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归网首页   海归宣言   导航   个人空间   海归俱乐部   海归微博    博客   海归交友   广告位价格   相册   实用查询   关键词   资料下载
海归论坛首页
工 具 条 
会员列表 
收 藏 夹 
论坛帮助 
 注册 |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论坛首页 |  排行榜  |  在线私聊 |  专题 | 版规 | 搜索  | RSS | 活动日历
Query failed: connection to 127.0.0.1:3312 failed (errno=111, msg=Connection refused).
主题: 回不去的小村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归论坛首页 -> 海归茶馆 -> 海天文学           焦点讨论 | 精华区 | 嘉宾沙龙 | 白领丽人沙龙 点击进入海归聊天室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回不去的小村   
heliuqingqing
[博客]
[个人文集]
[相簿]


  
头衔: 海归少将

头衔: 海归少将
声望: 专家
性别: 性别:女
加入时间: 2005/04/18
文章: 2311
来自: --
海归分: 269029

邀请到海归俱乐部



文章标题: 回不去的小村 (3004 reads)      时间: 2016-6-12 周日, 22:24   

作者:heliuqingqing海天文学 发贴, 来自【海归网】 http://www.haiguinet.com

回不去的小村

我把车停在路边,拿了水果和糖果,还有一件新棉袄,走进二叔家的院子。今天是初三,我惦记着村里荣大妈,才早早来,让二婶陪我过去看看。

天晴,风还冷冷的吹着。这是我小时候生活过的小山村,坐落在一座小山的背后,前几年才通了车,可以直接把车开进村里来了。小山后边是一大片宽广的红土地,从前长着松树,越发显得土地的开阔;现在山上的树木都不见,裸露出灰色的匍匐着的石头,土地的中间没有了树,倒是一眼就可以看过去,看到另一个更小的村子;小时候宽大的河流如今已经颇为狭窄,被一条苍翠的竹子围绕着,竹子的形状也跟着河流一样,弯弯曲曲地。那条河埂是我们小时候的的乐园,爷爷在的时候常常砍河边的竹子织篮子,织蔑帽,竹萝,背篓,奶奶养鸡,鸡刨食了地里的土蚕,长得油光水滑的,每天都有鸡蛋给我吃。爷爷奶奶相继去世后,只有二叔一家还在村里住着。奶奶去世,我就没有收到她托人带去城里给我的黄生生的土鸡蛋了。我沿着路,转过山梁,得穿过这些土地,过一道桥,就进了依着山的小村子了。

几年前二叔进城给父亲过生日去,专门带了一篮子鸡蛋给我,说是村里的荣大妈给我带过去的。荣大妈圆脸,六十多岁了,因为嫁的丈夫比父亲年长,就叫大妈。她和奶奶相处得好,小时候在奶奶家,她还算是年轻媳妇,跑前跑后地忙着给办事的人家主厨,手脚利索,能干。收到她送的鸡蛋让我意外,奶奶过世后,我以为小村子再没有如奶奶一般牵挂我的人了,谁知还有一个人,像奶奶一样牵挂着我。

二婶家门口的狗见了我就叫起来,二婶一副刚要出门的样子,见到我吃了一惊:“啊,你回来啦。”

“荣大妈在家里不?我回来顺便也瞧瞧她的。”

二婶表情惊恐地拉住我:“出大事了,你荣大妈家出大事啦。”

“怎么?我还给她带来衣服和糖了”。我拎着的东西,几乎都是要送给她的,从前每逢她给我鸡蛋,我就给她带点钱回来,她总是不舍得花,都留着给孙男孙女,这次乘着过年放假,我刚过完年就赶来了。

二婶的眼睛一下子湿了:“你荣大妈一家人都不在了,我正要过去看看。”

“怎么不在家呢?生病了?是吃了什么中毒的东西,赶去城里抢救了?”

“唉,是他们老两口和孙女孙子都掉井里淹死了。”二婶的眼泪流出来,眼睛红了。


我和二婶赶到荣大妈家,家里已经全不是一个家的样子,空旷的老屋子里,摆着两口漆黑的棺材,傍边还有两个小的木匣子。两个木偶似的人在一旁歪着,嘶哑的喉咙,眼睛红肿,目光痴呆。这一定是他们的儿媳儿子了。看到有人进屋,也无法站起来招呼,二婶过去拉住了媳妇的手,只是陪着掉泪。我看到荣大妈的棺材,知道她确实已经死去,眼泪哗哗地夺眶而出,这个村里疼爱我的老人去了,再也没有人挂着我,给我送鸡蛋吃了。

老屋子空旷寒凉,弥漫着烧纸的气息,有些年头的瓦片,要倒塌下来似的,小小的窗口透着一点暗淡的光线。有什么压得我透不过气来,我不能在这里呆下去我走出门来,邻居看到来了客人,都三三两两地聚过来,我想问是怎么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却不知道怎么样开口说话。村里的赵奶奶远远地来,看见了我,让我跟她到家里去坐。

赵奶奶从前是村里的队长,妇女主任,还得过三八红旗手这样的荣誉。小时候父母教书,没有人带我,就把我放在奶奶家。这个村子很小,不过二十多户人家,依山傍水,幽静美丽,还年年是乡里的先进模范村。耕读的家风很浓,这大概得益于这里出去的人,不管在外面做了什么官。退休后总是回到村里来,劳作,并在此终老一生,一个村子几乎就两三个姓氏,房屋背后就是有些年代的墓碑和石头立起的华表。赵奶奶是村里土生土长的,她的老伴是早年的国民党军官,不当团长被遣散回来入赘到她家。她像个男人一般有魄力和胆识,我几乎还记得小时候看她喊人出工的样子。村里的事她说了算,家里的事更是她说了算,全村人都觉得听从她似乎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小时候我有点怕她,生怕她责备我什么,虽然她对我很和蔼,我还在她家里住过。

村里人少,几乎都沾亲带故,每户人家杀猪办事,几乎都是全村的人参与,我回奶奶家吃宰猪饭,都看得到赵奶奶在座,她也总是对我友好客气。大约是奶奶常常叨念我的好。有一天遇见她还告诉我,她不喜欢小儿子找的那个同班同学做媳妇,是因为他的那个女同学身上有狐臭。我为这个理由颇感惊奇。

赵奶奶给我说村里这些年全变了,年轻人全部出去打工,村里田地少,近些年人口多起来,老的老小的小,只好养条狗作伴。她说着就到了家门口,把一条朝我走来的大黄狗拴了起来。

这些年,老人孩子发生个什么事情根本没有人来管。遇到农忙只好找几个外地人来帮工,栽插收割,村子小,建不了学校,孩子们都到大一些的邻村小学上学去,其余时间村里空荡荡的,全是行动不便的老年人,哪里像个村子嘛。

赵奶奶边说边给我泡了杯水:那些有了钱的年轻人都不愿意回到村里来,在城里买了房,条件好一点的就把孩子老人都接了去,混得不好的就把孩子和老人留在这里,哪像我们老一辈的,老感觉说家乡难舍,老家山清水秀,再发达落魄总是要落叶归根,回来这里。她用嘴指指隔壁正在玩牌的儿子们,赵奶奶的三个儿子都在城里工作,过年过节大家都一起回来陪她过年。

村里没有年轻人,老人们也走不远,附近山上的树木都砍的光光了,连那地中间的千年老树都枯死了。你看到没有?我说进村的时候都看到了。

常有外面的人在村子周边游晃,看到鸡鸭什么值钱的东西,就偷到城里去卖。水库连着干了好几年了,水也没有,你看你小时候水沟里的水多清,现在也变了,山那边还在采石头,到处是灰。

你荣大妈家大儿子去了自卫反击战,回来后工作安排在省城里,娶的是城里纺织厂工作的媳妇,前头好些年就听说他们厂倒闭了,他们没有工资,补贴不够生活,两口子常常吵架,后来是得了癌症死了,两个儿女在昆明工作,也是没有考上学校,在百货公司打工呢。妈和两个姑娘从来不回来看你荣大妈,我看也是不认她了。这次也怕不会回来,都失去联系好多年了。真可怜。

她这个人能干,又自尊心强,养了多少鸡鸭,还能赶马车,光卖鸡蛋鸭蛋的也够她吃了。我老说她不要那么辛苦,老了的人,她总是说老了不能成累赘,要多苦点。小儿子过得难,也要帮补。她闲不住,总是对这个好那个好。村里老人孩子没有少吃她送的鸡蛋。小儿子和儿媳在深圳那边打工,好几年不兴回来啦。就把八岁的姑娘和五岁的儿子给你大妈带着,你那个老大爹是老好好人,快八十的人了,喂喂鸡鸭还好,去远处也走不到,都是你荣大妈一个人操心,不容易呀。她生前说起大儿子来就抹眼泪,是葬在省城公墓里,就火化的时候去过下,在哪里也不得见。

听人说她小儿子是在深圳的厂里做工,媳妇和他分了跟别人去了,他挣钱少,不敢回来给你荣大妈见,还是没有路费?倒也不见得,人家在工地盖房子的妇女一年也苦三四万呢。以前过年过节还寄东西回来,这两年都没有了。这不,不是人不在世了,他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呢?

年三十那天,听说是几个孩子在村头的井边玩。这几年乡上拨钱,修了水管到各家各户,村里都用了自来水,不用到井里去挑水了,就是去挑,都是些老人娃娃,哪里挑的动?那是口老井了,几十年从来没有干过,你在的那哈还吃那口水井呢。

赵奶奶给我续上水,接着说:先是说把它封闭了,又不舍得,如果天旱,没有水又要淘神麻烦,就往上面盖了个大的蔑簸箕,用几根树干子压着。先是说有几个孩子在上面跳着玩的,后来怎么就只剩了大妈家的两个了。

你大妈忙完地里的活,回来做晚饭,不见两个孩子在家,就让你大爹去找,找遍了也找不见两个孩子。他就挨家挨户去问,听两个孩子说他孙男孙女两个先是在井那边玩着的,也许还在呢。你大爹去看,只见簸箕上有一个裂口子,上边压着的木头散朝一边,他大概是看到井里的孩子了。也不知道他这么忍得住,他回到家,看你荣大妈已经做好了饭,就说:我找着两孩子了,你先吃点东西,我带你去看。你荣大妈吃了点,给他也添了一碗饭,老头子说不忙,等孩子回来再一起吃。你大爹带着你大妈走到村头,抬头看看天,已经快黑了。他揭开簸箕,叫你大妈先看看,你大妈抬头看看你大爹,才转过头去看,你大爹就推了她一把,你大妈掉下去,他也跟着跳下去了。村里人家开始吃饭,都在忙着放鞭炮吃年饭,谁也没有管到他们,我是住村那一边的,怎么也没有想到呀。这还是他们隔壁的五婶说的。

隔壁五婶一家平时就是老两口在家,儿子女儿也没有回来,过年儿子一家都回来了,吃了饭,见去找孙子孙女的老两口那边没有动静,就想着也许吃过饭早早睡了,她怕过年节的去打扰了不好,她家儿子没有回来,怕够伤心难过的。第二天五婶起来看没有动静,推开门,饭菜好好的摆着,灯还亮着,屋里屋外没有一个人,才慌了,去叫大家,说荣大爹大妈连同孙男孙女都不见了,村里人全去找,在井边看到你大妈的一只鞋子,赶紧找东西捞起人来,几个人早就没有气了。才想办法找到她小儿子的电话,他儿子儿媳初二早晨才赶到了,哭得站不起来。哎呀,真惨呀!以前哪里会发生这样的事!这是做了什么孽。赵奶奶抹了下眼睛。

这村子的运气就这样毁掉了,一次抬四口棺材,自古都没有听说过。先有个来我家歇脚的风水先生就是说山上的树砍光了,拦不住邪气,没有风水了,这次村里祖祖辈辈传下来的老井也毁了,断了龙脉,村子的难日子怕还在后面呢。我也老了,管不了这些,等十几二十年过了我们的世,管他成什么世道,大家都变成城里人,没有了农村,就好了。

赵奶奶叹着气,和我一起出门来,太阳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阴云四合,看样子要变天气了。

我万万没有想到我能干的荣大妈是这样的死法。

荣大妈的老屋子里挤满了人,大家的眼睛都是湿润的。我把糖果和衣服放在屋子的一角,一个装饲料的口袋上,不知道这些东西的命运会是什么样,也许丢了扔了,管他呢。有人说初四就叫先生来算算什么时候可以安埋,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人还是要面对现实,人死不能复生,入土为安,活着的人日子还是要过的。

二婶跟我回去她的家,让我吃过饭再走,我说:“不了”。看着沉默不语抽烟的二叔,我拿出几百块钱,让二婶交给荣大妈的儿子,也许出殡那天我再来,也许没有时间再来。

我开车离开了这个我度过童年的小村子,四处都是浇灌的楼房,低矮的砖木结构的房子越来越少,有一天这些房子都要拆除,搬迁或是倒塌,我印象中的小村子不复存在,我也不知道它会变成什么样,我们会变成什么样。那口村头的老井,这回怕是要被彻底封存了,再也没有人会汲里面的水了。

荣大妈一家四口人走了,这个村子里又少了牵挂我的人,也少了我的牵挂,我剩下的只是无名状的疼痛,这种空荡的疼痛让我无比沮丧和哀伤,我回到城市,我感到自己灵魂深处,那根植于小村的归依感被抽离,让我感觉我和这个土地的联系已经了断,变得空无所有。

这些经过的,我们也会渐渐地忘记。甚至,忘记这个小村,一去不回。

作者:heliuqingqing海天文学 发贴, 来自【海归网】 http://www.haiguinet.com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heliuqingqing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QQ号码87827260 Skype帐号
  • 回不去的小村 -- heliuqingqing - (4421 Byte) 2016-6-12 周日, 22:24 (3004 reads)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归论坛首页 -> 海归茶馆 -> 海天文学           焦点讨论 | 精华区 | 嘉宾沙龙 | 白领丽人沙龙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回复主题, 不能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发表投票, 您 不可以 发表活动帖子在本论坛, 不能添加附件不能下载文件, 
   热门关键词 更多...
   论坛精华荟萃 更多...


海归网二次开发,based on phpbb
Copyright © 2005 Haigui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ICP 证号: 粤B2-20070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