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归网首页   海归宣言   导航   个人空间   海归俱乐部   海归微博    博客   海归交友   广告位价格   相册   实用查询   关键词   资料下载
海归论坛首页
工 具 条 
会员列表 
收 藏 夹 
论坛帮助 
 注册 |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论坛首页 |  排行榜  |  在线私聊 |  专题 | 版规 | 搜索  | RSS | 活动日历
Query failed: connection to 127.0.0.1:3312 failed (errno=111, msg=Connection refused).
主题: 盗时记·肥遁豪杰(8)起死回生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归论坛首页 -> 海归茶馆 -> 海天文学           焦点讨论 | 精华区 | 嘉宾沙龙 | 白领丽人沙龙 点击进入海归聊天室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盗时记·肥遁豪杰(8)起死回生   
阳光在多城
[博客]
[个人文集]
[相簿]



头衔: 海归上校

头衔: 海归上校
声望: 博导
性别: 性别:女
加入时间: 2006/10/02
文章: 4073
来自: 多伦多
海归分: 97673

邀请到海归俱乐部



文章标题: 盗时记·肥遁豪杰(8)起死回生 (2678 reads)      时间: 2015-7-21 周二, 00:57   

作者:阳光在多城海天文学 发贴, 来自【海归网】 http://www.haiguinet.com

8.1 赵老板来办穿越许可证

“艾晃,进来一下。”罗律师探出个脑袋来喊。

艾晃进了老板的小办公室。罗律师告诉她,等一下有个从大陆来的老板要来办去美国的签证,据说是一种比较特别的签证。“这个人是路老板介绍来的。你来接待一下,看他到底要办什么证,把情况问清楚先。”罗律师说着递给她一张纸片,上面手下着几个关键词:赵,Sam Zhao,中国护照,美国,特别旅行团。

艾晃拿到这张纸片,不由得打了个寒颤,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下午一点多,艾晃才吃过午饭回来,就看见一个人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面。走过去一看,果然就是赵志翔。他一见艾晃便伸出一只手,微笑道:“小艾助理,回来啦。”

艾晃装作从不认识他的样子,礼貌地和他握了握手,一切公事公办的样子,尽量不表现出异常。

志翔开门见山地说:“我要办去美国的穿越旅游许可证,这次目的地是纽约,目标时间是1896年。”

艾晃一听“穿越许可证”几个字,顿时紧张起来,赶紧四下里张望了一下。好在Sally正在讲电话,另两人也在埋头干活,无人注意他们。她稍稍松了口气,坐下来拿出一份表格说:“赵先生,您是第一次来我们公司吧?请先填一下这份表格好吗?”说着还拿过一支笔来。

志翔盯着艾晃看了一眼,点点头说:“没问题啊。这样吧,我把这份表格拿回去填,填好之后再给你送来。”说着从桌子上的名片架上拿了一张艾晃的名片,站起身来。

艾晃目送赵志翔离开办公室,心中疑窦顿起。她揉揉眼睛,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记忆。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个星期发生了很多事。星期一晚上,时空特警刘放忽然从天而降出现在她的公寓里;星期二,她跟着刘放一起去中国,找赵志翔问话,当晚她被刘放踢出了时空管理局临时工的队伍;星期三她下定决心重新做人,准备考房地产经纪的牌照;星期四她去见了黑驴帮的七王子路之,主要是求解释、求安慰。

然后就是今天,星期五。如果她记得还是不错的话,那天刘放给赵志翔下过一个通知,要他在一个星期之内到北京的国家旅游局去,查看对他违禁穿越的处理结果。那么这个赵老板不准备去北京,忽然出国来跑到多伦多来做什么?

正疑惑间,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接起来一听,是赵志翔。

“艾小姐,请不要急着挂电话,一定听我把话说完。”赵志翔的声音非常恳切。

“您请说,我听着。”

“我这次办穿越证,时间很急,只有你能帮我的忙。我知道你一定有很多疑问,我也不打算瞒你。只是很多话在你们办公室不方便讲,最好是另外找个地方谈谈。我现在就在你附近的这家咖啡馆里等着,你能马上出来一下吗?”

“这……”艾晃犹豫着。

“艾小姐,我是为了白雪。”

“噢!”艾晃听到白雪的名字,心里一惊。她想了想,便故意大声说:“Sally姐,这儿有个客户约我出去见一下,要给我点儿材料,就在附近那家Tim Horton’s。那我去了,到时候你跟老板说一声。那个客户姓赵,他知道的。谢谢啦。”

Tim Horton’s是加拿大最出名的咖啡连锁店,遍地开花,艾晃公司的马路对面就有一家。她放下电话后没耽搁,马上就去了,志翔已经替她要了一杯咖啡。

“赵先生,您没去北京吗?”

“我打算去呀,所以才来找你。”志翔说着,嘴角忽然露出一丝笑意:“只不过,我要去的是清朝末年的京城。”

“赵先生,你这到底是闹哪样,公然和时空管理局作对吗?”艾晃毫不掩饰自己的不满。

“昨天夜里,路老板来找过我。”志翔把话岔开,“他专门去了一趟云城。”

“啊!”艾晃心想,难怪呀。她便问:“路老板又给你出什么主意了?”

赵志翔便对艾晃简单说了说头天晚上的事。路之忽然之间到了云城,而且找上门去到了他家。当时已经是夜里,志翔都已经睡下了,睡眼惺忪地开了门,一看是他,顿时就吓精神了。随后他开车带着路老板跑到云城的江滨公园去,在冷飕飕的江风中聊了一个小时。

路之说已经知道他的处境,看样子会被时空管理局重罚,因此要给他介绍一个律师。艾晃一听就觉得好笑,问路老板是不是又想趁机赚钱,起码赚一笔介绍费什么的。志翔点头说是。艾晃连连摇摇头,心里想,这路老板怎么这样?看他生得一表人才的好皮囊,为何做起事来总是透着奸商的气息。

志翔说:“我自然是没打算请什么律师,不过,我向他请教了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我问他,让一个人死而复生,是不是绝对不能做到?艾小姐,我想或许你对这个问题也有兴趣。”

正是艾晃曾经当面质问他,为什么从未想过给白雪一条生路。

志翔说: “我想让白雪死而复生。有了穿越技术,时间线不再是绝对的,死而复生是有可能的。”

“可是,这意味着窜改历史。”艾晃心有余悸。

“规矩就是用来打破的,不是吗?”

“但怎么对付时空管理局呢?他们是不会袖手旁观的。而且你这是打算两度窜改历史,如果被抓住,惩罚会更重。”

“只要白雪能够活着,那我无所谓了。”志翔的神情有些黯然。

艾晃心里倒有点感动,问:“那到底怎么实施呢?”

“路老板说,有人可以帮我。关键就是要找对人。”

“找对人?那该去找谁呢?”

“一个叫逍遥仙子的人。”

“逍遥仙子,这人何德何能啊?”

“路老板说,只要她肯出手促成此事,时空管理局也要忌惮三分,不会贸然阻拦。”

“听这话说的,这仙子好像是个特权阶层啊。” 艾晃不禁笑了:“唉,看来这穿越界跟别处也没什么不一样。”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志翔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那怎么找这人?”

“所以要请艾小姐帮忙了,我得穿越到清末的京城。如果路老板没有骗我,当然了我想他也犯不着骗我,那个逍遥仙子喜欢在清末的北京城里逗留。1895年到1911年这个时间段,在北京很容易找到她。”


8.2 刘特警来找艾晃了解情况

这次帮赵先生办理穿越许可证,过程十分顺利,大大出乎艾晃的预料。她星期五下午在咖啡馆和赵老板谈过之后,回去帮他准备了办许可证的材料。赵志翔已有美国商务旅行的签证,所以只须到旅行社办理“穿越许可证”即可。艾晃在当天下午跑了一趟旅行社,本以为他们会拖延两三个星期,没想到旅行社的伙计当场就把证件办了。

旅行社的伙计说,他们最近接待过不少持中国护照的游客,中国游客们都很友善、彬彬有礼高素质、花钱大方小费足,所以他们很高兴接待中国游客。艾晃惊讶得睁大眼睛,一连声地问:“什么?真的吗?不可能吧?”

总之,赵老板在两天后,也就是接下来的那个星期天,就随多伦多的旅行团出发了。他们的目标点是1896年8月30日的纽约。

星期一一大早,艾晃从罗律师那里得知赵先生穿越失踪的消息,并不感到意外,但表面上还是做出一副吃惊的样子。不一会儿,两位多伦多警队的警察找上门来,把艾晃叫到小办公室里谈话。艾晃有问必答,不少说一句,但也不多说一句。那个叫马克的警察临走时给了她一张名片:“如果想起什么,请立刻和我联系。”

当天下午下班后,艾晃开车回家,在公寓大楼的门口看见了已经等候在那里的刘放。

“艾晃,咱们又见面了。”刘放冲她一笑,象个老朋友。

“刘特警,你是为赵老板的事情来的吧。”艾晃的态度有些冷淡。

“呵,痛快。”刘放点点头:“那我也不废话了。咱们找个地方聊聊他的事吧。”

接着刘放给了艾晃两个选择,要么去警察局谈话,要么去她家。艾晃说那还是去她家吧。两人进了艾晃的公寓。艾晃问刘放想喝点儿什么,果汁还是茶。刘放说白水就可以。

艾晃就进厨房给他倒了一杯过滤水。端着杯子进客厅,看见刘放站在电视柜前,拿着那只白色的糖盒在把玩。艾晃说:“哎,这东西你已经给我了,没有再要回去的道理。”

刘放一笑,把糖盒放了回去,坐下来说:“那就讲讲赵老板吧。”

“刘特警,我要是不配合你的工作,会有什么严重后果吗?”艾晃问。

刘放往沙发上沉沉地一靠,没有立刻回答她的问题,只是拿手搔了搔脑袋。艾晃觉得他可能是有点累了,心中忽然不忍起来,就说:“其实我也不知道什么呀。就是赵老板忽然又来了多伦多,说是要办穿越旅行的许可证。我问他,你怎么不去北京呀,刘特警不是让你去国家旅游局的那个什么办公室吗?他说,”艾晃说到这儿顿住了。

“他说什么?”

“他说,他就是想逃跑。”艾晃随口胡诌,自己也知道这个谎撒得很没水平。

刘放拿起杯子慢慢喝水,若有所思,又站起来在房间里慢慢踱着步子,忽然对艾晃说:“我知道,他这一次违禁穿越必定是为了去救那个女孩子,他想再一次修改时间线。所以他才敢来找你,而你也乐意帮他。只是,他跑到一百多年前的纽约去,到底想干什么?”

“我知道他的计划,但我不想告诉你。”艾晃这次说的是大实话。

刘放叹了口气:“你不合作,我还真不能拿你怎么样,也不想拿你怎么样。也罢,我自己去一趟纽约吧。”说着他提起自己的手提箱准备离开。

“你要去纽约?穿越过去?”艾晃问。

“对。我就穿过去,事先在那个地方等他。”

“刘特警,我要提醒你,”艾晃忍不住说:“如果你到那里去抓人,但又抓不住,可能会惊动一些历史人物,说不定还是大人物噢。”

“哟,你倒操心起这个来了。我惊动谁呀?”

“你难道不知道吗?赵老板穿越过去的那个时间点,纽约华埠正赶上一件盛事:大清国的钦差大臣李鸿章访问美国。”

刘放一听,立刻停住了脚步。他放下手提箱,从里面拿出他的计算机,叫了声:“资料姐。”

“什么事啊,放牛娃?”计算机里飘出一个懒洋洋的女声。

“1896年8月30日的纽约,李鸿章去了吗?”

“自己看。”资料姐回答得很干脆。

接着,计算机喷出一阵烟雾,形成一个烟雾屏幕,上面显示出一篇篇资料文章。艾晃跟着瞟了几眼,发现资料姐调出来的资料可真够齐全的,连《纽约时报》当时的报道都有。

李鸿章在1896年代表清政府对欧美列国进行过一次访问,在北美,他率领的访问团在纽约、华盛顿、费城都有逗留,受到隆重欢迎,随后又到了加拿大,最后从温哥华乘船回国。这段史实,艾晃还是听赵志翔给她讲的。

“肯定不是巧合!”刘放忽然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

“当然不是巧合,人家挑的就是这个日子。”艾晃说。

赵志翔当时在咖啡馆里对艾晃详细解释过他的穿越策略。他想去见逍遥仙子,就必须到清末的北京。但是,路老板不肯把志翔直接穿越到那个目标点,说那样他就赤裸裸地违法了。艾晃表示理解,因为便携式瞬间转移器,比如刘放的那支笔,是22世纪后半叶的技术,禁止在21世纪使用。

路之当时对志翔说:你还是得借助穿越旅游团。志翔说他找不到这样的穿越旅游团,因为北京的“明清游”都没有到清朝末年那个时间段的,那个积贫积弱的时代,去了也是给自己添堵。

路之却早就想好了办法,指点志翔绕道从美国走。他说北京的旅行社没有那个时间段,可是多伦多的穿越旅行社一直就在那个时间段上转悠。先从多伦多穿越到一百多年前的纽约,然后从纽约坐船去中国。

路之还指点说,穿越到1896年8、9月份的纽约,对他最为有利,因为那前后正赶上李鸿章率领一个庞大的大清国代表团访问北美。他要志翔设法投靠这个访问团,跟他们一起行动,坐访问团的船回中国。

“为什么要这么麻烦?自己买张船票回去好了。”艾晃当时问赵老板。

“是麻烦,但那也是为了躲避时空管理局的警察。”志翔说:“路老板告诉我,时空特警办事有个原则。他们的主要目的是维护历史,不是抓人。如果为了抓捕一个违禁穿越的小人物而造成更大的历史扰动,他们就会三思而行了。那李鸿章可是个大人物,在时空管理局的档案里属于级别最高的那一类,他的这次访问也是历史事件,所以时空特警就算到时候想抓我,也绝不会在李鸿章的眼皮地下行事。我觉得这很有道理啊。”

果然,现在刘放一听到“李鸿章”三个字,马上就蒙了。

艾晃想起来,刘放曾跟她说过,时空警察穿越到过去执行任务,绝不是孙悟空大闹天宫,而是瓷器店里捉老鼠,万事都得小心翼翼。艾晃心里觉得有点好笑,但又觉得时空特警真是个苦差事,好辛苦。

“我明白了,他最终的目的地是北京,清末的北京,对吧?”刘放问到。

艾晃轻轻点了点头,问:“刘特警,你非要去阻止赵老板不可吗?”

“谁让我是时间警察呢。”刘放匆匆查看了资料,便把计算机收起来,再次准备离开。

“刘放!”艾晃眼看他走到了门口,不甘心地叫了一声。

刘放回头看了她一眼,说:“如果我阻止不了他,那你就忘了我吧,艾晃。”

直到刘放离开很久之后,大约有一两个小时吧,艾晃忽然明白过来,刘放临走时对她说的那句话大有深意。如果他不能阻止赵老板,那么时间线就会再次改变,那就意味着,她将再次忘掉刘放。

艾晃拿起那只白色的糖盒,不由得一声长叹。到时候,连这糖盒里的药也无法唤起她的记忆,因为这盒子会一起消失的。她蓦地想起一句诗:“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8.3 逍遥仙子

清末的京城,秋意渐起。赵志翔来在这小客栈里已经住了五天了。他每天都在等,等着他要见的人来找他。这种感觉很糟糕,但志翔也知道,以自己目前的处境,不出事就万事大吉了,所以他没什么好抱怨的。

这客栈位于葫芦胡同,即使在清末也属于市中心的黄金地段。选在这里落脚,是黑驴帮早就替他安排好的。葫芦胡同有好几家客栈,聚集着外地人,偶尔还有洋人出入,志翔住在这里就相对安全些,不怕出洋相。

志翔这一趟清末大冒险进行得相当顺利。当初他从多伦多那个旅行社穿越到了1896年的纽约,一到曼哈顿就悄悄离队了。然后他按照事先约定的地点,来到了唐人街所在的慕街,英文叫Mott Street。在那里他顺利地找到了黑驴帮的一个接应,那人是唐人街一个烟铺里的伙计。

那时,李鸿章的大清访问团已经抵达纽约三天了。烟铺伙计把志翔引见给了访问团里一位姓唐的翻译 – 这唐翻译倒是个货真价实如假包换的清朝人,因是翻译,眼界开阔一些。按照事先计划好的,志翔弄了一条假辫子带在头上,谎称自己是特立尼达的华侨,小有积蓄,因不满祖国饱受列强欺辱,故而想回国效力云云。随后他献上了一串珍奇珠宝,便与唐翻译成了朋友。唐翻译领他去见了一个三品官员,夸赞志翔的英文水平高,可为朝廷效力。就这样,志翔顺利地混进了这个大清访问团。因为他是华侨,即使口音怪异、用词奇特,话说不清楚,别人都见怪不怪了。

这个访问团在纽约停留数日,然后又去了华盛顿,随后北上加拿大,在两国交界的大瀑布稍作停留,接着横跨加拿大,最后从温哥华乘船回国,直到10月下旬才回到中国,从天津港登岸。赵志翔一路跟随,小心谨慎,自己也权当是旅游,增长了很多见闻。

来到京城,在葫芦胡同的小客栈落脚,如果不是等待黑驴帮的人等得心焦,志翔的日子过得还不错。在纽约时,烟铺伙计曾给了他五千两顺丰钱庄的银票,足够他在北京应付数月。可是他来京后第二天就跟着唐翻译一起去了一趟八大胡同,一晚上就花出去三百两银子,让志翔十分后悔。他觉得这钱花的着实冤枉,因为他本来是想去拜见一下闻名遐迩的清末名妓赛金花,可是八大胡同这些堂子,无论是客人还是妓女,竟然无人听说过赛金花赛二爷的大名。志翔跟他们说,赛金花是状元夫人,结果唐翻译的脸色就很难看,婉转地劝诫他不要说这种不体面的话,到时候让人家笑话特立尼达的华侨毫无教养。

结果那一晚上志翔在一家堂子里什么正经事都没干,只是听几位知识分子模样的男人纵谈天下大事,什么皇上怎样,太后怎样,什么李中堂如何,张香帅如何。志翔知道,这时候甲午战争刚过两年,离庚子之乱还有好几年,几乎所有人都还没有意识到亡国的命运。他好几次想插嘴说话,但还是硬生生忍住了。叫来的几个女人倒是一直低眉顺眼的陪坐着,吃些瓜子点心之类,连小曲都没唱,让志翔觉得十分无聊。

以后志翔就不敢随便去那种地方,但是天天下午跟着唐翻译出去逛戏园子、下馆子,依然十分快活。只是每天早上起床后,总会感到一阵茫然。这要住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呢?

终于到了第五天中午,店里的伙计给志翔传来一个口信,说是有故人来访,现在就在隔几条街的来福顺酒楼坐等,请赵先生立刻过去相见。

志翔心里一阵高兴,心想总算有人来接头了。他向那店伙计问明路径,然后整一整衣冠,便往来福顺酒楼走去。

出了葫芦胡同,往左拐上了将军街,老远就看见前面有一座两层楼房,横挂出一块招牌,上书“来福顺”三个大字。志翔心中一喜,加快了脚步。眼看已经到了酒楼门口,就在这时,忽然从一个小街口冲出一顶大轿子来。志翔完全没有防备,一下子撞了上去,险些跌倒。

那轿子顿时停住了。接着从轿子旁边闪出一个家丁模样的人,指着志翔破口大骂:“瞎了你的狗眼,敢冲撞我家小姐的轿子!”

志翔的心里也在冒火,心想明明是你们不长眼睛,怎倒反咬一口。但他打量了一下眼前形势,便不敢造次。只见眼前这顶轿子装饰华丽,显然出自大富大贵之家。不但刚才骂人的那家丁看上去彪悍异常,就连四个轿夫都是个个虎背熊腰。

好汉不吃眼前亏,况且这是在大清朝,不是他自己的时代。志翔一想到这点,马上拱手道:“对不住,在下没留神。”说着便想迈进酒楼。

“哎,回来!”只听那家丁大喝一声赶了过去,一手搭上了志翔的肩膀:“说声对不住就完啦?”

“那你想怎样?”志翔挪了挪脚步,暗暗活动着手掌。其实他并不怕这家丁。他练过拳击,也玩过一阵散打,如果真打起来,他有足够把握先撂倒这狗仗人势的家伙,然后逃跑。

轿帘忽然掀开了。志翔抬头一看,见里面端坐着一位妙龄美女,穿着一身绣满花纹的袍子,可不知为什么看上去显得很洋气,与周围不怎么和谐。那美女瞥了志翔一眼,然后冲那家丁招招手。家丁过去,美女俯身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

趁他们说话这功夫,志翔再次打量那美女,这时他忽然注意到了轿子的两根轿杆,每根杆子的头上都雕刻着一只驴头,并涂上黑色,正是黑驴帮的标志。志翔吃了一惊,再次打量这些人,越看越觉得他们并非清朝人,说不出来哪里不像,反正气质就是不一样。

志翔正在纳闷,那家丁又过来了,这次态度有所改善,冲他一抱拳说:“这位爷,我家小姐说,你把她的东西撞坏了。她本来不想为难你,但是那东西是我们老太爷的,所以请你给我们到府里走一趟,亲自和老太爷说去。”

志翔心想,如果这些人真是黑驴帮的,那很可能这就是在接头。可是,来福顺酒楼上不是还有人在等他么?想到这儿,志翔下意识地抬头往酒楼上看了一眼。这一看不由打了个激灵。只见酒楼临窗坐着一人,正阴沉着脸,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志翔一眼就认出这人,正是时空特警刘放。

志翔连忙朝那家丁抱拳致意,说:“我这就跟你们走。”接着又小声说:“多谢相救。”

志翔提心吊胆,紧紧跟着这顶轿子往前走,好在刘放并没有追上来。轿子七拐八绕,抬进了一座四合院。志翔这时才问那家丁:“是黑驴帮的吗?我姓赵。”

那家丁并未回答,却问:“赵爷来北京,究竟有何贵干?”

志翔说:“我来见一个人,逍遥仙子。”

“见她有什么事吗?”家丁面无表情地问。

“我,我来求她救一个人。我听说,只有她能办到这件事。”志翔说。

家丁点点头,做了个手势:“请随我来。”

家丁把志翔一直带到后宅,才在东厢房门口停下,说:“逍遥仙子就在里面,请吧。”

志翔一进门,看见房里有个美女,正是刚才轿子里那位。她又换了身衣服,这时穿着一件藕色缀满小花的丝袍,却把头发散开了披在肩上,显得别有韵味,而又和蔼亲切。若在平时,志翔或许会跟她调笑两句,此时却不敢有丝毫造次,一躬身说:“仙子,在下有礼了。”

逍遥仙子微微一笑,说:“赵先生请坐。”

志翔没有立刻坐下,而是从怀里掏出了一只绸缎包裹的小盒子,双手呈上:“仙子,这是路老板托我带给你的。他要我一定当面交给你。”

逍遥仙子接过盒子,打开来,从里面拿出一只鼻烟壶来。她走到窗前,对着光细细玩赏了一番,扭头问志翔:“赵先生想知道这鼻烟壶是怎么回事么?”

“呃,当然想。”志翔连忙回答。

“这是我和七王子打赌的赌注。我赢了,所以他让你把这宝贝带给我。并且,这个赌局恰好是关于你的。”

“我?你们赌我什么?”志翔很好奇。

逍遥仙子告诉志翔,他们在赌他究竟会不会来救白雪。逍遥仙子说,赵志翔对白雪姑娘最终会良心发现,设法相救,路之却不相信。

志翔说:“惭愧惭愧,原来仙子对我的事情早就了如指掌。”

逍遥仙子说:“那倒不至于。我关心你那么多事做什么?我只知道你两次穿越的缘由。好吧,废话不说了,说说你打算怎么救白雪吧。”

“我把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反反复复仔细想过了,”志翔说:“那天晚上最意外的事就是白雪会留在我的公寓里。本来她已经都走了,谁知道又会回来。她之所以会回来,是因为,”志翔忽然顿住了。

“是因为……”逍遥仙子好奇地看着他。

“是因为她在车站等车时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我现在知道那个电话是阿丽打来的。”志翔说到这里仍然犹豫着,担心这些事情说出来会让眼前这个美女对自己有什么看法。别看她号称逍遥仙子,毕竟是个女人,是女人都不喜欢男人到处留情。但志翔转念一想,这些事情已经发生,瞒也瞒不住,就说:“阿丽她是我老婆。我们还没正式领结婚证,不过,除了没领证,也就差领个证。”

“明白了,”逍遥仙子似笑非笑,随即叹了口气说:“所以白雪是一定要回去找你把话问个清楚。”

“所以我想,最好让她不要接到那个电话。这样就不会有后面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了。”

“这不难办到。”

“仙子能帮我这个忙?”志翔不放心地问了一句。

逍遥仙子忽然把脸一沉,说:“赵先生,这个忙我可以帮,但我得提醒你,我可以让白雪姑娘免过一次劫难,但是我没法让你免受牢狱之灾。你这已经是第三次修改时间线了,时空管理局对你的惩罚不会轻。”

“我明白。”志翔说。

“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我不反悔。”志翔说:“我这又不是第一次违法,但这一次我心安理得。”

临告别时,志翔忽然想起一事,问逍遥仙子:“刚才你说,我已经是第三次修改时间线了?”

“正是。时空管理局对初犯的人一般都罚得不重,对累犯却罚得很重。”

“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觉得奇怪,怎么会修改三次?我记得只改过一次,加上今天来求你,算是第二次。”

“你真的不记得了?那我来告诉你也不要紧。在你的本初时间线上,你因为失手杀了白雪而被捕。在看守所里你遇到了一个人,一个古董贩子。”

志翔听到这里,忽然心有所动。

逍遥仙子接着说:“那古董贩子是黑驴帮的人,不过他进看守所并不是因为穿越走私,而是因为嫖娼被抓,是行政拘留。结果不知怎么你和他交上了朋友。是他告诉你,可以通过修改你的时间线来躲过这一劫。所以你就托他出去后帮你想想办法。至于他后来帮你想了什么办法,我就不得而知了。总之,在第二条时间线上,你杀人后确实成功地逃跑了,然后你直接去见了七王子。”

听了这番话,志翔终于解开了困绕他许久的一个谜团:出事那天晚上,为什么银鼠会忽然现身,拦住他的车子,送他三个锦囊。原来,始作俑者还是他自己。

逍遥仙子递给志翔一盒烟,烟盒上印着一只黑驴。她让志翔只管回去安心休息,等明日一早醒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家丁把赵志翔恭送出门。没过多久,忽听得有人啪啪地拍门。家丁开了门一看,见一位公子模样的人站在门外,递给他一张帖子,说:“拿去给你们小姐,说我在这里等她。她知道我是谁。”

没多久,逍遥仙子亲自出来,这次却是换了一身男装,看起来像个书生。她对那位公子说:“刘捕头,你来得好快。咱们出去走走?”

“肖公子请。”刘放把手一伸。

二人便出门逛街,那位家丁在后面远远跟着。

刘放见四下无人注意,才对逍遥仙子说:“肖遥,你一定要插手这件事?”

“这话可不公平,”肖遥说:“当初我能帮你,现在为什么不能帮他?”

“我知道,我欠你的人情永远还不清。”刘放有些黯然。想当年,他也曾经求过肖遥,请她出手去救一位无辜的姑娘,以减轻自己的罪孽感。那一年,他还年轻。

“这不是人情,是人命。人命关天。”肖遥争辩说。

“这天底下枉死冤死莫名其妙就死了的人多着呢,你救得过来?”

“这我就不操心了。我叫肖遥,不叫圣母。”

刘放不由笑了笑,说:“好吧,我会如实把事情经过写进报告里。你也别老躲在这地方,到时候你自己到仲裁庭上说去。”

(作者保留版权)

作者:阳光在多城海天文学 发贴, 来自【海归网】 http://www.haiguinet.com












_________________
胡说是一种权利。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阳光在多城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归论坛首页 -> 海归茶馆 -> 海天文学           焦点讨论 | 精华区 | 嘉宾沙龙 | 白领丽人沙龙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回复主题, 不能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发表投票, 您 不可以 发表活动帖子在本论坛, 不能添加附件不能下载文件, 
   热门关键词 更多...
   论坛精华荟萃 更多...


海归网二次开发,based on phpbb
Copyright © 2005 Haigui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ICP 证号: 粤B2-20070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