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文摘 >> 英雄本色 >> 情爱故事 >> 续

2008-02-13 15:39:47  作者:  来源:互联网  浏览次数:437  文字大小:【】【】【
066
  
   那天晚上在棠下吃海鲜,蛇皮请来几个在广州有点脸面的道上朋友,就这些也是拖熟人介绍的。还有当地是治安队长。
  
   队长是脱下制服过来的。头发往上奔,肚皮往下垂。衣服穿得宽松,靴子刷的瓦亮。队长个头一般,但是眼力十分独到。否则他怎么会一眼就看上红姐了呢?这也难怪,队长是个快40岁的人了,难免对红姐这样的类似少妇的成熟女子颇有感觉。而这些,我却看着极为不爽。
  
   菜上了一半,我们就端起了酒杯。蛇皮说:“今天这么多兄弟朋友欢聚一堂,实在是难得,大家都要吃得开心,喝得尽兴。”大家都举起杯碰了。
  
   这时候,我看桌面上女人少,只有红姐和霜霜,就把霜霜悄悄叫出门外,说:“你赶紧打个车去上社接几个大方点的小妹过来,等会吃完饭说不准还有活动。”这事提前没预备好。霜霜也觉得这气氛的确缺少女人,就立刻下楼拦的士去了。
  
   回到包房,蛇皮正在跟几个兄弟碰杯。队长把位置移到了红姐旁边,在灌着红姐。队长说:“像你这样的美女,一定要干一杯。”红姐摇了摇手说:“我哪是什么美女,队长才长的有福呢?”
  
   我坐回了原位,看见队长在刻意灌红姐,我就给自己倒满了一杯,抬到队长眼前说:“队长,谢谢赏脸,以后还得麻烦你老哥多多关照,来,敬你一杯。”
  
   队长忙把眼光转移到我身上,说:“哦,阿B兄弟言重了,我不过是个小队长。就怕帮不上什么忙。”
  
   我说:“队长谦虚了,谁不知道你高队长在这里可是横竖说了算?那些湖南帮不也要敬你两分。我先干为敬了。”说完仰头就是一杯见底。
  
   旁边就兄弟说:“B哥真痛快!”
  
   队长见状,端起酒杯咩了一小口。我就说:“干了,全干了。”队长说:“慢慢来,慢慢来,这酒烈得很”。我就说:“烈啥呢,才45度。我都干了。”
  
   这时红姐在一旁说:“队长,爽快点吧!”
  
   还是美女的话中听,队长迅速一杯下肚。真他妈的怪胎。
  
   正在喝得尽兴的时候,霜霜已经带了四个小妹进来了。我一看,于娜于紫两姐妹也来了。还有两个是刚从东莞带过来的。
  
   四个小妹稍加打扮了一番,显得楚楚动人。桌面上的男人们顿时把龙虾夹在了半空静止。
  
   于娜于紫格外出众,穿着也很陪衬,一看就感觉是姐妹花。尤其是于紫,腰肢长的恰到好处,皮肤雪白,就连露出来的肚脐都好象会说话。东莞来的两个妖而不艳,但是神情很挑逗,气息很风骚。
  
   我一看,立刻叫服务员增添了碗筷。几个小妹岔开坐在男人们中间。队长喝了有点多,挪开凳子去上洗手间。他一心想要灌倒红姐,哪知红姐酒量过人,没把美女灌醉,自己倒先有些吃不住了。
  
   我过去移了张凳子,叫于娜坐在队长和红姐中间。我凑到于娜耳边说:“把那胖子灌醉。”于娜偷笑了一下,忙点头说“恩”。
  
   队长回来的时候已经换了格局。突然又把目光集中到了于娜身上。于娜出来做过两年小姐了,经验丰富着。立刻给队长点了支烟,说:“队长好有男人味哦。我们一定要多喝几杯。”那队长色迷心窍,早已把红姐忘了。色色地望着跟前美女,说:“跟你这样的大美女喝酒,这酒都要更香三分。”说完,于娜就帮他把酒斟满了。
  
   酒过三巡,兄弟们都喝得痛快了。队长也开始伸出了那双咸鱼手,在于娜身上寻找方向。
  
   我去楼下结帐的时候,大伙都从楼上横着下来了。几个小妹各挽着个爷们,于娜搀着队长。队长的脸红的像大龙虾。口里唱着“九九那个艳阳天内……”
  
   红姐向我走来说:“那家伙真醉了。”
  
   我笑了笑说:“队长一开始对你有意思哩。”
  
   红姐说:“我一看他眼神就知道他肚子里打什么算盘了。”
  
   我说:“还好,于娜把她搞定了。我这是偷梁换柱啊。”红姐轻轻捏了一下我的脸说:“小坏蛋。”哎呀,我的妈呀。我还是第一次听女人叫我小坏蛋。兴奋地我差点多给了别人100块钱。

067
  
   红姐总是这样吊着老子也不是个事啊,我得加紧时间把她上了。
  
   那天晚上从KTV回来,我送红姐回了家。开门的时候就亲热了一会。红姐说:“先进去,邻居看到不好。”
  
   我们进了屋子,我把门一关就去脱红姐的衣服,几秒钟工夫,红姐让我脱得只剩下内衣。顺手把内衣也勾落了,红姐说:“你真急,连扣针都断了。”我懒得多说,抱住红姐就往沙发倒去。红姐把我身子轻轻一推。说:“全身都是酒味,先冲凉吧!”我亲了一下红姐的脖子说:“那好,洗洗也干净。”
  
   于是我们就一起去进了洗手间。要说这女人脱光了衣服还真没有什么看头。但是红姐不一样,我首先就看见她左肩纹着个蜘蛛。我当时就说:“红姐不会是妖怪吧?”红姐笑着说:“是啊,我是蜘蛛精。”我当时唏嘘了一下,说:“那你今晚把我吃了吧!”
  
   说完红姐就来咬我,咬的我心都快蹦出来了。
  
   红姐的胸脯还是那样丰满。我当时就想不通,红姐身陷红尘这么多年,陪过的男人也不少,还能有现在这种形体,实属于罕见,于是我就问:“红姐你隆过?”
  
   红姐说:“没有啊,我经常做护理而已。”说完用手托了起来自个欣赏。
  
   “那应该花不少钱吧?”我好奇地问。
  
   “那肯定了,光养这对胸,几年花了我好几万。”红姐自豪地说。
  
   我笑了笑说:“那还划算,毕竟这么大面积,我们男人可不一样,别看方寸之间,每年花在它上面的钱也不少了。”
  
   红姐笑开了说:“我们就惟恐那方寸之间不乱,一乱我们的小妹才有生意啊。”
  
   我听了连忙说是。红姐不但性感而且头脑也不简单。这种女人往往是在经过众多男人之后才打造出来。对于红姐的身体,我正逐步摸索。
  
   冲完凉,我牵着红姐出了澡房,有种贵妃出浴的感觉。我迫不及待地将她推向席梦思。红姐的呼吸开始变得不再柔和,变得急促起来。
  
   然而有些事情总是让你无法预料,有些好事总是在关键时刻得到破坏。有些女人本就注定不该和你发生什么。正当我们准备激情上演的时候,蛇皮打来电话,说春喜逃跑了,还卷走了几个姐妹们的手机钱物。
  
   这事不是一般的严重,我当时也就没有顾上红姐了。迅速穿了裤子衣服。红姐问:“怎么了?这么急。”我说:“春喜逃了,还偷了东西。”
  
   红姐说:“那我跟你一块过去。”
  
   一会工夫,我们就感到了事发现场。
  
   那时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进屋的时候,小妹们都已惊醒了,在那里议论纷纷。蛇皮在那里了解经过。小玲说:“春喜本来睡我旁边的,我半夜起来上洗手间就不见春喜了。后来我房间里看过了,也没在。后来就发现我的枕头边上的钱夹子不见了。我觉得有点奇怪,看了看春喜的行李包也不见了。就叫醒了海珍。”
  
   海珍就说:“我醒的时候,发现门没关,就以为有贼进了房间,于是把大伙都叫醒了,谁知大家醒了后,发现自己都丢了东西。他们几个东莞过来的连手机也没了。”
  
   说到这里,我就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在去东莞前,春喜就问过我广州的出租车是不是24小时营业的。我当时说是。还跟我说她以后赚到钱了好想买一部手机。
  
   看来这个小妹有点心计。从此我对小妹也逐渐有了一些防范。
  
   当然我们当时最重要的是平息的大家的愤怒。有的小妹说自己住进了贼窝。我说:“以后大家东西也要妥善保管。”小妹就说:“难道睡觉的时候都把手机钱包抱着睡不成。”
  
   蛇皮当时很生气,狠狠地说了声:“别让我在广州见到这婆娘,给我找着了,看我不把她给分了。”红姐和霜霜也在那里安慰那些丢了东西的小妹。
  
   慢慢大家也安静了情绪,都愤愤地睡去了。
  
   而我那一夜却已经也没有心情去红姐那了。自己也困的厉害。回去就睡了。而我万没想到,从此之后我就再也没有机会上红姐的床了。
  
   因为,红姐突然间冒出了个男朋友。这事情太突然了。这世界太荒唐了。
  
(插曲)作者:芸芸芸芸 回复日期:2008-1-24 22:50:19 
  花了两天看完你写的东西,你所去的地方我都知道:
  南昌,是我最初嫖的地方,我在一般的宾馆找小妹150一次,第一次叫那个怕啊,第一次由于在的小姐不喜欢,后来妈妈桑打电话叫一个外面的来,这小妹跟我一起洗了个澡,由于没有套套,就这样搞了,小妹对我还算好,走时对我说,下次和别人注意带套/
  过两天我早上睡不着又叫了一个小妹,由于太急,没几下射了,后来小妹要走.我多给了一百让口交搞了很长时间.舒服了.(注:在洪都大道)
  
  后来一发不可收,到华宇洗桑拿.地下室的.我和朋友一起一人叫了一个小妹,我那朋友很强大,一次玩了一个多小时,我玩了半小时差不多,后来小妹说再来一次,我们刚开始不久,就来查房.(包房有急灯,查房灯一下会很亮,后来才知道的),吓死我了,小妹衣服没穿就跑了,我第一次遇到这场面,没有办法向外走,中间有人指路让我们跟他走.竞然没穿小裤裤就到更衣室那里等,倒是无事,好像是消防查.可能是消防队没打理好/我随后回老福山那边宾馆了, 小妹挺好.后来到我的房间来找我,又ML了一次,还陪我过夜.
  
  第二天我就从昌北机场飞北京,很不幸,也是和B哥所说的工体这一块,在工体里的春秀路,这边店很多的,温州.南昌.福建都开了专店,不过我还是在宾馆里找了小妹玩,300/次.
  
  在北京的日子,我疯狂的嫖着,有情的无情的都遇到过.在望京花园这里,我去小妹那包夜.一般700,我以500包二晚谈好,有三个小妹,第一晚和湖南妹子一起,一晚玩了三次,第二天是一个河北的,玩了5次.用了8个套套,后来小妹叫我给买药.最后一次没有带套玩了.中间小妹还给煮了消夜来吃,现在还感谢不然我用不了8个套套,其中她们提出双飞我没有干,主要是现在还没有越过那个境界.
  
  后来飞到河南洛阳,在洛阳性价比高.260/包夜,而且是19的小妹.那边的土包子老板吃了饭还去洗了桑拿.也放了,晚上又找了一个包夜.
  
  浙江这边也好多,下午唱歌,晚上再唱.有时带K厅小妹出台,有时去桑拿房包夜/ 浙江的价格高.我在风暴SOS出台一个妹是1500元.
  
  上海一般店里300/次,包吹/什么路不记得了,好像一般都这个价.有一天去桑拿.里面小妹太难看没玩/
  
  福建.我去武夷山玩的时候,也是:300/次.
  西安,我当时去时找一个网友陪了几天不知价格.
  丽江.少数民族.150可以包夜,打飞机50.
  湖南/湖北的价格差不多.一般是发廊的有.大众价是100左右.
  
  
  以上是个人从.2004年到今的一些流水账./
  
  
  江铃厂武警医院,B哥应该知道,我在里面现在有一个认识并搞定的,是个护士.也是在南昌认识的

(插曲)疑似被和谐的第十四章,献给大家。
  果然很黄但不暴力
  很多人都没看到,实在是可惜,费半天劲刚刚搞到,哈哈
  
  014
  
  老黑皮其实跟我们也有一定的交情。这家伙更多时候是个无赖。我偶尔去老黑皮那里找小妹快乐。当然钱是不用给的,他那里的小妹看见我也叫B哥,仿佛自己人。有个小妹就在那里挤胸脯给我看。我看见了一个箭步过去去抓了一把,险些把奶罩带出来了。胸脯很软,但没有弹性,这种松弛在外表是绝对看不出来的,因为伟大胸罩总是能将它高高托起,仿佛托起明日的太阳。
  我走到一个湖南妹跟前,说:“小湖南,要不要给你上课?”这里说的上课,地点一般都在床上,而课程内容则很丰富。小湖南嗲嗲地说:“B哥,有没有课程表嘛?”这小湖南算得上老黑皮那里的代表做。刚过来不到半年。不打扮都显得楚楚动人。小湖南那时侯穿着一件米白色的吊带,香肩露了出来,我在一米之外便闻到了她的香水味,对于各种香水我都有着不同嗅觉。而对于小湖南那种“毒”,我是最喜欢不过了。
  小湖南朝我抛了个眉眼,发骚地说:“B哥,我要,恩人家要嘛”。对于这种开玩笑式的调情话语,我司空见惯。也只有在别出的小妹会这样,在自家地里,她们是不敢的。
  我当时就用手去摸了小湖南的屁股一把,嘴里说:“屁股真大,以后肯定是生崽的料,干脆做我老婆算了。”当然我也是开着玩笑。说实话我压根就没想过娶小姐做老婆。男人就是这么自私,宁愿糟蹋别人也不愿糟蹋自己。而小妹们却无时无刻不在糟蹋着自己。但是对于小湖南来说,跟我做爱她却完全达到了高潮。否则她怎么会像母老虎一样坐在我上面疯狂摇摆。我当时就问她这叫什么招?
   小湖南淫笑着说:“这叫老树盘根”,我用手扯住她的乳房,捏了捏葡萄般的奶子,说:“我这叫春蛇捻珠”。小湖南实在是个有能耐的女人,叫床的声音像二月的情猫,快感一阵接着一阵。
  平时跟小妹做爱我一般戴套,戴套的感觉非常不好,就像穿着衣服洗澡一样。但是跟小湖南的那次我却没有,因为老黑皮提前就跟我说了,放心,小湖南刚到体过检。这话我当是信。做这一行其实也逐渐规范了,都得按时去体检。出去接客一般都要求戴套。
  小湖南的腰很细,我将她直接撑了起来,小湖南当时还在我上面使用她的绝招,我紧紧地托住她的丰臀,说:“我现在给你上最后一课”小湖南一边享受一边说: “什么课B哥?”我笑着说:“鲤鱼跃龙门”。说完将小湖南180度翻了过来,然后直闯黄龙,直到精尽人亡。当然我总算还是没有在高潮中死去,相反比以前更快活。
  小湖南躺在那里,脸色红润,鬓角冒着几颗汗珠,嘴巴也在叫唤中变了颜色,那样艳美。我摸了摸她修长的腿,点了根烟说:“感觉怎么样?”小湖南喃喃地说:“B哥,我要补课。”
  我笑着说:“小骚货,还真有两下子。”
  对于这种女人你不知道她哪句话是真话。把小湖南带回去的时候,老黑皮就跟我说:“B哥,改天到你那里潇洒一下去。”
  我说:“随时过来”。
  老黑皮是个笑面虎,表面上很客气,其实心里藏着一把刀。我们这里的小妹三分之他都上过,这家伙长的黑不溜秋,像一只非洲野猪。而且要求极为苛刻。吹了做,做了还要吹,还玩虐待型。对于老黑皮,我们那的小妹说再也不赏他脸了,变态狂一个。这些看在大家都是大老爷们,我就不去理会。但是他跟我们明着抢场子。我们是决不答应的。

068
  
   红姐的那个男人的出现是始料未及的。
  
   那个男人是怎样出现的,我只能说是冒出来的。我以为红姐已经上岸,结果我发现她还在河里,而且在一条很深的河里。她还是一只鸡。
  
   那个男人或许在上海的时候就跟她有一腿,或者是N腿。但这些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红姐跟他仍然藕断丝连。
  
   那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比红姐几乎要大出10岁,我当时认为那个男人极富生命力。男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而那个男人却是一只勇猛的虎。
  
   当红姐接到那个男人的电话时,拿出了最昂贵的香水,涂上了最漂亮的胭脂。当然也穿上最性感的衣服。
  
   我就是那样眼睁睁地看着她去花园酒店赴约的。我以为她只是去见个老朋友,可是她却闪电般地和那个男人上了床。
    
   这一切的都是在红姐带着那个男人公然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才豁然明白的。我当时感觉这个娘们极不正常。但是当我看见那个男人搂着她的小腰的时候,我越发觉得女人如此善变。
  
   红姐对这一切的发生好象毫无在乎,她依然像往常一样勾引我。但是我不能接受一个女人同时勾引两个男人。尽管我那时又重新把她归为了鸡族。
  
   红姐跟那男人睡了三个晚上,第四个晚上想跟我睡,我把她踢开了。红姐到也显得坦然,说:“那老板是上海虹口的一个大老板,出手向来很大方。三天给了我一万二。”
  
   我说:“原来你还有杀手锏。”红姐说:“这年代,没有谁跟钱过不去。”
  
   我从此对红姐没有兴趣了。
  
   两个店是在同一天开业的,我跟红姐主持棠下的局面。蛇皮,霜霜,小虎去敦和了。像我们这种店开张也是小心翼翼,不敢张扬,鞭炮不能放,传单不能发。就像新邻居一样,突然间冒出来的。
  
   红姐那时候坐在前台像个少奶奶。小妹们坐了一排,该露的尽量露。胭脂红粉尽管抹,能多风骚多风骚。店门口的招聘启示仍然贴着,随时扩充人马,多多易善。
  
   我在门口招客,见到路过的男人,就说:“进去玩玩吧,一条龙服务。”这种门外拉客的形式我经验并不丰富,但那时候我却显得格外热情。
  
   第一天两个店一共开了27单,赢利4千来块,除了小妹那份,到我们手上的也就1千多。晚上我跟红姐说:“这样下去能行吗?”红姐说:“生意会慢慢好起来的。”
  
   晚上收档前,小虎从蛇皮那边跑过来,说是跟蛇皮吵了架,要来我这里叫小妹。我就说小虎不懂规矩。小虎当时在气头上,说:“B哥,你放心,公归公,私归私,我给钱还不行吗?”我一听,也上了点火说:“你小子是不是想搞内乱啊?店里的小妹你能上吗?你就是花1千块也不能动。”
  
   小虎郁闷了,在那里猛吸着烟。说:“B哥,我就是心里闹着慌。”
  
   我说:“你是心里闹的慌,还是下面憋得慌,要是下面就好解决。B哥带你去别的地方放出来就是。”
  
   小虎总算食相了,关了门我就带他到东蒲放了一炮。我在外面等了他将近一个小时。那小子出来的时候气也顺了不少,说:“B哥,人家的服务好啊,改天我们要来学习一下,还讲卫生,吹前还去刷牙。”我说:“我们那以后还要文明,进门就先发套。”
  
   小虎呵呵地笑了,说:“B哥,你当我们那是计生委啊!”我垂了小虎一拳,说:“你小子以后醒目点,别老是打店里小妹的足意了。”
  
   回去的时候我问小虎,跟蛇皮吵什么,小虎说:“不要说了,是我太冲动了,我今天打客人了。”我说:“MD,第一天你就打客人,就想关门啊?”
  
   小虎说:“那吊毛太狂了,干了于娜SHE不出来就不给钱。”我当时就推了他两下,把我表哥惹毛了。我以为表哥是去打那狂人,结果是来打我。我莫名其妙,问他为何打我,他说:“顾客就是上帝。”我当时朦了。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更多

· 一个北大男博士的情感心声 ...
·
·
·
·
·
·
·
·
·

推荐文章

更多

· 一个北大男博士的情感心声 ...
·
·
·
·
·
·
·
·
·

热点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