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第四节   生活另一面</center>   三线工程的建设员工,都是从各地抽调来的青壮年技术工人,许多人离妻别儿在山区一呆就是几年。在这几年里,夫妻每年只能有一个月的探亲假相聚。   按现今的生活观念来判断,在中国好长一段时期内,夫妻双方在不同的地方工作而引起的两地分居,是很不近情理的一种现象。更有甚者,有的夫妻" ...

823 次点击    关键字: none
<center>第二节          童年碎事</center>   在一处玩久了玩熟了,小男孩丁夏越来越顽皮,日子也觉越来越无聊。大家都去上班后,诺大的十几张单人床的寝室空荡荡的,丁夏经常从这头走到另一头,再从另一头走回这头,看看人家床头桌子上放些什么东西,甚至于打开菜盒盖,看看里面" ...

795 次点击    关键字: none

第二节    初至云南 一九六九年初,云南的武斗暂告一段落,开始平息下来,丁夏与父亲乘火车一路顺利到云南,在昆明下车,找到所属单位的运货车,直往山区飞驰。 丁夏老家的火车站是个过路小站,买不到坐位票,大半路只可挤站在车箱的走道里,二天一夜的车程,丁夏只是偶尔靠在父亲怀里小睡一会,下火车时已是极累了,现坐在盖着厚帆布的运货车箱里,不一会就躺下睡了" ...

768 次点击    关键字: none

第四章
第一节   朱老师
丁夏从小姑夫家回来后,在已有些陌生的老家呆了不几天,父亲丁根茂就收拾行装,准备带儿子去云南随自己生活。
这其间小姑夫又来几次丁夏的家,给父亲做媒,女方是他们生产大队的小学语文老师,姓朱,名球花,杭州大学肄业,离婚,现民办教师,比丁根茂小二岁,年纪相配,职位也相配。
...

772 次点击    关键字: none

  第六节   两败俱伤
  三天后,丁根茂从县城医院的病床上醒过来了,头上裹着厚厚的白纱布,脑袋还是裂开来的痛。在这三天里,丁根茂的父亲天天早上,从老家步行十三公里至县城医院,晚上又步行回来,回来走两小时多,布鞋也磨破了两双,现见到儿子醒来,心中一块大石头总算落了地。
  从父亲口中得" ...

838 次点击    关键字: none

  第五节   小舅子的报复
  扔仇人入粪坑后,丁根茂知道此事决不会就这样无下文了。方有庆是小鱼翻不了什么浪,但贝钢铁肯定会有反应与动作。为了以防万一,丁根茂打长途电话至哥哥丁国铣处,告诉他自弟媳死后所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及现在所面对的困难局面,要求哥哥帮助。
  平常,弟弟开口哥哥一定会" ...

741 次点击    关键字: none


第四节       丁根茂的愤怒
下午二点钟,丁根茂挑着一双谷筐,谷筐里各放丁鹰与丁夏,来到曾非常熟悉,现在倍感陌生与畏惧的丈人家。一跨进门,双膝一曲,下跪在岳父母前:
“爸,妈,对不起,我没有照顾好仙霞”
“原来好好的,你一回来就走上了绝路,老实告" ...

822 次点击    关键字: none

第三节   弟弟的愤怒
娘家无缘无故失了爱女,其悲痛心情非能用语言形容。他们实在不明白,平时那么活泼可爱的女儿,怎么会突然去喝毒药走这绝路呢?怎么会抛下父母和一对可爱的子女,一句话也没有的走呢?这之中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而对丁根茂来说,除了自己内心的后悔与伤痛,还隐隐约约地觉得对不起老丈人、老丈母和小舅子,这种隐隐约约的感觉在妻子入" ...

784 次点击    关键字: none

第二节   夜守妻墓
下葬的第二天,有人对丁根茂说,昨夜市镇的酒馆里,一些人已暗中商量谋划好今夜去盗贝仙霞的墓。那天看过入殓的人都说,他们从来也没有看过这么多崭新的高级衣物陪葬的,有的毛料衣物这辈子看也没见过,更不用说穿了,一些胆大贪婪又不忌讳的人就心生斜念,挺而走险计划去盗墓。
丁根茂的祖坟在离村三公里远的,一名叫官岩山的山脚一朝" ...

740 次点击    关键字: none

©2004-3008 Powered by 海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