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山子打电话,一般都是如此开头:

我问:嘛呢?

他答:饮着呢。

 

山子是大侠的高中同学(怎么写了俩都是他的人?下回写个我自给自足认识的),真正的酒风浩荡。他不劝酒,也不用人劝,跟我那叫一个投脾气。我们哥儿俩坐一块儿,各喝各的,杯子空了帮对方满上,偶尔碰一下儿,走一个,没有屁的废话。喝酒可不就是这样么,爱喝不喝,不爱喝我还求你别浪费我的酒呢。

 

他也不怕醉酒,这是酒缸必备的优秀品德之一。顶多喝高了给大家跳段钢管儿舞说个相声,娱人也自娱,挺好。山子媳妇最知道他喝醉了之后有多难受,所以有时候偷偷给他吞一粒解酒药。他要没在意还好,可要赶上他反应快点儿,就会拼了老命把那药从嗓子眼儿里给抠出来。

 

他从前住LA的时候,我们家没少往他那儿跑。每个来回开十几个钟头的车,就为了跟一个喝酒不腻歪的人坐那儿,喝他两个晚上,顺便跟他多学几个下酒菜的做法。

 

有段时间,他要减肥,改喝Scotch了。可是只要我去,他为了陪我,绝对二话不说,立刻改啤的。等我要走的时候,他从磅称上讪讪地走下来,说:你丫来这两天,我他妈的足足长了七磅半。”

 

不过他不用担心,我走了,他就不用再喝啤酒,也不用打扫剩的。因为我们俩喝酒,还有个习惯,就是一定会把家里所有能翻出来的酒精都喝光光,才结束战斗。

 

有一回,都喝光了,包括炒菜用的料酒。我们说不喝了,不然拿火柴一点准着。可是又不想睡,于是出去买烟抽,派他媳妇开车。当时夜已经很深了,多数商店早已关门。我们去了附近的一家加油站,买了烟,还顺手买了几张彩票。

 

做这件事的时候,大侠已经被我们撂倒,正在家里呼呼大睡。顺便提一句,山子形容大侠的酒量是,不喝正好,一瓶就高。所以我们醉酒之后的丑态,他总是错过欣赏,很吃亏。

 

话说当夜,我们仨拿着彩票,就合计开了:如果我们中了奖,要不要告诉大侠?经过激烈的讨论,我们最后决定还是算他一份。大侠因为睡觉,又错过了欣赏我们的仗义,现在特意写出来,让他感动一下。

 

现在,山子两公母回国发财去了。我是真想他们啊。山子是我在美国能喝得痛快的唯一一个酒友。他这一走,就一个都没了。

 

既然提到了山子媳妇,不妨再多写她几笔。山子这只酒缸的一大特色,是有个好媳妇。她自己滴酒不沾,可从来不管老公喝酒。我们喝的时候,她乐呵呵坐旁边陪着;我们喝高了的时候,她跟山子一起表演舞蹈和相声;我们喝吐的时候,她负责收拾残局;我们撒酒疯要出去兜风的时候,她为我们开车。。。

 

普通酒缸和高品质酒缸的胜负之分,往往就取决于媳妇。

 

正所谓:军功章里,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