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了下面一首小诗《回家吧,可怜女孩》贴于“文化走廊”,有人回一句话说“姑娘也要自爱”,不觉有些感想,于是写了以下这小文) 试问,叫她如何作到所谓“自爱”!未开工就欠了三、四万RMB中介费(中国的中介是世界上最黑的几个,就印度与非列滨为例吧,一个月薪一万五RMB的工程师,中介只要一万元RMB),而我月薪四千RMB,不吃不喝也要一年才还清。 在人家屋檐下打工,还要时时担心饭碗,怕做不了一年被遣送回" ...

952 次点击    关键字: none

June 22nd, 2005回家吧,可怜女孩!

—-回家吧,可怜女孩! —- 二十岁少女,离乡别亲
到遥远的南洋
把希望
寄托给未知的远方 花,开得正艳
梦,做得正香
朝阳初露曙光
怎想世途如此艰险 今年六月某晚
一个豺狼窝居里
香消玉碎,砍头裁肢
抛尸在加冷河畔 花季年龄,青春憧憬
何错之有
要遭如此的毒手
...

871 次点击    关键字: none
尽管经常来诗坛,但是个匆匆过客,许多诗也只是匆匆掠过,自然也就漏掉了许多好诗。 在这样的匆匆中,记不清几月前看过这首《落叶》,当时也并不注意是谁写的,只觉得眼扫过后有一丝心动,尤其最后几行一直留在脑海里无法忘记。近来正在可惜不知作者是谁,也记不得诗的名字,想再读一遍也无从找起,咋天碰巧有人提到这诗,才知道是谁写的,又读了一遍,隐隐勾起了一些思绪。 喜欢这诗淡淡的忧伤,生与死在淡淡的忧伤中变得纯美与不朽。未知世界的诱惑、不自禁的选择与死的必然,最后都幻化为在时光中不可逆转的无奈与对生的渴望。 “我" ...

757 次点击    关键字: none

©2004-3008 Powered by 海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