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文摘 >> 英雄本色 >> 情爱故事 >> 续

2008-02-13 15:26:41  作者:  来源:互联网  浏览次数:182  文字大小:【】【】【
我的文字来自生活,我的思想取于现实。文中没有真理,只有血训。我不在乎旁人的眼光,我只能用手指敲响未来。未来或许也是黑暗的,而我现在却正在黑暗之中摸索。
  
   我爱天涯的每一个朋友,不管你们的身份是神圣的也好,卑微的也好。只要你看过此帖,我都感到荣幸,因为至少这帖让你有了些须想法,而无论这些想法是什么。
  
   今天是开帖第十天,我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和关注。不为别的,只为你们能给B哥赏这个脸,能看得起一个为了网费与生活而辗转于茫茫人海的落魄鸡头。足已。
  
   最后仍然要表达的是,B哥绝不会让大家失望,此帖一定会在艰难与贫困中写完。大家拭目以待。
  
   B哥
   2008年元月十号
050
  
   两个小妹上了车,车子开动的时候,村口还站着好多人。有几个小孩跟着车子跑了好远。最后消失在山路之中。
  
   在车上,我知道了两个小妹的名字,一个叫惠鹃,一个叫如月。两个小妹坐在车上半天没有说话。我在那里抽着烟,我一般比较郁闷的时候,烟量就特别大。
  
   阿涛突然回过头去问小妹:“你们都带齐证件了吗?”
  
   如月急忙掏出身份证来,说:“带了,我妈提醒了好几次。”慧鹃也掏出来了。我接到手里一看,月如87年,惠鹃86年。我说还有其他证件吗?这时候月如又从包里翻出一张暗红色的小本本,我一看是初中毕业证。就说:“这个没用,有没有都无所谓。”惠鹃说她就没有。
  
   我在车上问阿涛,接下来我们去哪里。阿涛说:“镇上那边还有两个在等。”我说:“加快点速度,尽量在天黑前赶回株州市。”阿涛加快了马力。我们飞驰在田间。
  
   下午一点多钟才到镇里。这个镇很破旧,没有代表性建筑,只有横竖两条街,更像一个集市。我们的车停在一棵大槐树下。树下有个老头子在卖着老鼠药。阿涛下车过去递了根芙蓉王给那老头,说:“大爷,帮我看好我的车,我们去去就来。”那老头接过烟来满口答应。两个小妹在车上等。我跟阿涛就去接另外两个小妹了。
  
   我跟阿涛绕过一个池塘,就看见有一个大院子,院子是红砖砌成的,上面还涂着“要想出去打工,必须读完初中”的宣传语。
  
   我问阿涛,这是哪里?阿涛说:“镇文化宫”。我再仔细地看了,果然里面飘着红旗。走到文化宫门口,我们就看到了一个小青年带着两个小妹在门口站着。
  
   那小青年看见我跟阿涛走过去,就连忙跑过来,还是老样子,一米之外开始递烟,阿涛也是老样子手一摆,说:“别,抽我的!”那包芙蓉王那天已经现摆了三次。
  
   阿涛还是那样介绍我,小青年还是那样必恭必敬地同我握手,像干部亲自下乡指导工作。小青年哈着腰说:“涛哥,B哥,这边请,两小妹等一上午了。”
  
   我跟阿涛见识过了小妹,长的还得体,就是皮肤有点黑。我当时就说:“阿涛,怎么整两黑妹。你当进牙膏厂啊?”
  
   阿涛说:“都是干农活晒的,在外面飘两年就白了。”
  
   我当时就想,人黑了总是可以漂白的,可是心要是黑了,却是永远也漂白不了。而我那时候的心正逐渐熏黑。
  
   小青年介绍完了小妹后,就随着我们去到了停车的地方。老头儿还在,月如在车上睡着了。惠鹃在那里对着反光镜整理头发。见到我们过来,急忙摇醒了月如。
  
   另外两个小妹跟惠鹃她们打了招呼,很快熟悉了起来。

插曲)作者:ziyuxing8764 回复日期:2008-1-18 21:37:51 
  看到这个帖子,无端想起这几天自己的一个病人,21岁的女孩,河南漯河人,16岁出来做,也在那种街边的洗头房,后来到歌厅做台,做的时候也不知道保护自己,不知道要客人带套,在那时候和现在老公认识了,去年结婚,本来也该幸福的,家人对她也很好没有嫌弃她,不幸的是这次得了阑尾穿孔住院手术术前检查发现她得了艾滋病.由于是阑尾穿孔再加上全身免疫功能低下切口感染,当我告知她病情的时候,看着她那无知绝望的眼神,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疏导,..........无知........妓女是这个社会底层的一份子,这个事实是否认不了的,饱暖思淫欲,市场需求是旺盛的,供给也是饱和的,但是怎么也要注意点吧,希望鸡头鸭头龟头老鸨们,多教教你下面的小妹使用避孕套吧,实在没钱国家一年2个亿的资金免费提供避孕套找计生部门去要吧..
(插曲)作者:独自流着泪 回复日期:2008-1-19 3:16:28 
    我认为B哥,你现在心是纯洁的,你已经改变了,不在是以前的你,曾经,我也差点被一个拉皮条的带上这条路,而且他还是我一个好朋友的朋友,我没想到他会是这样的一个人,说实话,当时,我一点都不知道,他带我去上沙玩,结果差点把我卖在哪里,这些我都没有跟任何人说过,我看到他在收钱,然后指指我,感觉不对,就找个理由去上洗手间,就这样跑了,也许我是幸运的,要不然,我现在也可能是一个#,当初,我很恨做这个的,我一直都不想说出这些,看了你的真情表白,我觉得你是一个很有原则,心并不坏的人,也在为自己的过去赎罪、忏悔,谁都会有错的时候,只是错的程度不同,所以我们应该多给B哥多点光明,多点包容,多点爱心.可恨的就是那些不知悔改的人,你们说我说的在理不?B哥,我永远支持你.
051
  
   小青年给我们介绍了后来的两个小妹,一个叫小青,一个春喜。小青也是第一次出家门。性格内向,一直没有说话。春喜年龄可能大些,听小青年说到长沙做过半年工,难怪看起来更成熟些,但还是有些土里土气。从她的穿着和气质完全可以看出来。
  
   小青年把小妹的行李放进了车子的后尾箱。阿涛二话没说,把她们都塞上了车。我跟阿涛坐在前面,四个小妹挤在后面。我跟阿涛说,争取在天黑之前赶到株州市,阿涛加大了马力。车子飞驰在乡间田野。
  
   到达市区的时候已经是晚上7点多,车子直接开到天台山下的小旅馆。我上去的时候,湘潭的几个小妹正坐在床上看电视。
  
   有个小妹正磕着瓜子。看见我和阿涛进来,忙收拾起来。
  
   新到的四个小妹,随后也扔着行李进来了。湘潭过来的小妹也显得热情起来,只见海珍穿着拖鞋就去帮她们拿东西,我到楼下去给她们又开了一间房。
  
   晚饭开了一个大桌,小妹们都很随意,吃菜也大方,我说:“今晚大家要吃饱了,明天一大早我们就上卧铺车了。”小妹们都点了点头,埋头在那里吃饭。
  
   吃完饭,我们再次点了一下名,除了春喜去买卫生巾去了,其他小妹都在房间里紧挨着坐着。
  
   晚上我给阿涛结了帐。阿涛当时笑得合不拢嘴,说:“B哥,回去你跟蛇皮说,日后还要小妹,提前打个电话。”
  
   我说:“以后最好找一些有经验的,这些小妹太单纯了,不知什么时候才能上路。”
  
   阿涛赶紧说:“没事,见识到了上路也快。”
  
   我说:“那得多少男人见识。”
  
   我回屋去招呼小妹们早点休息。进去的时候,如月在换衣服,看见我进来,害臊地躲进了厕所。
  
   其余的小妹都在那里谈笑起来,仿佛变得很熟。看见我进来,都起来叫了声B哥。于是我拿了张凳子坐在那里跟她们讲外面的世界多精彩。大部分都是瞎扯。
  
   后来安排她们早早睡了。
  
   夜晚我站在窗户边看街上风景,无法想象这巨大夜空下隐藏的勾当。我点燃一只烟,猛吸了一口。心想,明天我就要带着八个崭新的小妹下广州了。
  
   这不是红色娘子军,而是黄色娘子军。
  
   我那天晚上跟蛇皮通了电话。我说:“湖南方向都已办妥,明天一大早就可出发。”
  
   蛇皮那时候正在白云机场接一个从上海过来的女技师。听到我明天就可过广州,很高兴地说:“阿B辛苦了,一路顺风,咱们广州见。”

花絮系列(007)
  
   这段花絮是受网友"zhong_open"邀请写的。
  
   有多少个出来做小妹,就有多少个不为人知的故事。这些故事往往埋在她们的心里。今天我却如实地挖了出来,或许有些残忍,或许有些哀伤。
  
   前面提到过小芬这个小妹,这是南昌时候的事情了。小芬是个出色的小姐,许多嫖客对她的评价都很高。
  
   但是当小芬爱上一个嫖客的时候,她的生活却发生了180度的改变。她相信了爱情,所以她成了天底下最伤心的人。当然她也曾在那段不切实际的爱恋中体味过温暖,但是这种温暖是短暂的,她最后还是被那个梦想中的王子无情地抛弃了,她依然是个鸡,嫖客永远有自己的世界,他的真实世界不能容忍与一只鸡白头偕老,除非他对那只鸡的过去一无所知。
  
   而小芬却为了那个嫖客付出了所有,那个嫖客骗取了小芬的卖身钱,还给她留下了三个月的野种。这些事情都是在小芬肚子日益壮大的时候得知。
  
   小芬还在幻想与她的王子结婚,最后却不得不自己收拾残局。小芬怀孕的事情是在我们去北京之后。回来的时候,小芬已经去做人流了。打掉野种之后的小芬显得格外憔悴。
  
   而那个嫖客却消失得无影无踪。一个女人失却自己的骨肉远比失去自己的男人痛苦。小芬是在众小妹的忠勇下打去胎儿的。小芬从此不相信爱情,只相信自己是一只鸡。
  
   当然小芬的及时刹车在另一个小妹余嘉面前却显得幸运。关于余嘉,之前从未提到过。但是她的故事又不得不提。她的命运是最悲苦的,这种命运的造就同样来源于对美好爱情的向往。
  
   余嘉是在秋兰底下做的小妹,她曾有一段时间,如生如死地爱上了一个貌似多情的嫖客小安。小安是一个搞艺术的,在南昌从事设计工作。
  
   小安的艺术气质与温柔个性让余嘉神魂颠倒。这是一个美丽的陷阱。也是一个荒唐的结局。事实上小安看中的是余嘉的身体和床上工夫的娴熟。当然,余嘉在其他嫖客面前,也有着独到的本领。
  
   小妹的空虚生活让小安钻了虚伪爱情的空档。所以余嘉就开始跟小安长期在外苟合,这种交往大多是在床上进行的,而这一切欢快都开始屏弃了安全设施。
  
   显然这样会在感觉上锦上添花。小安在享受一次次高潮的同时,也用尽了花言巧语与甜言蜜语。余嘉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一切都是个美丽的谎言。
  
   谎言的揭穿是在得知小安已是有妇之夫的时候,那时候余嘉哭得像一个泪人。秋兰告诉她,嫖客的话是不可信的。但是余嘉最后还是继续往下沉沦了。她依然相信小安是爱她的。
  
   一个女人若是死心塌地地爱上一个男人的时候,她已经完全不顾一切了。包括对未来的构思,所以当余嘉知道自己怀了小安的孩子的时候,却仍然愚昧地坚持将新生命延续。这种看似伟大的执着,却最终让余嘉吃尽苦头。
  
   余嘉走出了秋兰的世界,站在小安生活的门槛。执意生下了一个小孩,一个长得酷像余嘉的女孩。当余嘉抱着孩子去找小安的时候,小安只给了她500块钱奶粉钱。从此消失的无影无踪。
  
   余嘉那时侯花光了身上所有积蓄,在一个简陋的出租屋里喂养孩子。秋兰去看过她几次,说生活过得不像个人。后来在秋兰那里借了一千块钱,抱着孩子在一个小学门口摆起了煎饼的行当。
  
   余嘉已经不再是妓女,那是她现在的生活却比妓女还辛酸。而她的未来会是怎样,或许谁都不知道。
  
   其实像这样的事情,在这个行业里时有发生。其根本原因在于小妹们也渴望一份真感情。而事实上,这是多么的不现实。当然也有,那是在小妹们彻底上岸的时候,远离了那个熟悉的城市,去一个陌生的地方开始自己新的生活。
  
   在有鸡头带领的地方,小妹们一般接客都是无条件戴套的。当然有些也有强行下套的时候,这种时候,理智的小妹一般会选择吃药避免,买药钱一般会当场向客人索要,但也有默认的。这都是她们自己的事,与鸡头无关。
  
   小妹们因为嫖客而意外怀孕的事情时有发生,一般都会立即做出处理,幸运的找到当事人拿点补助。不幸那还不是自己顶着压力去上诊所。
  
   这个行业本就没有真爱,可是有些小妹们却时常抱着幻想,于是这片天空就变得比以往更黑。

052
  
   第二天晚上到达广州。带着八个小妹下车,一路上成了行人亮丽的风景线。有点去参加奥林匹克的感觉。
  
   当然,小妹们对这个繁华的城市也感到新奇。春喜问我中信有多高?我说比你们家那山坡还高。海珍问路上的开车子的人都是大款吗?我说也有二奶。如月问路上的人们走这么快都赶着回家吗?我说他们大多数没有家。
  
   我打了两个的士才勉强把小妹们装完。车子直接开到了天河上社。蛇皮已经在牌坊那里等候了,当时霜霜也出来迎了,几日不见,脸上长了两颗痘痘。
  
   蛇皮一看大部队来了。脸上洋溢着笑容,说:“等候多时了,走,已经在餐馆定好了包房。”
  
   小妹们看见蛇皮有些害怕,蛇皮脸上还有刀疤。是整老黑皮那次留下的。小妹可能跟我比较亲近点,都不做声跟在我后面。我回过头对小妹们说:“都是自己人,自然点。”

我们的队伍浩浩荡荡来到餐馆,上了二楼包房。霜霜招呼小妹们入坐了,我把她们各自的行李放在了一边。
  
   蛇皮吩咐服务员提来一打啤酒,说:“大家今天大家都喝一点酒。从此在广州就开始新的人生了。我们要为我们以后的胜利干杯。”这蛇皮口皮子从来就是这样,什么不光彩的事在他那张嘴巴里出来,都变得激励人心。
  
   但是小妹门却似乎不太明白蛇皮在说什么,面面相觑仍旧没有说话。我就说:“大家放开一点,来到广州大家都应该大大方方的,想说什么说什么。”
  
   这时霜霜就起身坐到小妹中间去了,跟她们交流起来。这女孩子在一起就有了话语。整个场面活跃了起来。霜霜越来越像准老鸨了。
  
   这时候我挨个给蛇皮介绍了一下小妹的名字:海珍、如月、小玲、惠鹃、小青、水莲、玉香、春喜。蛇皮听了一直点着头,说:“这些小妹都长得不错。”
  
   那天吃了十几个菜。小妹们都说这是她们这一辈子吃的最好的一顿。蛇皮说:“以后只要大家听话,大鱼大肉经常吃。”海珍和水莲就笑了,其他小妹也没有说话。我当时正在接阿涛电话,说全部人马已经到达。挂机的时候看了看时间,已经10点多了。
  
   我问蛇皮有没有安排好小妹们的住处。霜霜说:“都办得妥当,在上社给她们租好房子,两房一厅,宽敞着呢!”
  
   晚上小妹们都住进了出租屋,我进去一看什么都没有,就开始责怪起霜霜来,霜霜说:“现在广州也不冷,随便打个地铺就可以了。”我过去摸摸了摸地板,的确不太凉,就叫小妹们自己打扫干净,铺了些被子好让她们休息。后来见人太多,又吩咐霜霜下楼去多买了两床便宜的被子过来。小妹们都累了。安排完了,我跟蛇皮、霜霜就回自个的地方了。

(插曲)作者:脱了裤子换馒头 回复日期:2008-1-19 18:22:59 
  作者:cilibaba 回复日期:2008-1-19 18:17:47 
    楼主清苦,以楼主的才华应该能东山再起的.准备什么时候开始新生活?
  ——————————————————————
  
  明年春暖花开时,脱胎换骨重做人。

作者:脱了裤子换馒头 回复日期:2008-1-19 18:50:08 
  作者:用眼神QJ你 回复日期:2008-1-19 18:42:04 
    B哥.你比较喜欢抽那种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在南昌喜欢抽金圣,香味很独特,据说最早出的金圣还有壮阳的功效。在北京一般抽玉溪(硬盒的)。在广州一般抽芙蓉王,也经常抽经典红双喜。在深圳也差不多是红双喜和芙蓉王,五叶神不太抽,不喜欢那个味。在号子里一般抽烟头。蛇皮平时抽银白沙和小熊猫比较多。

053
  
   晚上我跟蛇皮、霜霜在住处商量了一下发展计划。
  
   蛇皮说:“以后我们要改变路线了。”
  
   我问:“那我们该走什么路线?”蛇皮说:“走低级市场。”我立刻问:“怎么个低级法?”蛇皮没有回答,让霜霜跟我解释。
  
   霜霜倒也说得简单明了,“开店面,招小妹,松骨推油洗飞机,小妹多,两班倒,外面按摩里边搞。”我听完就笑了。说:“有点绕口令的感觉。”
  
   霜霜说:“我很蛇皮也略微考察了一下这边的市场。有点乱,如今你从湖南带过来的小妹都是新手,一开始很难适应直接陪客,那就从最简单的做起。”
  
   我想了想,也觉得有道理。蛇皮说:“我们已经从上海那边请了一个很有经验的技师过来,明天你就可以见到,非常有两手。”我说:“技师主要教什么?”蛇皮笑着说:“按摩、打飞机、洗飞机、推油、做爱一条龙。”我当时就说:“有那么厉害吗?”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更多

· 一个北大男博士的情感心声 ...
·
·
·
·
·
·
·
·
·

推荐文章

更多

· 一个北大男博士的情感心声 ...
·
·
·
·
·
·
·
·
·

热点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