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是我去年这个时候在新浪写的一篇博,应的是地球日的景。这个周末又是地球日了,于是近日,媒体和群众,除了VT和Gonzales,最多谈论的就是环保问题。我也翻出这篇旧文在这里贴一下,并且希望环保不只在地球日成为热点,毕竟我们每一日都生活在这个地球上,它日益严重的污染正在比赵杀手更加凶残地对我们露出狰狞的面目,威胁我们和我们心爱的孩子们。

 

(一)

Berkeley Village是加大伯克莱分校为学生家庭提供的低价住房村,美国很多学校都有类似的地方。一般说来,那里的常住人口,除了个别投机取巧住进去的,其他都是生了小孩的夫妇、他们的小孩、以及小孩的祖父母。

我有不少朋友都住过这个村子。村里小孩多、玩具多、闲着没事干专爱晒太阳聊大天的人多,所以我特爱去。现在朋友们都纷纷毕业走上了工作岗位,买下大宅子,我就很少再有机会去那儿玩耍了。除非有时候去大华买菜,碰上好天气,就顺便带孩子们去村里的游乐场玩儿一小会儿。

印象极深的,是从前每次去,都会看见一个老头,永远在村子的垃圾箱里捡垃圾。他把能够卖钱的东西都翻出来,有旧的玩具、用品、家具等等,还有可回收的垃圾。最近没有见过他,还挺想念。在一定程度上,他是这个村子历史的一个部分,他捡垃圾的背景是现在已经被拆除的破旧房屋,正在被改建成外表清洁美丽的小木头房子,租价高了不少,质量却一样不怎么地。

又绕远了,回来看那老头。我的朋友告诉我,他垃圾已经捡了有年头了。据说他早已经黑在美国,单单靠捡垃圾赚钱,就能够过得相当不错。

这条八卦让我猜测,现在不见了他老人家的身影,可能是因为他已经赚够了钱,光荣退休了。

再来看看他的工作。对于他来说,这些可回收的瓶子,它们来自哪里又最终会去向何方,恐怕不怎么重要。他最关心的可能是哪一个区域的瓶子比较多,还有哪一种瓶子的回收价值比较高。促使他回收的动力是CRV,是把可回收饮料瓶卖给回收中心的收益。

有人对这个老头的做法嗤之一鼻。凭我的虚荣心,如果天天跳进垃圾箱去刨垃圾的是我的老爸,我也会求他不要去,忒丢人现眼。但是从现实的角度来讲,老头对于垃圾回收和再利用的作用,绝对功不可没。至少经过他手得以回收的瓶子,绝对比我们大多数人都多。

这就是社会的自然协调机制吧,也是CRV的意义之一。

(二)

凡住加州的,人人都有CRV。我说的CRV,不是摆酷显拽的那种本田假吉普,而是加州回收退款。

这里是定义:
Consumers pay CRV (California Refund Value) when they purchase beverages from a retailer which is refunded when they redeem the containers at a recycling center. The refund is 4 cents for beverage containers under 24 oz. and 8 cents for containers 24 oz. and greater.

根据加州官方回收网站统计:
Californians bought more than 20.2 billion carbonated and non-carbonated drinks in aluminum, glass, plastic and bi-metal containers last year. More than 12 billion of those containers were recycled, saving natural resources, conserving energy and extending the life of our landfills.

我曾经就回收和CRV这个问题在同事当中做过不少非正式调查,其中大多数的人都似乎没有把CRV当成一个票面价值去考虑。顺便说一下,我公司的同事,基本属于天天盼着自己中大奖当明星但又不会采取实际行动只管对自己没有生活在社会底层而心满意足的那一类美国中产。而且我有五分之一的同事都是同性恋所以他们代表的绝对是跟村里居民截然不同的人群。在垃圾回收这个问题上,他们更多关心的,是自己居住的城市有没有可回收CRV垃圾的公共服务设施。至于回收之后,这些瓶瓶罐罐去了哪个回收中心,他们就不过问了。当我提到某些地区没有专门分离的回收系统时,他们便建议我同所在城市的有关部门联系,看看他们有什么协助单位,可以帮助推进回收系统的建立与完善。

根据他们当中一位较为热衷环保的女士提供的信息,我联系到了前旧金山回收部部长“爱米粒”同学,去年年底已经谢职。“爱米粒”是专业学回收的回收专家,也是我接触过的人里头唯一清楚知道回收体系整体运作的人。除了她以外,其他人并不真地关心他们将瓶子放在那只蓝色塑料桶里之后的命运。只要他们做了自己当做的事情,便能够心安理得。一个瓶子卖几分钱而已,生活如此繁忙,当然不会去麻麻烦烦地把它们换成小钱,也不会去花时间做太多调查。对于他们而言,促进回收的力量是提供回收的便利条件。只要社会存在方便的回收系统,他们不在乎把垃圾分类摆放。环保是一项高尚的事业,他们愿意为此做些事情,只要每天占用的时间不超过一分钟。

(三)

去年冬天回国,在深圳的好朋友介绍我认识她的妹妹,是学垃圾回收的,刚刚毕业,正在找工作。我当时得知她的专业,觉得特别新鲜,于是像个讨厌的小娱记一样追问她都学过些什么,是不是每天洗澡都需要用钢丝球搓泥。

现在自己开始花点时间了解有关回收和环保的事情,才知道这中间有太多我完全无知的内容。环保不只是我从前以为的一个关乎道德修养的概念,它的背后有许多鲜为人知趣味性的价值。

比如论坛,我们有宠物论坛、亲子论坛、文化论坛、政治论坛。。。环保论坛有但是很少,因为去的人太少。不过其实就像其它话题一样,它可以非常有意思。

像我,一个普通老百姓,没多少专业知识,但是我至少知道自己在回收这件事情上,究竟都关心些什么。

举个具体的例子。我现在只要按时支付垃圾费,就会有垃圾车按时停在我家门前,张牙舞爪地把垃圾桶抓起来,将垃圾倒进自己的肚子里。我的孩子们都对看这个异常着迷,纷纷发誓长大了要去开垃圾车。

这项垃圾费用,非回收类按照垃圾桶的大小收钱,大桶贵小桶便宜,证明政府是很狡猾地。我们当然都想省钱,所以选择付小垃圾桶的费用,结果就是我们制造的那么多垃圾在不可回收的桶里放不下。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就要花时间把垃圾分类,能回收地就把它给回收了,反正可回收类垃圾桶都一样大小。

我觉得,如果政府再狡猾一点的话,他们应该免收我的回收垃圾费,这样我会更加心甘情愿地为环保做些事情。

还有,我的一个朋友,养狗。陪她去溜狗,看到她跟其他狗家长一样,随身携带垃圾袋和纸袋,跟在狗狗屁屁后边捡狗屎用。与其他家长不同的是,她除了捡狗屎,还捡其它垃圾:汽水罐、脏尿片。。。顺便的事儿,好像没什么值得表扬的。不过就是顺便的事儿,做到的人绝对不超过总数的百分之一。

这让我联想到,如果一些有趣的人,到处搞搞宣传,说频繁弯腰捡东西对身体特别有好处,可以减肥、可以健体、可以治疗便秘,等等等等,那么加入环保话题讨论的人和采取行动的人都应该会增多。我早看着那些健身中心的教练劲儿劲儿地大把赚中年妇女银子不顺眼了,真巴不得他们的客人都离开他们,改成去公园捡垃圾。

下个周六是“地球日”,大多数的公园都会有好玩儿的节目好吃的东西。我除了决定带孩子们去吃喝玩乐顺便受受环保教育,也写了这篇文章,算是对地球日的献礼。

[推荐网站]:
CRV:  http://www.consrv.ca.gov/DOR/

环保: http://www.cbsm.com/