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联


做年糕这段时间,一些爆米花的小商人也时不时地挑着爆米花机来村子里做生意,在“搏!搏!”的声声巨响中,爆米花机喷出一堆堆雪白的米花,一些等不及的小孩会凑大人不注意,伸出冻得通红的小手,急急忙忙地偷抓几把,跑远处与小伙伴们分享,欢欢喜喜地吃起来。


我老家就在浙江义乌县隔壁,当时几乎所有的爆米花小商人都来自于义乌县。小生意,赚的都是些小钱,但他们勤勤恳恳,挑着小爆米花机,寒风中来雪雨里去,起早贪黑,一天走上几十甚至上百公里。而今,义乌县是全国以至东南亚最大的小商品批发市场,真是天道酬勤哪。


好,收回话题。离年渐近,各家各户陆陆续续开始大扫除,洗被单擦桌椅,这时的小孩也特别地听话勤快,铃未按声已响,帮这做那,大家都希望久盼了的年顺顺利利地赶快到来。


年前几天,杀鸡宰鸭,浓郁的年的欢乐气氛洋溢在每个小孩的笑脸上。到最后一二天,家家户户开始在窗门上贴春联,什么丕去泰来,旭日东升,岁岁年年花相似,年年岁岁人不同,好象每户人家都很有学问,全然没有现在的什么财运亨通,日进斗金的铜味。字体也是各有千秋百花齐放,正楷草书还有不知什么体的都有。当时也不兴别人代写,一户人家如大人不识字,只有一个小孩读小学的,春联就由这小孩来写,从那歪歪斜斜的字体上,不也看到一份稚情一种希望。


而零零醒醒的炮竹声也在这几天开始响起,那是一些小孩不知从哪里弄到几支在偷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