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chairwolf
自由自在,多姿多彩。放浪形骸,散淡人生。来如雷霆收震


发送站内短信
查看博客个人资料
发表文章

文章目录


精华荟萃      更多


精华            更多


最近文章


热门文章


最近评论


 

搜索

 
 总点击: 12110303

我觉得有两句古训应该记住   Comments

第一句是,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

第二句是,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

第一句就不多说了。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不但富足,而且自由,有尊严,比什么都强。民富国绝对不会弱的。国强民倒不一定富,苏联就是例子。大国完全是靠实力和人心。有了这两样,不怒而威。没有这两样,怒而不威,没人要尿你,还是只能先当孙子。

第二句的意思是说,取守势,多积累,不出头,不去当众矢之的,当靶子。“你们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一出头,资源就会被耗散在无用功上,为一些不打粮的鸟事费半天劲还白花钱,划不来。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倒是不绥靖,给中国人出了气,争了光。但那有嘛用,老百姓穷的叮当。你要是饿死的老百姓,锅里的粮食重要还是原子弹重要,应该不难回答。小日本战败后几乎完全没有国防,但是经济崛起,最后经济上在全世界攻城略地,打到了米国老家,让山姆大叔非常头疼,现在又要钻进联合国安理会,跟咱们平起平坐。一个国家应该能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老百姓才会去爱这个国家。否则其他都是扯淡。君不见朝鲜那么多饥民不顾死活地逃中国来,你让他们爱他们的祖国试试。

全球资源的争夺,中国还远远不到跟别人用武力争的程度。中国和别的国家的冲突,主要是市场准入,和人*权问题。市场准入这个是相互的,是做买卖。你堵我,当然我也可以堵你。就看谁更需要谁的市场。这个跟绥靖没有关系。后面一个问题比较敏感,我们就不谈了。

基本上我赞成小平同志的立场。主权问题没法谈,其他都可以谈。原则很坚定,但策略很灵活。底线是清晰的,也是有限的。回旋的空间是很大的。全看当局者的诚意,胆魄和手法。

现在毛邓当年一言九鼎的权威已经全无。可能没人敢担很大的责任了。或者即使有人敢担,他也担不起。想象一下,当年如果不是毛主席,谁敢把尼克松邀请来中国?有一百个脑袋也不够砍的。所以民族主义的双刃剑应该少用。把火点起来了,虽然可以用民意来要挟对方,但是把自己架火上烧,不容易下来。下来就成了卖国贼,授人以柄,不好办。比如说现在吐蕃,那鸟不拉屎的地方,嘛资源都没有。有资源的地方,都在麦克马洪线以南,当年中印战争大捷,咱们却又退回来,让摩罗叉占回去了,现在收回已经没戏。藏区每年中央财政补贴几十亿,人家还不买账。还不如保留驻军,让大莱签署法律文件,承认中国主权,西方各国从此shut up。其余让他们吐蕃自理,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补贴一笔勾销,要补也是明补,让藏族人民和世界各国都知道党的恩情。但这种决定,毛敢作,邓可能也敢。现在换别的人,让他弄出第二个香港来,可能位置就坐不住。香港那是功绩,因为是往回拿。吐蕃那可能就是罪过,因为是松手。虽然国防和主权还是在自己手里,但政治斗争可不跟你讲这个。所以大莱身边的激进青年难办,咱们这边其实也难办。甚至更难办。所以大家都应该相互体谅,谈判的时候,多妥协,多给对方台阶下。

6980 次点击    关键字: , , ,

48 回复 -- “我觉得有两句古训应该记住”

  1. 已满13岁, on March 21st, 2008 at 5:38 pm, said:

    标题:【原创】谁来实现"君为轻"呢?

    道理很好,问题是,你要是想让中南海权力小一些,估计人家根本不理你这一茬。

    我听有在中央警卫团当班的朋友说,常委出去,要做到周围2里内全是自己人或者顺民。

    君和民,哪头轻,哪头重?

    宝宝前几天出台演说,专门提到“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

    古训就是“祖宗”,宝宝说了“不足法”。
    狼老大的文章就是“人言”,宝宝说了“不足恤”,
    即使你利用现代的高科技来个“天变”,宝宝也早有对策:“不足畏”!

    狼老大还有啥招数没有?

  2. 狼协, on March 21st, 2008 at 5:42 pm, said:

    标题:已满13岁请进

    请不要把问题向敏感方向扯。你好像缺乏起码的理解力,把我文章的意思扯到毫不相干的地方去,还是比较敏感的地方。所以我把你贴子删了。

  3. 已满13岁, on March 21st, 2008 at 5:54 pm, said:

    标题:哪会有那么多G点?

    照你的看法,咱们的Party还不成了浑身发骚万万摸不得的荡妇?

    还是那句话:

    谁来实现“君为轻”这个古训?

    即使你写10000000亿个帖子,搞出无数的G点来,也没啥实际效果。

    古训重要的不是被记住,而是被施行,否则=空谈。

  4. spforum, on March 21st, 2008 at 6:09 pm, said:

    标题:西藏是不可能松手的.

    西藏是不可能松手的.

    没有松手的可能性,除非中国被打趴下了割让领土

    但是估计中国之前使用核武玩命的可能性极大

  5. 学子, on March 21st, 2008 at 6:36 pm, said:

    标题:不能苟同,我认为政府目前的政策都是正确的,只是需要更进一步的把暴徒的恶行公布给全世界。

    达赖下边的激进组织既然已经把达赖抛弃了,通过此次骚乱,达赖也应该退出历史舞台了,政府当然可以跟他谈,但是没有必要作出那么大的让步。那些藏青会之流被这次骚乱证明为一堆社会渣滓,可以完全按恐怖分子对待,该杀的杀,该关的关,他们成不了半点气候,攻击平民,使他们自取灭亡。

  6. 狼协, on March 21st, 2008 at 8:08 pm, said:

    标题:扯到哪里去了

    所谓松手,不过是自治。主权,国防,一概以法律形式,就是以大莱的签署(大概只有他的签署是最有权威的,为所有人群和国家才会接受),承认中国主权。中国像在香港一样驻军。其他自治。民族问题,大概只能自治。否则看看伊拉克就知道了。山姆大叔够强大了吧?面对这种有宗教信仰的地方,美元多少都没用。

  7. 狼协, on March 21st, 2008 at 8:24 pm, said:

    标题:别害我,我可没说政府现在的政策不正确

    但是上面不妨可以在吐蕃进行一个民意调查,调查的结果可以不公开,只是做到自己心里有底。我觉得吐蕃这样下去总不是个事,中央政府每年财政大量财政补贴,那边还喂不熟,一有风吹草动就反。一反就付出其他代价。凡事不过将的是利益。我们在吐蕃的利益在哪里?国防。最多加上一个资源国有。大莱的诉求是什么?吐蕃的宗教文化。我不觉得这里面的利益能有多大的冲突。关键是双方都没有信任了,都怕将来失控。谈判应该解决的是这个问题。赢者通吃,这么坚硬的立场对解决其他问题不利,比如台湾问题。

  8. 暗八仙, on March 21st, 2008 at 8:32 pm, said:

    标题:同意。对违法者依法处理,没有区别优待就行了。至于西方舆论吗,用归网当下流行的那句话

    装B.

    当没看见。

  9. 秀才, on March 21st, 2008 at 8:40 pm, said:

    标题:西方各国从此shup up, 你以为西方是省油的灯吗? 中国的所有问题都是围棋的“劫”

    物竞天择是因英国人达尔文提出来的, 共运,冷战结束以后,

    剩下的就是 民族,国家的竞争。

    简单来说, 哪个国家 有 把柄,有问题, 凸显, 那么 就处于 ”女性“地位,

    强国,就是性欲强的,壮的, 都想 模你 一把, 一直想搞你, 你说 能完结

    吗?

  10. 狼协, on March 21st, 2008 at 8:48 pm, said:

    标题:是不是敏感不是由你来说

    你的贴子已经多次被通知要删,而且险些导致海归网被封。你竟然到现在还在以你自己的标准来说什么东西敏感,什么东西不敏感?

    “神圣的是人民本身”?还专门加成红色?人民为什么是神圣的?如果人民是神圣的,那么你知道在吐蕃藏民的民调结果吗?如果这个结果是他们信仰大莱,唯大莱之命是从,那么是不是他就应该是人民的化身?

    直接贴篇文章算了。

    人民圖騰﹕一個並不開心的笑話

      黨文化對中國人思維方式的影響無微不至﹐無所不在﹐海外無論是擁共派還是反共派﹐無論政治觀點如何對立﹐考慮問題其實都是同一路數。
      剛出國時頗迷戀香港的反共雜誌《爭鳴》﹑《九十年代》和美國的《中國之春》和《北京之春》(最初只有一《春》)﹐看來看去就倒了胃口﹐覺得和讀“兩報一刊”也沒太大區別。“蘇東波”那陣子﹐雜誌上一片鴉鳴雀噪﹐動不動就引孫大砲的“世界潮流﹐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老蘆在心裏直罵﹕扯什麼臊﹐這“世界潮流”到底是怎麼個流法﹐怎麼流了幾千年還是連一點餿水都淌不到中國來﹖要不是英國鬼子像宋老三兩口子那樣上咱這兒來賣大煙﹐咱們便再過幾千年也還是男耕女織﹐理想境界不是“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便是“開軒面場圃﹐把酒話桑麻”﹐知道“民主”是麼生﹖什麼“民主鬥士”﹐信奉的還不是“歷史唯物主義”的“客觀規律”﹐只是把“共產主義必然實現”改成了“民主必然實現”罷了。
      然而民主志士們就是看不見這些明顯的事實和簡單的道理﹐偉大領袖“造反有理”的“鬥爭哲學”﹐將他們的智商幾乎降成了負值。在他們以為是“順世界潮流而行”者﹐其實是逆民心的蠢動。如此折騰﹐自然要與人民漸行漸遠。可笑的是他們碰得頭破血流還不自悟﹐愣是看不出自身陷進去的那個悖論﹕既然“世界潮流﹐浩浩蕩蕩”﹐您就乾脆坐等牛頓的蘋果自行墮地得了﹐當什麼職業革命家呢﹖
      但他們就是悟不出自己的荒謬﹐只敢在心裏操人民的娘。借他們個膽子﹐他們也不敢像老蘆這樣站出來說大實話﹐大聲宣稱民主制度的實現既不是什麼“客觀規律”﹐也不是“世界潮流”﹐更不是人民自發鬥爭贏得的﹐而是一小撮精英志士努力的結果。世上一切理論﹐從來都是一小撮臭老九發明出來再教會大眾的。沒有經過教育的大眾﹐借赫魯曉夫描寫核戰爭中的民兵的話來說﹐不過是一堆肉。
      為什麼他們不敢看到這個真理﹖因為不論是東方還是西方﹐官定的宗教都是“拜民教”。如同國共兩黨同奉孫大砲為護國祖師一般﹐無論是哪種社會都把“人民”當成圖騰頂在頭上。林肯的名言是“民有﹐民治﹐民享”﹐偉大領袖則說﹕“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創造世界歷史的動力。”這些都是人類發明的最大謊言﹐而且永遠不會被戳穿﹐因為無論是誰做政治家﹐都知道民為“載舟之水”的道理﹐都知道歌頌人民是最簡單﹑最有效的媚俗邀寵把戲﹐都怕跟人見人嫌的“精英主義”有什麼牽連﹐只有老蘆這樣熱衷於歡呼“皇上其實精光着溝子”的老頑童﹐才會忍不住硬要去捅破那層窗戶紙。
      這種“拜民教”第一個教義﹐是把人民當成了全知全能﹑一貫正確的上帝。這離歷史的真實不知相去多少光年。如果說人民從來不會錯﹐希特勒是誰選上去的﹖當年的日本軍國主義者難道又不代表民意﹖莫非咱們的大躍進﹑文革不是人民戰爭﹖如果說這些國家不是民主國家﹐人民受了欺騙﹑愚弄和利用﹐那麼當年民主的老英在中國賣不成大煙﹐人民選出來的下院為什麼又要同意開戰﹐開武裝販毒先河﹖
      這是從道義的角度說﹐從利害考慮上說又何嘗不是這樣﹖隨便舉個例子﹕法航是我見過的最糟糕的國營公司﹐不但服務第一下流﹐而且年年虧損﹐政府早就想把它賣給私人﹐然而人民就是不答應﹐因為那就意味着大批人失業﹐於是政府便只有年年往裏貼錢﹐累得跟咱們的朱總對付“三角債”似的。凡有公有制的國家﹐人民的智慧就是要和市場經濟規律反着來﹐您說這人民會不會錯﹖
      其實﹐“人民”不是什麼看不見摸不着的神物﹐不過是由像你我這種一個個庸人組成的。如果你我沒受教育﹐必然就是蠢材。一個個蠢材加在一起﹐哪怕加到十三億﹐也不過是十三億各懷私心的蠢材而已﹐並不會突然莫名其妙地就成了諸葛亮兼活佛。恰恰相反﹐沒有精英組織領導的一大群蠢材聚在一起﹐幹蠢事﹑錯事﹑壞事的幾率就要大增﹐因為雲集的蠢材特別容易因別人的煽情而衝動﹐衝動起來又互相傳染﹐連不怎麼蠢的材都會給身不由己地捲進去。所以﹐把蠢材們胡亂集合在一起﹐就像把鈾塊堆積在一起一樣﹐會“量變引起質變”﹐引起“蠢瘋鏈式反應”。這就是“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的正解。
      卑賤者最愚蠢﹐這永遠是個真理。這不是因為他們天生蠢笨﹐而是因為社會剝奪了他們學習﹑閱讀和思考的機會和時間。所以﹐教育引導他們便是知識分子義不容辭的責任。這就是腦體力勞動社會分工的真義。指望體力勞動者有什麼至高無上的“集體智慧”﹐猶如強迫大腿代替大腦想問題。論“尊重群眾的首創精神”﹐誰也比不上我黨﹐然而“技術革命與技術革新”的群眾運動﹐從來就沒運動出個英國式的工業革命來﹐只造出了“小土群”﹑“衛星田”﹑“車子化”﹑“滾珠軸承化”﹑“裝帆大車”之類的人間奇跡。
      這麼簡單的道理﹐我怎麼也不明白為什麼那些“民主鬥士”就是悟不出來﹐反而以為人民會不經教育和訓練﹐就會自動掌握民主社會運作的那套複雜程序。
      這“拜民教”的第二個教義﹐是以為人民是推動歷史發展的主要動力。歷史當然是人民寫的﹐然而那筆不但是一小撮精英塞給他們的﹐就連提綱也是精英們事先寫好的。群眾扮演的角色﹐和那些刻下《蘭亭序》﹑《醴泉銘》﹑《多寶塔》的石匠們也差不多。所謂“群眾運動”﹐從來都是精英們運動群眾﹐其操作程序偉大領袖早就講得清清楚楚了﹕“首先要使先鋒隊覺悟”﹐然後再把某種思想灌輸給群眾﹐“統一思想﹐統一部署﹐統一指揮﹐統一行動”﹐“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人民只不過是精英意志的執行者﹐是他們官能的延伸而已。
      中國社會自身的發展史﹐有力地批駁“人民是歷史發展的火車頭”這一媚俗謬論。論人民的數量﹐從古到今誰也沒咱中國的多﹐然而這麼多的人民﹐兩千年下來就愣是沒把中國推動一市寸﹐“百代都行秦政法”一直行到晚清。為什麼﹖因為精英們設計出來的社會是一種靜態社會﹐而人民就是怎麼折騰也跳不出如來佛的掌心﹐突不破既有模式。直到孫文的黨徒和中共去莫斯科學了列寧主義來﹐用列寧的建黨方式訓練出了一小撮紀律如鐵﹑意志如鋼﹑百戰不殆的精英﹐組成社會的“神經系統”﹐發動﹑組織﹑操縱了人民大眾那些“肌肉”﹐才以少勝多﹑以弱敵強地兩次征服全國﹐帶來了中國社會的全面變革。這歷史當然是人民創造的﹐但如果沒有大腦和神經﹐人民不過是龐大的一堆癱瘓的瘦肉﹐體積雖然壯觀﹐卻決不會煥發出能量來打人或打鐵﹐只配讓鎮關西鄭大官人細細切成精肉餡子。
      外國歷史又何嘗不是這樣﹖美國從頭到尾就是一個精英設計出來的“人造”國家﹐日本的明治維新也是一小撮志士狐假虎威﹑利用天皇的神威強加給人民的自上而下的改革。雨果的《九三年》中早就說過﹐如果絞死盧梭﹑伏爾泰﹑孟德斯鳩﹑狄德羅那干人﹐後來也就不會有什麼法國大革命。沒有拿破崙南征北戰胡打一氣﹐促使歐洲的現代民族國家形成的民族解放運動又如何開場﹖就連今天的民主代議制﹐又何嘗不是一小撮精英在那兒代人民而議﹖
      精英不但通過人民間接創造歷史﹐而且直接書寫歷史。舉個最簡單的例子﹕武器是人類改變和創造歷史的最強大的工具之一﹐然而除了古代的大刀﹑長矛﹑弓箭﹑盾牌之外﹐從來福槍到坦克﹑飛機﹐直到原子彈﹑氫彈﹑核潛艇﹑航空母艦﹐有哪一項是勞動人民發明出來的﹖希特勒的閃電戰不但一度改變了歐洲的地圖﹐而且導致大英那“日不落國”的衰落和美蘇兩霸的崛起﹐更導致了戰後第三世界的民族解放運動﹐而這閃電戰的由來﹐完全是一個英國軍事學者提出來的理論。
      破壞如此﹐建設又何嘗不如此﹖過去那些科學家不說﹐如今代表現代生產力的﹐不是什麼已經消亡的無產階級﹐而是實驗室裏那些穿白大褂的臭老九。現代的信息產業革命和生物產業革命﹐已經﹑正在﹑還將給人類社會的發展帶來深不可測的影響﹐這場革命又與工農大眾有什麼相干﹖
      當然﹐不是說人民群眾在社會發展中一點作用都沒有﹐這種作用非常大﹐古人早就作出了“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的歸納。當然﹐這結論和老祖宗許多別的歸納一樣﹐有失偏頗﹕朱全忠那個禽獸得天下靠甚麼民心﹖辮子兵呢﹖不過﹐它還是含有許多真理。準確地說﹐我覺得﹐“人口眾多”和“地大物博”一樣﹐都是一種資源。
      偉大領袖把這一點參悟得非常透徹。他說﹕“世間一切事物中﹐人是第一個可寶貴的。在共產黨領導下﹐只要有了人﹐什麼人間奇跡都可以造出來。”偉大領袖這裏的着眼點﹐和西方人道主義者完全不同。他不是把人命看成是世間最寶貴的東西﹐而是把人民看成是潛力最大的資源﹐是最有價值的工具。說得刻薄些﹐他對人民的歌頌﹐如同大車老闆稱讚拉車的健騾長了一身好膘一樣。不幸的是﹐客觀說來﹐在很大程度上他是對的。無論在東西方﹐人民都是被政治家們作為一種政治資源來看待的﹐只是利用的方式有別。民主社會是把這種資源開放給所有的政客們﹐讓他們像阿拉斯加的淘金者們一樣各顯神通﹐去把自然資源化作自己的本錢﹐誰“淘金”的本事最大﹐誰便能當總統。而獨裁社會則將這種資源壟斷起來﹐不許別人染指。
      “拜民教”的第三個迷信﹐是以為人民會天生歡迎民主自由。其實﹐盧梭早就說過﹕人民一旦喪失自由﹐就再也不會覺得自由可貴。人民總是短視的﹐只看得到眼前的既有利益﹐決不願“現鐘不打打鑄鐘”﹐為着政治家許諾的未來的好處輕易放棄手中抓住的那隻鳥。如果你問人民﹕捨自由而何求﹖答曰﹕白麵饃饃﹗
      在面臨重大改革時﹐普通人民總是憂心忡忡﹐對未知的未來深懷疑慮而對現狀充滿留戀。當年俄皇亞歷山大二世解放農奴﹐那些“靈魂”們竟因失去主子而痛哭失聲。八十年代中國農村實行大包干﹐我親眼見到許多農民熱淚橫流﹐以為從此拆了金橋﹐只有討飯的份了。對砸鐵飯碗﹐我的工人朋友沒有一個不罵娘的。如果民主自由代表着更多的風險和機會﹐大多數人只會拒絕﹐只有他們嘗到甜頭時﹐才會真心地擁護社會改革。以為人民會自發喜歡民主﹐這種春夢只有對人民毫無了解的臭老九才會做。對愚民來說﹐自由使人害怕。
      老蘆在此痛詆“拜民教”﹐不是想拆中國民主事業的臺﹐而是想探討在中國實行民主的路。民主制度的優點﹐不是林肯的“三民”鬼話﹐而是權力的分散與制衡﹐它從根本上保證了社會的廉潔﹐並為社會各階層的利害衝突提供了談判桌與達成妥協的手段﹐使得社會上各階層的利益都得到適當照顧。它不但在道義上是正確的﹐從功利的角度上來看也是合理的﹐但其本身並不能保證為繁榮所需的經濟自由和物質條件。不幸的是大多數中國人卻把它看成了是富國強兵的魔術武器﹐以為那是點石成金的手指頭。而民主志士不是口蜜腹劍的偽君子﹐就是“拜民教”傻子。在我看來﹐這就是中國民主社會如此難產的原因之一。
      解決這個難題的正確途徑﹐在我看來﹐還是必須造就一批真正的民主志士﹐既不把民主事業當作為自己謀利的冠冕手段﹐又不天真到去盲目“相信群眾﹐依靠群眾﹐尊重群眾的首創精神”﹐而是在體制內一點一滴地進行民眾的啟蒙教育﹐一點一滴地改革現行政治體制。其實眼前就有成功的榜樣﹕為大陸人嫉恨和鄙視的日本人和我們有相似的歷史文化背景﹐卻成功地實行了社會和平轉型。中國大陸社會需要的﹐就是一大批那種在體制內推動日本現代化的仁人志士。

  11. 学子, on March 21st, 2008 at 9:38 pm, said:

    标题:西藏已经融入,即便有民意不满,也是民粹不足虑。西藏的汉民早已多于藏民,藏民们本身也在逐渐摆脱原始宗教的束缚,

    藏传佛教在文革中就被藏民大众抛弃过,虽然八十年代后有所复兴,在现代科技和商品社会中最终必定式微,瓦解。

    吐蕃是唐宋时的旧称,从清初已纳入版图,疆址森严,视同内省,环境所限,民生多艰,格外体恤,情理之中。

    西藏于国防至为重要,耸立西南成天然屏障,如西藏有失,则川甘云贵疆顷刻间被俯视,三线后方统统变成前线,中国再无战略纵深可言。

    地质学上,凡矿产资源,必处山峦峰谷盆地所在,西藏矿藏极为丰富,现在开发不多,是受技术所限,若干年后必定成为中国最重要的矿产开采区,中国已陷资源匮乏困境,青藏高原,是最重要的战略储备,不敢有丝毫疏忽大意。

    经营西藏,自汉民多于藏民及青藏铁路不惜代价开通后,大功初定,达赖错失回国良机,再无回天之力,藏青之流,不过宵小,成事不足,坏事有余,所以才发全退之哀。

    西藏台湾,天远之隔,殊不相同,无须类比,均将自安。

    [/list]

  12. 狼协, on March 21st, 2008 at 10:01 pm, said:

    标题:你那是想当然

    很多东西都没嘛依据的。看看科索沃,看巴勒斯坦,看看伊拉克就知道了。至于吐蕃人有没有抛弃他们的宗教,最好作点调查。事实上也有调查的,只是你可能不知道罢了。

    真正的强者不是这样的。其余我就不多说了。

  13. 学子, on March 21st, 2008 at 10:17 pm, said:

    标题:你那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圣人况且有所不知,何况狼主?

    :) :) :) :) :) :) :) :)

  14. 狼协, on March 21st, 2008 at 10:30 pm, said:

    标题:你这还是想当然

    如果你连“然”都不知,如何知道“所以然”?靠想象吗?

    “所以然”(原因)是要从“然”(事实)那里去推断的,而且推断的方法应该是科学的,经得起检验的。这我将在另外一篇谈决策的文章里面说。

  15. 学子, on March 21st, 2008 at 10:37 pm, said:

    标题:那俺干脆啥都不想啦,不管然不然,去逗小孩儿乐呵乐呵。

  16. 狼协, on March 22nd, 2008 at 12:24 am, said:

    标题:还是要改变你死我活的思维好

    所有国家都要害中国,为什么呀?这不成了迫害狂了吗?

    竞争没错。但是竞争不一定非得是你死我活的竞争,尤其是政治上的竞争。这样的竞争没有赢家的,包括美国也一样。

    另外就是,我们不能把自己放在普世的价值观的对立面,徒然树那么多的敌。其实在海外的人看的很清楚,国外的政府其实是很势利的,什么民主人权之类的,根本挡不住他们的利益需求,要跟中国做生意。反对的倒是国外的老百姓。媒体讨好的,不过是他们的市场,也就是老百姓罢了。

  17. 秀才, on March 22nd, 2008 at 12:58 am, said:

    标题:美国为了搞垮苏联,虚假的星球大战的计划都弄出来了。苏联都垮了,美国还在做导弹防御系统

    还在做 太空 击毁 导弹试验。 你睡了别人可没睡。

    没有说 所有国家,也不可能是所有国家。

    你知道 为什么 太空 击毁 导弹 在2008年春节 前 发表吗?

    所有 人为 事件 的 发动时刻, 新闻发表的时刻 都是 很有含义的。

    中国人大大咧咧, 中国的很多事件都是随机的,被动的。

    比如 5.4, 六,四。 但是外国的大事件都是有计划,有预谋的。

    偷袭珍珠港, 911袭击等等都是。

    中国人基本不会去深究这样的 信号。

    大多数中国人只知道发财,享乐,只知道肉体,感官的快感,

    对外国人没有整体攻击性,所以很容易被强者宰割。

  18. 狼协, on March 22nd, 2008 at 1:55 am, said:

    标题:民主国家不太可能走的太远的

    美国就那么坏,到处搞垮别的国家?不说别的,就伊拉克一个国家,或者越南,哪怕选民被政治家骗了,也不可能跟希特勒那样走的太远的。道理很简单,耗的钱多了,死的人多了,老百姓不干。民主国家的政府必须看老百姓的脸色。

    典型的例子是一战和二战。以前的美国可不是这样到处管事的世界警察。因为人民反对把自己的子弟兵送到其他国家去送死,认为那不关自己的事。但是有点头脑的政治家都知道,再不参战,放任希特勒整垮苏联,日本取得中国,美国将只能单独面对所有法西斯国家。但是老百姓不愿意打仗,政治家就没有办法。幸好日本足够地蠢,制造了珍珠港事件,才把美国人激怒,也唤醒了。

    我不太赞成整天在那里臆想着别人吃饱了什么都不干就谋划着弄死自己,凭空制造出一大堆敌人。日本够强大了吧?原来还是美国的敌国,也是美国经济上最大的竞争对手,怎么没见美国弄死它?

  19. hwarrensen, on March 22nd, 2008 at 3:08 am, said:

    标题:老狼好贴

    俺老人家百忙中还是要顶。

    思路清晰。两句古训讲得很到位。

    在全球化的今天,还成天抱着阴谋论不放的,也太落伍。

    国家之间有竞争,包括对资源的竞争。但更需要合作。就是竞争,现在至少有一些规矩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同。与冷战时期的零和游戏已有根本差别。尤其中美之间,合作的空间和必要远大于倾轧的可能性。

  20. hwarrensen, on March 22nd, 2008 at 3:20 am, said:

    标题:再顶老狼

    领土完整是不能谈的。

    但在此基础上,汉人没必要也不应该把汉人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念强加给藏人,就象中国不接收任何强加的东西,按自己的价值观念和生活方式生活一样。

    当然前提是不能危害别人。这是题中应有之议。

    而且谈判在于谈。DaLai可以漫天开价,中央可以就地还前。最后谈出来的,比定必DaLai现在开的价码低,甚至可能会低很多。

  21. mynameisearl, on March 22nd, 2008 at 4:03 am, said:

    标题:老狼啊,这不是你死我活的思维问题,这是自我保护的原则,特别是

    对势力相对弱点的一方,你不能假设你得靠着别人的好,把自己生存大计寄托在这强者才能生存的世界,弱者是不配谈民主自由的,除了施舍的以外!这些可并不是我们制定的规则!

    要说“迫害妄想狂\",你得向美国人学习!

    还是那句话,你不喜欢斗争,但斗争,包括生存斗争,会找上你!

    老狼啊,你被北大给耽误了,多少有点为你惋惜,北大真得不该招男生 :P :P

  22. theoretical, on March 22nd, 2008 at 4:41 am, said:

    标题:老狼思维有一致命之处,就是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

    估计老狼打小也没玩太多攻山头的游戏,从下往上打费劲啊!这就象你对面楼里有一偷窥狂,你是打算让他住在你上面往下看个一览无余呢,还是自己住上面让他嘛也瞅不着。西藏的重要性就在于此。第二,如让步, 仅是驻军的话,人家是否会就此打住,不会得寸进尺呢?西藏问题和台湾的根本区别是台湾还没有解放军进去呢,进去了咱就不走了。西藏是已经在掌股之中,松一点就可能把别人胃口吊起来了。民富不一定国强,请看宋史。但民不富,国一定不强!

  23. mynameisearl, on March 22nd, 2008 at 9:06 am, said:

    标题:这些道理现在最不明白或最不愿明白的就数美国了!

  24. mynameisearl, on March 22nd, 2008 at 9:53 am, said:

    标题:今天刚看到一片文章,和占们那天说的吃肉喝汤问题有关系,给

    你转过来。
    ==============

    美国《商业周刊》3月18日文章,原题:世界打喷嚏 中国就是没事

    对中国来说,鼠年的开局可不太吉利。这个国家在冬季遭到了恶劣暴风雪的袭击,导致食品价格飞涨,通货膨胀率在2月达到令人担忧的8.7%。2008年年初以来,上证指数已经下跌30%。

    如今美国正经历熊市和次贷危机。如果你将美国日渐显现的经济衰退与中国遭遇的那些不幸放在一起,是否就会得出中国经济也将崩溃的结论呢?不要太确定了。事实上,分析人士认为,经济脱钩问题(即中国免受全球经济衰退的影响)实际上是用词不当,因为“历史上中国经济就从来没有‘挂钩’过”,瑞银亚洲首席经济学家乔纳森•安德森说。

    那么,暂且把语义学的问题放在一边,真实的情况是什么呢?答案就是,虽然中国被外界广泛看作是一个出口发动机,对外出口从花园小雕塑到笔记本电脑的任何东西,但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主要还是来自国内投资和消费,而这两者的增长目前都还看不到任何减弱的迹象。安德森认为,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今年将降低到 10%,并不会产生另北京严重担忧的急速减退。

    不仅如此,与2001年美国经济衰退时相比,中国经济远比那时开放。那个时候,出口在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中所占的比例只有8.4%,而现在是约40%。欧盟是中国最大的贸易市场,占 20%的比例,领先于美国的19%,日本以及其他亚洲市场占25%,德意志银行亚洲首席经济学家麦科尔•斯宾斯说。他估计中国今年经济增长将降至 9.5%,但增长放缓只有一半是因为中国贸易顺差减少。

    安德森说,认为中国的贸易行业与经济的其他行业联系并不是特别大的理由是,国产成分只占出口商品的25%。此外,尽管出口行业创造了8000万个就业岗位,但是最可能受影响的领域是轻工业制造,这占整个中国就业岗位数的6.5%,而整个出口行业只占总投资额的5%。

    还要记住的一点是,中国拥有庞大的外汇储备,仅今年1月外汇储备就猛增了616亿美元,使中国整个外汇储备增加到1.589万亿美元,这些充足的资金完全可以使政府用来刺激经济增长。但摩根大通公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龚方雄(Frank Gong)说,动用外汇储备刺激经济增长基本不可能,“投资增长,贷款增长,消费增长,中国经济增长强劲。”

    中国人大量存款的习惯也给经济衰退提供了一个减震器。那就意味着,使美国陷入次贷危机的情况不会在中国出现,在中国,抵押贷款的最低比例是30%。“住房抵押贷款可能是银行最优质的贷款。”标准普尔信贷部分析师曾怡景(Ryan Tsang)说。

  25. upthere, on March 22nd, 2008 at 11:23 am, said:

    标题:日本没死是因为有中苏二国以及政治上附属国的自我定位

    美国的战略是超一流的.适度的进攻性战略符合所有选民的利益.民主国家里尤其是美国,国家利益仍然重于泰山.

    美国国家战略是不太受政治家上台下台影响的,所以也不太受选民的影响.倒是选民有充分的机会被影响.总统候选人之间的分歧也都是短期性的.其实这样才合理,四年对战略的实施来说时间太短.

    任何一个社会当老大都不容易,只靠体格好,有魅力是不够地.

  26. 秀才, on March 22nd, 2008 at 11:43 am, said:

    标题:民主国家不太可能走的太远,废话,伊拉克存在大规模杀伤武器,伊拉克与基地有关联,美国这样的借口还不远吗?

    很简单的比喻, 对一个性感暴露的女人, 你不想 摸一把, 不想得寸近尺?

    把自己的命运寄托在别人的恩惠身上是最危险的。 连 被中国援助的北朝鲜,越

    南都明白。

  27. 狼协, on March 22nd, 2008 at 12:15 pm, said:

    标题:关键问题就在这里

    信用没了。做 business 的都知道,credit 没了,transaction cost (交易成本)会很高。这是徒然增加的成本。大家都互不相信,这生意就没法做。

    没有信用,这怪谁?我看主要不能怪人家。第一是以前的事情。小平同志都说了,你看以前连我都给关了那么多年,所以请多理解。这个我们就不用多说了吧?第二是我们不接受最起码的普世价值观,体制上也多变,没有法的权威,就是人权,自由,法治,民主这些东西,人家不放心。我们自己这样,当然也会提防别人也得寸进尺,说话不算数。这样大家还谈个屁,只能互骂。但是互骂能解决问题吗?

    你提到宋史。宋朝那是“国富”而不是“民富”。如果不是民不聊生,方腊怎么来的?梁山怎么来的?如果不是高球蔡京这些人,林冲之流能被逼上梁山吗?自己家里先烂掉了,国家怎么可能起来?

    另外一个例子是我大清。中日之战充分显示了不同的改革的不同后果。

    顺便提一下你说的那些游戏。我不知道你那玩的是什么游戏。我小时候受的军事训练估计不会比你少。除了整个月的野营拉练,实弹,我们还做过相当规模的“打野战”模拟,就是双方互攻山头。里面涉及到的军事知识很多,比如行军的路标,口令,伪装,侦察,主攻,侧攻,佯攻等。战术动作也有具体的规定。你那“从上到下一览无余”显然是一种想象。实际上在多数山头,都是密林。上下都看不清。如果是在实战,第一步要做的就是清扫射界。城市是拆毁城墙或防御工事外的民居,野外则是焚烧植被。

    所以不要假定别人什么都不懂。自己懂,但是展现自己的诚意,和尊重,才能有双赢。双方互相算计,互相使下三烂,只能是一起付出更大的代价,实际上更不上算。

  28. 狼协, on March 22nd, 2008 at 12:28 pm, said:

    标题:我只能很遗憾地告诉你:不太远。因为布什一直在面对本国人民对伊战的猛烈批评,而且新任总统将对此作出纠正

    反观我们自己。59年彭德怀已经上书痛陈了,结果大规模的饿死人事件非但无法阻止,还弄出个反党集团来。朝鲜战争政治局绝大多数人不同意打,就更别说全国人民了。但只要毛主席他老人家愿意打,那就谁都没办法。这是体制使然。

  29. 学子, on March 22nd, 2008 at 1:09 pm, said:

    标题:look forward.

  30. 秀才, on March 22nd, 2008 at 1:17 pm, said:

    标题:中国人自己折腾自己危险性没有外部势力的侵略,干涉来得危险。下次美国”犯错误“ 把台湾拿走了,那么中国的命运会如何?

    美国 是 “修正”了 错误,或者说干涉不下去了,玩儿不下去了,撤退了,

    象过去 越南战争一样, 但是 对 被干涉的国家 来说,这是怎样的 灾难?

    是横尸遍野,狼烟四起。

    毛泽东有对有错,朝鲜战争打对了,一是中国将战争弄到国境线以外,

    二是粉碎了美国包围进攻中国的计划。三是现在中国手里还有牌。

    今年,陈水扁下台,布什下台已是趋势,所以右翼势力作最后的挣扎,

    将火种留下。

  31. buyingamerica, on March 22nd, 2008 at 1:26 pm, said:

    标题:三五个背景不明的藏人闹闹事,中国就需要考虑到这麽多?对老狼的leadership有点担心,藏独没搞到反坦克导弹以前,

    还是按既定方针办吧。就像做生意,你的谈判对手喝得烂醉,完全没有理智,你需要听取他的意见吗?
    这批藏人傻瓜一样采取极端行动,来一个抓一个,按刑法办就好了,他们自己不知道怎么在既定的法律框架下争取权利,我党还要去主动教他们吗?

  32. 狼协, on March 22nd, 2008 at 4:14 pm, said:

    标题:大骇,你居然有这样的见识。建议读一下《阿房宫赋》

    摘引如下:

    嗟乎!一人之心,千万人之心也。秦爱纷奢,人亦念其家。奈何取之尽锱铢,用之如泥沙?使负栋之柱,多于南亩之农夫;架梁之椽,多于机上之工女;钉头磷磷,多于在庾之粟粒;瓦缝参差,多于周身之帛缕;直栏横槛,多于九土之城郭;管弦呕哑,多于市人之言语。使天下之人,不敢言而敢怒。独夫之心,日益骄固。戍卒叫,函谷举,楚人一炬,可怜焦土。

    呜呼!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嗟夫!使六国各爱其人,则足以拒秦;使秦复爱六国之人,则递三世可至万世而为君,谁得而族灭也?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33. 秀才, on March 22nd, 2008 at 4:30 pm, said:

    标题:简单点说,谁都知道宁为太平犬,不为乱世人。中国已经到了现代,中国的和平如果没有外力干涉是不会改变的

    你的论点不对, 秦是统一7国,是国与国的战争,不是内乱。

  34. 狼协, on March 22nd, 2008 at 4:39 pm, said:

    标题:建议你google 一下

    王力雄的文章。“三五个背景不明的藏人闹闹事”?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35. 狼协, on March 22nd, 2008 at 4:54 pm, said:

    标题:那灭秦到底是不是内乱呢?

    而且,“国与国”之间,那么这些国是不是都是周朝的呢?

    你的意思是不是说,现在只要没有外力的干涉,统治者不管怎么胡作非为都不会垮台?

  36. 秀才, on March 22nd, 2008 at 5:30 pm, said:

    标题:定量的说吧,不要定性的说, 统治者是谁?如何胡作非为了?近代史几乎都是受外力影响的历史

    中国老百姓只要有口饭吃就没事了。按中国现在的生产力水平,即使外资撤退,

    闭起门来搞生产,生活质量也会越来越好。

    官员的贪污还不至于成为乱世。

  37. buyingamerica, on March 22nd, 2008 at 5:53 pm, said:

    标题:西藏是50年的问题,实质从来没有变化,中国的立场也没什么好变的,需要判断的就是一点:别人愿意花多大代价来挑起争端?

    无论从法理的主权还是实际控制上,西藏都牢牢的在中国手里,谁想它的打主意,谁自己去想办法。中国没有任何必要去自己神经兮兮的一天到晚发声明,改办法,跑去请强盗小偷们别打自己的主意了。
    为什么美国人愿意让布什这样一个看起来智商都不及格的人当总统,leader最重要的是坚定的信念和钢铁一样的神经,具体做事是不是完美,是不是能让各界外国朋友欢心一点不重要。
    对待西藏这种事情不要去看学者的文章,该去看看普京怎么解决车臣问题。
    这个问题本来就很简单,很naive: 别人想把西藏拿走,中国不给。别的都是大家在扯淡。

  38. 狼协, on March 22nd, 2008 at 6:59 pm, said:

    标题:还是打住吧,否则得惹麻烦了

    我可没说现在的胡作非为。要胡作非为也是下面的贪官。不过古时候的也是贪官,皇上不会拿自己的江山乱来的。

  39. 狼协, on March 22nd, 2008 at 7:18 pm, said:

    标题:好像有一个人比较合乎你所谈的leader的素质:希特勒

    因为你说“leader最重要的是坚定的信念和钢铁一样的神经”。

    不过不幸的是,他将德意志带入了深渊。

    我的看法跟你相反。公司的leader最重要的素质是远见,市场洞察力,执行力,和团队精神。因为公司的利益是单一的。而民主国家跟公司不同,leader最重要的是理性,中立。无他,因为国家不过是各个利益群体的调和。偏激的人容易惹事,容易偏听,使各种力量失衡。

  40. buyingamerica, on March 22nd, 2008 at 8:52 pm, said:

    标题:唉,老狼,你亲自下场辩论,这样讲话有点极端,从你最近对劳动法和藏独的看法,我觉得你有些把

    个人经营的一些不顺带来的情绪向外发泄的倾向。我发完这个贴子自己禁足一周不来。如果说得过分,你包含一点就是了。
    理论上,如果承认西藏是中国一部分的话,就是汉藏一体,我们只有一个宪法,汉人没有的权利藏人也不该有,比如宗教自由之类的,如果真的对人权如此感兴趣,10亿汉人里什么样的悲惨例子没有,何必言必称西藏。任何单独讨论藏人权利的东西实际就是扯向一个西藏独立的由头。一个“大来”真的就比十亿汉人的声音都大?人家就是在找借口而已,您推崇的学者好意考据搞出的一篇一篇的西藏文章,很多时候在帮别人维持热点话题,慢慢的给人一个印象:西藏和中国就是两回事。
    讲政治在中国被用成贬义词,但是我们都在国外生活工作过,人家这套玩得也是炉火纯青。反而是咱们很多海外的同胞,太缺这根弦了。
    胜利者是不受指责的,我党好歹把西藏,新疆死死的控制住,连个像样的反抗组织都没有,看看周边邻国,有主权争议的那个没有几个反政府武装的?现在国计民生,比西藏重要的有多少?别人随便一鼓噪,我们就开常委会研究西藏问题?现有的法制体系下,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好了,警察抓人,外交部去打嘴仗。对大来的政策早就宣布了,派一司长按文件应对就行了。贸易战就贸易战。除非人家决心武装支持了,就不要烦胡哥,家宝费心了。

  41. 狼协, on March 22nd, 2008 at 10:23 pm, said:

    标题:恰恰相反,众所周知,老狼是一个理性,务实,中立,温和的人

    还捎带一点自己民族的自私。不过也仅此而已。

    你认为西藏问题不大,不值得理睬。那香港问题大不大?值不值得理睬?台湾问题大不大,值不值得理睬?实际上所有的这些问题都相关,大家都在看着我党怎么去处理这些问题。攻心为上,攻城为下。武力不能征服一切。以巴冲突,美伊冲突,波黑冲突,其中武力要远大于西藏。但并不能解决问题。看问题,眼光一定要放远。

  42. master_moda, on March 23rd, 2008 at 1:59 am, said:

    标题:民富国绝对不会弱的—–不一定的。。

    民富并不保证国强的。。。

    宋末,清末(鸦片战争前),中国的经济总量是非常可观的, 但是没有武装肌肉, 发展不均衡没有用。

    这一次, 除了对内狠狠打击那几个暴徒, 对外也要狠狠PR才行,PR不行,我们也要反过去到那些和我们唱反调的弱智国家扶植几个傀儡!

    是Jesus还是谁说的:人的本性都是SIN的,国家的本性也是一样的,哪一个国家的历史是清白的?

  43. china_firefly, on March 23rd, 2008 at 6:59 am, said:

    标题:buyingamerica 是个高人,顶一下!!

  44. 四大寇, on March 23rd, 2008 at 10:30 am, said:

    标题:主席当然是得有君子之心啦,明天开条船去他肚子里划下

  45. 狼协, on March 23rd, 2008 at 11:15 am, said:

    标题:国富不等于民富,你们老是把国家和老百姓混为一谈

    第一条古训不是说“民为贵,社稷次之”吗?国家富裕有老百姓什么事?

    宋朝那是“国富”而不是“民富”。如果不是民不聊生,方腊怎么来的?梁山怎么来的?如果不是高球蔡京这些人,林冲之流能被逼上梁山吗?自己家里先烂掉了,国家怎么可能强起来?

    另外一个例子是我大清。要是民富,太平天国和捻军是怎么回事?建议你看看红楼梦里面刘姥姥在繁华的贾府里面对民间的描述,就知道我大清是什么样子了。中日之战充分显示了不同的改革的不同后果。 当时中国的海军从装备上来说可是亚洲最强大的海军。你看看给老佛爷做寿的繁华,国家够富吧?老百姓富吗?

  46. master_moda, on March 23rd, 2008 at 2:29 pm, said:

    标题:HEHE…我举个反例你就知道盲点在哪里了。。

    灭掉南宋的元哪里有什么民富。。
    打败清朝的日本好像也没有民富。。
    二战前德国好像也没有民富。。。

    从日不落帝国,法国,日本,美国看看, 通过民富达到国富的好像就是美国吧, 而且好像也不是民富==〉国富那么清晰明了的关系。 也许只是一个特例呢。。

    历史那么长,未来那么久远, 不能光由美国人(还有历史不清白的欧洲国家)来定义成功的方法必须是民富国强的路。。 作线形预测是很局限的

  47. 狼协, on March 23rd, 2008 at 3:27 pm, said:

    标题:你所说的恰好证明了我文章里的一句话:

    “国强民倒不一定富,苏联就是例子。”

  48. master_moda, on March 23rd, 2008 at 4:47 pm, said:

    标题:i don’t argue that one…

    我只是说光富民不能保证国强。。

    富裕的科威特10多年前ALMOST被灭了。。 所以光民富国强这个说法把太多的东西简化了。

发表回复

校验码:  


你可以 回复, 或者 trackback 到你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