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电撕开云的衣赏
惊雷刺破夜的胸膛
一个孤影隐在灯下
缓缓伸出右掌
舞玩桔黄色的光芒

桌旁的咖啡已凉
内屋似有鼾声微响
孤者探身时
风雨正敲打着玻璃窗
怦怦怦有振壁的声响

遥远的天边地球的另一旁
一个女孩沐浴着五月的阳光
赤脚穿着清凉的短装
正遥看池塘的野鸭闲荡

云渐渐布满这边的天空
一只白色的鹅踩着水的涟漪
悠闲从远处游来
女孩眼中火辣辣的光芒
透过一池清泉
将天那边的云朵染红

于是风呼啸着
惹百叶在空中震颤

太阳出来时
那个孤影,一如既往

05/15/2007

(两个时空,一种情绪。 后边偷懒了。)

>>>>>>>>>>>>>>>>>>>>>>>>>>>>>>>>>>.

猞猁狲 改曰:


闪电撕开云衣裳
惊雷刺破夜胸膛
一个孤影隐灯下
缓伸右掌玩桔光

桌旁咖啡已冰凉
屋内鼾声正微茫
孤者探身谁振壁
风雨正敲玻璃窗

遥天地球另一旁
一女沐浴五月阳
遥看池塘凫闲荡
赤脚清凉着短装

云渐布满这天空
白鹅踩水涟漪浓
女孩眼火清泉透
天边云朵都染红

于是风啸惹百叶
百叶震颤在空中


点点儿你写诗入了佳境了啊,糊涂是一个好现象。
你写自由诗的时候,最好写完之后让我帮你改成五七言打油,什么时候我打油打得不顺了,你的诗就非常成功了。
最好自己先改改,觉得没问题了我上,我估计只要是押韵的,我应该都能改得了,不过改得实在离原意太远,也算你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