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可以写写我表演生涯最高的成就了,那就是我曾经多次上过电视。

第一次是在我上小学的时候。电视台要做一组保护视力的儿童科普节目,需要有人出演不好好爱护眼睛的小朋友。

我之所以顺利入选,是因为符合他们的所有要求,其中最重要的是,演员本身眼睛要比较坚强,因为需要反复拍摄不健康的用眼方法。这个我太合格了,因为我经常以异常扭曲的姿势看书写字,但是我的视力好得出奇,任我怎么折腾都不近视。

于是我在候选的许多孩子中脱颖而出,成功地扮演了那个经常被学生家长戳戳点点的孩子:“看,那个电视上的小朋友,就是因为老看电视,还在公共汽车上看书,那么漂亮的眼睛却要戴上个大眼镜,难看死了!”

尽管我的表演相当出色,我却万分怀疑那部科教影片究竟唤醒了多少孩子爱护眼睛的意识。反正我自己演完之后,继续该怎么毁眼睛就怎么毁,没有一点学习的果效。

我的第二次出镜,是在一个关于英语角的新闻专题片上。我上中学时,全国各地学习英语蔚然成风,英语角便随之应运而生。我占着年纪轻脑子好的优势,把英语口语练得很好,然后越有自信就越好,越好就越有自信。于是,在每个夜黑风高的周六晚上,我都会现身于人头涌动的某英语角上,让许多希望中年成材而未果的人们望尘莫及地仰慕着。

电视台新闻部的某位编辑顺理成章地看中了我,让我拍一组会话镜头。正是这项活动,第一次让我了解到了新闻的做作,完全不是我想象中那般神圣。不过几段英语对话而已,却要拍摄好几个礼拜,反复NG,哪儿是新闻啊,简直就是演戏嘛。

演来演去地,年轻的我还暗恋上了那位编辑。这么推想一下,我早年当记者的时候,经常采访中学里头的小男生,被人暗恋过也说不定呢,发达了发达了。

第三次上电视,是被许戈辉抓壮丁。那时候我已经上大学有了廉耻之心,认为跑龙套是不值得骄傲的事情。于是我说不行啊,我不够美丽。可她还是不断来问我,主要因为她当时刚刚获奖开始做节目,买她帐的人不多,因此她只能在熟人圈子里找食吃。刚好我呢又是出了名常年逃课四处旅行的人,许觉得我是个难得寻到的合适龙套不能轻易放弃。这么搞来搞去,我就在一个小花园里接受了伊的采访,对着镜头交代了自己逃课旅行的经过。

采访完毕,我急着跑去跟男朋友鬼混,也没有问她节目什么时候播出。

节目是在我最不希望它播出的时候播出的。当时我正在厨房帮爸爸妈妈包饺子,电视机在客厅开着。妈妈经过客厅去阳台上取东西,瞥了一眼电视,大叫道:“这不是咱家无名吗?!”

电视上的我,穿的是不知道我妈妈从那儿淘来的外套,跟个大调色板似的,世界上绝对没有第二件。实在太惹眼了!

于是爸爸妈妈沉着脸看完了我的全部逃课交代,后果我就不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