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饥荒,长于灾难,再加上长期住在内地,我从小就对海洋生物充满好奇乃至仰慕。儿时逛动物园,更常常在海洋馆流连忘返,幻想有朝一日自己变成了鲸鱼,一口把幼儿园老师吞进肚子里的美妙感觉。 但尽管如此,我还是要等到成年以后,才能真正见到螃蟹大侠本尊。而第一次吃到螃蟹,则更是要等到上了大学到北戴河旅游时才得以实现。 而对于螃蟹家族的深入了解,则更要晚到89年留学澳洲,并且亲自抓了几次螃蟹之后,才真正逐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