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chairwolf
自由自在,多姿多彩。放浪形骸,散淡人生。来如雷霆收震


发送站内短信
查看博客个人资料
发表文章

文章目录


精华荟萃      更多


精华            更多


最近文章


热门文章


最近评论


 

搜索

 
 总点击: 12121767

国际贸易中的资金困境   Comments

我对残荷故事中的男主人公仍然无法理解。可能他们华尔街的人都那样?我也见过许多,拥有带高尔夫球场和游泳池的豪宅,但是早上七点多出门,深夜才回家,真正能在他那豪宅中享受的时光极其有限。这样巨额的投资,除了资金增值之外,没有更多的意义。需要记住,人死的时候是什么都带不走的。

什么是完美?完美真的存在么?为什么人们会在乎那么多表面和空洞但看起来神圣的东西,去放弃自己真实的感受和需要?

个人形象跟爱相比,孰轻孰重?分手失去的是自己爱的可能,和对爱的真实体验,得到的却只是些“余味”? 在美国这样一个自由的国度,工作机会决不限于某个地方。所以也谈不上为了爱要放弃工作。

但是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在真实生活中却屡见不鲜,尤其是在琼瑶小说中。不过,琼瑶小说是另外一种莫名其妙。

下面继续请教你国际贸易中的资金问题。

你举的两个例子,第二个其实是银行以其股票为抵押作信贷,所以我们不讨论。

第一个例子我还是不太明白。

1) 伦敦的B公司要能源经纪人E在伦敦银行放下300万美元存款好像没有什么道理。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算 performance bound. 大宗的紧缺货物交易往往要求performance bound 以证明卖方的供货能力。但一般的performance bound 只要求百分之几的合同金额,卖方无法履约供货时将被买方收走作为赔偿金。象这样100%的好像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果不是 bound, 那么以存款去凭空 tie up 卖方的300万资金完全没有道理。如果卖方只有300万呢?那岂不是他本来有能力做这笔交易的也变得没有能力了?

2) 这三百万原油是一次交货还是多次?如果是一次,那么100万的信用证抵押金实际上是银行给了他200万的 credit line.

3) 你说的“如果能说服B公司通过在休斯顿的Citibank交易”是不是让B公司在休斯顿的citiback开立信用证,Citibank 同时作为各方的开证行、通知行和议付行?这样做可能是个good idea,因为这样Citibank 就全程控制了交易,没有任何风险(我觉得你说Citibank 要承担一定的风险是不对的,因为end user 的300万已经在 citibank 里了。如果E能够供货,那么就按照信用证条款议付--这个钱不必银行垫付;如果E违约不能供货,那么钱仍然安安稳稳地躺在银行里,一分都不会被E骗走。这是E只需要付几十万而不是100万或300万的依据。其实以我的眼光看,这个时候要E付几十万已经是太多了。),而且,可以免去Barclays的3百万卖空原油的押金,因为Citibank已经拥有B的300万。

可是这样做仍然有两个问题:

1、CitibankB很难会被说服。因为不是自己的关系银行,他在别的国家的银行很可能没有信用。这样他的信用证保证金就是100%。本来可以付100万甚至更少的事情,却因为要学雷锋去付300万,这不是吃撑了吗?而且,到别的国家的银行去开证,风险也不易控制。

2、交易费用。其实最根本的是E的信用。如果E有credit, 那么B就可以要求E付百分之几的bound, 然后向E开立信用证。如果E不能供货,则bound被收走以抵偿开证损失。对于E。则可以用B的信用证作转让,或者开立背对背信用证,实现交易。

请继续赐教。我比较外行,但这却是做trading的人常常碰到的难题。 谢谢你的耐心。

(1) 从故事中可以看出,男主人公是个敏感、谨慎、尊重女士、又注重个人形象的人。虽然遇到比自己强的人(为数不多),下意识里还是会有自卑感的。在金钱方面他比黎晨富有,但是黎晨的自信、大度却使他看到自己的弱点(如以自我为中心等,来往信件中有所体现)。

默默地离开是他唯一的完美的选择。一样是要分手的,这样的分手还能给双方留些余味。

加上在亚洲的股份已全部转为债券,并购无限期推迟,东部需要他去管理。在西方人的生活中,几乎没有分居两地的恋情。他们的关系也还没有发展到一个人为另一个人放弃工作的程度。就我所知,在华尔街做事的,往往都不跟自己家人谈论工作的具体业绩或挫折。

(2) 我从未做过实物交易,有关大陆的信用证是根据资本主义国家成熟资本运作虚构的。目前中国金融机制可能还没有这样efficient,不一定能行。

下面举两个美国的高风险例子,超过100%地leverage银行的financing。

(2.1) 在休斯顿的能源经纪人E由于有额外的输送管道,决定买下A公司价值3百万的原油,卖给在伦敦的B公司,他同时是买方和卖方。如果E在休斯顿的Citibank开信用证买原油,需要1百万(因为E经常买卖石油,不需100%定金)存入银行。另外伦敦的Barclays还要E存入3百万,因为他们不肯相信E手头有原油,B公司要求Barclays担保E有足够的钱(在世界各地的原油市场)买下3百万原油交货。

E如果能说服B公司通过在休斯顿的Citibank交易,Citibank不仅可以免去Barclays的3百万卖空原油的押金,还能减少原来1百万的定金。

E如果能够协调好验收,输送,付款的时间,平衡外汇风险,只要将几十万(而不是Citibank的1百万和Barclays的3百万的现金抵押)留在Citibank,就可能获得十来万的利润。

Citibank也承担一定的风险,但可以挣外汇差价,以及E必须付给银行的利息(如果B公司交款日期比A公司收款日期晚)。

(2.2) 另外一个例子。华尔街银行帮助证券经纪人S,合法避免1999年SEC规定购买股票必须投入50%的底金。

S要买2百万股$50一股的Royal Dutch的股票,持有一年,总投入资金根据证券法律应至少为$50×2,000,000/2=$50,000,000($5千万)。

但是S可以向J.P. Morgan签一个交换和约,向银行借所有$1亿。付一年的利息(约8百万)。如果一年期间(任何时候),Royal Dutch上涨10%,S的赢利为1千万。如果半年内实现,S只需付4百万利息,净利润为6百万。

J.P.Morgan会要求S存入一定的现金,以防止Royal Dutch股价下跌。但根据业界的惯例,底金为总投资额的2%到20%不等(此例,$1千万左右),而远远不是SEC规定的50%($5千万)。

Disclaimer: Capital and commodity investment and arbitration are highly risky, and one can lose more than the original amount committed. It should not be tried without professional advice by anyone, anywhere, anytime.

发表回复

校验码:  


你可以 回复, 或者 trackback 到你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