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文摘 >> 英雄本色 >> 情爱故事 >> 续

2008-02-13 15:37:52  作者:  来源:互联网  浏览次数:91  文字大小:【】【】【
(插曲)作者:身怀块垒 回复日期:2008-1-22 22:22:16 
  跟了阵子了,注册了个ID进来。天涯“处”贴。
  
  那些怀疑B哥的人,其实识货呢。他们夸你人也夸你的文呢。
  
  文章岂止故事和文笔,显现的是一个人的见识,见解和胸襟。文笔措辞太温婉,有太多的对生命的尊重理解和接受,和接受之后的幽默,不像一个31岁依然饥饿的人写的,象一个45岁,养尊处优衣食无忧的,在家里写好誊清,策略性地布局行文分段,然后贴上去的。
  
  所以睡桥洞捡手机发传单,猜都是搞出来玩的,但猜你没有恶意,只是看人们如何反应而已---每一个人(至少在一些时候一些事情上)都善良,有时看毛是被顺着撸还是倒着撸。
  
  不过那些都不重要,文是好文。继续期盼。

063
  
    晚饭回来后果然有了结果,有7个小妹愿意去。七哥问我们够不够,我说最好还能多整几个,七哥说:“我这里愿过去的也就这么多,再多了我这里也不够了。”我就问老大还有没有别的什么路子。老大想了想说:“要不到常平去看看。”
   
    我说:“那边有希望吗?”老大说:“五六个应该没有问题。”于是我们也就没有多说,开着车子就直接过常平了。
  
    常平离黄江不远,老大车子开得又急,几十分钟就到了常平。上车的时候小虎就忍着一泡尿,直到到了桥头才下车,小虎一下车就急忙在路边的电线杆上放闸了。老大锁了车,说了声狗日的。我笑了笑跟着老大进了一个村庄。
  
     那个村庄跟黄江那个差不多,仿佛东莞的乡镇格局都大同小异。一会我们就走到一片繁华的集市,再往里走有个大水塘,旁边建起了护拦,里面飘满了垃圾,还有一些苍蝇在飞舞。
  
     小虎说:“这水沟太几吧臭了,真不相信有人走到这里来嫖。”老大笑着说:“越是肮脏的地方越是肮脏。”我没有去想这句话,因为我一直看着前方。前面就有个穿着短裙网袜打扮得娇艳的女人走来,我跟小虎说:“小心点,别掉进塘里了。”
  
    小虎的眼睛还在盯着那女人,擦肩而过的时候,小虎吹了个口哨,那女的利马闪过去了。留下了一阵浓烈的香水味。老大说:“这女人百分百是干这行的。”我说:“那还用说,一上眼就有数了。不过像这样的婊子,有多少个带都不嫌少啊。”
  
    而事实上,当我们去到老大的朋友那里的时候,却再也没有看见这样的货色了。老大那个朋友长的很实在没有特点,导致我今天无法勾起回忆。我们去他那里的时候,他正在给一个女人数钱,那个女的也是个老鸨,估计是在算生意上的帐务。见我们几个壮丁来了,忙把钱塞进腰包,进了里屋。
  
    老大直接跟他朋友表达来意,晚上正是生意时候,那老兄仿佛不太赏脸还是怎么的,一直在那里接电话打电话。还跟一个貌似妓女的人在电话里谈笑风生。总之被那电话折腾了半天。老大当时就来脾气了,把一个凳子踢翻了,黑着个脸。我和小虎也跟着黑起来了。
  
    那老兄才醒目过来,挂了电话叫了声徐老大。老大也懒得跟他多说,放话就说要带几个小妹走。那老兄说:“要小妹有,但是是新手,刚从厂里出来的。而且每个都要介绍费。2000一个一分都不少。”那老兄看来有点不识抬举,语气很强硬,好象不太给老大面子。

(插曲)作者:脱了裤子换馒头 回复日期:2008-1-23 1:15:56 
  作者:有痔者事竟成1 回复日期:2008-1-23 0:07:23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看一看世界的疯狂,年少的青春有些轻狂,如今你四海为家,曾让你心疼的姑娘,如今已悄然无踪影,爱情总让你渴望勇敢的烦恼,曾让你遍体鳞伤”
  ————————————————————————————
  
  这应该是一首诗,感谢“竟成”兄。我已经将它写在了纸上。我觉得很好很强大。


作者:脱了裤子换馒头 回复日期:2008-1-23 1:17:50 
  
  
  作者:开着拖拉机看美女 回复日期:2008-1-23 1:15:21 
  ——————————————————————————
  夜深人静,你还开着拖拉机看美女,所以我也看你。嘿嘿

作者:脱了裤子换馒头 回复日期:2008-1-23 1:29:28 
   作者:后面没有路 回复日期:2008-1-22 22:39:34 
    做大做强!
    B哥没考虑过要上市??????
    我一定买你们的股票!!!!!
  ————————————————————————
  好奇地问一句楼上:要是B哥有一天真的出股票了,是不是可以叫做B股?嘿嘿

花絮系列008(凝云余话2)
  
   凭我的经验,凝云显然不是处女。尽管她告诉我她的第一次失身于剧烈运动。但是我却一直对那一夜没有见红耿耿于怀。
  
   男人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总希望自己能有千万个情结,一旦决定刻骨铭心的时候,却总是渴望完美。而我是一个败坏的男子,我的风情万种并没有在凝云身上找到最后的答案。
  
   我那时侯发现自己是那样不可理喻。凝云仿佛就在那一夜变的不再纯洁。而对于那个极其自以为是的我来说,凝云不过是个实现自我欲望的跳板,我终于知道我战胜了一个不可一世的孤傲学子。我却让这个正幻想美好爱情的女生陷入深深迷茫。
  
   我不知道凝云的第一次给了谁,我也不知道凝云的话是否真实。但是不管怎么样,当我在凝云身上反复尝试之后,我还是决定跟她在一起。凝云那时候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那片阳光,照在我肮脏空荡的身上,我的内心却逐渐像过去的黑暗靠拢。
  
   有些事情总是矛盾,有些事情始终无法解释。当凝云知道我做着繁荣娼盛的行当时,曾狠狠地给了我一巴掌。那巴掌却没有打醒我。一种莫大的逆反情绪让我无知地暗示自己,一切做鸡的都是自愿。这种暗示逐渐消除了我对自己罪孽的惶恐。而事实上,这种罪债却始终缠绕着我,像一片驱散不尽的乌云。
  
   凝云还是原谅了我所从事的伪大职业。或许说她把一切美好希望寄托给了一个貌似杰出的男子身上。而她不知道,这个男子却始终本性不改。最终还是辜负了她。凝云没有把我从罪恶中解救出来,因为我是微笑着深陷其中。然而,我却改变了凝云的一切,包括她的未来。
  
   在那段拥有凝云的日子,我纵然像绅士一样彬彬有理。但是没有凝云的日子我却逐渐变的空不见底。我的思想再度在小妹们的淫乱中一染成黑。当然,这一切的制造都来源于一个鸡头的贪婪与蛮横。我那时候依然爱着凝云。当美女爱上野兽,而野兽却最终却依然野性难改。
  
   凝云去广州找工作的最后一个晚上,我们像往常一样在痛苦地缠绵了一夜。因为凝云已经坦白地告诉我,我们不可能在一起。她一辈子都无法接受自己的一生要和一个每天充斥着邪恶的男人在一起,尽管那时侯我变有所收敛,但是这一切都是为讨得凝云欢心的伪装。
  
   我是一个多么虚伪的男人,那一夜几乎是流着类在做爱,不是我,而我凝云。她知道她即将要离开那个放不下的魔兽,她也知道她的离开会让她的生命阴影难挥。但是她还是走了,她当时给了她五千块钱,她把钱甩在了床上,她告诉我,她不是婊子。
  
   凝云总是那样高傲,凝云的心却滴着血。那是因为第二天她没有走,而我在以为她已经去广州寻找她新的生活了。那一天我像所有失意的夜晚一样去了酒吧,我固然喝得叮咛大醉,晚上拐回了一个妓女在住所疯狂地宣泄。而凝云那时候却出现在了我的门口。她依然不舍得离去,她希望给这个愚蠢的男人最后一次悔过自新的机会。
  
   凝云走进房间的时候,妓女藏进了洗手间。却在地上遗留了胸罩。床上一片挣扎的凌乱。不言而喻。凝云痛心地哭了。她没有说话,但是她的神情却让人心乱如麻,一种巨大的羞愧在我心中暗燃。我无法解释这一切。她的眼神有些哀怜,更有些绝望。凝云最后什么也没说,她说一切都是个错误,一切都该结束了。
  
   她终于可以没有任何牵挂地离开这个城市了。离开这个让她一辈子伤痛的城市。她去了一个新的城市,或许那里不再有伤害,不在有欺骗和暴力。而我却仍然留在那里,留在那个虚无缥缈的城市。经过一段美好的故事后,我的心曾在相思与自责中煎熬。然而,我最终又回到了那个久违的肮脏世界。做着那些伤天害理却皆大欢喜的勾当。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更多

· 一个北大男博士的情感心声 ...
·
·
·
·
·
·
·
·
·

推荐文章

更多

· 一个北大男博士的情感心声 ...
·
·
·
·
·
·
·
·
·

热点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