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press themes are available for download at wordpress-related website.

Uncategorized mmpower on 29 Jan 2006 03:42 pm

测试博客日记发表时同时发到论坛

123《英雄志》 第二○集 保卫京城(1——297手打已全)(6)
作者:孙晓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06-1-29 上午 11:44:05 发布人:admin

六、修罗本相

相传雪花有诸般名色,随着天候日寒,镩数越多,有一片、两片、三片、形状各自不一,不过到了最冷的大寒时节,阴气凝结,天上降下的雪花必然六镩全开,又称“六出”。

六缵是最多了,再来无论多冷,雪晶之瓣也不会再多,因而有一种说法生出,天下至阴的数儿,正是“六”。说来也巧,蜜蜂要想盖巢,当以“六”、雪花要想无尽蔓延,亦得以“六”。故而易经又说:“初六、履霜坚冰至”,又说:“用六、万物滋生,乃顺承天”。意思便是说“六”是全阴之物,唯有至阴,方能为天下谷,乃至于包覆万物。

易经里之阴之数是“六”,那至阳之数是什么呢?答案是“九”。

大哉乾元,其数用九,周易第一卦,其数便是“九”,九是天下最高的阳数,鼎有三足,人有四肢,梅花五瓣、雪花六出,月以七为旬,蜘蛛有八足,唯独“九”在世上找不到对应之物,所以易经为“九”找了一个模样,称为:“龙”。

面前便有一只龙,他的左掌在前,一指上举,余指内屈,形如“九”,右掌五指撑开,其数为“五”,左九右五,天尊地势,这是一只“龙掌”。

此人稍一站起,猛听楼下脚步声响,砰砰作响,只见楼梯里钻出了一个又一个黑衣人,诸人行入屋中,向旁一分,随即躬身喊话:“参见四当家!”

“镇国铁卫”主力开到,原来屠凌心、赤足巨人不过是前锋而已,后头却还有一波又一波大援接踵而至。眼看那老家丁起身了,那赤足巨人好似责任已了,便已退到了一旁,屠凌心也已躬身退让,不敢争先,各自退到了鬼众行伍之中。

眼见黑衣鬼众成了偌大一群,竟将楼板站得满了。宋通明等人自又吓了一跳。一发向后退去,那老家丁却是一脸怡然,笑道:“别怕、别怕、站着不要动。”

老家丁越是要大结别怕,众人越是怕得厉害,四下一片屏息,那老家丁神情更显悠哉,只见他脸上含笑,缓缓走上前来,低头打量崇卿的龙手,嘻嘻笑道:“了不起,了不起,这天山武学非得三花盖顶之人来练,否则碰者必死,谁晓得你连龙手也练出来了,当真让人叹为观止了。”

“这不叫龙手……”伍崇卿冷冷地道:“这叫龙神聚光掌。”老家丁笑道:“随你说吧,倒是你现下算是黑龙呢?还是白龙啊?”伍崇卿森然道:“你放马过来,自然知晓。”

“黄赤苍白黑”,真龙五彩,看崇卿满面杀气,双臂紫光也隐隐散发掌毒,架式非同小可,那老家丁却是不以为意,笑道:“别急、别急,杀人放火这种事,咱们可以慢慢来。

眼看那老家丁谈笑自若,模样大是不凡,祝康自是暗暗惊讶,他附耳到赤川子耳边,低声道:“道长,这……这人到底是谁啊?”赤川子颤声道:“别问我……我不知道……”

正低声商议间,却给那老家丁发觉了,听他道:“赤川道兄,怎么几年没见面,你就忘了我啊?”赤川子一辈子龙套,此时竟给人叫破名号,自是如丧考妣,颤声道:“你……你认得我么?”那老家丁笑道:“道兄是点苍七雄之一,算是西南武林的金招牌,我怎会不认得?”

听得自己原来武功奇高,赤川子颤声道:“误会!天大的误会!贫道喝酒吃饭威震西南,打架是不大行的……”那老家丁叹道:“你到底记不记得我?在下姓金啊,您想不起来了么?”

“想起来了!想起来了!您……您就是太上老君的好朋友,金老爷大神君……”赤川子怕得发抖,就差没喊出一声爹,自是谁也认不得了,那老家丁笑了笑,掌下“刷”的一声,抽出了腰间长剑,但见那黄金指环沿刃抚下,须臾间霜凝冰结,剑面竟成雾花花一片。

这手功力显露,全场老将无不震动,只听赤川子呜呜悲泣,宋通明则是摇头苦笑,祝康忙道:“你们别哼哼哈哈的,他……他到底是谁啊?”

“剑寒……金淩霜,”苏颖超叹了口气,拱手道:“真是久违了。”

“金淩霜”三字一出,全场都是为之一震,想起“剑神”在世的凶狠,祝康不禁浑身发抖,颤声道:“没道理啊?你们……你们这些人不是早死光了?怎又跑出来啦?”

听得这个“死”字,屠凌心不由仰天狂笑,震得屋瓦隐隐作响,声势甚为惊人,金淩霜却没多说什么,只笑了一笑,便从怀里取出了一块干布,自在擦抹长剑,模样透着一股清闲。

昔年江充与卓凌昭反目,竟然灭绝昆仑满门,事隔十年,正统复辟,景泰覆灭,这“剑寒”、“剑蛊”两大高手却相继现身,非但好端端的活在人世,武功好似还更精强了。

赤川子生平最是胆小,陡见昆仑暴徒死而复生,尿频毛病顿时犯上,忙走到金淩霜身边,躬身道:“恭喜金神君死而复生,老道这里先向您贺声喜,不过我有些尿急,怕得先走一步,不能陪您叙旧了。”说着朝包厢里大声来喊:“掌柜的,敢问茅厕怎么走?”

包厢里传来呜呜啜泣:“在一楼戏台转角处,出院子便见到了。”

“多谢、多谢”武林中弃友逃亡之事屡见不鲜,尿遁倒是头一回,赤川子挥手告别,哈哈笑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祝各位兔儿年行大运,老道先走一步啊。”他胡说八道一阵,便缩头害怕,悄悄从黑衣鬼众旁走过,打算一路溜逃。

啪的一声响,肩头上拍放了一只冷掌,赤川子回头一看,惊见屠凌心目光凶残,只朝着自己斜瞄,他怕了起来,还不及朝后退开,脑门却又给拍了拍,抬头去望,猛见赤足巨人俯身弯腰,龇牙咧嘴,赤川子欲哭无泪,身上忽然抖了一抖,冷战不休,听得屠凌心森然笑道:“还想尿么?”

“已经尿过了。”赤川子含泪啜泣,便湿漉漉地走到了祝康身边,不忘抖一抖湿裤子。

眼看黑衣恶鬼霸道之至,竟不许任何人离去,苏颖超忍无可忍,正要上前喝话,金淩霜却笑了一笑,“苏少侠,劝你不必出这个头,咱们要找的人是……”黄金指环举起,向前点出,道:“他!”

黄金指环点出,大批黑衣人退向窗口,挡住了伍崇卿的逃生之路,屠凌心与赤足巨人也占据左右两翼,随时准备上前包抄,金淩霜淡淡地道:“不想淌混水的,退到一旁去。”话才出口,祝康、赤川子、宋通明三人赶紧靠墙站好,排作一行,苏颖超虽说紧握剑柄,哲尔丹也是双拳握拳,却也是敢怒不敢言。

金淩霜清场了,不过他并不急于动手,只放落了干布,在剑上弹了一弹,发出了嗡嗡声响,轻声道:“龙影,动手之前,可否先聊个几句?”金淩霜气定神闲,显得胜券在握。伍崇卿面上闪过紫光,沉声道:“你想聊什么?”金淩霜微笑道:“聊聊你拿走了什么东西?”

看今夜自屠凌心闯入,乃至于巨人驾临,人人都在追问“东西”的下落,卢云虽不解对方欲夺何物,却也晓得那东西必定要紧异常,这才引得黑衣鬼众倾巢而出,一时人人屏气凝神,都是目望崇卿,要听他如何回答。

“什……么……”伍崇卿眯起了凶眼,神色轻蔑,冷笑道:“东西!”

少年郎桀骜不驯,不忘朝地下吐了口黄痰,屠凌心立时手按剑柄,嘶嘶冷笑:

“什……”话声一出,其余黑衣人旋即双拳交握,叩得关节清脆作响,森然呼应:

“么……”

123

Trackback This Post | Subscribe to the comments through RSS Feed

Leave a Reply

校验码:  

Buy movie . Why buy movies at the store while you can download complete movies at our home? You can pay with your credit card. Lowest prices over the Internet.

21 queries in 0.169 seconds.© 2004-2008.   海归博客. RSS Comments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