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个感恩节 by hocc

(一)

农村来的人就是不怕苦。大学毕业回家,是陈展送的晓枫。打了个的到汽车站,
帮她把杂七杂八的五六个纸箱子搬上长途客车,陈展不禁由衷地感叹。晓枫嘿嘿地笑了,
“坐汽车好咧,可以直接坐到家。路上转车那才真辛苦。”

那个时候W城没通火车,公路也老塞。一路到学校,最长坐了三十个小时。
晓枫就是这样坐惯汽车的。

这不,来了美国还坐起灰狗来了。

(二)

第一个学期吧,对对,当时就是那种十足什么都不懂还特想省钱的新生。大学的同学情
还热乎着,本科的室友也还常联系。人家在依阿华,晓枫在纽约州。她说咱们感恩节聚聚
吧,晓枫自然说行的行的。两人都跑吧跑到中间的芝加哥去。正好有同学在芝大哪。

于是晓枫赶紧问老生这个怎么去芝加哥最划算。人说那么远得坐飞机,学校有订票的地
儿。晓枫过去一咨询,得,要花两百五十多,还没包括订票的手续费!两百多块钱
对一个穷学生,可是天价呀。晓枫正忙着省钱还出国借的债呢,还有弟妹的学费的说。
那售票姐姐倒也客气,说您要嫌贵您坐灰狗吧。

搞半天明白灰狗原来就是长途客车,据说是美国最便宜的交通工具。“客车?这个我熟
!”晓枫撩了撩袖子,满足地去买灰狗票去了。

(三)

也不便宜,拿学生证打了折,还得一百来块钱。不过比起飞机票,晓枫就忍忍算了。
感恩节前的一天,晓枫带着个书包,请人将她送到当地的灰狗站,开始了她的感恩节
之旅。

先是到纽约市,等两个小时,然后到费城,再等。

天渐渐暗了。汽车开出费城的时候,太阳已然隐去,只剩城市的灯光在身后闪烁。
渐渐的,到山林里,那些路是如此荒凉。还不算太晚呢,已经没有什么车同行了。
车里很安静。前排一个黑人用帽子遮着脸,开始发出轻微的呼噜声。左边坐着
个中年妇女,带着个小女孩儿,看上去象墨西哥人的样子。大家都目光呆滞,默默地
让时间跟着路旁的树木一起悄然飞逝。

(四)

自然是没有什么随身听的。百无聊赖的晓枫也开始迷糊了。正靠着硬硬的
椅背拧着脖子睡,忽然有人在那里说,下车了下车了,大家都下车!

这怎么啦?不才晚上嘛,明明要清早才到的芝加哥啊。随着大流下了车,一看手表,
夜里一点钟。司机说这是另外一个转车处,叫什么什么城市。在这里要等两个小时。

就这样晓枫蓬乱着头发,慌慌张张地捧着书包,在入冬的寒风里,
踏着暗夜的霜露走进没有烟火的候车站。

一看周围,同车的人头发一样的蓬乱,穿着一样的破旧,人种也,一样的有色。

(五)

肚子又饿了,晓枫有备无患地啃了个面包。完了还不满足,又拿出根香蕉来吃。
嗯,还有一根香蕉,等到早上再享受。剥着皮,却发现旁边忽闪忽闪的有双眼睛正
盯着看,就是那个墨西哥裔小女孩。晓枫冲她笑笑,一口朝香蕉咬了下去,却发现她看
得更起劲了,不是看人,是看香蕉。

晓枫犹豫了一下,拿出剩下的那根香蕉,朝小女孩递去。不知道美国的习惯,一般在
中国,父母是要教育小孩不接受陌生人食物的。小女孩果然看了看妈妈,害羞地
躲起来了。她妈妈笑了,“甜心,你就拿着吧!”然后对晓枫说,谢谢你。

晓枫有点惊讶她们的大方。也许就是这暗的夜,冷的风,被遗弃似的等待,
和要入骨的荒芜,让人和人之间,抵消了防备,莫名地亲近了吧?

(六)

临晨三点钟,灰狗准时出发,晓枫再度入睡。

这一次醒来,已身在芝加哥,一路花了二十个小时。“要坐飞机,都
可以回中国一趟了!”晓枫擦了擦脸,清醒前还做个美美的回国梦。

同学来接了,观看芝加哥的建筑了,见网友了,等等等等,多年后,都记不清了。
只有那一路的风尘,还弥漫在晓枫的记忆里。每到感恩节,吃着公司的大餐,它
就云卷云舒展在空中。

(完)

=========
作者是一个浙江大才女.

本虫到美国的第一个冬天也坐灰狗了, 和这网友的类似, 也在纽约转车的, 呵呵…

回想起来, 恍若隔世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