只能写多少贴多少,写到哪贴到哪了。各位原谅了!
  2003年4月20日星期日,晴,很热:
一、广州手表市场
  春交会第一期的最后一天是个星期天。下午把交易会上收集的资料装了整整三大纸箱,通过交易会里设置的临时邮局寄回了美国,一箱800多元,但总比我自己带回美国好。
  过两天就要离开广州了,所以从交易会出来想去广州的假货市场看看。广州有一个假手表市场在火车站东面,挺出名的。来广州之前就听人家说过。
  在交易会门口打的时,出租车司机却都说不认识,一连问了四个司机。火车站他们竟然会不认识?!我把广交会门口的保安叫过来想让保安告诉他们怎么走。保安说:“太近了,你们还是走过去吧”。因为这次交易会人少,许多司机要在交易会门口排上一两个小时的队才能拉上客人。太近的路他们就推说不认识,不拉。出租车司机好像都是这副样子!
  到广州许多天了,除了宾馆附近的地方,去其他地方一律打车。所以对广州的路是一点概念也没有,只是觉得广州和20年前比,大了许多,人也多了许多,最大的变化就是天天堵车(据出租司机说,今年因为闹SARS,人少了一半多。往年交易会,人山人海,每天要堵上两个小时的车)。
  从交易会往前走大概10分钟就到了火车站,绕到火车站后面就是“手表市场”。这一带可能是广州比较脏乱差的地方,像是到了印度。在SARS时期来这里,心理真有点慌慌的。
  “手表市场”很大,总共应该有好几千家店铺,绝大多数卖的是和手表有关的东西,表芯,表壳,表带,从手表零部件到成品表,机械表,电子表,应有尽有。当然这里所有的名牌手表都是假的。这里的名牌要比香港最大的珠宝店都全。从世界四大名表的百达裴丽(Patek Philippe),爱彼AP(Audemars Piguet),宝玑(Breguet),江诗丹顿(Vacheron Constantin),到比较通俗一些的牌子,比如劳力士(Rolex),欧米茄(Omega),卡地亚(Cartier),百年灵(Breitling)及章子怡作代言人的泰格豪雅(Tag Heuer)和巩俐作代言人的萧邦(Chopard)表等等。
  在一个摊子上,看到一款2002年发行的蓝盘的欧米茄海马潜水表(Omega Seamaster Professional Diver)。是纪念首部007电影上映40周年的限量发行版本,全球发行10,007块。去年的时候本来想买一块,但阴差阳错地没买。今天看到这款假表,又勾起了我对这款表的爱好。让店主把007表拿了过来,表看上去很精细,重量也很像真的。在表盘6点钟的位置上应该刻有007标记并刻有限量发行的编号。假表上这个限量发行编号没有。店主开价两百,我说:“你连编号都忘了刻上去还要两百?”店主说:“看样子你是个行家”。看在“行家”的面子,最后70元成交。
  在另一个店里,看到一款爱彼表,这款表是仿老式的以爱彼创始人之一的Jules Audemars命名的第二号传统珍藏版做的。真正的珍藏版全球将只造了20块(1999-2006),用950白金(950 platinum)做表壳和可开启的后盖,用透明的蓝宝石(sapphire)做后盖内的表壳,有万年历,有桥式舵飞轮(tourbillon),手上弦。这款表可是无价之宝。
  当我告诉老板:“你卖的这款爱彼表全世界也只有20块,懂行的一看就知道这是假的?你能卖的出去吗?”
  老板听了笑了:“能知道这个牌子叫爱彼的都不多,谁又知道这是哪一款的AP表呢?”
  老板是个50多岁的人,看样子在这条道上干了许久。我让他看我的表是真的还是假的。他拿过去看了两眼,说:“真的!”我说:“凭什么?”他说:“如果是假的,我就能看出是哪一家工厂做的?假表也有型号。你的表至少不是广东香港这一带的假货。从你的穿着看,你不是带不起真货的人”。果然是个老鸟!
  我让他把那款假AP表拿出来,想看一下后盖。因为所有的爱彼表上都应该刻有制造者的名字。老板看我看后盖,笑了。他把后盖上贴的塑料布揭掉。这下我笑了。。。
  后盖是透明的,当然不是蓝宝石的,后盖里有一副中国古代春宫图,一对古代男女在以每秒一下的节奏做爱做的事。老板说:“这款爱彼表全世界也不多吧?”这可是拿世界排名第二的爱彼表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要是Jules-Louis Audemars老爷子看到这个表,非得气死不行。
  尽管是假表,但这表太可爱了。正面的金桥舵飞轮十分精致,后面的中国古代动画春宫图又十分好玩。我一下就买了好几块,带回美国送朋友。四月份的广州已经是很热了。手表市场逛了我们一身汗。打车回酒店去take shower (广东人叫“冲凉”)。晚上和我的“拍档”(广东人把partner叫拍档)想去中国大酒店地下层的Hard Rock Cafe去玩。
二、Hard Rock Cafe
  在回宾馆的路上,收到了个短信,“我在花园宾馆喝咖啡,你来吗?晚上你们去哪里玩?倩倩”。不记得认识这么个人啊?电话号码我也不认识,我在广州当地不认识女孩子啊?
  我问我的“拍档”认识不认识这么个女孩,是不是把短信发错了发给我了? 我的“拍档”也说不认识。看样子只好打电话过去问了。
  接电话的女孩讲广东国语,讲话时很爱笑。问我在哪里?我说在出租车上啊(这和没回答一样)。她又问你们晚上去哪里玩?我说:“还没想好,你有什么建议吗?”(不想暴露目标),她说:“你不会还是去B-Boss吧!”。
  我一下子想起来了,原来她是。。。。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