滞胀世代(七):战争、通胀与黄金

bystander

根据7月14日英国《电讯报》消息,一些对冲基金及投机者正在大手吸纳行使价为1,000美元一盎司的黄金认购期权(call options)。由于这些期权合约于今年12月底到期,反映有捕捉趋势的机构投资者相信,随中东地区局势渐趋紧张,盎司金价将于未来数月内上升至1,000美元或以上。

7月17日,以色列战机飞越黎巴嫩上空。数十吨炸弹从天而降,将不少黎巴嫩民居夷为平地。真主党也不甘示弱,以火箭向以方还以颜色。紧张的局势一度令盎司金价急升至676美元。让人出乎意料的是,尽管中东战事有愈演愈烈的迹象,金价竟在其后一星期里急跌近70美元,下试600美元水平支持位。金价升势何以会遭遇空前强大的阻力?戏剧性的变化背后隐藏着什么玄机?对冲基金经理们自己是否知道,炒作金价上涨等同于间接挑战现存的金融及货币制度?触动金融建制敏感神经的举动,会否在环球投资市场掀起连场恶战?

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国与国之间的贸易收支差额都是以黄金作结算。随着黄金储备从贸易逆差国流向顺差国,逆差国会因货币供应下降而减低对进口产品需求;相反,顺差国却会随货币供应上升而增加进口。这样,国际贸易便能通过此消彼长的自动调节机制恢复平衡。“金本位制”(gold standard)不单限制各国的货币供应,而且约束各国政府的公共支出。任何政府或国家一旦偏离量入为出的审慎理财原则,国库里的黄金储备就会自动流失。

一战爆发前后,参战国家大多都脱离金本位制,大量发钞及发债去为战争融资。大战结束后,负债及通胀成为参战各国必须面对的棘手问题。为了重建国际间的货币及金融纪律,1922年世界各国在日内瓦达成共识,宣布实行所谓“金汇兑本位制”(gold exchange standard),即除了黄金以外,各国还可以选择以英镑或美元作贸易结算及储备货币。

第二次世界大战不仅令欧洲元气大伤,英镑作为储备货币的地位亦随战事结束而逐渐式微。1944年订立的“布雷顿森林体系”(Bretton Woods system),改以黄金及美元并行作为储备及结算货币。布雷顿森林体系确立以“美元本位”(dollar standard)为中心的国际贸易结算机制,锁定每35美元兑换一盎司黄金,然后再厘定各国货币与美元之间挂钩的固定汇率。战后国际贸易增长迅速,对美元需求殷切,形成美国可以独享利用增发钞票偿还债务的特权。特别是在韩战及越战期间,美国采取扩张性财政政策及货币政策,大量增加美元货币供应,导致黄金的价值相对被低估。

到了70年代,世界各国对美元的信心开始动摇。越来越多国家决定将手中的美元兑换成黄金。在贸易赤字不断上升、黄金储备大量流失的压力下,美国总统尼克松宣布1971年8月15日起废除布雷顿森林协议。美元再也不能兑换为黄金,货币汇价从此改由外汇市场决定。浮动汇率机制实行以后,金本位时代的金融纪律荡然无存,各国央行可以随意增加货币供应,外汇买卖沦为纯粹投机炒作的“信心游戏”。与美元脱钩后,盎司金价在1971年底上升一倍至70美元,在1973年更升至140美元。可是,美国政府完全无视金价发出的警告讯号,继续奉行过于宽松的财政政策及货币政策,结果引发恶性通胀,让美国经济给折腾了整整十年。

世界黄金协会(World Gold Council)的研究报告发现,金价趋势远较联储局或其它政府部门采用的指标数据更准确地反映通胀的实际情况。由于黄金没有利息,黄金的投资需求上升,代表人们认为银行存款利率不足以弥补通胀损失,或金融资产(股票、债券)的投资回报未如理想。报告又指出,金价突然飙升代表经济或金融体系出了问题,预示通胀及利率上升、企业盈利下降、以及投资者对金融资产失去信心。

人们倾向持有黄金的另一个原因,是对政府及官方金融机构的财政纪律及自我约束能力表示质疑。试想一想,困扰美国经济的结构性贸易逆差、零储蓄率、天文数字负债、不断膨胀的政府支出、以至工业基础外移等失衡现象,哪一样不是取消金本位制的后遗症?哪一样不是财政政策及货币政策失当的恶果?政客及金融精英们都讨厌黄金,因为在金本位的制肘下,他们不能任意利用发钞及发债等方法达到政治目的。金本位制被彻底破坏之后,他们满以为黄金已经失去货币价值,成为可有可无的古老装饰品,却万料不到黄金竟像浴火凤凰般重生,还再度振翅高飞,与他们凭专利大量发行的钞票及债券争一日之长短!

2001年布什刚就职时,盎司金价约为266美元。今天金价上升至620美元水平,是否象征通胀预期正在升温?是否表示投资者对美国国会的理财能力、联储局的货币纪律、甚或布什政府的中东政策投以不信任票?四十年前,美国总统约翰逊(Lyndon B. Johnson)坚信大炮黄油两者可以兼得。今天,志向绝不逊于约翰逊的布什更扬言,除了大炮和黄油外,美国人民还可以享有减税和退税的优惠待遇。不过历史告诉我们,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倘若政府支出和负债仍旧没有节制地膨胀下去,联储局就不得不继续增加货币供应,通过让美元贬值的方法来减轻政府债务负担。至于恶性通胀的苦果,就由下一代人来承受好了。

当年因为约翰逊的一个错误决定,令美国深陷越战泥淖十二年之久。穷兵黩武的布什政府,显然没有吸取当年的教训,以“反恐”之名再度发动侵略战争。不过,一个负债累累、长年入不敷出又不肯储蓄的国家,又何来余力东征西讨?讽刺的是,为了保持出口竞争力,日本和中国等亚洲国家成为了美债的大买家,并间接成为了好战分子的帮凶。源源不绝回流到美国的低息借贷,既让许多本来没有置业能力的美国人能够拥有自己的物业,却也同时令不少本来安居乐业的伊拉克人在炮火之中痛失家园。

人们在哀悼战争死难者的时候,是否也应该为金本位的终结默哀?

发表日期:2006年7月25日

Posted in 财经商务 |

Leave a Comment

校验码:  

用户名:bystander


发送站内短信
查看博客个人资料
发表文章

文章目录

文章目录"

Categories

Archives

Blogroll

Search

Meta:


 总点击: 104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