滞胀世代(三):繁荣的吊诡

bystander

今天美国最吃香的专业是什么?不是医生、不是律师、也不是与科研相关的行业。对于一个热衷于投机致富、醉心于追逐资产增值的社会而言,相信没有什么行业会比从事与财富息息相关的金融业更令人响往。

纯粹从学术角度而言,金融业在经济体系里担当着辅助的角色,其主要功能是替企业融资,对风险与回报作适当的评估后,将资金从储蓄者手中调配到生产者手中,从而助长生产性的经济活动。然而,在今时今日“金融工程学”的教科书里,这一切都已经不再有任何意义。自从沃尔克领导的联储局战胜恶性通胀的一刻开始,美国经济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纪元:传统的生产性资本投资被杠杆式投机活动取代,金融业亦逐步与实际资本投资脱钩;源源不绝的低息信贷,推动着追逐资产升值的游戏;泡沫经济仿佛取代工业生产,变成了繁荣的同义词。

数据显示,今天美国人的储蓄率基本上等于零;因此,市场上的流动资金(liquidity)并非来自本土的储蓄。除了联储局不断提升货币供应外,相当部分的资金其实是来自从外贸顺差国(如日本、中国、东亚诸国以及中东的石油出口国)“回流”到美国的投资。此外,各式各样的金融机构,在缺乏监管下,大量发行林林总总的金融衍生工具(如asset-backed securities或credit default swaps等),更令资金供应生生不息。资产价值也因此而水涨船高,进一步刺激人们对资产的需求。五花八门的投机活动应运而生,金融界的利润也就以几何级数暴增。

由于维持经济增长及繁荣有頼金融业的蓬勃发展,联储局及先进国家的央行,都乐于为“业界”提供低息信贷,让它们有充足的流动资金进行各式各样的投机活动。(这里必须指出,联储局并不是美国联邦政府辖下的部门,而是由十多家国际级银行集团的金融精英组成的团体,故其制定决策时免不了会以“业界”的利益作为首要考虑。)过去二十年来,金融界渐渐发展成为美国经济的旗舰。在标普五百企业中,金融界的盈利占总盈利30%以上,可谓一枝独秀。刚公布从投机活动中获得超额盈利的投资银行高盛(Goldman Sachs),就是业界的典范。在众多不同行业的管理阶层中,也是以基金经理(特别是对冲基金经理)的薪酬最为丰厚。

在泡沫化、金融化的大趋势下,许多大企业都改变经营方针。前通用电气集团CEO杰克.韦尔奇(Jack Welch)在他的自传《赢》(Winning)之中,谈及他在八十年代初顿悟所得的致富之道。韦尔奇察觉以往透过兴建工厂、添置机器、增加产能去争取利润的方法已经过时,反而将部分工厂关闭、裁减冗员、卖掉低效能的产业,再引导集团业务向金融服务的方向转型,才是提高盈利、刺激股价上升的最佳办法。结果,韦尔奇成为众多大企业领导中的佼佼者;他那强调资产重组及精简架构的管理哲学,更被公认为九十年代美国企业文化的一个重要标记。

什么是“产业金融化”?自八十年代起,企业盈利增长的动力再也不是来自科研发展、技术提升或拓展国外市场。大型企业为了适应新时势新环境,都仿效韦尔奇的方法,或另辟蹊径去提升盈利,包括:(一)成立财务公司,为消费者提供借贷服务;(二)透过各种集资渠道,进行合并及收购活动;(三)裁减冗员、进行资产重组或精简架构;(四)将主要生产线迁移至生产成本较低地区,或从低生产成本地区进口半制成品;(五)参与不同风险程度的投机活动;(六)采用“创造性会计”方法计算盈利(说白了就是“造假账”)。

以通用汽车为例,由于生产成本过高,在价格上难以与日本或南韩生产的进口汽车竞争,所以本土市场的占有率近年已大不如前。加上要负担沉重的退休及医疗保障,以致连年亏损、负债累累。为适应竞争环境,通用汽车已将部分生产线迁往海外,并于半年前宣布计划在三年内裁减二万五千名员工,以节省成本。面对每况愈下的困境,如果通用汽车属下的子公司General Motors Acceptance Corp财务集团不是录得颇为理想的盈利,母公司很可能早已需要宣布破产。

泡沫化和金融化彻底改变了美国的经济和精神面貌。金融市场越发达,投机活动越活跃,人们的目光就越短浅。个人和企业都将注意力集中在短线炒作的回报,却忽略了长线资本投资对经济发展的重要性。生产性的资本投资长期偏低、本土工业萎靡不振、产能不断往国外流失、负债及外贸赤字连年上升等,都是美国今后必须面对的结构性问题。美国经济还有一大隐忧,就是科研及技术发展方面的优势,也在日渐消失。试问当年轻人察觉可以从炒买股票及物业获得丰厚的回报,又怎会选择埋首科学研究?怎会心甘情愿去干机械工程之类需要贩卖劳力的苦活?

今天美国除了金融业外,再也无法创造多少高薪的就业职位。由于从事劳动及生产的回报,远远及不上投机炒作,贫富悬殊、两极分化的现象越来越明显。尽管亿万富豪的数目每年都在递增,但是一般劳动阶层扣除通胀后的实际收入,却呈现持续下降的趋势。一般人要维持高消费的物质生活,如不参与追逐资产升值的游戏,就只有靠借贷度日。近年联储局采取保持银根宽松的货币政策,让消费者不愁没法借贷透支消费,加上外资源源不绝涌进,养成美国人总体对低息借贷及外来资金的依赖。可是,当美元和美债变成了美国最大的出口货品时,持有美元资产的外国投资者,信心会否开始动摇?

前联储局主席沃尔克于2005年4月在《华盛顿邮报》撰文,其中一段警告说:“我不知道现况何时会改变,也不知道改变会怎样发生。但我相信,现在的情况不可能无止境的继续下去。直到金融危机出现的时候,改变将无可避免。”

发表日期:2006年6月14日

Posted in 财经商务 |

Leave a Comment

校验码:  

用户名:bystander


发送站内短信
查看博客个人资料
发表文章

文章目录

文章目录"

Categories

Archives

Blogroll

Search

Meta:


 总点击: 104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