滞胀世代(二):不堪回首的年代

bystander

是什么使激情与狂热变成困惑与沮丧?满怀理想和希望的六十年代过后,为何会是充斥着无奈和怨愤的七十年代?历尽沧桑的过来人,为什么都不想回忆这段不愉快的日子?

也许更根本的问题是:更多的钱财是否必然会给人们带来更大的快乐?著名经济学家凯因斯(John Maynard Keynes)认为,只要有了印钞机这法宝,加上政府那双有形的手,便没有解决不来的经济问题。作为凯因斯的忠实信徒,总统林顿.约翰逊(Lyndon B. Johnson)更深信,在六十年代美国这个民主、自由、富饶的国度里,政府绝对没有不能解决全民民生问题、不能包办全民幸福的道理。

充满雄心壮志的约翰逊总统,铁了心要实现“伟大社会”(Great Society)的承诺,坚决要将“既要黄油、又要大炮”的理想进行到底。庞大的登月太空计划、耗费惊人的军备竞赛、对发展中国家的慷慨援助、“向贫穷宣战”的巨额福利开支、当然还有派兵远赴越南作战,阻止共产主义恶势力在地球的另一边蔓延等等、等等。随着一个又一个“计划”陆续出台,政府的财政政策(fiscal policy)及货币政策(monetary policy),也就变得越来越宽松。

1969年1月当尼克松(Richard Nixon)接任总统的时候,虽然经济仍稳步发展,通胀亦处于温和水平,但多年以来的福利社会政策以及战争方面的支出,已令国力渐呈透支的迹象。除了政府财政赤字不断上升外,外贸逆差亦在不断扩阔。因此,尼克松决定削减政府开支,而联储局亦于同年7月宣布调高利率。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政策实施不到半年,失业率便急速飙升,同时生产力和国民生产总值却呈现大幅下滑。尼克松估量形势后决定改弦易辙,并作出了两项关键的决策:(1)他委任了偏向宽松货币政策的经济学家伯因斯(Arthur Burns)为联储局主席;(2)面对贸易顺差国要求将手中30亿美元兑换成黄金的沉重压力,1971年8月,尼克松宣布“关闭黄金窗口”,终止美元与黄金的兑换。由于美元不再与黄金挂钩,金本位制(gold standard)正式成为历史,从此世界进入了浮动汇率时期。

没有了金本位的制肘,联储局便可以随心所欲地按照凯因斯主义教科书提供的方法,以宽松的货币政策,对付经济增长放缓以及失业率上升等问题。尽管伯因斯被错误地冠以inflation fighter的称号;事实上,在他就任联储局主席期间,货币供应M3每年都是以双位数字增长。随着通胀不断升温,在1978年伯因斯离任之时,美元的购买力比起1970年他刚就职的时候,足足损失了72%。

最让经济学家们大惑不解的是,利用“增加货币供应”这法宝去纾缓失业问题,这一趟竟然完全不奏效。过去凯因斯主义经济学说认为,只要让企业和消费者更容易获得信贷,刺激需求上升,就自然能够带动经济和就业增长。可是事实证明,一旦人们对货币供应增长及通胀产生习惯性预期,雇员便会要求提高工资,而雇主则只会选择提高售价,而不愿雇用额外的劳动力。七十年代高失业率与高通胀率同时出现的事实,不仅让政府感到束手无策,凯因斯主义更因此而宣告彻底破产。

结果,更多的钱财并未能给人们带来更大的快乐;错误的经济理论、财政政策及货币政策,却反而让人们饱受“滞胀”的折腾。由于通胀期望(inflationary expectations)已深深植根人们的意识之中,一切企图纾缓失业问题的措施尽皆枉然,唯一的作用就只有激发通胀加剧;所有压抑通胀的政策,也同样完全失去效用,只有令失业问题变得更为严峻。

祸不单行,1973年10月中东地区爆发“赎罪日战争”(Yom Kippur War)。石油出口国组织为报复西方国家对以色列的支持,决定对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工业国家实施石油禁运。油价随即急速飙升四倍至每桶12美元。肆虐的通胀近乎失控,令本来已经非常困难的处境雪上加霜。1974年首季通胀上升至10%,不少工厂被迫减产及裁员以节省成本,导致失业问题进一步恶化,失业率攀升至9.2%。受打击最严重的汽车工业重镇底特律(Detroit),其本土市场的领导地位更逐渐被日本取代。

疲弱的经济加上恶性通胀,令美国人的自信心动摇。七十年代末期,投资者普遍对美股、美债、甚至美元的前景和价值持怀疑态度。1979年伊朗爆发革命,其后石油大幅减产令油价再度急升。连锁反应导致美国的通胀率又再次在10%水平以上居高不下。惊觉到另一次石油危机正在酝酿,投资者为了保障财产,都减持美股、美债和美元,转为购进商品及贵金属。1980年初,油价上升至每桶40美元,盎司金价则创出850美元的历史高位。

正当通胀再度濒临失控之际,刚上任不久的联储局主席沃尔克(Paul Volcker),作出了一个改写历史的重大决定。为了彻底驯服通胀这头猛兽,沃尔克采取了釜底抽薪的策略,收紧货币供应,并将利率推高至二十厘以上。他所下的重药,令经济即时出现衰退,失业率更急增至10%以上。面对如此逆境,工人们不敢再要求加薪;企业为求生存,也不得不割价求售。通胀压力最终在政策实施两年后被消弭。随着社会缓步走出衰退,投资者亦逐渐重拾对美元资产的信心。

沃尔克这个代价不菲的决定,当时曾被千夫所指,但事实上却正好对症下药,从根本地解决了困扰多年的滞胀问题,并为未来二十年的经济发展奠下稳固的基础。回想当日任职联储局主席时所要承受的压力,沃尔克笑言:“我真的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然后大哭一场!”

发表日期:2006年6月9日

Posted in 财经商务 |

Leave a Comment

校验码:  

用户名:bystander


发送站内短信
查看博客个人资料
发表文章

文章目录

文章目录"

Categories

Archives

Blogroll

Search

Meta:


 总点击: 104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