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文摘 >> 英雄本色 >> 情爱故事 >> 续

2008-02-13 15:40:43  作者:  来源:互联网  浏览次数:109  文字大小:【】【】【
用户名: 笑看人生
069
  
   干我们这一行,顾客果真是上帝吗?天那,那上帝也疯狂。
  
   我后来打电话给蛇皮了解详情。蛇皮说:“那人是故意来找茬的,已经打发他走了,钱照收了,但是他说等着瞧。”
  
   我问蛇皮对方什么来头,蛇皮说:“顶多一小混混。”我就说:“改天防着点,打开门做生意难免遭来是非。”
  
   第二天,我跟红姐一起过去蛇皮那边考察。霜霜那时侯俨然成了老板娘,坐在那里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现在没卖了,精神状态很好,肉也长多了不少。
  
   几个小妹在那里斗地主,看见我和红姐来了。就说:“B哥,要不要斗两把?”我摆了摆手说:“我不玩,你们玩吧!”我过去看了看于紫的牌说:“这牌肯定打她们春天了。”
  
   于紫说:“你看B哥一来,风水就是好。”
  
   于紫把牌打赢了,小妹们都付给她四块钱,海珍输的没零钱了,就从奶罩里扣出一张折叠的百元票子,仿佛还冒着热气。摊开之后说:“先欠着。”
  
   红姐那时候在和霜霜聊着天。霜霜说:“白天生意很淡,一般天黑客人就慢慢多起来。”
  
   红姐说:“我们做的就是那会工夫的生意,午夜是黄金时间。”
  
   正当屋里玩得开心的时候,就有个畏畏缩缩的男人在门口徘徊。我一看就知道是准客户。出门就走到他跟前,说:“哥们,进去玩玩吧,都是新到的小妹,包你玩的开心,松股推油什么都有。”
  
   那哥们看了看四周,立刻闪进去了。说:“有没有洗头?”霜霜一听,说:“洗上面没有,洗下面有。”那哥们不知是不是装傻,争大眼睛问:“下面怎么洗?”霜霜笑着说:“小妹带你上楼你就知道了。包你舒服。”那哥们就说:“那我到要见识一下了。”
  
   霜霜安排了水莲上去伺候,上楼的时候,那个哥们说了句:“记得拿好一点的洗发水哦!”我当时就跑到门外去笑了半天。这哥们真可爱。
  
   霜霜那会在学打毛衣,我就问霜霜:“给你儿子先打好是不?”霜霜说:“B哥瞎说,肚子里连毛都没一根。”我就说蛇皮不厚道,怎么也得搞出点反应才是啊。
  
   霜霜跟蛇皮也有好些时间了,这蛇皮就冲着霜霜念过两年高中,人也忠心,就一时冲动要了她。可是蛇皮跟我是哥们,他哪能不跟我说实话,他就说对霜霜越来越没有感觉了。
  
   男人难免有些喜新厌旧。可是我觉得像蛇皮这样的性格,配霜霜这样的温顺姑娘还是恰倒好处。但是蛇皮就反问我:“你以后要娶个鸡做老婆吗?”
  
   我当时就给问住了,老实说,见多了小姐上床,就永远不相信小姐会是什么贤妻良母。这种想法或许有些偏见与自私。但这就是男人,就是鸡头。
  
   霜霜最终没有跟蛇皮结婚,这是后事,但如今看来,霜霜却还在渴望幸福家庭,有时候女人傻的像头猪。但是像红姐那样精明的女人已经不多了。
  
   红姐说,她现在最大心思就攥一比钱,然后嫁一个二婚男子,凑合着安度晚年。我当时就跟红姐开玩笑,说:“你有没有打算去做个处女膜修复?”红姐给逗乐了,说:“还修复,那不是老处女?打死别人都不相信,到时候出了血人家都怀疑是月经。”
  
   这一切玩笑都是在红姐确定我不再钟情于她之后开的。而红姐有时候还偶尔亲自出马去应酬一些高级客人。没有四位数字的价格,红姐是不会心动的。尽管红姐年岁已高,但是社会的需求总是参差不齐。像红姐这样的老牌鸡精,在那些口味不一的资深嫖客那里还能走俏一时。
  
   至少在床上功夫已经炉火纯青。这一点高队长也身有体会。
  
   红姐怎么会跟高队长也有了一腿呢?这事情还得从棠下那次湖南帮闹事说起。

(插曲)谁动了我的馒头?
  
   -------------告天涯网友书(4)
  
   今天是开帖第十七天。深圳下着小雨,淅淅沥沥,像小孩在撒尿。很不爽。
  
   早上的馒头到了中午就硬了。上了天涯,心还是热的。
  
   看了大家的留言,很过瘾,也很惆怅。就像大家看我的文字一样,有叫痛快的,也有叫痛苦的。
  
   帖子本无罪,庸人自扰之。看官不是上帝,但写者却是公仆。就像一位网友说的,不求大富大贵,只愿问心无愧。
  
   一篇帖子能走多远,对写者来说并重要,重要的是在这短暂的途中,大家都能看到自己的风景,找到自己的快乐。而我也会义无返顾地完成这篇帖子,陪着大家在嬉笑怒骂中度过最难忘的时光。
  
   对于我来说,这个冬天不太冷。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我不是诗人也不是学者,我是一地道的草根。或者说,曾经就是一鸡头。我是流氓我怕谁?我唯一害怕的是我自己。
  
   文中的B哥已死,现实中的B哥却在逐渐苏醒。我现在一不偷二不抢,三不骗,我是个合法公民。靠着自己的双手去创造馒头和爱情。可是就有人拿着别人的馒头去招摇撞骗。难道你真的明白馒头的滋味?
  
   谁告诉我在中国捡到一部蓝屏手机就一定不可以揽入腰包?如果说捡一部破手机也是巧合,那如果告诉你我还捡了个充电器,那你不是也要天天到街上兜圈?但是当我跟你说我是花8块钱买一个充电器的时候,那你肯定会问我:你有这么多钱吗?
  
   拜托!一个四肢发达的男人会穷的连个最廉价的通讯配件都买不起的话,我那几年鸡头白做了。尽管我的生活很穷酸,但是我还能养活我自己,还能养活这些文字。
  
   所以本人在这里再次提醒各位,一切帐号都是假帐,一切发帐浩的都是混帐!
  
   本人从始至终都没有向任何一个网友提供过帐号。希望善良的天涯网友不要轻易上当。顺便提醒各位,现在出门要特别提防自己的腰包,因为年前小偷很猖狂,全国各地都一样,千万不要让小偷轻易爱上你。
  
   另外要告诉大家的是,我的手机可能信号不太好,不知是手机问题还是联通的过错,一些短信很晚才收到,比如说22号的短信今天才收到,估计有些可能要到明年才能收到。
  
   这个世界太奇妙了。但是还能保持打通,尽管通话质量不是太好。望各位理解。
  
   再次声明通此热线,目的只为广交天下豪杰,交流生活感言。无任何其他目的。希望大家不要把问题想的太复杂。什么骗钱骗色都是他妈的扯蛋,不信你打个电话试试,看我能骗你多少钱!!你当自己是傻子啊??想不通,B哥严重想不通。嘿嘿。
  
   当然,害人之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大家对待一些事情三思而后行是理智的。但是我之前已经对此说明了很多次。可有些人就是要拿着放大镜去反复斟酌。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然后发帖说发现情况不妙,估计有陷阱。看来太过理智也不是一件漂亮的事情。
  
   然而最可笑的是,半路上突然冒出了个凝云。我当时自己都吓了一跳。难道天涯真的那么小?后来仔细琢磨一下,十有八九不是真凝云。凝云一出来,相续又冒出了蛇皮、红姐,是不是我下面那些小妹该来上天涯。真有意思。现在居然我爹也来上天涯了,还学会了说粗话。实在是把我笑得不行了,我爹或许现在在遥远的山村蹲在厕所吸旱烟你信不信?
  
   但是这些朋友我都觉得很可爱,因为他们也是为成全大众娱乐而突发灵感。既然这样,那就让老黑皮来网上寻仇吧!让红姐再勾引我一次吧!让小妹们都站出来诉苦吧!
  
   我捻着两个馒头上天涯,只为搏大家一个思考,换众人一份开心。对于此贴真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再此任由大家自由评断。大家尽管说,说出自己的观点,说出自己的真话,说出自己的性感。
  
   最后祝天涯的朋友心情愉快,事事顺心。
  
   B哥
   2008年元月25日

070
  
   新店开张已经有几天了,生意也慢慢有了好转。附近都是出租房,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男人们就开始寂寞了。有女人的试图寻找新感觉,没女人的更显得欲火焚身。
  
   当然并不是所有男人都有着野外寻欢的嗜好。但是在嘈杂的混居区,街上游手好闲的男人大有人在。当然这些男人或许都是最善良的公民,然而善良与欲望并不矛盾。
  
   如月那时侯坐在门口学会了眉来眼去。一些路过的民工开始辍足欣赏。当然也有年少无知的中学生低头走过。
  
   惠鹃尽管还没学会化妆,但是嘴巴也涂得姹紫嫣红。对于各种五光十色的指甲油,东莞过来小琪是最有研究了。她的手指总是涂得让你印象深刻。而且几乎隔两天就会有一个新的图案。我当时怀疑她有着巨大的艺术潜力。
  
   但是在红姐看来,最有生产力的还是明明。这里的生产力是指开单次数。明明也是七哥那里过来的,20出头的样子,人长得娇媚,身材也性感,关键是她的眼神还那样诱人。很多客人就是在左右彷徨之中,在她的眼神里迷失方向,不知不觉走进了店里。
  
   当然,那个光头小混混也没有在她的眼皮底下溜走。她就是在她的挑逗下,才怀着冲动走上楼梯的。如果说是红颜祸水的话,那明明就是祸水中的激流。因为她的确引出了一个比较大的麻烦。
  
   客人总是三教九流,牛鬼蛇神。而那个光头小混混背后却藏着一个巨大的黑势力团伙。他来上了明明,不但不给钱,还说明明有病,要赔偿治疗费和精神损失费。
  
   我和蛇皮当场就就揍了那小子。哪有吃了豆腐还说豆腐酸的。你说豆腐酸也罢,为什么还要反过来敲诈。他当我们是摆地摊的了。小虎赶过来的时候又提着那个混混出去打了一顿。那小子个子不高,长着一张大便脸,他根本就不经打。小虎一拳过去,当时他就出了鼻血,杀猪一样流了一地。然后嗷嗷大叫地蹦走了,走的时候扬言要我们在棠下消失。
  
   我们继续营业。我去到明明那里,叫她不要害怕,天大的事情我们撑着。明明也放松了起来,做在那里看起来杂志。
  
   大概过了半个种的样子。街那头就黑压压来了十几二十人。走在最前面的那个是一个穿着李宁运动装的大块头。估计是他们老大。后面的都是小罗罗。那个挨揍的光头混混鼻孔用卫生纸堵得像个蜗牛。
  
   我一见情况不妙,立刻叫店里的小妹疏散回宿舍,留了明明在。
  
   我跟蛇皮小虎就立在门口。红姐当时就打了高队长电话,叫他过来出面解决。那帮人过到门口的时候,那个被揍的光头混混就开始发狂了。过去就给了小虎一拳,小虎躲的及时,没打着。他又拾了根木棍往我蛇皮身上砸,蛇皮随手端了个藤椅挡住了,椅子散了架。
  
   那个大块头老大发话了:“谁是老板?”我当时就站出来说:“我是。”我的话没落音,下面两个小罗罗就冲过来要揍我。被大块头纠住了。大块头问我:“你知道你打的是谁的人吗?”蛇皮抢过来说:“管你谁的人,不懂规矩就得这样处理。”
  
   下面的小罗罗早就在下面躁乱不安了,一个个跟面神狰狞,没等我跟他们老大说明情况,都准备冲了进来砸店。
  
   我一见立刻火冒三丈。拔腿跑到内屋提了个啤酒瓶就砸开了口子,冲着进来的人说:“哪个王八蛋敢进来砸我就当场捅死谁。”我那时候已经完全豁出去了。
  
   明明在一旁吓得直哆嗦。小虎手上拿着椅子。蛇皮把那光头掐在了墙上。彼此僵持着。他们毕竟人多,我心里也没有底,我知道要是他们一窝蜂进来,我们肯定是凶多吉少。
  
  
   事情果然如我所想,那时旁边的路人已经围得水泄不通。大块头见此情形,心里也毛躁起来,一句话“把店都给砸了”,那些罗罗们都像恶狼一样冲进去开始砸东西了。
  
   红姐被推倒在地。我当时也顿时紧张了起来。局面非常混乱。见蛇皮和小虎迅速被他们打倒在地。就过去帮忙,哪知道后面一罗罗从后面偷袭,往我背上砸了一椅子,我立刻就跪倒在地,我忍着内痛回头就往那罗罗肚子里捅了一瓶子,没想到那罗罗一缩身,捅在了皮带头上,力度不够,没伤太深,但也见了血。那罗罗立刻睡在了地上,大声叫痛。
  
   这时,高队张已经带了十多个治安队的到了店里。吆喝了一声,那些人都停住了手。

071
  
   高队长带了10多个治安崽过来了。我们当时就脱了身,蛇皮口角流着血,小虎眼睛打肿了。那个被我捅了的家伙还捂着肚子。幸亏他收缩的及时,否则真有可能把他捅死。
  
   高队长用警棍敲了敲挂在上面的卷闸门。
   大声喝道:“都跟我停手,否则通知局子里直接来抓人了。”
  
   大块头老大一听,急忙叫手下收了手。
   店里已经砸的乱七八糟。才开了几天店,就成这个样子。我当时心里不是滋味,背上还在隐隐作痛。
  
   那光头还在那里狗叫,高队长抓了他衣领说:“你少放屁了。”
   光头没敢反抗,把鼻孔里的卫生纸给拔了,带出一团血球。
  
   红姐那时候在把高队长拉到一旁去说了些什么。大块头就叫住高队长:“老高,今天大家都给你老一份面子。从你走马上任以来,我就一直在这块地上混着。你老也没少关照。”
  
   高队长又走了回来,说:“大家都别吵,这事要是惊动了局子里,我看你们都少不了蹲个十天半月的。”
   接着高队长开始了解事情经过。
  
   红姐把事情阐述了一遍,明明也过来做了个人证。
   光头还想狡辩,说:“这娘们有病还跟老子做,真不厚道。我要这婊子给点钱治病还不行吗!”
   这时大块头老大立刻给了光头一后脑勺。
   说:“你这个贱种,你不是说人家敲诈你吗?”
  
   我一看情形转了过来,双方也各有所伤。就过去跟高队长说:“我看这事还是私了得了。”
   高队长就走过去跟大块头说:“老弟,你也别让我难做人,双方都是我的熟人,而且你们没理在先。B哥蛇皮也是血性人,大家闹僵了谁都会玩命。”
   大块头这时候也冷静了许多,说实话,那一会冲进来的时候砸场肯定也是一时冲动。
   冷静下来的大块头显得很文雅,说话有了逻辑。
   他说:“那高队长说怎么处理?今天大家都给你面子,你说了算。”
  
   高队长说:“你们都是出来混的,以和为贵。在我这块地盘混,就都守点规矩,别太放肆了。”
  
   大块头想了一下,叫下面的人先撤了。光头还有些愤愤不平,也叫人拖了走了。
   高队长也让部下都撤了。场面上剩下说话的人。
  
   我见状况,就跟蛇皮商量了一下。决定找个地方好好谈谈。毕竟以后还要在这里做生意,这帮人低头不见抬头见。
  
   剩下的人简单地收拾了一下残局就把门关了。
  
   我去酒楼定了个包间,大家都坐下来了。高队长说:“今天的事都是误会,大家以后都相互给个面子。就算给我老高一个面子。”
  
   大块头说:“今天是我小弟错在先,但是你们先打人我能不出面吗?”
   我说:“可是你的小弟也太张狂了,用这种下流的方式来敲诈,不教训一下以后我们怎么做生意。”
   高队长打住了我们的争论,说:“既然言和,大家就别在纠缠了。喝两杯酒,一切都当没发生。”
  
   大块头说:“我下面兄弟被捅了怎么说?”
   我说:“那点伤算啥,你看我们哪个不被你们的人伤的厉害。”说完我指着小虎和蛇皮。自己也扯开肩膀,几道砸伤的痕迹还很清晰。
  
   大块头也没在说话了。高队长叫红姐去安排上菜,坐到大块头那里又沟通了起来。
  
   大家总算平息了愤怒。酒菜上齐了。
   高队长说:“不打不相识,你们干一倍,今天的事就过去了,以后大家做个朋友。”
   我跟蛇皮举起了杯,小虎还在那里不爽,我用脚踩了小虎一脚,也不情愿地举了杯。
  
   大块头也给了面子。喝了这一杯,大家心里都明朗了起来。
  尽管我们心里有些吃亏和懦弱的感觉。但是这个世道就是这样,有时候进一步逼虎伤人,退一步海阔天空。
  
   老实说,这是我一辈子最后一次打架了。这架打得不痛快,但是我们的退缩却换了店里的和平。
  
   当大家喝着了烈酒的时候,已经忘记了身上的伤痛,也忘记了当天的仇恨。
  
   大块头在即将醉了的时候,终于说了一句人话。
  “B哥,今天的事是我们不对,以后大家都可以重新做兄弟”
   这话尽管是醉话,但听起来还算舒服。
  
   我说:“以后还忘老兄多关照,正如高队长所言,不打不相识。你这个朋友我交了”
   老实说,我当时并没有太大的诚意,但是为了能在稳定局面,这个朋友交了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得多了。
  
   高队长见场面和谐了,也逐渐把精力放在了女人身上。
  上次没有跟红姐勾搭上,这次还不忘惦记着。于是就靠到红姐那边去喝酒。
   红姐这次没有拒绝高队长,任凭他双眼的强奸。酒喝了一杯又一杯。
   我没有理会。
  
   这场风波总算过去了。我们其实都伤得不轻,我,蛇皮,小虎回去之后涂了半瓶红花油。
   小虎说我们这次太窝囊了。
  我说:“出门求财,难免低三下四。我们毕竟不是黑社会,我们是生意人。”
   蛇皮淡然一笑,没有说话。好象心里藏着什么心事。
   我心里其实也不痛快,见蛇皮沉默,也没有说什么了,趴在那里看起了《厚黑学》。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更多

· 一个北大男博士的情感心声 ...
·
·
·
·
·
·
·
·
·

推荐文章

更多

· 一个北大男博士的情感心声 ...
·
·
·
·
·
·
·
·
·

热点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