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文摘 >> 历史 >> 中国史 >> 中国现代史 >> 红色恋人:陈毅不为人知的爱情故事

红色恋人:陈毅不为人知的爱情故事

2008-06-05 16:03:23  作者:  来源:互联网  浏览次数:467  文字大小:【】【】【

 陈毅19岁就登轮出国赴法勤工俭学,二十余年浪迹天涯,走南闯北,直到40岁才成立家室。其间,他并非完全没有谈情说爱的机缘和内心的向往,只是因为险恶的客观环境使他在投身革命时不得不作出牺牲。同时,他在选择终身伴侣时的审慎态度也是一个极为重要的原因。
 

 1938年春,张茜响应正在武汉的周恩来和邓颖超的号召,参加新四军,在军部战地服务团工作,是演剧队和歌咏组的成员。陈毅任第一支队司令员,经常到军部开会并观看她们的演出。相貌端庄约张茜以演技的高超和对革命的热忱赢得了陈毅的好感,而陈毅作为新团军中兼资文武的儒将。也深为张茜钦敬和仰慕。这样,他们开始了书信往来。


  为了使两人的感情能顺利地发展下去,结成沉甸甸的爱情之果,陈毅苦心经营了一首《赞春兰》的诗送给了张营(那时张茜名字叫春兰)。诗中写道:“小箭含胎初生岗,似是欲绽蕊吐黄。娇艳高雅世难受,万紫千红妒幽香。”张茜从这首诗中领悟到了陈毅的深情,从此两人确定了恋爱关系。当然,也有人对他们的结合不以为然,主要是认为彼此的年龄差距甚大。对此,张茜是有主见的,她对朋友说:“年龄差距不是主要的,我感觉学问和政治水平远不及他。我要和他相称,成为伴侣和助手,只有发愤学习,才能缩小距离。他出身书香世家,文化修养很高,对古典文学和法国文学都有广泛的了解,赋诗填词写文章造诣很高。他又是红军初创时的高级领导人,文武双全。我在各方面都要甘当小学生,拜他为师,从头学起,努力做到基本相称。”


  1940年春天,陈毅与张茜结合。三个月后,陈毅率主力离开苏南茅山根据地,渡江北上,开辟苏北抗战局面;张茜则去苏中搞地方工作,而后又会合。在黄桥战役最紧迫的关头,张茜一直随其左右,整理书籍文稿,“坚壁清野”,以防万一。皖南事变后,陈毅出任代军长,张茜则参加反“扫荡”斗争,在她即将返回军部与陈毅重逢之际,陈毅夜不能寐,辗转反侧吟成一绝:“足音常在耳间鸣,一路风波梦不成。漏尽四更天未晓,月明知我此时情。”


  1943年秋天,陈毅在饶漱石策动的“黄花塘事件”中受到不应有的打击和误解,离开了亲手开创的根据地,奉命前往延安。由于路途遥远,加之张茜生下次子才两个月,她未能同行。在亲人别离的困境中,张茜以极大的毅力承受着各种压力,心始终向着她所深知的亲人。“鸣凄凄孤蝉哀,情思郁郁人伤怀。”触景生情。张茜写下了真切动人的诗句以寄托自己的缕缕情思。陈毅怀着怆然之意。经由淮北、鲁南,穿插敌防,登太行山,西行阻雪,倏忽之间,已是次年二月。他思念张茜,写下了动人的诗篇:“地动天寒西北行,山川遥共客心深。最是荒村风雪夜,思君吟咏到天明。

张茜在艰难的处境中,勉力抚育两个孩子,不仅要承受体力上的损耗,更要挺住精神上的压力,当然还有离情的苦痛和思虑。十分难得的是,她在此时开始了自学英语,实践着自己“从头学起,努力做到基本相称”的誓言。


  1945年秋,陈毅返回华中,张茜翘首盼望分别两年的亲人。可是陈毅在途中接到中央的指示,转赴山东。”张茜赋诗寄怀,其中有几句是:“空向行云凝暌处,望穿秋水人不至。几番报归盼欢聚,几番又传归期误。归期误,一别春夏已两度,幼儿长成双询父。”


  1949年夏,陈毅胜利地指挥了上海战役后,张茜带着三个孩子从山东解放区来到上海,与陈毅共享胜利的喜悦。建国初期,张茜任上海俄文专科学校宣教股长,为了提高俄语水平以适应新形势,她毅然将出生不久的女儿托付旁人,于1951年初离职到北京俄专学习。虽然后来由于患了肺结核而被迫休学,但仍然坚持自学,终于较为熟练地掌握了俄语。1952年陈毅出访苏联时她已能胜任翻译工作,五十年代中期,她以“耿星”的笔名翻译出版了两部苏联文学作品,陈毅对此极为赞赏。陈毅和张营毕生好学不倦,渴求知识,在精神的交流上极为和谐。


  在十年内乱中,陈毅无论是挨批,还是遭贬,都得到张茜精神上的慰藉;无论是流放,还是身患绝症,都得到张酋的陪伴和照料。“九大”之后不到半年,陈毅被流放到石家庄,以往所享有的一切待遇都取消了。张茜自己动手煮饭、洗衣,在生活上悉心照料陈毅。此时陈毅虽感觉身体不适,但保健措施已完全撤消。张酋在去一家制药厂下放劳动的几个月中,凭着自己的聪颖好学,居然在药物学方面有了很大长进。陈毅的腹痛一天天加剧,张茜忧心如焚,考虑再三,写信向周恩来总理报告了病情,于是,在流放一年后,张茜陪陈毅国北京治病。但是,陈毅的肠癌已到了晚期,张茜在整整一年的护理中,心情压抑,呕心沥血,也身患癌症。她振作精神,尽可能多地给予陈毅以慰藉而减轻剧烈的病痛。在陈毅弥留人世之际,张茜特意把齐白石手书的陈毅于1936年写的《赠同志》的挂轴带到病床前:


  二十年来是与非,


  一生系得几安危?


  莫道浮云终蔽日,


  严冬过尽绽春蕾。


  同时,张茜也写了一首慰问诗:


  山穷水尽疑无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


  人生征途履危难,


  抗疾亦当如易看。


  在失去亲人的巨大不幸时刻,张茜“不被哀痛之情所压倒,不被恶疾之势所慑服”,遵照陈毅的遗命,着手整理他的遗稿。她在重病中用不到一年的时间编辑了一部《陈毅诗词选集》,并写下了评价中肯的序言,吟成了字字泣血的两章题后诗。但天不假年,她已无力完成对陈毅其他文字的整理了,于是,她把这件重于自己生命的工作交付给了自己的孩子。

责任编辑:may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更多

· 日本女谍:色诱蒋介石秘书差点...
· 章含之:周恩来最无助时 我曾...
· 宋美龄离开台湾的前前后后...
· 红色恋人:陈毅不为人知的爱情...
· 江青身世之谜:第一次被捕后为...
· 蒋介石内侍:宋美龄卸妆后吓我...
· 蒋介石和宋子文被一个农民忽...
· 蒋介石和宋子文被一个农民忽...
· 蒋介石情史揭秘:当年追美女很...
· 揭秘:江青是如何引起毛泽东注...

推荐文章

更多

· 日本女谍:色诱蒋介石秘书差点...
· 章含之:周恩来最无助时 我曾...
· 宋美龄离开台湾的前前后后...
· 红色恋人:陈毅不为人知的爱情...
· 江青身世之谜:第一次被捕后为...
· 蒋介石内侍:宋美龄卸妆后吓我...
· 蒋介石和宋子文被一个农民忽...
· 蒋介石和宋子文被一个农民忽...
· 蒋介石情史揭秘:当年追美女很...
· 揭秘:江青是如何引起毛泽东注...

热点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