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文摘 >> 英雄本色 >> 情爱故事 >> 续

2008-02-13 15:38:48  作者:  来源:互联网  浏览次数:89  文字大小:【】【】【
(插曲)作者:留名专用章 回复日期:2008-1-23 13:28:54 
  写到这里,看到这里,已经没有任何悬念了,虽然我也一直在关注着这个帖子,并为这个帖子中的人物而哭而笑,而喜悦而悲伤,但更多的是带着很多的思考:这个社会,用它的不能被理解,感染和影响着整整一代,两代甚至三代的人。我不知道帖子会以何种方式结束,也不太在乎它以什么方式结束,看帖子的人,是带着不通的目的和感受来看的,也许最先是因为猎色的心理,但也许逐渐衍生到:社会体、对SE情行业的好奇、对JI女现状的关注、获取一些有关于 PIAO CHANG 的信息,也许也有那么一些对社会问题进行思考的群体。罗嗦了这么多,我只想说,通头到尾,只能说明帖子是一篇精心炮制的小说,有很多朋友都看出来了,也有一些朋友因为想看下去,不说而已吧,前面写的很不错,但后面已经没有意义了,小说的痕迹越来越明显了。理由:
  一、楼主初中没毕业,即使后期又有学习,但写这么多文字,其中虽然没有过于华丽 的辞藻,但通篇几乎没有错别字,但语句几乎完美,前后的结构框架,几近缜密。这是一个初中没有毕业的、以SE情为业的人很难做的到的。
  二、楼主的文章预告,总是能准确地在固定的时间出现。我仔细地看了发帖子的时间,其中有一段:6点50发帖子说出去找钱,8点半回来更新,以这样的速度,我不知道楼主以如何的方式找到钱,并且再回到网吧,很快地打出字来,而且语句通顺,思路清晰,结构条理完整,和前后文衔接的独到自然。在线写的文章,绝对不会是这个样子。
  三、楼主在开篇有提到杀了老黑,滑稽,如果你真的杀了人,即使你再正义,再豁达,你会在这里写出来吗?这在你公布你手机号之后更显得的不可信。帖子里,你的经历,证明你足够精明,这么弱的错误,除非脑子进水,否则没有自己寻条子去进罗网的吧。还有朋友也提到,在北京和东北人打的那次,也是个很实际的现象。
  四、一个人在深圳,身无分文,什么也不做,每天就更新着这个帖子,还如此安详,如此的心静如水,如此的坦然,即使你说你已经受到足够的锤炼,但还能如此坦然自若地把故事如此清晰如此生动的描写出来,确实让专业的作家汗颜。
  五、你和凝的那段,明显是一个不完整的爱情故事,现实里的东西,没有那么浪漫。还有在农村收小妹的那段,夸张的成分太明显了。
  六、你的行文,太善于抓住读者的看点,你太了解天涯的阅读渴求,包括你的叙述方式,所以,我宁认为 一只来自北方的JI 的那个文章,也不相信这个的真实。
  随着你写下去,更多的问题和疑点也会出来。
  
  可以肯定的是
  
  一、你对这个行业的确了解,包括一些经营手段和方式。但现在对这个了解的人,不在少数,我没有过PIAO的经历,但在温州、北京等地,我也见到了遍地的以按摩为名做的小店,稍一想想,故事就可以成型。
  二、这个帖子对大家的影响,已经绝不仅仅是一个有关你的经历,而是在社会的思考,因为你带给天涯的,是真实的社会缩影。这也是大家支持你的原因。
  三、假包子新闻、甘肃卖YIN女教师的假新闻、周老虎、以及一系列的网络假新闻,如此等等都可做假,何况此一带着现实色彩的煽情的文字。
  四、在文章后期,网友会把此文如打周老虎那样,挖出更本质的东西,根本上说,此文章已不仅仅是在SE请的范畴,也可以升到“民众的诚信范畴”。
  五、文章的最后,你的小说出版了,你出名了。
  六、你会被终生诅咒。
  
  砖头来吧,我知道,你们砸砖的人中间,有相当一部分只是想看到后面精彩的部分。如果说B哥现在需要钱了,真的需要帮助了,有谁可以真实地予以帮助?起码我不会,不是我不乐于助人,也不是B哥的“过去”(加括号是因为我不确定那是他真实的过去)只是因为B哥是一个虚拟的写手。
  
  文章很唯美,构思的很巧妙,是精心设计好的框架,绝不是在线写出来的回忆文。现在的出版商,找几个如此的文章,很容易,说不定是出版商热炒也不一定。我有很多朋友是专业的写手。所以,呵呵。不说了,就这么多。来这里看的人,都是会思想的,甚至有一些都该是社会精英吧?天涯是个人才汇集的地方,这点小破绽也看不出来?那是不可能的,只有没有人愿意说出来罢了,我就当砖篓子了。
  
  PS:我在天涯有6年了,2002年就来了,天涯的情况,多少还是了解一些。朋友们,接着看下去。B哥,接着忽悠下去。
  
  砖头呢?

-------
064
  
   老大一听那老兄不念交情,开口张狂。就黑着脸准备出去。那老兄假意要留我们住吃晚饭。老大说:“不用了,以后走稳一点,小心摔着了。”我和小虎跟着老大一并出了门。那老兄还一个劲在后面叫着:“徐爷,有空常过来坐。”
  
   走了几步路,徐爷摸了摸胡须说:“这狗杂种忘恩负义,当初老子帮他抢寮布佬生意的时候他不记得了,如今攀了个黑老大,就跟我也拽了。”我见老大有些失了面子,还有些不爽。就勾了老大的肩膀说:“老大,没关系了,实在不行,七哥那里的先带回去用着吧!”
  
   老大是个有性格的人,刚才已经憋了好些气。来了一趟常平没有办成事,心里自然有些不爽。于是又打电话联系了几个兄弟。后来老大说元江元市场那里有个小弟私自带了三个小妹,管不住,想交给别人带。我一听,立即跟老大说:“收了,全收了。”
  
   于是我们开车到了元江元市场。这是一个被厂房包围的居住区,夜市摆得乱七八糟,路上闲逛的都是在附近上班的年轻人。车子就在一个巷子的入口停了。那时侯就有个小平头过来接我们了,个头不高,脸瘦瘦的,但是轮廓很清晰,当时他卷着袖子,左手刻了个忍字,右手刻了情字,书法不太好,但颜色到味。
  
   小平头过来就喊了一声徐爷,老大介绍过我我和小虎之后,又叫了声“B哥”“虎哥”。小平头年纪不大,应该在二十出头的样子。但是人很乖巧,我一上眼就看得顺心。老大掏出包中华,递了一支给小平头,小平头急忙挡了回去,说:老大,抽我的吧,没你那么好就是。说完掏出一包普装利群。给我们各发了一支。我说这烟也不错,抽着顺口。
  
   小平头带我们去喝了点糖水。小平头在糖水店就开始给他小妹打电话。说迅速过来。我们坐在那里聊了一会,老大关心了一下小平头最近的状况。小平头在老大手下混过,老大当时就夸他为人仗义,打起架来干脆利落。我当时就说:“没想到这小兄弟跟我原先的脾气很像。”小平头笑开了,拼命地说:“哪里,哪有B哥见识广,以后还要向几位大哥学习呢!”我当时见小平头确实招人喜欢,就留了一手,说:“小平头,以后我那里要是需要人,你有没有兴趣过来帮啊忙啊?”小平头想了想说:“只要B哥看得起,肯定会去。”我就说:“小平头果然爽快。”
  
   大家谈笑的时候,三个小妹已经打了一辆摩托车过来,算是超载。小平头一见仨小妹都一块来了,就跑过去付钱。我们还坐在那里。看到三个十八九岁的扭扭捏捏地走过来。小平头还在那里跟摩托车师傅讨价,还凶了一句:“妈的,我看你不想做生意了,给你5块算看得起你了。”说完他把钱扔到坐骑过来了。
  
   来的时候嘴巴里还叨咕了一句:“TMD,活腻了,还敢跟我开虚价。”我们都笑了起来。小平头回过头来跟我们介绍小妹。我一眼扫过。两个字:好货。
  
   三个小妹搬了凳子一同坐下来。只见一个小妹还嚼着槟榔,我就说:“你是湖南的。”那小妹惊讶,说:“是啊,你怎么知道。”我说:“湖南人爱这个。”另外两个小妹笑了,有个小妹露出了小酒窝,老大就说:“这个妹妹的酒窝真漂亮。”那小妹就笑得更灿烂。
  
   小虎又给小妹们叫了些糖水。小虎这家伙有时候拎不清场合,做在那里看一小妹的大腿。我当时就踢了他一脚。小虎马上收回了目光,说这家店的糖水做得不错。
  
   后来老大就开始说起了正事。小平头也大致跟小妹们说明了一下情况。三个小妹的意见倒也统一。只要收入稳定,可观,不累,去哪里都可以接受。我们当时心里就塌实了许多。
  
   小平头就开始给小妹们总结了一些过去的事情,又瞻仰了一下未来。三个个小妹听得仔细。这时老大把我叫到一边,说:“小平头人不错,挺讲义气的,你给点钱表示一下。”我当时拿不准数目。就问老大:“多少合适?”老大就说:“表示一下就好,关键在心意。你自己看着办吧。”老大先回了座位,我在那里整了一千块钱出来,格外放在兜里。
  
   喝完糖水,老大说:“时间不早,要赶回黄江。”于是就开着车去小妹住的地方收拾行李。车子挤一挤还坐下了。只是有个小妹坐在了小虎身上,小虎顺势揩了把油。
  
   收拾好行李准备离去的时候,我把小平头叫到路边,从兜里拿出一千块钱,卷成了一团塞在小平头手上,说:“兄弟,拿去买烟抽。”小平头见状很突然,立即把手缩了回去。说:“B哥,别这样,给钱就是看不起兄弟我了。”但不管怎样,百般推脱,我最后还是硬塞到他兜里就上车了。小平头没有办法。车子开动的时候,小平头跟了过来对我说了句:“对小妹好一点。”我给他挥了挥手,说:“会的,你回去吧。”
  
   其实那时候我突然感觉这个世界上好象没有永远的好人,也没有真正的坏人。有时候自己做的一些事情都无法理解,何况别人。
  
   车子在夜间疾驰,划过美丽的灯火,穿破迷离的夜空。像野马在驰骋疆土,像萤虫在寻找光明。但是如今的我们已经感受不到灵魂的跳动,我们唯一清醒的是,我们即将开始新的罪恶征程。
  
   回到黄江已是晚上12点多。到了七哥的府下,里面依然灯火辉煌。小妹们下了车,我和小虎帮他们扔了行李。七哥那时候正在拔火罐,长着七八个罐子跑出来迎接。一看带回来了三个妹子,就笑着说:“还不错嘛,有收获,一会工夫就多了三小靓妹。”
  
   老大说:“老七,赶快叫人安排一下他们住宿。”七哥提了提裤腰带说:“这个有啥问题,后屋几十张床,随便睡。”说完一个罐子从奶子上掉下来,上面留着一个黑圈,像中了弦冥神掌。我连忙帮七哥捡了起来,开玩笑说:“七哥的内力开始往外奔了。”
  
   小妹们安排妥当后,我跟小虎坐在院子里的石阶上,正商量着明天如何把这浩浩荡荡的队伍带回广州。


065
  
  
   第二天,大伙都睡到了中午。小妹们也都还没起床。我睁开眼一看表,12点了。我急忙给蛇皮打了个电话。叫她提前安排好住处。
  
   蛇皮说正在买按摩床,我就补充了句:“买结实点的。”
  
   等到中午开饭的时候,七哥打着哈欠出来,问我跟小虎昨晚睡的好吗。我跟小虎都点了点头。我说:“就是有点凉,可能是阴气太重吧。”七哥笑了笑,说:“没办法啊,我们就是靠着这点阴气吃饭的。”说完便开始呼唤小妹们吃饭了。
  
   七哥家里那个当橱的是个五十多岁的大叔,手艺非常了得,大锅菜都能吵出好口味。我跟小虎一人卷了三碗。小妹们好象都没到齐,陆陆续续来吃饭,看起来她们的胃口远没有我们这些男人好。有个小妹夹菜的时候都还在打着盹,我就说:“小妹子,你夹到我筷子了。”小妹立刻清醒过来,呵呵地笑了,到了点冬瓜汤蹲到大门口去吃了。
  
   我吃完饭就去上了厕所,就看见有两个小妹翘着屁股在那里刷牙,我咳嗽了一声,小妹就扭过头来看,一看是我,迅速端着刷牙水往外面挪,嘴角还流着泡沫。这时听见七哥在院子里叫:“要去广州的都赶紧吃饭了,吃完饭收拾东西。”
  
   一顿饭折腾了一个多钟,饭都凉了,还有小妹在屋里昏天黑地地睡着。七哥召集了要去广州的小妹,原本有七个,有个小妹后来反悔了,说广州的老乡太多,怕见着跟家里人说。我说:“都靠自愿,在七哥这里做也是一样的。”
  
   正当小妹们都收拾妥善的时候,老大开车过来送了。小妹们都出了们,其他的姐妹这时也涌了出来,还在睡觉的也被叫醒了,穿着睡衣在跟离开的小妹告别,此时眼角还挂着眼屎。我先到了巷子外面再叫了两部车,顺便到柜员机取了五千块钱,准备包给七哥。
  
   小虎把小妹们分别安排进了车子,七哥也随我们去了火车站。我把钱给了小虎去打点老大和七哥的帮助。我就去买火车票了。当我说要买十一张票的时候,售票员格外看了我两眼,说:“你高旅游的啊?”我笑了笑说:“是,广州一日游的。”
  
   跟老大七哥一一做了道别,九个小妹就跟着我们上了火车。在车上小妹们都聊了起来,我们那截车厢的男人们都得到了眼睛的好处,显得格外幸福。而车厢弥漫的香水味更让其他的旅客心神不定。小妹们一路谈笑过去,非常开心。
  
   我跟小虎坐在车厢最后面的位置。这时我问小虎:“你那个老大还挺卖你面子的,你原先只是他手下混的,跟他真有那么铁吗?”小虎说:“那不是,关键是我为他挡过刀子。”说完就捞起衣服给我看背,果然两条长长的疤痕。我说了句:“你也算是条汉子,但有一点B哥我要提醒你。”小虎这时到也显得谦虚,说:“B哥,有什么毛病直言吧。我听就是了。”
  
   我沉默了一会说:“你Y,就是有时候太轻浮,做事没分寸。”小虎嘻嘻一笑,说:“B哥,我就这样,有时候做事真不过大脑的。嘿嘿”我也没有拿事出来论说了。更没有提到小虎贪色于红姐的事,估计小虎也不敢在红姐身上打足意了。
  
   火车半小时就到了广州,小妹们下车后我在点齐了一遍。数目没错,于是打车直奔上社。
  
   蛇皮、霜霜、红姐、还有广州的小妹已经等候多时。小妹们一集中,还真有点场面了,仿佛回到了南昌高峰期的景象。好久没有这么多人在一起了,真热闹,关键身边都是女人,有种身陷山峰的感觉。很好,很强大。
  
   蛇皮为我们这次的凯旋而归深表赞赏。而红姐也在趁人不备的时候抛给了我一个迷人的媚眼。这种感觉有点像偷情,却让人极为心跳。
  
   霜霜脸上的痘痘也好了许多,我说是蛇皮的滋润。小虎就叫霜霜去安排新来的小妹的住处。霜霜说:“先不必了,到时候带一些去敦和那边就是了。”红姐把我叫到了门外,把嘴巴贴在我耳朵边说:“这两天有没有想我?”我当时还有些反映不过来,愣了半天才抱住了红姐,说:“你说呢?没看我两天不见你就瘦了吗?”红姐亲了我一下,说:“讨厌,肯定是骗人的。”这娘们还在很TMD的挑逗,我当时大脑都快烧着了,何况下面。
  
   回到屋里,众小妹都在相互聊天。如月在厨房洗菜,我就走过去说:“今天要煮两锅饭。”又吩咐小玲去多买了一些菜。
  
   屋子里突然多出了这么多人,偶然间有种农村办喜事的感觉。红姐说:“以后队伍还要大呢!”我当时就在想一个问题,天下到底有多少只鸡啊?!这个问题实在有些幼稚,后来专家告诉我,天下无鸡。这句话我一直到现在还没明白。
  
   小妹们蹲在那里吃饭的时候,我们几个就去酒楼贺喜了。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更多

· 一个北大男博士的情感心声 ...
·
·
·
·
·
·
·
·
·

推荐文章

更多

· 一个北大男博士的情感心声 ...
·
·
·
·
·
·
·
·
·

热点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