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chairwolf
自由自在,多姿多彩。放浪形骸,散淡人生。来如雷霆收震


发送站内短信
查看博客个人资料
发表文章

文章目录


精华荟萃      更多


精华            更多


最近文章


热门文章


最近评论


 

搜索

 
 总点击: 12105896

归程前后(二)中华风险投资协会深圳酒会   Comments

这次回国,因为归程不定,除了UA和日航,其它航空公司都不能该回程日期。联航没有票,于是就买的日航。这日航的座位有个好处,就是每个座位都有电视,而且有许多频道可选,每个频道都有两个语种。饭菜倒未见很明显的日本特色(我喜欢吃日本餐)。到了东京,机场已经变了。成田机场已经成为历史,我再也看不到那些熟悉的登机口了,也听不到那听了无数遍的“西北航空公司,航班XX。。。”的广播声了。东京国际新机场居然有免费上网的地方,可惜我很迟才发现。当晚到香港。

岳冰清建议我参加在深圳的那个中华创业投资协会的年终酒会,让我的同学阎焱(Softbank Asia Infrastructure Fund, 软银亚洲信息基础投资基金总裁,执行董事总经理)带我进去。但离开美国的时候,我跟阎焱联系不上,在机场的时候跟他的电话打通了。我原打算在他家住一夜,跟他详细聊聊,然后第二天跟他的车到深圳,这样我就不必带着那么多行李过海关。但他11号白天就到深圳了,而我的飞机要晚上才到。我的行李比较多,没有自己的车过关的话,就不想在深圳折腾(深圳所有海关过关都要自己提着行李过关),而直接乘直通火车到广州。但是岳冰清建议我先进行些初步的接触,熟悉一下这个圈子,并帮我订好了深圳的酒店。于是我在香港呆了一晚,次日早上即过境深圳。然后跟阎焱联系上。他约我当天晚上六点到五洲宾馆,他会在大堂等我,然后带我进去。

我到了五洲宾馆后,阎焱还没有到。酒会现场花团锦簇,一堆模特儿小姐在那里迎宾。进去的人在付款,据说门票要1000块。几个人想进去找人,说马上出来,但负责接待的小姐坚决不允。我见状,就问她阎焱到了没有。她说还没有到,让我先进去等。一进去,就见一貌美如花的小姐跟我介绍,原来是红树戏岸置业公司的,而且她还是我的老乡。落座后,老狼左右全都是漂亮妹妹,同桌的的有邝子平(Intel 中国部总监,在本坛有过专文介绍他。这家伙是个矮个子,姗姗来迟,但是两目炯炯有神,衣着随便,但一看就知道是个人物),段长碧(上海证券交易所,也是个漂亮妹妹),黄晶生(Softbank Asia Infrastructue Fund, 软银亚洲信息基础投资基金董事总经理),胡立生(Perkins Coie 律师事务所律师),韦汉泉(Gilbert Global Equity Partner董事总经理) ,吴俊平)Cisco 亚洲购并),杨丽茵(德勤会计师行),还有几个软银的人。期间不少人过来递名片,我记得有李万寿(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副总裁),周永生(罗斯福中国投资)等。我本来也应该学他们到别的桌子上敬酒递名片,但实在不习惯这种事情,只坚守自己阵地,真是没出息。

阎焱来了后穿一那种大地主穿的对襟唐装,酒会期间给我绍介了几个人,记得有孙强(他们中华投资协会的理事长),王强(龙科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CFA),其中还有我在北大社会学系的几个师弟,如于天宏(太合传媒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王颇(JPMorganChase Marketing VP), 还有一个谁忘了。大家在一起让照相的过来合了个影,然后在一起聊到散会,害得我都没有吃多少东西。期间有不少节目表演,都是些老外,估计是俄罗斯人。还有各理事讲话,大家乱哄哄的,估计没有什么人认真在听在看。

散会后,阎焱让我跟他们一起去喝酒。大家走出五洲宾馆等车,忽然邝子平喊:“来了来了,我们车来了!”,大家一看笑了,原来是一辆破出租。阎焱他们的车是一辆子弹头,刚好能塞进八个人。大家进车后在兴奋地吹着他们今年的业绩,阎焱说他们投的盛大、韩国和印度的一家公司都很成功,盛大在华尔街已经有好些人跟他联系愿意以上市价收购。于是大家起哄让阎焱今晚买单。大家也议论中国人寿巨量超额认购,觉得不可思议,有人说这是现在严重缺乏故事的缘故。然后大家都说明年对投行和VC来说一定是个好年份。

车到威尼斯酒店,另外一家五星级宾馆。上楼后走出去,是一个很大的天台,抬头一望,天台上拉起了一个极其巨大的天幕,天幕上以灯光投射在那上面,蓝天、彩霞、碧波,美丽异常,使人感到象梦幻一样。天幕下是一个游泳池,大家嫌酒吧里面太吵,就在外面选了一露天的桌子坐下。天气有点冷,但桌子旁有一种热力辐射很强的灯,燃着火焰,使得桌子旁的人能够有足够的的暖和。我们这桌除了上面说到的阎焱、黄晶生等人外,还有曾玉(中华创业投资协会执行董事),羊东(软银亚洲投资主管),钱晓华(上海中桥集团执行董事、总裁),李源元( 中央电视台电视总公司CEO助理,阎焱吹牛说她将担任CEO ,不过此人端的是个靓女),单伟建(新桥投资银行董事总经理)。单伟建也穿着一件跟阎焱一样的地主式,但颜色却是大红色的。估计是他们中华创投的几个理事的“制服”。我跟单伟建提起海归论坛对他收购深发展事件的热烈讨论,单伟建说他会到我们论坛去看看。喝酒期间,我的那个师弟于天宏编了不少清华学生的笑话(羊东是清华毕业的)来挤兑清华,而阎焱则继续对本少及尽丑化之能事,胡乱编了不少本少在北大时的故事来贬低本少,引起本少的严重抗议。

中间有一队帅哥美女搭肩作长龙状从酒吧内跳跃而出。我们遂进酒吧内看热闹。于天宏跳到了台上,跟那个声嘶力竭边扭边唱的老黑歌手半闭双目,不断抽筋。我看台上他跳的比那些职业的好多了,不愧是搞媒体的。只是丫是跳到舞台前面的半月型吧台上去蹦达,那些酒吧的工作人员一边在他脚下手忙脚乱地收拾酒杯。上面有一唱英文歌的小姑娘,估计也是顾客,英文歌唱的特溜,台下的群众都象磕了药一样跟着抽筋。中国西化的速度,令我想起十年前在釜山凯悦大酒店的酒吧(当然还有朴香淑)。唉,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待续)


发表回复

校验码:  


你可以 回复, 或者 trackback 到你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