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反对派重蹈了“六 四”覆辙

芦笛

在《普京的国会演说令我胆战心惊》一文中,我表示了对波罗的海三国命运的担心。网友“老烟枪”不同意,指出:

“这三个国家早已经加入北约了,如果俄国敢于入侵这三国,美欧即便冒着核战争的危险也会坚决进行军事干预,履行自己的条约义务(当年保证乌克兰领土完整的那个条约具体条文如何不清楚,但想来和北大西洋公约不是一个性质),否则美国主导的整个西方世界秩序乃至世界安全秩序将不复存在。我相信美国的民意在避免与俄罗斯热战引发核战争的危险和保卫北约盟国之间也会选择后者。

况且我认为俄罗斯的常规军事力量根本不是北约的对手,打常规战争他们只有挨打的份,美欧怕核战,俄罗斯就不怕?俄国人虽然野蛮,但毕竟不是那些宗教极端主义疯子

钓鱼岛也是一样,该岛在日本实际控制下,因此按照美日安保条约美国有义务在中日钓鱼岛发生冲突时介入,美国也反复强调了这一点。美国不会介入中日领土争端,但前提是你们动口随便,动手不行”

你说的这些问题我也考虑过,话是这个理,但在实践中就未必了,完全可以被毛子轻易绕过。

国际条约,是缔约国政府之间的政治或经济契约,其成立的前提,是缔约国都有主权政府存在。如果某个国家处于严重动乱中,甚至连政府都没有了,那时国际条约尤其是攻守同盟条约就形同失效。须知要攻守同盟起作用,须由本国政府提出请求,其他国家才能派兵前往,否则就是无端干涉他国内政,即使是盟国之间也不能这么做。当年老美保卫南韩,保卫台湾,保卫南越,都是应本国政府邀请才去的。这是国际法的基本原则。

就连斯大林那无法无天的祖宗都知道这点,当年毛泽东怕老美打中国,想让苏军延长其在旅顺口驻扎时期。斯大林乃告诉周恩来:这种事,必须由主人提出来,我们是客人,客人是不方便提这种要求的。中国政府这才发了正式的外交照会,请苏军保留旅顺口的军事基地,直到中日和苏日签订了和约为止。那其实就是请苏军无限期驻扎在中国领土上,因为时至今日,俄罗斯和日本仍未签订和约。若是赫鲁晓夫不主动撤军,则毛泽东恐怕也没那胆量“反修”了。

现在假定立陶宛明天发生内乱,首都出现失序乱局,政府首脑被打死或是存亡不明,其他成员如鸟兽散。俄国人以保护侨民的利益迅速出兵,占领了首都,请问那时北约该怎么办?执行盟约规定的义务,与俄国交战?请问有何理由?是应谁的邀请?俄国人完全可以说,他们是基于人道主义理由出兵,正如当年北约介入前南斯拉夫的战乱一样,北约该如何应对?

所以,关键问题是,与强盗为邻的国家绝不能陷入内乱,给恶邻以干涉理由。这就是先总统蒋公在抗战爆发前忍辱负重,千方百计避免刺激日本,让对方找到动武理由的原因。

我曾在旧作中教导过爱国愤青们,对弱国来说,开战不是本事,避战才是本事,而对强国来说,开战也不是本事,不战而获才是大本事。

战略大师斯大林就最懂这套,在二战前,他千方百计避免刺激德国,直到德国入侵苏联当晚都还坚持这么做,但对弱国他则凶相毕露,趁英美无暇顾及,趁机不战而夺人之国,“不放枪,不死人”就吞并了波罗的海三国。在二战后他又千方百计避免刺激美国,在美国介入韩战后立即把苏联顾问撤了回来。在美军飞机击落苏联训练机、扫射轰炸滨海机场后还拒绝接受抗议照会时,他竟然唾面自干,抹抹肚子咽下了那口窝囊气,另一面却又唆使毛泽东那有史以来第一冤大头出兵去与老美拼命,就此把老美拴在亚洲,让他能去土耳其、希腊等地搞搞震。这一系列马基雅维利的大手笔,不能不令人由衷佩服,虽则他完全是个世上几千年才出一个的monster。

可惜中国人最不懂这套,一部近代史就是形形色色的provocateurs充当“民族英雄”,独领风骚的蠢动史。这个英文词我已经在旧作中说过了,没有中文等价物,大意是“故意以过激姿态挑起事端,为强敌提供入侵借口的内奸”。从林则徐、徐广缙、叶名琛、徐铜、刚毅、义和团直到李宗仁、白崇禧、张学良、杨虎城等人,无一不是这种事实上的provocateur。这就是看中国史为何令人气闷,主要还不是痛恨那些祸国之辈,而是为国人竟会如此之蠢而疾首痛心。

不过看看乌克兰,中国人也聊可自慰。他们也够蠢的不是?与那种恶邻作伴,最重要的就是要先掂量一下:如果真惹翻邻居,人家大举动武,我当何以善后?西方强国真能救我于水火么?

这就是芬兰人问过自己的问题。芬兰虽然是独立中立的主权国家,也享有充分的对内主权,但在外交政策上,该国在冷战时代从不刺激老毛子,而是尽量和苏联保持一致,倒有点像今日香港实行报刊自我审查制度,避免刺激大陆老表一般。后来波兰、匈牙利也见样学样,在实行内政自由化的同时尽量避免刺激苏联。我记得当时西方的一个担忧,就是“欧洲芬兰化”。

乌克兰人要是有这点见识,今日又何至于此?要是该国没有内乱,有一个稳定的强大的主权政府存在,那即使没有英美担保领土完整,莫斯科也未必敢去肢解之。最主要的还是他们自己先乱了起来,连个说得过去的合法政府都没有,这才给了普京动武的充足借口,当真是愚不可及。

说到底,这档子烂事,跟中国的六四一模一样。中国学生和乌克兰反对派犯的共同错误,都是不知道比较双方的实力,都不知道“民主恩赐论”揭示的“社会进步的前提是强者的让步”的光辉真理。所以,在争取进步之前,必须预先充分考虑到触犯了强者底线的严重后果,先看明白对方的底线,为自家的斗争划个“到此止步”的界限。他们不知道,俄国人绝不会容许乌克兰加入北约。波罗的海三国的成功经验根本不可复制——那时俄国混乱软弱之至,无力干涉。今非昔比,俄国已经初步喘过气来了。在这张情况下还要去摸高压线,那就是找死不拣日子。

遗憾的是西方也没能看到这点,如同当年为中国的示威学生呐喊助威一般,真以为乌克兰能靠自己折腾出个自由民主开放的新世界来,却不想想真要惹恼了老大哥,自己能不能挽狂澜于既倒。

说起来,在这方面老布什还真不错,不像他那白痴儿子。记得当年波罗的海三国宣布独立,寻求西方支持,他就没有同意,向世界人民解释,美国必须为它的承诺负责,不能答应它做不到的事。但等到苏联解体,莫斯科再无能力干涉他国了,西方便立即承认了三国的独立。这就是因时制宜的外交艺术。

若读者同意以上论述,则不难立即明白波罗的海三国能否保持独立,完全取决于三国政权的稳定性。若是三国出现了上文假设的乱局,则北约的武力担保根本就是靠不住的。不幸的是,论制造混乱,从内部颠覆别国的政权,老毛子从来是一等一的功夫。作为受害人,中国人应该都知道这点吧?

世上有一种远比制度长久的东西,那就是民族传统。无论俄国采用什么制度,哪怕真正实现了民主化也罢,在可以预见的将来,它都只会是一个野蛮帝国主义国家,沙文主义将仍然是它的主旋律。普京已经说得清清楚楚了,他的野心就是重建苏联。在这种情况下还不警惕,以为北约或美国可以救命,窃以为那未免过于天真。

所以,三国的基本国策,应该是效法冷战时代的芬兰,尽量避免刺激俄国熊,同时尽一切努力把经济搞上去,从根本上消除毛子煽风点火、推涛作澜的可能。最忌讳的就是以为有北约保镖便万事大吉。事实上,美国人曾在历史上多次抛弃盟友:神州陆沉时抛弃国府、越战后期抛弃南越、尼克松、卡特抛弃台湾等等不过是昨天的事。对与虎狼之国为邻的弱国来说,“远交近攻”只能速祸。

钓鱼岛的问题就根本不同了。中俄同为野蛮国家,可相同点也就只在野蛮上。俄国是对内对外一样邪恶野蛮,而中国政府根本就是个内向型的镇压机器,其强大武力purely and solely是对内的,打什么鸟的钓鱼岛?我说那话,不过是想指出老美射精过多导致的虚脱罢了,并不是真认为中共会去打钓鱼岛。

但若假定中共真有胆去打钓鱼岛(与事实相反的虚拟语气),那老美也绝不会介入,也没有必要介入,因为那只会是局部冲突,绝不会扩大为两国全面交战,而小日本完全可以轻松料理或搞定新时代的北洋水师。就算小日本自己搞不定,老美也不会因此动武,因为那并非两国全面交战,老美有何必要履行安保条约的义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