额是他的初恋系列之( 1 )

前言

我的初恋都写完了,所以我只好写这个别人的初恋(或者只是恋爱)和我有关的系列,相信走廊的美女帅哥们也不比额差,,我长得不属于很漂亮那类,可能比较可爱,听到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那人不是因为美丽而可爱,而是倒过来之类的,额比较有桃花运,以至于额的好朋友曾经对额说你长得又不漂亮,怎么有那么多男孩子喜欢?这句话对额的自信心有很大的打击。额宁愿倒过来。。

额年少时是很多人的初次暗恋对象哈,不是盖得,额把知道的记得的一一写出来, XDJM 表骂额 Show off ,主要是脸皮厚 ~~

在感情上我是从暗恋到成熟再到不成熟再到没感觉,有点倒过来长得,反正额这个人稀里糊涂的,这个系列的文章力求短,主要是图个乐。XDJM该认真还是认真哈,千万别被我的乱七八糟搞乱了心情哈。

额是他的初恋系列之( 1 )

额在小学时最早的初恋额想起来还不算是那篇额在童年的初恋系列里的那个阿伟和阿超,额知道额是他俩的初恋。但回想起来额的初恋更早一点。

小学二年级,他长得是典型的广州人的特点,大脸盘子,脸有点鼓那类,瞒可爱的,他因为外祖父母都是马来西亚的富商而看上去和我们有点不一样,总之,我们大家都没有的玩艺儿他有很多,因此他深受男女小朋友的喜爱,应该也包括我。

只记得一个导火索是他有一次上课课桌被老师临时撤走了他需要选择和谁坐在一起,当时所有的男孩女孩都向他招手渴望和他坐在一起,我当时心怦怦跳以至于现在还记得那时的心跳 ~

我感觉上他肯定会坐到我的这儿可能在那之前有过眼神交流之类的但我现在不是那么记得了。

他站在那儿慢慢的环视着周围,小朋友的特点就是他站得时间越长我们大家伙儿越是渴望他的到来,一时间到我这儿来的招呼声此起彼伏。我只是傻傻的看着,没敢招手。

他等了一会会儿,终于慢慢的坐在我的旁边。。就是这样,估计那时我的感觉就和那选美的被选中似的那么 HIGH 。

那天放学回家我和一个女孩子 A 一起走路她铁定小男孩喜欢我,我只记得我极力否认,说不是。就在这时我们看到那小男孩在前面不远处走,还有我们班一个小女孩子 B 和他一起走,我抓住了救命稻草一口咬定他俩是一对儿,我的朋友也就信了。

我们追上了他们然后我和 A 一起大笑,我估计我当时心里很酸但还是假装不在乎,女孩子 B 莫名其妙的问我们笑什么我们就是不说。他看着我说“我知道你们笑什么。”

第二天他找到我递给我一张小纸条我看是约我到他家玩儿,我却约了女孩 A 和我一起去,我只记得他家的玩具太多我疯玩了很久很久。。

后来他又约过我几次我记得有一次单独相处时他突然手把手的教给我玩玩具,我当时脸红心跳很傻很天真,但其实什么也没做就那么一次。再以后还没来得及和他一起发展发展他突然就全家移民马来还是新加坡额却不晓得了。

他走的很突然额的勉强算是第一次喜欢一个男孩子就这么玩了完,再以后就是阿伟和阿超。 额还是把原来那篇旧文贴在这儿先,下次再聊个别的。走廊的看过就不用再看了。


*******


童年的初恋―
昨儿突然听到一首老歌—-“其实不想走,其实我想留”。

我的结满了蜘蛛网的久已尘封的记忆,就那麽轻轻的被打开了。 小的时候,由于家里没人看孩子,我父母让我5岁就和8岁的哥哥一起进了小学—从这点看,我父母绝对失职。

一个已经过大,一个还太小。

据说让我哥哥白白的等了我一年。

小学四年级时,我就情窦初开的喜欢上了一个漂亮的男孩子。

大大的眼睛和白皙的肤色,(嘿嘿,看样子我从小就很色:);我偷偷的喜欢了他几个星期,忍不住告诉了当时和我无话不谈的老爸。老奸巨猾的老爸不动声色的笑着说: “是吗,我们家小花儿喜欢的男孩子,什么时候让我看一看啊?” 机会很快就来了,那天放学时,老爸来接我,我满心欢喜 指给他看, “那个就是我喜欢的男孩!”

老爸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 ,说: “吆,是个小白脸哪,和戏里的曹操的脸那麽白呀!”。

我满心的欢喜被这一句话一扫而光,想起老爸领我看的戏里的曹操,我的喜欢之情就象肥皂泡一样的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并且从那以后,我明白了,喜欢一个人,哪怕是自己的老爸老妈也不能随便透漏的。
 
半年以后,我又喜欢上了另一个男孩子阿伟。

阿伟眼睛亮亮的,不黑也不太白,瘦瘦的,很机灵。更可贵的是,他也喜欢我。他坐在我斜前方,经常回过头来,冲我笑;我便抬起头来,给他会心的一笑;心里甜甜的。

其实上学的时候,班里的男孩子有头儿,叫做大王;大王人不很高,但因其打架斗狠而人人害怕。

大王叫阿超,眼睛很大,人黑黑的,很精神。9岁的我,已经处处觉察出阿超的眼睛时时的盯着我看。我很怕他,更怕他知道我喜欢阿伟,时不时的回头,冲着阿超也会讨好的笑一笑,每当这时,阿超就会很高兴的回报一笑。(唉,没想到从小我就会搞三角恋了)
 
除了大王,还有一个二王阿峰,阿峰虎头虎脑的,和我,哥哥是一个大院里一起玩大的玩伴儿。

我的哥哥虽然大一岁,但人很瘦小,又很善良,和我一班,偏偏我学习最好,他最差,所以男孩子们有时会嘲笑他不如妹妹,有时就会欺负他,他都不还手,不过有阿超和阿峰以后,没人敢再来笑话他了。我们的日子本来还是挺好的,不过这种好日子很快就结束了。
 
某天的下午,老师没来。阿伟转过头来,轻轻的叫我,给我看他写的东西,我看不清楚,但看出来他的眼睛里的笑。我一个劲儿的冲他傻乐,不停的撒娇要看他写的字,终于,他把字条扔给了我,我偷偷的打开一看,上面写的是:我喜欢你!

不知道9岁的孩子的感情是个什么东西,反正我满心充满了喜悦。我们俩就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的傻傻的笑,旁若无人的笑,偷偷的会心地笑。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突然记起了阿超,暗叫不好。回头看去,果然,阿超正恶狠狠的盯着我,他明显的生气了。我试图对他笑,这招儿这次却失效了。

他的眼睛眯了起来,丝毫不买账。当天回家时,阿伟和我哥哥就被一群孩子围着痛揍了一顿,而监工就是阿超。阿超看到我时,本来他站在旁边的,突然冲到倒在地上的阿伟和我哥哥面前,狠狠地踹了几脚,然后他回过头来,冷冷得斜着眼睛看我。

他这种眼神一直伴随着我,很多年之后,我还是能清晰地看到他的这双冷酷的眼睛。
 
当天我回家之后,又愁又怕。心里想着明天对阿超好一些,他就不会再欺负我哥和阿伟了。可惜,我根本就没有机会去讨好他了。

他始终是冷酷的看着我,一下课,就毫不留情的领着南孩子们去打我哥哥。我看着他,想说些好话,还没反应过来,突然重重的挨了一拳;回过头来,竟是阿伟!阿伟,这个昨天刚刚说过喜欢我的阿伟,这时居然毫不容情的又给了我一拳。

我由惊愕变成了愤怒,冲上去,还手。他是男孩子,出手毫不留情,一拳又一拳,打在我的身上,我很疼,但更加愤怒。我丝毫不退让,跟他对打。

他把我推倒在地,我爬起来,就又扑了上去。他终于在我的愤怒中退缩了,悻悻然地说:“我不和你个小丫头片子计较!” 我说不出话,只是恶狠狠的瞪着他。

阿伟很快想了个对付我的高招儿。他不直接和我对打了,他拿小石头砸我。放学的路上,他和几个男孩子,拿着路上捡起的小石头,远远的向我扔过来。他们力气大,我是对这招儿一点没辙,往往只有逃的份儿。 我老爸工作在外地,常常回不了家。总之,我的记忆里,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和哥哥就是一个被阿超在学校里打,一个被阿伟在路上追着砸的日子里过去的。

那一段梦魇一样的日子啊! 那天,我逃得不及时,被阿伟的一颗石子重重的砸在前脑门上。坚利的石子在我的脸上画了一道血痕出来,回到家,我终于哭了。

妈妈问我怎麽回事,我和哥哥一直没敢告诉她这些事儿,那天,我哭着把我和哥哥常常被欺负的事儿告诉了妈妈。妈妈早就怀疑哥哥身上的伤不是自个儿摔的。

老妈这辈子是个人物,13岁参加工作,当地有名的辣妹子。人长得漂亮,歌儿唱得好,从不欺负人,但从不会受气。她当时啥也没说,她也不会去告诉老师,这不是她的处事方法。

她第二天放学路上,截住了阿超和阿伟,狠狠地揍了一顿,恶狠狠的告诉他俩,“以后你们再敢欺负小小花和他哥哥,我打断你俩的狗腿!回去告诉你们娘老子,让他们来找我!”我不知道老妈的处事方法对不对,不过,从此之后,再也没发生过我和哥哥被欺负的事儿。但是,学校里,我哥哥是孤独的,没人敢跟他玩,阿超不允许。我倒还可以,女孩子们不被打,她们都是我的好朋友。
 

期末考试后,我的尴尬事儿发生在随后的评三好上。三好学生我本来以前都是全票通过的,老师总是让大家举手表决,过半数后通过。可惜,那次到我时,全班除了我哥之外,所有的男生都没举手,加上除我之外的所有的女生,不多不少,正好半数。这世界上的事儿有时就是这麽忖儿。

任老师嚷了又嚷,每次结果都一样,半数。老师不肯放弃我,她不明白,她心爱的好学生小小花为什麽突然的得罪了所有的男生?几次三番下来,老师很生气,所有的女孩子都眼巴巴的看着我,希望我能选自个儿一票,可我没有勇气举起手来,我内心希望赶紧过去吧,不要让我当三好了,我不想当。

我也不愿自己处在这样一个尴尬的境地。僵持了很久很久,最后一次,阿峰的手慢慢地举了起来。老师如释重负,超过半票,通过。

下了课,老师刚走,阿超冲到了阿峰面前,指着他问: “你说,为什麽投她的票?” “烦了!“阿峰淡淡地说。 “你找死啊!”阿超一拳打了过去,阿峰没还手。

阿超又是狠狠的一拳,这时的阿峰突然发怒了,他两只手抓住了阿超,一个用力,居然把阿超狠狠地从桌子的一侧掀到了另一侧: “你欺负她,还没欺负够吗?”阿峰大喝一声,所有的人都惊呆了,包括阿超,他从地上爬起来,恶狠狠的说了句: “你等着!” 等着就等着!” 阿峰的脸因为发怒而变得通红。

我这辈子从来没有和阿峰再打过什麽交道,但是,这份感激之情始终也不曾忘怀过。

从此之后,班上的部分男孩子跟着阿峰,包括我哥哥,他又有了玩伴儿,我也总算不再受任何尴尬了。
初中和高中,我都没再见过阿伟。


多年之后,大一的寒假里,阿伟到我家里来找我,他上的艺术学院的音乐系,他拿着一把吉他,给我谈了一首曲子,弹过之后,他问我, “好听吗?”。我点点头。 “你知道吗?”他说,“这首曲子的名字叫——“童年的友谊”! “是吗?”我哑然,然后唯有苦笑,我的何其脆弱的友谊啊! 长大后的阿超变得极害羞,沉默寡言,我高二,高三和他同班,但没说过一句话。

大学里,他主动和我通信,多是些关怀的话,我有时也回信,淡淡的,做一个老同学而已。大三的一天,突然阿超的大学外教坐车千里迢迢的来看我,告诉我她爱上了她的学生阿超,而阿超告诉她,他有女朋友,他的女朋友就叫小小花。

我很诧异,诧异于阿超的执著。我告诉她,我不是,从来就不是,何况我有男朋友了,阿超是知道的。


那个外教走了,临走兴奋得抱着我亲了一下。她和阿超始终没成,她后来黯然神伤,回了加拿大

。 阿超始终没说过一句爱我的话,事实上我也从未给过他机会,直到有一天,他要出国去澳洲了。我们高中同学设宴相送,席间只有我一个女生。阿超突然说,他要为他多年来一直爱着的女孩唱一首歌,这首歌的名字就叫:“其实不想走,其实我想留”。那是我头一次听阿超唱歌,他唱得非常好听,他的声音高亢而有感性,他用心在一字一字的唱“其实不想走,其实我想留”。

他唱完了,一双眼睛盯着我,静静的,那一刻,大家都心照不宣;我轻轻的转过头,避开了他。
 
我实在无话可说,有些人,就像两条平行线,永远也没有机会相交的。

我很惊讶于他的执著和这份童年的感情居然到成年,但我除了沉默,还是只有沉默。


多年之后,又听到这首老歌,我儿时的伙伴,他们都过得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