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7th, 2005致远方的你

致远方的你 真的爱你,只能选择离开
善感的心
不能忍受鲜花绽放后的飘零
你可听到
我转身离去时, 心的哭泣 怪我无用
掬起的深情, 在指缝流逝
我不能消受爱了么
沧凉的心境,是一声深深的叹息 别为我哭泣,爱人
枯槁的身影,浪迹在天涯
泥泞的荒原,留下我一行行负罪的脚印 岁月的印迹,烂缕的衣裳
倦鸟知返 " ...

742 次点击    关键字: none

April 27th, 2005泡妞漫谈

我最欣赏的泡妞超级极品高手是白郎宁,此君偶然间读到几句诗,打动了其少年诗人情怀,尽管对方是一位坐在轮椅上的少女,但其为她的才华气质所动,不嫌弃而情诗篇篇去敲少女的心扉,最后真情温暖打动了这位才女的芳心。爱情的魔力居然使这位后来成为白郎宁夫人的她从椅子上站立起来。此后其十四行诗源源不断,也提高到了更高的境界。
高级泡妞极品是春心刚萌动时的男孩。在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打扮地漂漂亮" ...

748 次点击    关键字: none

April 27th, 2005大年三十之偶感

偷得片刻的清闲,坐于机前
遥想已逝的岁月,浮想连翩
时光几转,已近不惑之年
青春的激情不再
回望来路,却是一声轻叹 遥望前途,仍茫然
他乡虽好,心在流浪
重回梦牵神萦的故国
却早已非我想象之模样
不知何时,被挤到边缘 身归何处,情托何方
迷失了方向
天沧地茫
回家之途,越走
越远 " ...

722 次点击    关键字: none

据我本人理解,气功来源于宗教。就拿佛教来说吧,气来自于坐禅,是禅的副产品。得道高僧都会参悟禅,在参禅的过程中,气也随之在体内生。但高僧们都不会去逐气,以气为喜,被气所左右,因这是末,而是在冥冥中专著于对灵与魂的审视与体悟,以体悟与解释生命,寻求解脱苦难之途,这是本。
  但气有益于身体的健康,所谓的气功热,是芸芸众生为快速得利而求末,现实社会,普罗大" ...

1143 次点击    关键字: none
与唱戏的盲人一夜同床 七十年代初,浙东地区有一种不入三十六行的职业,就是唱夜戏的。干此种职业的人都是盲人。肩背一个一米半长,碗口般粗的竹筒,竹节统统打通,在竹筒一端包上蛇皮,筒内藏一对细竹条。唱戏时,盲人坐在高凳上,把细竹条抽出来,夹握在一只手中敲击,同时双脚夹住竹筒,用另一只手敲击竹筒蛇皮。随着戏情的发展,竹条清脆的敲击声伴随着低沉浑厚竹筒鼓声,把听众带入一阵阵战马嘶鸣或如泣如诉的悲情故事里。 " ...

867 次点击    关键字: none

April 27th, 2005一次最不道德的钓鱼

一次最不道德的钓鱼    我从九岁起就会钓鱼,起先用的钓鱼用具都是自制的。用细铁丝做鱼钩,缝衣纱线做钓鱼线等。后来由于钓的鱼多了,就存钱买了专业钓鱼用具,有了器利后,钓的鱼就更多了。自从我会钓鱼后,我家基本没买过鱼。   钓鱼除了会看鱼情,还要耐心。所谓看鱼情就是看这池塘里是否有鱼,水清则无鱼,水过浑也无鱼。断判是否有鱼后,还要断判鱼是否有胃口吃鱼饵上钓。这需要经验与灵感。鱼在找食时," ...

780 次点击    关键字: none
在我家乡,没有名山大川,却照样地灵。离我家二公里的一朝北的小山丘边缘,有一汪清泉,在夏天甘甜清凉。山丘坡上种满了桑树,山坡不远处又是一些小山丘,种着些棉花茶树之类的庄稼,山丘之间是绿油油的水稻田。 在烈日当空的夏日正午,或闷热的傍晚,田野里劳作的农民们汗如雨下,此时如有一阵微风吹过,加速汗水蒸发,蒸发所吸收的热量而引起的凉爽,可渗入肌肤。但如同我们在生活中所遇到的一样,越是需要的东西,往" ...

699 次点击    关键字: none

April 27th, 2005鸭子的眼泪

鸭子的眼泪
人在激动与悲伤时都会流泪,一些动物也会,不过一般不在激动时,而是在悲伤绝望时。我曾看过牛的眼泪,我想许多人也曾看到过。
牛作为耕田的工具,劳碌一生后,在老了耕不动田时,就会被宰掉作为食物。宰牛季节一般在初冬,这一方面是因为冬天无活干,养着一头老牛浪费草粮;另一方面原因是大家在冬天都嘴淡,宰牛煮汤正好可解大家的馋。
宰牛在村子里是件大事,一般都会选个晴朗的下午," ...

774 次点击    关键字: none
我不想争论灵魂有与否,但我见证了灵魂的存在。 今天有人在文化走廊,论述灵魂的存在与否,勾起一件我一直想说而不说的真事。 灵魂到底是否存在我不想参与争论,我知道这是个争不出头的话题。本来就很飘缈,再加上有些人以偏盖全,给一些原本就怀疑的人极易找到反击的地方,不过也都是空对空,虚对虚。不会有结果。 就象禅是要靠悟的,传教是传教不来的,一些东西也只有自己经历了才知道,既然非普遍性,争论也在所难" ...

755 次点击    关键字: none
前一段时间有许多人写了怀念妈妈的文章,读来温馨顺畅,如一股清泉流在心田。之后是淑女司令的追忆随感文,打开了另一扇窗,窗帘起处是起伏的山峦,生活的另一面。
有人曾说,幸福的家庭都是相同的,不幸的家庭各不相同。我不知淑女司令的家庭是不幸还是幸福,也弄不明清自己的家庭是幸还是不幸。风剥日蚀,时间早已把岩石上的伤痕抚平,以往的不满都随风逝去。悲喜恩怨,到头来都一样,生活,如同行走于沙漠" ...

757 次点击    关键字: none

©2004-3008 Powered by 海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