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chairwolf
自由自在,多姿多彩。放浪形骸,散淡人生。来如雷霆收震


发送站内短信
查看博客个人资料
发表文章

文章目录


精华荟萃      更多


精华            更多


最近文章


热门文章


最近评论


 

搜索

 
 总点击: 12469766

由王立军谈“请君入瓮”的政治循环   Comments

王立军的事情出来后,闹的沸沸扬扬。网上众说纷纭,但不知真假。线索太多,今天我只谈两点事实。

1) 王立军跑美国领馆去了。因为这非常犯忌讳,不到万不得已,他应该避免出此下策。因为这一去,有些事情就说不清了。应该是如果不去,这事就有可能对他而言足够的凶险,至少不能让他善终。所以哪怕他自己想急流勇退,金盆洗手都不可能。有人说他保存了进入领馆后的全程录音带,这样出来后便能说清楚他没有“叛国”之类。我想王立军自己作为现代“酷吏”的代表人物,不会天真到这种程度。有些事情不是你有证据就能说清楚的。得看这些证据在谁手里,能不能公开,有没有可以信赖的司法制度和机构等。恰恰重庆“打黑”争议最大的就是这些地方,而主持的正是王立军。借“打黑”掠夺私营企业、刑讯逼供、公检法联合办案、威胁迫害律师。给媒体制造压力和障碍、胁迫证人等,都是重庆方面在破坏法制方面最为人诟病的地方。

“请君入瓮”的故事大家都知道,说的是武则天时代的两个著名酷吏,周兴和来俊臣。则天女皇让来俊臣查办周兴的谋反罪,来俊臣问周兴,有犯人不肯招认咋办?周兴说那好办,用炭火把瓮烧红了,让犯人坐进去,没有不招的。于是俊臣同志如法炮制,召人把瓮烧红了对周兴说:“现在皇上让俺查办你的谋反罪,请兄弟进去吧!”

周兴同志当然此时悔之晚矣。落到一个跟自己一样狠的角色手里,他除了承认罪名,别无它途。不会有什么青天大老爷来给他主持公道,洗清冤情。俊臣同志最后也是落到一个酷吏手里,“弃市”的时候,恨他的人太多,一会就把他的肉给吃光了。“包公”“海瑞”之类的人物,在人治的中国历史上凤毛麟角,大都只是老百姓无望之下意淫的结果。王立军深知这点,所以他估计没嘛幻想,危急之中只能跑美国领馆 —他不会天真到以为美国领馆真的可以给他政治避难来救他。我觉得他的主要用意是至少可以将某些可能可以保护他自己的证据证言以非常确凿的形式,留在独立第三方手里,虽然这独立第三方并无任何仲裁的权力,但这毕竟是一道门缝,可以有希望透点光进来—王立军当然知道信息和舆论自由的重要性。试想如果他被关在一个黑盒子里面,他就可以像从前被他治的那些人一样被描述成任何样子,任由什么样的屎盆扣自己头上都无可奈何,外界却对所谓的真相一无所知。今天我看强国论坛有老左“呼吁王立军事件信息透明”,不禁哑然失笑。Too late, too late. 君今已在瓮中矣。如果当初王立军大权在握的时候,不遗余力地去推行司法独立与信息透明公开,那至少对于他今天来说,还有点意义。可是当时的重庆却反其道而行之。不但“公检法联合办案”,而且大搞舆论一律,“统一思想”。于是,贺卫方当时写给王立军的信中说,“没有独立的司法,没有一个人是安全的”。他当时说的是已经从执法者沦为阶下囚的文强,现在轮到王立军了。

2) 薄熙来的政治前途。我没有任何“内幕消息”,也对很多的“内幕消息”嗤之以鼻。但现在这种情况绝非寻常。全国的网络一反往常严格的管制,放任大家评价这次事件,包括对熙来同志和立军同志的负面评论,而两位现在还在位置上。这表明了什么?据说两位同志在重庆深得民意,以至于网上有谣言是重庆有百万市民准备聚会挺他们。早在二位“唱红打黑”的时候我就对这种现象很有兴趣。半个世纪以来,中国的民意从来就没有在权力角逐中起过任何作用,有时候甚至其的是反的作用,比如七六年的四五和后来的六 % 四。按照中国现在的权力体制,所有官员的权力是来自于上面,而在金字塔的顶端,则来自于各种人事权力的平衡与交换,最终是来自于枪杆子。熙来同志想要打破这样的权力格局,勇气可嘉,也确实带来了新的变数。但熙来同志和立军同志的民意,局限在“为民做主”的“青天大老爷”的层面。实际上,“民”是有很多不同的利益阶层和集团的。那你到底是为哪一部分的“民”“做主”捏?在民意的公开表达、测量,舆论对于权力的监督、批评、制约,乃至于民间的利益集团的规范性沟通、谈判、调和、制衡以及对公共事务和权力的制度性参与等方面,则基本上没有什么变化,有的地方甚至还有倒退。 现在熙来同志为了得到这种无法起作用的民意,去得罪一大批官僚阶层的人,而且中间还有大量的个人意志,乃至于对法制的破坏。其间,借助“打黑”去将大量的私营资本变为公有,这将破坏市场机制的基石,导致社会阶层中民营资本的伤害与反弹;而“唱红”则引起了许多人对于倒退的恐惧。虽然是敢于破局,独树一帜,但我觉得这样他很难走得太远。下面没有坚实的依托,前面却有无数的险阻。不但那些被整的人恨他,那些增加了工作量整天累的臭死却没嘛好处,乃至于“外快”给整没了的人会怨他,如果他进一步上升,权力覆盖全国,这得有多少人该睡不着觉?屁股有屎的固然会惶惶然,即使屁股干净的,也不会高枕无忧。当年在来俊臣们发明的“突地吼”、“死猪愁”、“求破家”等酷刑下,有多少冤魂死鬼? 我想不明白为什么熙来同志身边的“智囊团”,怎么竟然没有人给他指出这种迷宫中的死路。

我看了周力军以王立军写的《铁血警魂》,觉得基本上应该是真实的。立军同志应该为老百姓做过不少好事,并且为此付出了很大代价,身上据说负伤多次,出生入死。可是被他整死的文强同志又何尝不是个打黑英雄。这使我想起了他们的前辈李士群同志。李士群是我党特工的老前辈了,专门被选派到莫斯科契卡训练过,在敬爱的周总理的领导下,他成为上海“红队”的悍将。被捕后即使忍受酷刑,也不背叛,直到中统抓住他的爱妻要挟才投降,但他也只是接受脱党,条件就是不出卖同志。而中统居然也就答应他的这个条件。这个士群同志投靠国民党后,又投靠汪精卫,成为汪伪特工76号的创始人物和实际首脑,大破军统特工网,杀害抗日志士无数。但李士群破获军统特工组织的重要手法,竟是他的人情味。这样的一个人精,最后竟死于日本人之手(当然实际上是军统让周佛海设计借日本人之手下毒除掉的)。电影《色戒》里面的那个易先生,虽然从事件上来讲应该原型是李士群的对头丁默邨同志(原来也是共产党员),但从电影的表演来看,里面有很浓的李士群的影子。当心上人王佳芝柔声唱《天涯歌女》的时候,易先生潸然泪下。钢铁心肠,蛇蝎手段,也是向往温柔之乡的。这样的在刀刃上讨生活的日子,真的是值得的吗?

再看我党历史。毛主席整林彪,项英,项英整叶挺,叶挺整高敬亭(杀掉);林彪整刘少奇,彭德怀,刘少奇整高岗、饶漱石,老帅们整罗瑞卿,彭德怀等整粟裕。粟裕呢?算食物链的终端了吧?他好像没有整人的劣迹。但当年南阳事件诱捕叶飞的时候,一枪击毙叶飞的警卫,也够“果断”的。没办法,在这样的环境下,你不先下手弄死别人,死的就可能是你自己。现在好像又有人嚷嚷着要给林彪同志翻案,说是他其实也是个好人,也为党和人民做过不少好事。但是上面这些人,其实谁没有做过些好事呢?但是谁又敢说没做过错事乃至坏事呢?

咱们现在还是进步多了。至少好多次权力斗争都没有死人,顶多关起来了事,紫阳同志据说还能打打高尔夫球,比较人道。这样能减少点残酷性。我觉得还应该再改进点。中国社会现在虽然矛盾很多,“维稳”成本很高,但无论如何,资源的不对等,决定了老百姓是造不了反的。怕就怕上面分裂,现代武器的杀伤性那么大,再像以前那样斗,中国就成了废墟了。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说:“七八亿人,不斗行吗?”现在都十几亿人了,那就更难了。尤其是上面,那么大的好处,还有那么多年的心血,左右上下那么大的关系网,那么多的各种利益。。。要不斗,很难。哪怕下面,乌有之乡、自由派,好像斗的也很厉害。不过下面斗,顶多打打嘴仗罢了。上次袁腾飞的什么会,老左据说还打人。不过那也就到顶了,顶多个别同志骨折什么的。上面斗起来可就不一样了,不但有机关枪,还有坦克、飞机、大炮,还有核弹,一动就是无数生命财产的毁灭。纽约不过就是弄两架飞机撞两栋楼,就死几千人,至少几千亿美金的损失,全国大伤元气。如果是现代战争呢?北上广的楼价那么高,一炮轰过去就是多少个亿没了,更不要说像德累斯顿和东京那样的大轰炸。扔个核弹,把一个城市或者N个城市抹平呢?现在好多城市都过千万人口了:北京上海广州深圳重庆。。。为了避免同归于尽,一定要保障上面斗的时候不付诸武力。这是在制度设计的时候花点心思的。比如军队和其他暴力工具如公检法的中立、独立。那就怎么斗都不会出大事。

每个人有自己的想法也很正常。像熙来同志,不但有想法,而且有能力。与其这么斗,还不如就让他按照自己的想法试试,重庆模式就重庆模式。但你搞重庆模式,就得允许别人搞广东模式,天津模式,福建模式等等,大家和平竞争,不要武力竞争,净来黑的狠的。重庆模式可以按照自己理想试验,但是应该保证在宪法之下,保障基本的个人权利,保证私有财产不受侵犯,不能以任何名义,不管是唱红还是打黑,去掠夺。不能靠掠夺私营企业在资产去显示业绩,也不能靠向上伸手。大家公平竞争。汪洋同志也很有想法,很有能力么!乌坎的事情老狼大声叫好,但是深知并不好办。中国的事情都是很复杂的,哪方面摆不平自己也会弄一身骚。。但我们宁愿要这种魄力!哪里的办法好,经济上去的快,环境改善的好,而且老百姓能够享受到这些好处,资金、人才就会向那里流,哪里就会形成比较强的竞争力,形成一个良性的循环。那样的话,什么宪政啊,人权啊,民主啊,自由啊,当政者都会去考虑了。因为不这样,他就可能在竞争中落败,资金和人才就不往他那里去。这样的良性竞争,中国才能摆脱周而复始的大毁灭、大倒退的恶性循环,保住改革开放的成果,走上健康发展的正道。虽然这是书生论政,too simple, sometimes naïve. 不过这个道理,是无论如何都绕不过去的。不文斗,就武斗。武斗那谁都很难说会笑到最后的。不但刘少奇、彭德怀、贺龙、林彪等不得善终,毛主席那么英明的人,还是一直在权力的顶峰,也善终了,但死的时候,我觉得他是孤独的。死了以后,尸骨未寒,连老婆孩子都被人家抓起来了,也很难说成功幸福到哪儿去。

所以,这次如果立军同志和熙来同志真的有事(咱老百姓在信息黑箱里,其实不知道他们到底有什么事),我也希望对他们的处理,能够在我党历史上开一个好头。虽然重庆对其他同志的处理不一定就那么。。。,但是应该有一个开头,让“犯错误的同志”,下场不必太惨,以此将党内的权力斗争,合法话,制度化,形成公开的游戏规则,并且将后果局限在一定的范围,顶多就是在国会里互相吼几句,甚至练练柔道,不要弄得你死我活。大不了就是下台,跟西方的政客一样。这样的权斗,其破坏力就会被限制在高层,而不对社会本身产生无法估量的影响。

32628 次点击    关键字: none

发表回复

校验码:  


你可以 回复, 或者 trackback 到你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