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文摘 >> 文学 >> 小说 >> 红楼梦里最难做的二奶

红楼梦里最难做的二奶

2007-09-28 15:22:56  作者:  来源:互联网  浏览次数:528  文字大小:【】【】【
红楼梦里最难做的二奶

--------------------------------------------------------------------------------




电视剧《红楼梦》中的平儿

平儿是凤姐的“心腹”,这是贾府上下公认的。凤姐是太阳,平儿就是月亮;凤姐是恒星,平儿就是行星;凤姐是楚霸王,平儿就是她的两条膀子,替她举起千斤鼎。两个人虽然不是平起平坐,一枝两开的姐妹花,却是你离不了我,我也离不了你的一对红颜知己。

平儿可怜,说到底不过一个奴才,什么荣耀都是假的,没有身份、没有地位是真的。


凤姐抓到贾琏偷情,千不该万不该,他们偷情居然还议论平儿好,凤姐不好,等凤姐死了把平儿扶正。西谚说,偷墙根能听到最真实的东西。果然,平常恩恩爱爱的夫妻想不到背地里这么怨毒。凤姐二话不说,大巴掌就抡上来了。贾琏火上来,也把平儿揍一顿。可怜平儿谁也惹不起,只好自己出来找刀子寻死吧!

事情闹到贾母那儿,老太太骂贾琏,连平儿都饶上了:“平儿那蹄子,素日我倒看他好,怎么暗地里这么坏。”

这时候就可以看出平儿的人缘儿来了,若是她不招人待见,尤氏这些主子奶奶们宁可当哑巴,也不会给她说好话,贾母也就没机会给平儿平反:“原来这样,我说那孩子倒不象那狐媚魇道的。既这么着,可怜见的,白受他们的气。”

贾母这话说得公道。这是个见过世面的老人家,看人有一套,平儿果然不是那狐媚魇道的。很奇怪,现在的社会,不媚不叫本事,不妖不叫精彩,平儿这样的人搁到现在,得叫人嘲笑不会利用资源,不会享受青春,一辈子死守三分之一个男人,可惜了。所以说,不要拿现在的眼光来看古人,人一生下来就是身不由己的,命运把你安在哪个时代、哪个地域,你就得遵循哪个时代的道德标准。

所以,你看平儿冤得大哭,谁都劝不好,还是贾母遣人安慰了她,她自觉面上有了光辉,方才渐渐地好了。这又该拿奴性说事的人说她没骨气了。可是,她就是一个奴才,你不让她这样想,怎样想呢?就像你是一个小科员,突然被局长赏识了,你不觉得荣耀些?

很奇怪,人们为什么要在丫头婆子仆人的身上讨论有没有奴性呢?奴才没有奴性,该有什么性?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贾政等一干主子尚且是皇上家的奴才,见了皇上山呼万岁,见了当了贵妃的女儿,都得要恭恭敬敬跪下去,你怎么不让他推翻帝制,自己当家做主人?就连宝玉这么一个叛逆的种子,还要大肆颂圣,岂不更是奴性十足?平儿等人有奴性,这是时代和社会限制———你怎么能想像得到青春盛年的司棋因为和表哥偷情被撵?放在现在,如果两人不上床,都不正常!

平儿冲着哪个“俏”

平儿日常工作都是围着凤姐打转的,可是,曹雪芹不是派给她一个“俏”字吗?她的“俏”劲冲谁使?除了贾琏,再也没有合适的对象。

从这话又生出一个话题来,若是平儿生来就是贵族小姐,嫁给了贾琏,凤姐生来是个丫头,陪着平儿嫁了过来,那么,又该怎么唱这出三人转?依她们两个人的个性特点,平儿会处事,有心计,但是心态平和,估计就是老公偷情,她也不会大打出手;而凤姐就是当了丫头,也不是省油的灯,敲山震虎,借剑杀人,站干岸儿,推倒油瓶不扶,全挂子的武艺全都招呼上,到最后谋平儿的朝,篡平儿的位。所以说,一种境遇,造就一种性格,一种性格,造就一种命运,这是一种连锁生态。

接着说贾琏

贾琏是个淫人,这个不须多论。但是平儿也是一个痴人,虽然这个男人只有这么一少半属于自己,可是,不冲他痴,冲谁痴呢?贾琏跟鲍二家的私通,第一次还留下偷情的证据:一绺青丝。结果被平儿发现,帮贾琏瞒过凤姐,然后指着鼻子,晃着头笑道:“这件事怎么回谢我呢?”说实话,平儿就“俏”过这一次。

俏便俏了,贾琏搂着她求欢,她又不干。她又不是性冷淡,又正当青春盛年,难道不觉枕席寂寞?若是能够“一击得中”,生下个一男半女,自己的地位就不再是通房大丫头了,结果她却临阵跑了。为什么?

她对贾琏没感情吗?贾琏被他爹贾赦痛揍一顿,平儿气得大骂:“都是那贾雨村什么风村,半路途中那里来的饿不死的野杂种!认了不到十年,生了多少事出来!”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听见平儿咬牙切齿地骂人,却是为的爹揍儿子,她心疼———那也是她的人!

可是,疼便疼罢了,眼前放着大活人,又不肯去亲近。说到底,平儿不是不想枕席之欢,也不是不爱贾琏,实在是害怕小姐这个特大号的醋缸、醋瓮。凤姐和贾琏夜夜恩爱,她自己孤衾独枕,心里不知道什么滋味。

说实话,正史、野史、小说,凡是涉及到妾室的事,百分之九十都是狐媚子。像平儿正大光明的算得上珍稀动物。她是个聪明人,眼看着陪过来的四个丫头死的死,走的走,死的不用说了,走的为什么走?她必定是把这些人的结局全部看在眼里,于是把这颗求温暖的心给淡了下来。她明白:只有一心伏侍凤姐,才是最安全的存身之道。

这个姑娘实在可怜。只是这种可怜平日被掩盖在风风光光的外表下面,就像华丽绸袍有一个破布里子,没有人能注意得到,只有一个人,是品香高手,留意在此:

“贾琏惟知以淫乐悦己,并不知作养脂粉。又思平儿并无父母兄弟姊妹,独自一人,供应贾琏夫妇二人。贾琏之俗,凤姐之威,他竟能周全妥贴,今儿还遭荼毒,想来此人薄命,比黛玉犹甚。”

平儿一定想不到,她居然有宝玉这个隐藏在深处的知音,也算不枉了一生。

文章摘自《红楼的草根儿们》 凉月满天/著 新世界出版社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更多

· 推荐安澜情色小说《高潮送给...
· 觉得不错哈,支持一下·!...
· 《玫瑰胴体》看年轻的身体,如...
· 《恶魔狂想曲之明日骄阳》...
· 林黛玉可以休矣
· 一個挑戰你心理極限的書《鬼...
· 日系女帝再现中国
· 红楼梦里最难做的二奶...
· 嗨 你好 很喜欢你罕见的女...
· 东北黑帮

推荐文章

更多

· 推荐安澜情色小说《高潮送给...
· 觉得不错哈,支持一下·!...
· 《玫瑰胴体》看年轻的身体,如...
· 《恶魔狂想曲之明日骄阳》...
· 林黛玉可以休矣
· 一個挑戰你心理極限的書《鬼...
· 日系女帝再现中国
· 红楼梦里最难做的二奶...
· 嗨 你好 很喜欢你罕见的女...
· 东北黑帮

热点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