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chairwolf
自由自在,多姿多彩。放浪形骸,散淡人生。来如雷霆收震


发送站内短信
查看博客个人资料
发表文章

文章目录


精华荟萃      更多


精华            更多


最近文章


热门文章


最近评论


 

搜索

 
 总点击: 12199447

【山雨欲来风满楼之五】水漫金山的危局   Comments

【山雨欲来风满楼之五】水漫金山的危局

By 海归网 狼协

最近老狼眼睛手术,上网不便。这两篇是以前写好的,因为无法跟网友交流,只好暂时搁置。现在稍微好一点,就先发出来,供大家讨论。因为眼睛还是不便,医生嘱咐少用眼,原谅我可能无法及时跟贴。

上一篇我说了,中国房地产的盘子看起来很大,但因为80%的自由住房率,可供交易的房子数目并不多,所以盘子实际上并不大。这相当于一个大肚细脖的瓶子,只需往瓶颈里灌一点水,水位很快就可以涨上去。那么我们就来看看,现在咱们中国有多少水呢?

我在这个系列的头一篇就谈了这个大水的第一个源头,就是结汇带来的货币增加。这个大水每年积累,数以万亿计,量可不小。这里就不再重复了。(见【山雨欲来风满楼系列之一】—从通胀谈投资机会

第二个源头是制造业投资环境差,生存艰难,于是资金撤出,涌向股市、房市,进行投机。股市流动性大,很难控制,风险太大。疯长的结果,政府怕出事,打压了下来。于是资金又涌向最后一个还算有点容量的投机出口:房市。这里顺便说一下江浙的民间高利贷。月息最高的五分的高利贷,就是年息60%,比银行利息高十倍,低的也是百分之二三十。这是一个很可怕的数字。借钱的人拿这钱做生意,回报得至少比这高才能还钱吧?但什么生意能这么赚钱啊?制造业的回报可只有只有这个利息的十分之一,借这么高利息的钱去做制造业,只能是找死。这可不是一家两家哦,去年的民间借贷总量是2.4万亿。

这个源头最重要。因为制造业投资环境差,主要就是指的民营中小企业。主要问题是体制上的不公平竞争。中国社会的特殊性,权力没有任何制衡,司法、舆论也不独立。于是权力一极独大。当市场出现,权力作为资源的调配者和竞争的仲裁者,权力跟市场的联姻就是必然的。于是在权力的周围滋生了千丝万缕的“关系”,依靠权力造成垄断,垄断资源,垄断信息,阻隔竞争,取得超额利润。跟权力联姻的生意是很好做的,那钱是哗哗地往里流,拦都拦不住。当然,权力也要分一杯羹。虽然有纪委、反贪局、公检法等五花八门的“制衡”机构,但本质上这是一元结构,只有上制下,于是就形成了盘根错节的人事关系,牵一发而动全身,内部交易、人事争斗层出不穷。医生不能给自己开刀,裁判员不能下场踢球,这是常识。更何谈国企那边的市场垄断,那是名正言顺的,还有信贷和其他所有政策的优惠。只是这样的市场是假市场,自由竞争就被窒息了。于是钱越来越多地聚集到政府手里,或者是聚集到“有路子”(跟权力有关系)的人手里,一般人的生意就越来越难做,最后资金流出,转向其他地方投机。炒一套房子,远胜过辛辛苦苦做十年的制造所挣来的血汗钱。

这个因素之所以关键,是因为民营企业数目占全国企业98%以上,就业人数75%以上,GDP 60%以上。当民营企业不景气,甚至大量倒闭,首先影响的就是就业人口—他们的收入下降,甚至清零。这样引起的结果,一是企业资金转向股市楼市寻求投机,二是社会总体消费能力下降,于是,就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我们一方面看到股市楼市“钱淹脚”,流动性泛滥;另一方面,老百姓手里没钱,所谓的“内需不足”。那么中国人到底钱多还是钱少了?很简单:大部分人手里的钱少了,少数人手里的钱多了(政府,国企,寡头和周遭的食利阶层),有的烟草局,信用社的员工年薪竟有几十万,而贪腐愈演愈烈,省部厅局级官员查处的无数,连处、科级官员的贪腐都动辄数以亿计。这些容易聚来的钱是低效的,用于腐败浪费(公费吃喝旅游,形象工程,豪车豪宅,奢侈品等),买楼炒股(国企贷款不拿来投入本业,而进入股市楼市),同时裹挟社会资金进入这些领域。大部分老百姓手里的钱少了,于是大家就更不敢花钱,内需就更加不足,于是产能就更加“过剩”,东西卖不出去,制造业就更加不景气,失业就更多,大家手里更没钱,形成恶性循环。所以要提振内需,关键还是得让老百姓手里有钱,而不是少数人手里有钱,更不能把钱都聚到政府手里。谁都知道,钱一姓“公”,就很危险。要么就是“大家拿”,姓公的钱流到少数人手里,要么就是低效浪费。要让老百姓手里有钱,关键是要让民营企业活起来。要让民营企业活起来,关键是要有公平的竞争环境,不能让大家在刀口上跳舞,在刀口上舔血,把企业都榨干了,那还能有什么活力。要藏富于民,不是倒退搞大锅饭,而是要公平竞争,自由竞争,这才是藏富于民的关键。

第三个源头当然就是中国政府刺激经济的四万亿投资。这个资金的投向也是大部分是铁公鸡,因为其中两万亿来自于银行贷款,于是民营企业的融资进一步被挤压,制造业环境进一步恶化。

够了,其他源头,比如境外涌进来一鸡两吃的投机的资金(人民币升值和房地产升值)我们就不啰嗦了。总而言之,这么多集中在少数人手中的钱,裹挟了其他老百姓手里的挤压了其他需求的钱,这么大的水,都一起投入到房地产的那个细细的瓶颈那里,水位(房价)不暴涨才怪。这么多的水没有地方去,最重要的是老百姓没有可以最终生钱或者保值的地方,所以任凭你中央政府怎么打压都是白搭。其实中央政府也不是真的想“打压”啦。被吸在房地产里面的巨额资金要是真的冲出来,那会是什么后果?首先是恶性通货膨胀,水漫金山,大水淹没一切地方。其次,房价跌破20% 以上的时候,就会引发断供潮,紧接着就是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崩溃。这样,下一个倒下的骨牌,就是中国的金融体系。中国的房市里,大部分是银行的资金。银行的资金是谁的?是你我这些蓄户的。银行的钱烂在破产或者暴跌的房子里的时候,我们的钱就拿不回来了:我们被抢了。当然国家可以拼命印钱给银行,然后“还”给我们,那也不过是变戏法在抢钱,因为那时候拿到的钱,已经被兑了太多的水,跟原来我们存进去的钱的价值已经差很远了。所以2008年中国的房价真的下跌的时候,各级政府就赶紧冲出来“救市”。不救实在是不行啊。这种情景就像是河床高于地平线的黄河,达摩利斯剑随时高悬,千钧一发。

所以中国的老百姓实在是可怜。如果不赶紧把手里的钱花出去,因为通货膨胀,钱在急速的贬值;后有追兵,可是前无出路。手里的钱投到哪里呢?股市处处陷阱,张开血盆大口,多少人血本无归;房价已经涨到了天上,那房子明明就不值得投资了,按租金回收得六七十年,而房子的寿命只有三十年,明明是亏本买卖,所以只能博傻,就是有更傻的人高位接盘。但是傻瓜都知道这种过程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大水底下没有东西托着,是空的,神仙也不能把它无限地推上去,更别说是政府,政府也不过是人而已。毛主席不信邪,相信“人定胜天”,结果就是饿死几千万人了事。现在是玩击鼓传火的游戏,看火在谁的手里鼓点停下。实际上,升的越高,崩溃的时候,就跌的越惨。一旦资金找到比中国房地产更有出路的投资口,或者一旦其中的投机资金套利逃离的时候,就会引发大崩盘,大家争相逃命。

只是房地产的流动性很差,政府的可控性也比较强,想逃的时候未必就逃的掉。我一亲戚在三线城市买的房子,因为房价暴涨,“赚”了几十万,想获利卖出。价钱都谈好了,但是买方就是贷不到钱 – 现在二手房限制贷款了。没钱就交易不成,有价无市,僵持在那里。哪怕卖方愿意便宜几万也没辙,没有银行贷款,有多少人能拿出那么多现金来啊?当然,新房的贷款还是有的,不然跟房地产相关的那么多行业吃什么,地方政府吃什么?流动性不收回不行,那太影响物价了。但流动性都收回到银行了,银行不卖钱,吃什么?所以,还是可以驱赶到新房的房市里吸住,同时维持住房地产相关行业。新房子的市场的“瓶颈”更细,二手房的交易限制住了,新房的房价更容易维持住,一点资金就可以托住了,更难跌下去。反正,现在被关在笼子里面的“狗”,就只好跟高房价长期和平共处了。进来容易,出去可就难了。

综上所述,中国的房价之所以打不下去,是因为中国社会的钱太“多”。加引号是因为是少数人手里的钱太多,而多数人手里的那点钱,因为不断贬值,只好跟着大流找出路“保值”。房市和股市都是比较大的储存流动性的水库。如果“水”一旦从房市或股市流出来,那就会淹的到处都是。“豆你玩”,“蒜你狠”,“糖高宗”,“油你涨”、“苹什么”“玉石俱焚”之类的,就是投机资金冲到这些领域的投机行为。中国制造业的环境问题不解决,中国企业的竞争力就最终遇到天花板。光靠廉价劳动力是不行的,因为水会最终涨上去。

大环境我们老百姓是无能为力的。我们手里的那点钱,不能“奸计天下”,充其量只能“独善其身”而已。所以眼下当务之急,是找到我们手里的钱的出路,不管是为了“投资”,还是保值。我们既不能把钱放在银行里眼睁睁地让它们不断贬值,也不能把钱投到股市里让人关门打狗血本无归。那么,哪些出路是值得我们考虑的呢?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待续

【美国房地产系列】建议的美国房地产投资方案

【美国房地产系列】美国公寓小区投资商业计划

【山雨欲来风满楼系列之六】中国社会的矛盾

【山雨欲来风满楼之五】水漫金山的危局

【山雨欲来风满楼系列之四】中国的房价为什么降不下来?

【山雨欲来风满楼系列之三】房价的僵持和房租的飞涨

【山雨欲来风满楼系列之一】—从通胀谈投资机会

【山雨欲来风满楼系列之二】美国为什么要压迫人民币升值?

8853 次点击    关键字: none

11 回复 -- “【山雨欲来风满楼之五】水漫金山的危局”

  1. 四天王, on January 1st, 1970 at 8:00 am, said:

    标题:这话别说的太早

    70年代,我家人偷买了一个农村人的一条羊腿,第二天就给街道办发现了,主任亲自登门进行教育,说俺家是投机倒把分子的合伙人.非让俺把羊腿退回去,可那时也没的手机,没法找那个卖羊腿的.只好把煮熟的羊腿给主任端走,这才平息了一场春夏风波.

    当时,心里那个闷哪,啥时候天亮呀!!啥时候我们也能光明正大地搞一把资本主义呀

    正想着,毛就玩完了,老邓一上来,不要说羊腿, 人腿都能啃了.

    所以别悲观,老狼,没准明天你还在被窝里,广播里就宣布:伍凡转正当主席了!

  2. 狼协, on January 1st, 1970 at 8:00 am, said:

    标题:中国不可能政改

    我说的是西方意义上的宪政政改。中国的自由派从来就没有获得过主导地位,连像样点的影响都没有。他们根本不能对当局构成任何威胁。反而“左派”影响相当大。中国的老百姓你跟他说自由民主,他一脸的茫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你一跟他说公平正义,他立刻就懂。如果再有人领头干。。。真搞不懂现在上面怎么还高唱毛泽东思想。毛泽东思想的精髓是什么?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说:“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头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现在最怕共产主义的是什么人?共产党。如果说49年以前的不平等引起中国革命,现在的不平等比过去不知大了多少倍。以前的大地主吃几顿肥肉都是改善生活了,阎锡山逃台湾,抱着一手提箱黄金,连命都不顾。这简直就让现在的有钱人笑话。他们那个挥金如土,豪气干云。。这才是真正的威胁所在。中国如果再发生一次革命,中华民族将万劫不复。现在是“右派”高唱民主自由,但是曲高和寡,根本就没有人听,也不让唱了;“左派”高唱公平正义,似乎一呼百应,越唱越红火。而当局唱的则是和谐稳定,不折腾。可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啊。当局本来应该让左右派互博,自己居中调停。现在估计就得自己赤膊上阵了。山雨欲来风满楼。。。

  3. 狼协, on January 1st, 1970 at 8:00 am, said:

    标题:不见得

    中国的知识分子,要么出世,要么入世。但你不能说出世的就一定比入世的高明。诸葛亮未必比曹操高明,嵇康、阮籍未必比司马昭高明,垂钓渭上的姜太公未必比建立功业的姜太公高明。对于理科生来说,所谓高明,第一有价值观因素,第二需要界定,需要验证,不是你认为高明就高明的。不做事当然容易高明,嘴巴高明谁不会。

  4. laozhong, on January 1st, 1970 at 8:00 am, said:

    标题:中国自古以来, 最高明的都只做壁上观

    诸葛亮本来也是如此

    但他被刘备所感动,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后面的结局他没出山就看到了

  5. 狼协, on January 1st, 1970 at 8:00 am, said:

    标题:I don’t think so

    首先,在政府部门的,我们这个社会的机制,并不是那些智商最高的人。这点没有问题。相反,我们的体制有一种负筛选机制,将那些最擅长人际关系(观颜察色,逢迎拍马,讨价还价,拉帮结派。。。)的人选上去。所谓的“无官不贪”,其实不是所有人都想贪。有些人也是有大志的,不会因垂涎于小的物质利益而葬送前途。但是你敢不贪,周围的人就坐卧不安,不能让你上去。你一定要成为他们的同伙,你才能被放飞。

    权力在市场中不受制约,进行寻租,谋求的私人和集团利益的最大化,而不是社会整体利益的最大化。我们这个社会,缺乏各个利益集团直接博弈的公开、公平、公正的机制和制衡。

    信息掌握不对称。虽然有权力的人确实能够知道更多的信息。但是整个系统的信息渠道也是选择性的。哪怕温家宝直接跟网民见面,但是十几万条信息,送哪条给他?所以玉凤同志,还有李莲英太监,虽然没有决策权,但仍然炙手可热,大家竞相拍马。为什么?因为他们能把风吹进最高领袖的耳朵里。最高权力听谁的,就根据这些信息。所以虽然连我这样的人,政府方面也会来问意见和信息,这当然比从前进步多了。但是这些意见和信息能否从正确的渠道送达正确的地方,能否起到应有的作用,我很怀疑。中国缺乏像盖洛普那样民间透明公正的民意调查机构,也没有像兰道那样民间的决策咨询机构。决策也没有科学的机制,本质上还是“三拍”(拍脑袋决策,拍大腿后悔,拍屁股走人)的过程。即使是像新劳动法那样的决策,其调查取样就有严重的bias, 就是只根据大企业、国企的状况来取样,根本就没有中小企业的正确抽样,所以决策的结果也是很糟的。

    假设“上智下愚不移”本来就是不对的。朱元璋原来是个要饭的,他后来做了皇帝,那他是聪明还是愚蠢?我二十多年前带着国务院的介绍信带领一个调查小组去重庆,政府礼堂里坐满了官员听我“做报告”,我现在不过是个贫下中农,那我是聪明还是愚蠢?以房地产吸住社会资金,防止通胀,最早是体改所白南风、王小强他们提出的,我们当时都在座,那还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没有什么“没想到”。后来他们成为“黑手”,变为阶下囚,那他们是聪明还是愚蠢?

    按照老中的说法,那我们都安心当奴才算了,反正上面的人比我们“高明多了”。所以我们应该“慢慢都老实了”。 Bullsh*t! 上面的人都是对的,我们都是蠢的,那就看着我们的权益被侵犯吗?公民社会里,没有什么东西当然是对的。从利益层面来说,从屁股来说,对你是对的,对我就不一定是对的。只有有公民意识,就一定要捍卫自己的权益,发出自己的声音。

    就拿限制二手房贷款这种措施来说,看起来很高明,但这种反市场的措施,最终一定会受到市场的报复的。我们的政府还是习惯于以行政去干预市场,这种手段只能短期凑效,长时间危害会更大。

  6. laozhong, on January 1st, 1970 at 8:00 am, said:

    标题:都没想到吧? 我早说了, 政府比我们高明多了 (智商+权力+信息)

    文革结束后我们曾都以为自己是救国专家, 后来慢慢地都老实了

  7. 悍马, on January 1st, 1970 at 8:00 am, said:

    标题:很精辟,有机会谈谈政商交锋,中国正在政改的激荡期

  8. ipotrader, on January 1st, 1970 at 8:00 am, said:

    标题:买二手房不能贷款吗? 这是什么时候的规定, 不可能吧?

    我随便BAIDU了一下, 都说可以啊,
    http://zhidao.baidu.com/question/237372932.html

  9. 狼协, on January 1st, 1970 at 8:00 am, said:

    标题:这是相当高明的一个设计

    流动性关进去后就不放出来,那些“多余的钱”,就用房子这块巨大的海绵吸住,不让资金在社会上泛滥,因为供房的原因,还会源源不断地往里吸资金,同时维持新房房贷,保持房价在稳定的位置。

  10. halfmoon, on January 1st, 1970 at 8:00 am, said:

    标题:普天之下,TG怎么这样怪异:二手房竟不允许贷款?真是笑话,这买卖交易得停摆啊。

    TG真会玩弄百姓。

  11. 西陶, on January 1st, 1970 at 8:00 am, said:

    标题:这招狠 — 限制二手房贷款。某些人的吃相太难看了。

发表回复

校验码:  


你可以 回复, 或者 trackback 到你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